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王母殷勤捧靈芝

  雪浪終於漸漸歸於消沉,微微霰雪,宛如諸天花雨,默默飛揚。

  沒有瓔珞、傘蓋、珠蔓、燈明、幢幡、伎樂、歌舞。

  隻有浩浩蒼穹,茫茫雪原。

  天空清澈得仿如透明,大地宛如一塊清明琉璃——隻有重生後的世界,才可以如此純淨。一聲極輕的梵唱透過一帶星河,嫋嫋而起。

  千利紫石深深長跪在如鏡的雪原上,那道隔絕她和少主人的屏障業已消散,她終於能靜靜地抱著他的身體,再也不必放開。

  她默默凝視著他的臉,無喜無悲,宛如陷入了一場執著的夢境,她的鮮血不住從傷口中噴湧,但她毫無知覺。

  因為她的世界裏從未曾有過自己。

  隻有少主人。

  如果可以,她寧願這具肉體不曾存在過,而還和千生萬世一樣,是一縷風,一束光,一塊碎石,一隻螻蟻……可以永遠侍奉在他身旁。

  此刻,他的麵容宛如新生的月華,純淨得讓人不忍諦視。無論是血魔的猙獰,還是佛法的神光,都漸漸從他的臉上褪去。他淡淡微笑的唇際,終於染上一抹令人心碎的紅色。

  ——那是人類的血色。

  這讓諸神歎息的美少年,似乎隻是這浮華世間、最富饒奢侈國度的王子,在他十八歲生日的夜晚,不經意地,沉醉在皇宮花園的星光之下。

  天地悠遠,遠處的梵唱漸漸變得清晰可聞。

  數片大得出奇的雪花,從遙遠的天空飄落。這些雪花,竟然是八瓣的。滿天雪舞,但當它們飄落在他身上之時,卻又是如此之輕,仿佛也怕驚擾了他的安眠。

  天雨曼殊沙,天雨曼陀羅,這滿天飛揚的八瓣之花,隻在一種時刻出現。

  佛滅之時。

  千利紫石似乎猛然從夢境中驚醒,臉色聚然慘白,她突然抽出匕首,瘋狂刺向天空中墜落的花雨:"滾開,滾開!什麽諸天香花、什麽神佛涅槃,都是騙人的!我不信,我不信!少主人還沒有死,你們統統滾開!他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

  她手腕上傷口迸裂,鮮血宛如落雨一般灑下,將飄落的八瓣雪花染上點點嫣紅。

  "滾開!"雪花紛揚,她染血的手臂在夜風中揮舞,驚惶地四處驅趕著雪花,又想抱起小晏的身體,躲到別處去,卻全身無力,一個踉蹌,重重跌倒在雪地上。

  浸染的雪花,透過她的手臂,瓣瓣覆蓋上小晏的身體,卻一瓣也未曾化開,也不忍掩蓋他絕世的容姿。

  這觸目驚心的紅,觸目驚心的白,宛如諸天墜落的美麗花雨,侍奉在他的周圍。

  數十位藏地大德,突然口訟經文,齊齊跪下,投地膜拜。

  千利紫石瘋狂地用刀尖指著眾人,厲聲道:"住口,住口!"

  梵唱、經聲,在寂寂雪峰上不住回響。

  千利紫石的聲音突然從淩厲轉為絕望,久藏的淚水奪眶而出,嘶聲哭道:"為什麽你要走?為什麽,你又拋開我一個人走了,為什麽不讓我修行下去……"

  "我不要看你笑,我隻要陪著你,永生永世地陪著你,做一粒石子,一粒鮮花,一棵小草,我寧願你永遠看不見我,我寧願永遠用自己的血供奉你……"

  千百年前,當她捧起一碗鮮血的供奉,來到他棲身的岩洞時,他不告而別;輪回之後,當她化為頑石,被雕刻為佛的形貌、供奉在皇宮中時,他再度行跡杳然。

  如今,他再一次離開了,就在他還了她一笑之後。帶著他的微笑,帶著他們間數世的因緣,永遠離開。

  他終於回報了在俗世間唯一的虧欠,結塵而去。從此深居極樂盡土,相伴十萬蓮花,出則帝釋前導,入則諸神護衛。

  從此,他的心隻會為眾生慈悲,卻不會為任何一人驚動。

  而她呢?

  沒有他,她的修行,她的信仰,她的生命又在何處?

  梵吟如水,明月卻欲墜未墜,掛在眾人頭頂,大得驚人。

  千利紫石伏地悲慟,十指在雪地上抓出深深的血痕。她突然止住哭聲,仰望著寂寂虛空,臉上的血跡被淚水衝開,詭異無比。

  她臉上的笑容,哀絕而猙獰:"少主人隻是累了,休息了,你們為什麽不相信我?為什麽"她環顧眾人,點頭道:"好,我叫他醒來!"

  她一把將衣襟撕開,胸前的肌膚已完全被鮮血染紅,卻依舊美麗秀挺,她手腕翻轉,兩指夾住刀身,回手刺入自己的胸膛。

  長空血亂。

  眾人大驚之下,她已將匕首拔出,再次紮入!

  大蓬的鮮血四處飛濺,將隕落的八瓣雪花盡皆染的赤紅。刀刃每次僅入體一半,也並未正對心髒,然而她的胸口已找不到一處完整的肌膚,血花淋漓綻放,似乎她的心髒也要脫離這破碎肉體的束縛,掙脫而出。

  她蒼白的臉上卻滿是嫣紅的笑意,一手小心翼翼地扶起小晏的身體,一手探入傷口深處,似要將自己不斷噴湧的血捧出,點點滴落到他的唇上。

  她的聲音嘶啞中卻帶上了莫名的柔情:"少主人,該醒來了。"

  她喃喃地反複著這句話,動作溫柔而機械。隻是那探入胸口的手,卻一次比一次更深,似乎恨不得掏出更多的鮮血,將沉睡的主人喚醒。

  然而小晏卻始終沒有回答她的呼喚,身上清冷而熟悉的異香,從雪原上嫋嫋而起,直達天幕,越來越淡。

  千利紫石臉上的神情急劇變幻,纖細的手彎曲如鉤,已被赤紅遍染,在空中瑟瑟顫抖。血液順流而下,將兩人身下的大地浸濕出碩大一塊。

  千利紫石的聲音從溫柔變為焦急,從焦急變為絕望,她突然仰天發出一聲淒厲的呼喊,垂地的黑發在風中蓬然搖散。

  月華冰冷地照著她毫無血色的臉,那頭及地的烏絲竟寸寸斑白!

  這一次,我用全部的鮮血供奉你,為什麽,為什麽還是得不到你的回答?

  她臉上閃過一片瘋狂而淒厲的笑意,雙手齊齊插入胸口,似乎要將自己的整個心髒捧出!

  血肉筋脈發出分離前的痛苦呻吟,她白發飛揚,仰望夜空,眼中滿是哀絕之色,雙手卻伸入體內,一點點剜掘自己的心髒。那張浴血的容顏也因這劇烈的痛苦而扭曲,看上去如鳩盤魔母,淒涼已極,詭異已極!

  眾人為這這畫麵所攝,悄然無聲。一時四周寂寂,隻有她淒厲的哭聲洞徹重宵。

  雪,又變得大了起來,紛揚起滿天的落華。

  白光微動,丹真不知何時出現在千利紫石身後,一揚手,將她整個人擊得飛了出去。

  "你佛緣已盡,放手吧。"

  千利紫石伏在雪地上,她虛弱到極點的生命竟然燃燒出異樣的光華,她猛地支撐起身子,斷斷續續的笑道:"你,你……"

  丹真的臉色宛如雪峰一樣冰冷,緩緩道:"轉輪聖王已經涅槃,你不要再沾汙他的法身。"

  千利紫石目光宛如利刃,惡毒的剜在丹真臉上:"都是你,都是你們!為什麽,你們不去死,偏偏是他!"

  丹真嘴角浮起一個譏誚的笑容:"你說的對,我也會死。"言罷從她身旁走過,再也不看她一眼。白色的鬥篷沙沙作響,灑下一蓬淡青色的雪花,漸漸模糊了千利紫石的眼睛。

  丹真緩緩來到昏迷在雪地上的相思身前。

  相思方才就置身漣漪的核心,卻沒有承受太大的爆裂之力,身上看不到一絲傷痕,隻有一抹夭紅的血跡,靜靜綻放在她眉心之間。

  她側臥在雪地,胸前微微起伏,仿佛已進入了另一場夢魘。

  丹真注視著她,突然一揚手,一道青光猝然而起,從相思眉心處直透而過。這一下變化太為突然,卓楊二人欲要馳援,已然不及。

  相思一聲痛苦的呻吟,她眉心處隱然有一團血影破體而出,向丹真手上飛去。

  丹真將來物握在掌心,眼中透出一絲深深的笑意,突一用力。五道夭紅色的液體,從她指間滲出,她闔目抬頭,將掌心緩緩印在額頭之上。

  卓、楊二人望著丹真,臉色漸漸沉重——三隻青鳥的血,終於還是完全匯聚!

  天空中,已漸漸沉寂的梵唱再次鳴響!

  寧靜而空明的蒼穹再度變為濃濃的青色。整個世界,宛如籠罩在一片幽寂的青光之中,搖曳不休。

  相思全身都因痛苦而顫抖,但神智卻似乎漸漸清晰,她茫然回頭,望著周圍,突然目光停佇在千利紫石和小晏身上。

  她的淚水怔怔而下,輕聲道:"殿下——"

  丹真也不看她,踏著一地鮮血,一步步向卓楊二人走來。她光潔的額頭印上了五縷夭桃般的痕跡,襯著她白衣如雪,莊嚴寶相中,更透出奪目的風華。

  正在伏地訟經的藏密大師們似乎隱隱感到了一絲不安,齊齊抬起頭來,虔誠而畏懼地仰望著踏雪而來的白衣空行母。

  她在卓楊二人麵前駐足。

  "我從你們眼中看到了仇恨。為好友複仇,憎惡我的所為,都是很好的理由,然而——"她淡淡一笑,對卓王孫道:"你的心底,隻有殺戮本身。"

  卓王孫冷笑不答。

  丹真輕歎道:"我本來也想殺了你。然而我方才鮮血加額的瞬間,突然改變了主意。"

  她仰望星空,道:"天地運行,眾生輪回。其實並沒有一開始就注定的命運。而你我這樣的人,一次次企圖重新選擇,一次次希望憑一己之力將命運逆轉,正是這些選擇,最終成了我們的命運。"

  她的眼中掠過一絲憂傷:"因緣,最後錯亂到這個樣子,眾生麵臨的魔劫,是我的錯,我一開始就種下的錯。或許,任何人都不該插手因緣本身。"

  卓王孫冷冷道:"你插手與否,都是一樣。"

  丹真默然片刻,輕歎了一聲:"你說得對。"

  "既然你我都已經明白,那麽……"她輕輕抬起衣袖:"接恒河大手印罷。"

  恒河大手印!

  傳說佛陀在滅度前留在凡間唯一克製魔王濕婆的法寶。聽說這幾個字,諸藏地大德們都禁不住全身顫抖。

  紛揚的落雪停止了飛舞。那一瞬間,萬物的核心似乎都被抽空。

  隻見她白色的衣袖似乎被微風揚起,她的手在月色中輕輕劃開了一道弧圓。這一劃毫不著力,仿佛隻是輕輕拂去鮮花上沾染的晨露。

  正是這不經意的一拂,這雪山、這寒冰、這落雪、這星、這月、這人,似乎都如同宇宙本身的渣滓,被她輕輕拂去一般!

  相思的臉色陡變。這恒河大手印的起手勢,原來她曾經見過!

  就在樂勝倫宮中,卓王孫曾經帶著她,以濕婆之弓的力量,借此招衝破樂勝倫九重伏魔鎖!

  然而,同樣是這一個起手勢,卻在丹真手上展現出完全不同的姿態。

  如同明月與烈日的對比,丹真的此招,更為優美、柔和——或許也更接近此招本身。

  大地深處傳來一聲隆隆裂響,崗仁波吉峰頂沉寂千年的積雪,突然宛如受了諸天神魔的召喚,一起呼嘯、一起躍動!

  重重積雪宛如不周山坍塌時傾瀉的炎天,以吞噬八荒、覆蓋萬物的威嚴,奔湧而下。

  這足以震天捍地的雪崩,終於還是引動了。

  大地拆裂,數十藏密大德幾乎站立不住,眼中也透出濃濃的惶恐——為這終於無法避免的末世天劫而惶恐!

  天河亂瀉!

  丹真站在崩雪中心,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手指又是輕輕一拂。

  這個手勢,和剛才的完全一樣,隻是方向卻截然相反!

  大地的顫抖停止,無邊陰霾瞬息一掃而空,大地又是一片純淨的琉璃境界。一塊岩石,一片落雪,都還在原來的位置上,毫發無損,仿佛方才的一切,都隻是幻覺。

  丹真的手靜靜虛懸在夜風之中,仿佛那被她發動的諸天滅劫,又被她輕易凝止在掌心。

  她,是一切的守護者、調和者,一切秩序的定義者、維護者,一切力量的發動者與歸往者。

  她就是這凡世上唯一的神祗。

  她注視著卓王孫,淡淡笑道:"平心而論,這一招你能否接下?"

  卓王孫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良久,嘴角浮出一個冰冷的微笑,道:"恒河大手印共有三重變化,我隻想知道,最後一重是何等樣子。"

  丹真冷笑收手,道:"恒河大手印有無數傳說。其實,每一種都是真的。它既是佛陀留下的降魔大法,也是西王母最強的招式。傳說大禹登上天庭之後,向伏羲、女媧要求見識天下最強的劍法。於是,伏羲用昆明池下的劫灰為他鑄出劫灰之劍,女媧則采擷北極光,鍛造出一位劍奴,為他演示此招。這位劍奴後來被盜下天庭,沉睡在西昆侖山之巔,被人們稱為西王母。"

  "西王母誕生的目的,本是為禹演練這招極天人造化的劍法。此招既是天下最強的劍法,也含有天下最強的詛咒——出此招者,所有記憶便將消散,直到下次青鳥之血匯聚;而見此招者,則會在中途雙目破碎。因此,這所謂至美之一招,其實是不可見的。這是神對狂妄的禹開出的一個玩笑,一個懲罰。"

  她注視著卓王孫,歎息道:"你比傳說中的禹還要狂妄,但如今,還不到這一招來懲罰你的時候。"

  她搖了搖頭,又道:"你可知道,為何千萬年來,絕無人能抵擋此招?"

  卓王孫不語。

  丹真眸中透出深深的笑意:"因為這就是神的力量。你可以拿起濕婆之弓,那不過是因為你是濕婆在凡間選定的化身。你也可以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但你還不是濕婆本身,你的力量,是借助神的榮耀而存在的,你,卻隻是凡人。"

  她的目光在卓楊二人身上遊走,緩緩道:"我們三人,擁有相同的覺悟的機遇,不過至今隻有我得到了。我如今不需借助西昆侖石,就可以運用毗濕奴的力量;我無需用劍,卻可以施展西王母的至美之招。在我麵前,你們現在如同螻蟻。"

  "因為我已是神。"

  楊逸之眉頭緊皺,似乎陷入沉思;而卓王孫臉上隻有冰冷的笑意。

  丹真長長歎息一聲,對卓王孫道:"你本來可以擁有諸神中最強的力量,然而你卻不相信神明。這,就是你墜入魔道的根源。"

  卓王孫淡淡笑道:"我所相信的,正是你不敢相信的。"

  丹真皺眉,良久,歎息道:"看來,這一切已是注定。"

  她結印胸前,道:"此招的最後一重變化,我已注入一人的體內。若你依舊如此執迷,那麽,終有一天能從她手中見到完整的恒河大手印。不過,或許你不會盲目,因為那個時候,也是你正式脫離人的界限,墜入魔道的一瞬,是魔非人,則不受此詛咒製約。不過,更多的詛咒將從此跟隨著你,永世無法擺脫。"

  卓王孫一笑,抬頭看了看青色的天幕,道:"月已東傾,大師還不到示寂的時候麽?"

  丹真望著他,眸中寒光隱動,透出一絲怒容。似乎剛脫離塵緣的她,還未能完全超脫喜怒哀樂,然而她瞬即平靜下來,微笑道:"你難道不想知道那人是誰麽?"

  卓王孫臉色一沉。

  丹真笑道:"是步小鸞。"

  她並不理會他眼中升起的殺意,緩步從他身邊走過:"你不必憤怒。正是這股注入她體內的力量,能再延續她三個月的生命。其實,她早就已經死了,奇方異術,窮極想象,這樣強留她在人間,難道不是一種罪?"

  卓王孫望著她的背影,一時心頭竟湧起了一種難言的感覺。

  她重重長歎,在峰頂岩邊止住腳步。天色青蒼,似乎已有了破曉的痕跡。寒風吹動她白色的衣衫,在亙遠的天地之間,卻是如此的寂寞。

  她遙望著透出一抹嫣紅的地平線,聲音突然變得很輕:"恒河大手印已出,我的記憶便將消散……與你的約定,也算是完成了吧……"

  她合十胸前,聲音仿佛空清的曉風:

  "浮世無駐,空去來回。

  有者無因,遂而生悲。

  既見菩提,複雲吾誰?

  一朝舍去,大道盈虧。"

  白衣飄飛,曉風將她的聲音越吹越遠,這一代白衣噶舉派多吉帕姆、青鳥族信奉的西王母、毗濕奴留在塵世間力量的主導者,就這樣立於崗仁波吉峰頂,祥然示寂。

  數十位藏密大德齊齊伏拜下去,卻已無法吟誦經文,一起悲泣出聲。

  月輪隱沒,似乎也在為這一天之內,兩位真佛的示寂而垂悲。

  千利紫石淒淒的哀泣,大德的經聲,似乎也已變得嘶啞,最終沉寂下去。

  空山寂靜,眾生無言,仿佛就這樣經過了千萬年的時光。

  噗的一聲,似乎什麽法咒破碎了。

  一匹汗血寶馬奮蹄狂奔,載著一個人影越去越遠。

  他並沒有回頭,身後包裹在晨風中露開一線,六龍降魔杵迎著朝陽,發出奪目的光彩,襯著他狂發亂舞,宛如天神。

  馬蹄聲漸行漸遠,終歸沉寂。

  眾人仍然一動不動。

  隻有相思的心中湧起一種異樣的感覺,似乎一雙一直看守、保護著她的眼睛,終於離開了。

  笑著離開。

  相思搖了搖頭,想將這個詭異的錯覺從腦海中拋開。她驚然抬頭,目光正好觸到卓王孫的身上,她臉上露出幸福的笑意,輕輕向他依靠了上去。

  有他在身邊,一切已經足夠。

  又不知過了多久,

  哚——哚——

  輕輕的踢踏之聲再度響起,一頭青色的小驢從山腳下徐徐行來。一個纖弱的少女,恬然酣睡其上。她蒼白的臉上浮起一抹嫣紅,卻如這欲生未生的朝霞一樣動人。

  相思訝然:"小鸞?"

  那一刻,朝陽終於突破沉沉夜色,將第一縷陽光投照在她身上。最後的一縷月光,從人們的視線中無聲隱退。

  過去的無盡傳說,就這樣與昨夜的莽蒼夜色一起隕落。

  而天地萬物,卻在這一刻輪回、新生。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