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一袖香絕萬物遲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大地、夜空、星月、山巒、眾人甚至每一片落雪,都被兩人身上散發而出的不可抗拒之力震撼、容納,淪入一種沉沉律動之中,震顫不息。

  天地間的每一粒塵芥,似乎都在這律動的催使下,瘋狂飛揚,不惜耗盡自己的每一寸的生命,應和著坦達羅舞那滅世的節拍!

  天地眾生似乎也都隨這兩人,陷入神我境界的餘寂中去了。

  隻有一個人例外。

  小晏。

  他的目光一直如寒冰般凝結在前方一個人的身上,似乎千萬年來從未離開過。

  相思。

  他知道自己心中的欲望,也忍受著生死交錯般的痛苦,然而他必須克製,稍有放縱,他體內的血魔就會衝出,撕開她九竅玲瓏的心髒,將其中鮮血飲盡!

  相思也在凝望著他。

  她輕輕伏在檀華馬背上,那蓬血紅的棕毛襯得她的麵容更加蒼白。她下意識地將韁繩握在胸前,眼中有深深迷茫,也有同樣的欲望——她體內潛藏的兩股青鳥魔血也在告訴她,她必須殺死眼前這個人,取得他心中的血液!這種欲望如此強烈,甚至讓她連眉心的劇烈刺痛也忘記了。

  千利紫石站在小晏身後,她的心點點下沉。如今,那三滴寄居他們心中的魔血,正在發出邪惡的召喚。它們是如此渴望有一個人的胸膛被撕開,讓它們能夠脫離人類肉體的束縛,重新匯聚!

  她回頭望著少主人,眸子中有一絲哀傷,更多的卻是深深的迷茫。他們不遠萬裏來到中原,就是為了尋找另外兩滴青鳥魔血的下落。而找到之後,少主人卻沒有動手殺掉魔血的寄主。這些日子以來,無數的機會唾手可得。殺死相思,解開身上的血咒,解除他覺悟為轉輪聖王的最後枷鎖。他最終卻一次又一次地放棄了。

  如今,相思得到兩股魔血,力量是少主身上的一倍。若再不決斷,少主體內的血魔隻怕就會凶惡地反噬他的心脈,以求掙脫束縛!

  然而,少主真的能下定決心,殺了眼前這個女子麽?

  月闕低沉的聲音,仿佛又在他們耳邊響起:"你覺得痛苦麽?那麽殺了她。殺了她,青鳥的鮮血匯聚,你母親答應我的承諾也就完成了,這個血咒便會解開!"

  小晏臉上那病態的嫣紅越擴越大,漸漸張布滿他整個麵容。他那襲輕若雲霓的紫袍,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痛苦,在瑟瑟顫抖!

  然而他依舊沒有動過。

  千利紫石猛地跪在他腳下,嘶聲哭泣道:"為什麽,為什麽還不肯動手?少主就算不顧自己,不顧轉輪聖王的傳說,難道就不曾想想老夫人對少主的期望!"

  曼荼羅陣的力量與血咒彼此衝擊,小晏似乎用全部的力量維持著手上的法印,已無力回答。

  千利紫石臉上掠過一絲絕望、一絲決絕。

  她突然一咬牙,道:"少主,對不起了。"手上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柄森寒的匕首,身形宛如落霞一般,飄飛而起,向相思撲去。

  小晏一怔,宛如從夢魘中醒來,然而就此一滯,已然來不及了。千利紫石已撲到麵前,手中刀光森然,將相思驚駭的麵容映得一片青碧。

  "住手!"小晏揚手,一團紫光向兩人之間的雪地上擊下。他這一招無意傷人,隻希望能將兩人腳下積雪炸開,滿空碎雪和勁氣將阻止紫石的行動,讓相思有躲避的機會。

  他臉上的神色卻突然變了。

  相思身後,一個蒼白的人影刺破夜色,緩緩踏著積雪向他走來。

  月色幽微,來人全身籠罩在一襲白色的鬥篷之下,看不清麵目,隻有一支青翠欲滴的菩提枝在手中輕輕搖曳。手指晶瑩如玉,卻分明是個女子。

  那人似乎走得很慢,卻瞬間已到眼前,一伸手,將小晏擊出的那團紫光接在手中。她緩緩抬頭,兩道冰冷的笑意從白色的鬥篷下透出,手上突地一握,那團紫光宛如煙花一般在空中蓬然碎裂,如散塵埃。

  小晏心中也不由一驚。

  自己那一招並未使出全力,然而普天之下能輕易接下的,也不過數人而已。

  這個白衣女子是誰,此刻又如何會出現在這神山之顛?

  清冷的月色將來人身旁的一切都映襯得模糊不清。隻見她輕輕抬手,千利紫石的身體頓時變得僵硬,緩緩跌倒在雪地上。

  相思駭然回頭,她的目光和白衣女子一觸,立刻再也挪不開。她臉上的神色急遽變化,仿佛從白衣女子眼中看到了此生絕不敢想象的東西,白衣女子伸手在她額頭輕輕一拂,相思全身一顫,昏倒在那女子肩上。

  那女子臉上露出一抹冷笑,回頭望著小晏,似乎要從他的眼底中看出自己想要的秘密。

  小晏似乎想起了什麽,原來她就是剛才曼荼羅陣中,立於法陣南方的白衣女子。

  就在一刻前,她隱沒在白衣中的身影還那麽的不引人注目,而現在,她身上的白色卻是如此耀眼,仿佛已是整座雪山的主宰。

  周圍的大德們突然上前兩步,虔誠地結印頂禮道:"空行母。"

  白衣女子不答。幽幽月色映襯出她雪域優曇一般的風姿,清冷而高華。

  香巴噶舉派唯一的女活佛;洞悉過去、現在、未來的白衣空行母——多吉帕姆·丹真納沐。

  小晏的目光從淩厲漸漸變得平和,終於合十一禮,道:"大師因何而來?"

  丹真納沐扶著相思,緩緩向眾人走來。

  楊逸之和卓王孫依舊陷入神我境界之中,對外界之事毫無知覺。而兩人身邊張布下的菩提幻境又是何等強大,休說是人,就是一片落雪,也不能加諸其上!

  丹真納沐緩緩在幻境的邊緣停下,道:"我為你們的命運而來。"

  小晏目中神光一凜:"我等的命運如何?"

  丹真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歎息道:"你已沒有命運了。"

  小晏一怔,道:"大師何意?"

  丹真冷冷道:"胎藏曼荼羅陣中,我一直沒有出手,本來是想給你一個機會。"

  小晏不語。

  丹真道:"胎藏曼荼羅陣宏大無比,卻恰好與你體內的血魔相生相克。你用慈悲之心,勘破輪回,將胎藏曼荼羅陣的破壞之力納入體內,以一己之軀,承受滅世之難,冥冥中已契合了佛陀創造此陣的用意。因此,你本已有了頓悟的機緣。隻要……"

  她突然伸手一指相思,道:"隻要殺了她。"

  小晏默默地望著丹真,依舊沒有說話。

  丹真沉聲道:"殺了她,解開青鳥血咒,就能將體內的胎藏曼荼羅陣之力化歸己用。而後,披上金色戰甲,征戰四方、統一你的國度,成為造福萬民的轉輪聖王。出,則帝釋前導;動,則諸佛護衛。這就是你的命運!然而如今你已經放棄了。"

  她看了他一眼,眼光中有一些鄙薄:"你不忍殺一人,而忍心置萬民於水火,你不配承當這樣的命運。"

  小晏依舊默然。這些話,他似乎早已知曉,也已思考了千萬次。然而在這神山之頂,從白衣空行母口中聽到,他仍然忍不住動容。

  丹真冷冷伸手,將相思低垂的臉抬起,輕輕歎息道:"紅衣觀音一樣的容顏,連春草都不忍踐踏的善良,誰又忍心殺害她?然而,這就是命運。"

  她深深看了小晏一眼:"既然這是無法改變的,那麽為何,不趁她昏迷的時候,一招致命,不讓她感到絲毫的痛苦?"

  一個淡淡的微笑浮現在她眼中,宛如春風化開一潭冰水,她雙目中的光華漣漪開去,漸漸地宛如浩瀚天幕一般,無邊無際,又帶著不可抗拒的魅惑:"用你九天星河的最強之招,出手。"

  小晏的目光似乎被她深深吸引過去,再也挪不開來。兩人在不足一尺的地方,相互凝望。宛如兩座不動的峰巒,似乎對峙了千萬年的時間。日月星辰、大地峰巒,似乎都在這無盡的對峙中重生,一直過了千萬世的時光。

  雪峰上的眾人,似乎都已經看得癡了。

  峰巒無語。

  卓王孫和楊逸之依舊沒有動。

  小晏和丹真也沒有動。

  紛揚的大雪,也似乎感受到了這種靜止,漸漸停止了飛揚。

  突然,小晏歎息了一聲,道:"大師的攝心術對我無用。"

  丹真也一聲歎息:"我能控製任何人,卻不能控製你。"

  她的聲音有些悵然,"剛才那一瞬間,我探到你心中,竟完全沒有雜質。盤亙你意念最深處的心魔,二十年來一直附骨難去,為何剛才一瞬間竟然隱退了?難道——"

  她的眸中發出逼人的寒光:"難道在胎藏曼荼羅陣中,你竟已經頓悟了麽?"

  小晏微微搖頭,淡然笑道:"卻是方才的一瞬,大師助我頓悟。"

  丹真秀眉一挑:"哦?"

  小晏微歎道:"大師的攝心術,讓我在一瞬間,有了經曆一生的感覺。加上剛才在胎藏曼荼羅陣中的所得,我終於想通了一件事。"

  丹真一字字道:"何事?"

  小晏的笑容變得清空而溫和,仿佛雪原上的夜空,沒有一絲陰霾:"我若為了成為轉輪聖王,而屈服於心中血魔,以殺戮取得自己的覺悟,那麽我覺悟的,決不是真正的轉輪聖王,而是魔王。"

  "如此,我與欲將天地蒼生化為曼荼羅陣中螻蟻的魔王又有什麽區別?"

  丹真的臉上緩緩變色。

  小晏舒了一口氣,似乎放下了一個很沉重的負擔,他遙望星空,道:"這樣的轉輪聖王,不是我的期望,也不是我母親的期望,更不是諸天神佛的期望!"

  "——因此,從此刻起,我決不會屈從體內的邪魔,作任何事。"

  他抬頭望著丹真,紫衣在夜風中獵獵飄揚,清秀的臉上卻籠罩著神佛一般的自信與氣度:"你若不放了她,我就將和你一戰。"

  丹真注視他片刻,點頭道:"我還是看低你了。"

  小晏一笑,道:"是我們低估大師了。大師的目的,並非是要殺死相思而已。"

  丹真似被他看破了秘密,坦然一笑:"不錯。我的目的,就是讓你們都葬身這雪峰之頂。"

  此話一出,四座皆驚。

  索南加錯忍不住道:"空行母……"

  丹真一揮手,止住他的話,將目光投向仍在神我境界中的卓楊二人,道:"他們兩人的神識已完全陷於另一個世界,在神識中作最為慘烈的廝殺。而他們周圍布下的這個菩提幻境,也已緊繃到了極限。如今,隻要有一個功力相若的高手,在某個恰當的方位上,對這菩提幻境出手,這兩人積蓄到極至的內力就會瞬間同時奔湧宣泄而出,三股勁氣撞擊到一起……"

  她頓了頓,輕輕抬手,纖纖玉指間已多了一條細繩,繩子的一端係著一塊毫不起眼的灰色石塊:"殿下可認得它?"

  小晏注目良久,眸中漸漸透出一絲驚駭:"西昆侖石?"

  "正是。"丹真遙望夜幕沉沉的蒼穹,緩緩道:"傳說千萬年前,諸神與阿修羅族在崗仁波吉峰頂激戰,戰爭結束之後,一共有十件秘寶遺落人間,就是數年前聳動江湖的天羅寶藏。天羅十寶中,有三件的威力最為巨大。分別是梵天寶卷、濕婆之弓,還有調和大神毗濕奴的西昆侖石。梵天司世界之創生、濕婆司世界之滅絕,而毗濕奴則主宰世界的調和與守護。因此,這西昆侖石中潛藏的最終秘密,就是能將創生和毀滅兩種力量,收束、匯集。這是我參透光明成就法後,才領悟到的。"

  她輕輕歎息了一聲,扶起仍在昏迷中的相思,將西昆侖石掛在她胸前,道:"我用攝心之術,本想引動你的心魔,讓你向她全力出手。我們站的位置,正是這菩提幻境的罅隙。因此,你發出的力量將徹底打破他兩人的菩提幻境,一觸即發的巨大力量將完全爆發。在這樣驚天動地的撞擊中,西昆侖石將被發動,將所有的力量一起聚集,而後……"

  她眼中透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當西昆侖石積蓄的力量達到極限,就會蓬然炸裂,這必將引動一場驚天動地的雪崩……你們最強的力量已經宣泄,而這場雪崩絕非人力可以抵擋,於是,所有的傳奇都將被埋葬在厚厚積雪深處,永遠無人知曉。"

  小晏靜靜地看著她,一切的邪惡都會在他的目光下無所遁形。然而,那雙鬥篷下的眸子純淨無比,沒有任何一點邪惡,也沒有任何一點私心。

  小晏忍不住歎息了一聲:"大師為何如此?"

  丹真的聲音宛如來從夜空深處最高渺的星辰中透下:"為了命運!"

  她回頭望著卓楊二人,道:"數年前,我通過夢境成就法,看到了他們的本來——他們本是濕婆與梵天的化身之一。我以為他們兩人是化身中最為優秀、最接近神本身的人。因此,我決心輔佐他們繼承完整的神格,以期有朝一日能突破俗塵障礙,回歸神的本身。為此,我用盡一切辦法,將其他可能影響命運軌跡的化身排除在外。正如柏雍之於楊逸之6、帝迦之於卓王孫。然而……"

  她靜如止水般的眸子中突然湧起了一種深沉的怒意:"沒想到的是,我看錯了!他們中的一個,已經太執著於自己的力量,完全藐視神的尊嚴,他是如此的自大、僭越,他竟已不相信神的存在,隻相信自己的力量!"

  她聲音是如此憤怒而悲哀,小晏也不由為之動容。

  白色衣衫滿垂瓔珞,在夜風中獵獵揚起,宛如經天狂舞的一段星河。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漸漸平靜下去,道:"所以,他隻有一種未來——墜入魔道,永遠不能回歸神的本體。濕婆、梵天隻要有一個不能回歸,這個世界就不會停止動蕩、戰亂、災荒,這是我絕對不能看到的!所以,我隻有再次更改命運的軌跡,我要在這諸神靈魂匯聚的神山之顛,同時毀掉他們兩人的肉身,強行讓他們覺悟回歸!"

  她長長歎息一聲,目光在楊逸之和卓王孫身上遊離著,也不知她說的那人到底是誰:"一旦失去了這最後的機會,他必將漸漸墜入魔道的深淵,再也不能回頭。最終,神性隕滅,魔道開啟。青天將因他而震裂,大地將因他而赤紅,萬民將因他而流離失所……這些,殿下又是否明白?"

  小晏默然。良久,道:"大師若真以為他們是神的化身,那麽就應該尊重他們自己選擇的命運。"

  丹真的目光突然淩厲起來:"連自身神格都忘卻的人,不配跟我談選擇!當今天下,隻有我能看到未來,隻有我能看到命運,因此,我隻要告訴他們什麽是正義,他們就必須遵從!"

  小晏搖頭道:"大師若如此執著,何不自己動手,要逼我出招?"

  丹真歎息到:"我隻是命運的看客,卻不能親手斬斷它的軌跡。何況,以我現在的力量,還不能達到和他們相若的境界。"

  小晏道:"既然如此,大師可能會失望了。"

  丹真冷冷一笑:"你以為,你看透了我的攝心術,就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麽?你錯了!"

  她突然將相思拉起,擋在自己身前,一拂袖,手上頓時多了一道極細的紅光,她揮手將這道紅光刺入相思耳後。

  丹真望著小晏,微微冷笑道:"並不是隻你一人有觸發西昆侖石的力量。"手上內力催吐,那塊掛在相思胸前的西昆侖石隱隱衝出一道血痕。

  相思全身一震,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

  那雙秋水為神的眸子變得空洞無比,宛如被剝去了光華的寶石,小晏甚至不能確定她是否真能看到眼前的事物。

  小晏溫和的臉上也帶上了一絲怒意:"你對她作了什麽?"

  丹真抬手胸前,冷冷道:"你們不是都不相信神的存在麽?我讓你看看,神明的力量!"

  突然,她一掌印在相思背上,這一掌力量極大,她倆腳下的積雪也紛然揚起,而相思卻宛如渾然無覺。

  丹真徐徐將內力注入相思體內,森然笑道:"命運,將再度在你體內覺醒。去吧,帕凡提!"倏然撤掌。

  相思眸中爆發出兩道森寒的冷光,宛如失去了禁製的偶人,猛一抬手,兩道巨大的勁力如雙生巨龍,彼此纏繞翻滾,從她手中爭脫而出,徑直向卓楊二人呼嘯而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