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頸是我的性格,牛精是我的個性!

好酒,愛書,收舊,老饕,走南,闖北,家四方,三兒,一女,六口人,一房兩車,人到中年,華人大兵,解甲歸田,東籬種菊,南山放馬
個人資料
我冇醉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博文

和前蘇聯有關的打火機不多,我隻有五六個,隻要是產品質量差,設計都是抄襲奧地利,用料多是鋁質,不美觀,沒什麽收藏價值(中國七十年的火機和蘇聯一模一樣)。這個枱式火機是美國製造,生產商是MatchKing,專門賣給蘇聯的,應該像我國友誼商店那樣,一些有特權的人可以在那買得到外國商品。這火機特別之處是:一是機表合一,二是擦火柴式打火機,三是和蘇聯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剛到時,二姑媽餐館廚房有四個人:兩個大廚,阿詹,和打雜洗碗的阿嬸。 阿嬸是個傳奇人物,她老公在七十年代後期偷渡到香港謀生,留下阿嬸和兩個仔女在鄉下,不久阿嬸帶著兩個不到十歲的小孩和一個籃球遊水去了香港,後來不知用什麽方法一家來到了美國(台山人是有辦法的)。阿嬸很能做,洗碗,打雜和執碼,她有兩個仔女:大仔和女兒阿青,阿青長得很漂亮,[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3)

因為收藏打火機,1998年就開始在Ebay上買賣打火機,實行以藏養藏,我現在的藏品基本上沒花家庭中的一分錢,時不時還幫家買些大件,我家的SmartCar就是用火機錢買的。收入是以買火機LOT為主,每LOT有兩個到一百多個打火機不等,收到火機LOT後,先撿了自己收藏的,其他剩下的就以單個或LOT再在Ebay中賣出去,攢錢後就買些精品火機。以前很易做,幾倍或十幾倍的翻倍,幾年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5)
來到美國時,暑假剛開始,我們幾兄妹初來乍到,什麽也幫不上手,整天無所事事,每天除看報紙和書之外就是等飯吃。二姑媽很快就幫我們在DowntownRichmond(黑人區)找到成人學校,每天三個小時,之後兩個多月,二姑媽每天先送我們三兄妹去上課,才回餐館,中午再接到餐館吃午飯。學的是很基本的英文,最主要的學寫地址和寫信封,老師是個眼大大的黑女。 高中差不多[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黑人阿詹是我姑媽餐館中的一個廚師,認識他時他已幫我姑媽十多年了。 那天剛到美國,姑媽專程開車把我們從DC接到Richmond餐館,到餐館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餐館已經打烊,但所有的廚師和企枱都等我們。吃飯之際,廚房大開,一團白衣擠出來,那人皮膚特黑,燈光又暗,所以隻見白衣不見黑人。他過來和我們打招呼,之前我從來沒見過這麽肥胖的人,圓圓的一團沒有脖[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4)

昨天和LP去買餸,遇到了N年都未發生過的事,水果大平賣,一下覺得回到解放前(美國八十年代)。萄提子10仙一磅,西瓜1文4毛4一個,櫻桃1文8毛8一磅。 我1984年6月4號來到美國,美國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地大,物廉。水果是按個賣,一個單手捧唔起的西瓜才9毛9,20個柑一文,10個橙一文,華盛頓蘋果1文9毛9一大袋,其它水果都是幾毛錢一斤,我這個剛從一個物資貧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人生何處不相逢,這世界真小! 星期五晚按時(九點半)來到打牌的酒吧,上一場的牌局最後兩個人還在爭第一,不知要等到何時,就先去趟洗手間,然後就想找平時談得來的牌友聊下天。經過一張在酒吧用餐一男一女時,心中一突,那女的很麵熟,同一時間那女的也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神色有異,一個熟識的名字在腦中跳了出來--CPTJohnson(昆蟲專家),是我2011-2012在日本[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0)

美國聖誕時到處都有聖誕Party,連我們打牌的Club也不例外,除如常打場牌外,還來個白象聖誕禮物交換,一共有三十個牌友參加,人人都帶來禮物。每人都給了一個號碼,開禮物從頭開始,第一人開了第一個禮品後,第二個人可以搶第一個人的禮物或另開一個,每一件禮物隻能被搶三次。遊戲剛開始不久,大家就發現差不多每個人都帶了烈酒,同時七成人帶了一種叫Fireball的威[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18-12-10 15:21:54)
O8的競選口號是"CHANGE." O8將這口號扔過來扔過去就是不講怎樣的‘變革’。隻是我們需要‘變革’!這樣就有了以下的幽默。。。。 幾年前,軍中有這樣的故事:海軍陸戰隊一個少尉剛檢查他的連隊後,告訴兵頭他的兵太臭了。 少尉建議所有士兵換內褲.兵頭立刻回應:"Aye,aye,sir。我馬上去辦。" 兵頭回到營地說:"LT認為你們太臭了,他要[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DonaldRumsfeld在橢圓辦公室向小布什做早上匯報時說:"Oh,最後跟你說一聲,總統先生,今天有三個Brazilian士兵犧牲在伊拉克。" 小布什聽了之後,頓時臉色發白,目瞪口呆的有點不敢相信。他將頭埋在雙手中,不由自主的低叫著:"我的天呀...我的天!" "總統先生,"Cheney問,"這是很不幸的事,但我們經常有戰士在戰場犧牲,我從來沒見你這麽傷心過,[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1]
[2]
[3]
[4]
[5]
[>>]
[首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