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姐的自述(3)- 我的小姑

鳳凰鳴矣,於彼高岡;梧桐生矣,於彼朝陽
打印 (被閱讀 次)

《人,在餘暉中醒來》

作者:秋幽蘭; 編輯:小花榮

序言

如果把人的一生當作一天,從清晨到傍晚,我都是在懵懵懂懂中度過的。到了夕陽西下,僅剩餘暉的時刻,突然醒了。醒過來的我,感到永恒的逼近,感到時間的珍貴。抓過紙和筆,就著餘暉,匆忙記下我磕磕絆絆的前半生。

秋幽蘭

本文作者秋幽蘭是我的堂姐,用十幾年工夫寫就幾萬字回憶錄,主要記載她本人“支邊”14年令人涕下的艱難曆程。希望後人記住那段曆史,不再重蹈覆轍。國內不予發表,由我在美國代她安排出版。現分段發博與文學城朋友見麵,供大家分享。多謝!

小花榮

第七章  我的小姑 (接上)

在姑姑看來,工作組就是黨的化身,就是她的大恩人。不僅把她從童養媳的火坑裏救了出來,而且給了她一份工作。她非常感激。爺爺奶奶多次托人捎信讓姑姑回家,姑姑都不理會。

姑姑離開鹿家後,一次也沒回過娘家。爺爺奶奶對姑姑很失望。爺爺曾跺著腳發狠說,就算沒養這個閨女。

姑姑對王根的印象不好也不壞。姑姑討厭王根的貧嘴和不自重,又可憐他沒爹沒娘。當工作組的組長找姑姑談話,問姑姑對王根有何看法時,姑姑如實回答。工作組組長說,我們要看一個人的長處,不要總盯著他的缺點。誰沒有缺點呀。

工作組組長說,現在我黨正進行婚姻法試行階段,還沒有打開局麵。姐妹們的婚姻仍舊遵循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規矩。現在還沒有一個人敢自由戀愛。你要帶好這個頭,做一個自由戀愛的表率,為黨做好這項工作,也不枉黨對你的照顧和期盼……

姑姑眼含熱淚答應下來。

姑姑的婚禮很熱鬧,來了很多人,大家都來瞧稀奇。

鄉長帶著其他各村的代表也來了。王根的一間屋子裏擠滿了人。王根和姑姑的胸前各戴著一朵紙做的大紅花。衣服還是原來的那身衣服,隻不過洗得幹淨了些。

兩人忙著招呼客人。桌子上放著姑姑炒好的花生,還放著一筐加工好的煙絲。大家掏出自己的煙袋,把煙絲摁在煙窩裏,“嗞嗞”地吸。

本莊的人不斷和王根開玩笑,向他要喜糖。王根從口袋裏掏出幾塊熬製的硬糖一顆一顆地發。眾人嬉笑著,一起把他按到,掏他的口袋,把衣服都扯破了。

正鬧著,工作組組長宣布婚禮開始。第一項,就是感謝黨,感謝毛主席,向貼在後牆上的毛主席像三鞠躬。第二項,工作組組長講話,他先表揚了姑姑和王根,說他們在自由戀愛上帶了個好頭,又講了舊式婚姻種種壞處,要求青年人向他倆學習雲雲。接著又把試行婚姻法宣讀了一遍。最後是鄉長講話,鄉長從推翻壓在人民頭上三座大山講起,又講了國內外形勢。等他講完拿起杯子喝水時,發現已到中午,看熱鬧的人都走光了,隻剩下各村代表和工作組成員。

婚禮儀式結束後,大家散去。姑姑下廚做了幾個菜,王根買了一瓶酒,招待遠道而來的鄉長,工作組人員作陪,算是結婚的喜酒吧。姑姑就這樣做了王家媳婦。              

   鬥地主,分田地,發動群眾,劃分階級成分,鬧騰了好一陣子,新政權終於穩定下來。一個村除了村長主持日常工作外,其餘組織隻是掛個名,什麽貧協呀,婦聯呀,民兵呀,都各回各的家,需要時臨時召集。

大家都忙於春耕春播。地主、富農也和其他人一樣,扛起鋤頭去鋤地,拿起鐮刀去割草。全村沒有一個閑人。

姑姑也一門心思撲在兩畝地上。一畝是帶苗分來的,姑姑打算在另外一畝空地上種些玉米,點些豆子,插上幾壟紅薯,再留兩分地做菜園。

姑姑把這一計劃告訴王根時,王根不說行,也不說不行,隻是嚴肅地告訴姑姑,他得幹革命,沒時間去種地。姑姑也不指望他。王根還和從前一樣,在村子裏到處溜達。大家都很忙,沒有人再搭理他。

好心人勸他說:“快去幫媳婦的忙吧。現在又不開會又不鬥地主,你瞎轉悠啥?”

無奈,王根向地裏走去。

姑姑正在點豆子。她把豆種裝在胸前的口袋裏,用钁頭在地上刨個坑,從口袋裏掏幾粒豆子丟進去,隨即用腳把土推進坑裏,踏上一腳,再刨下一個坑,撒種、填土、踏實。

姑姑看王根來了,就把钁頭遞給他,讓他在前邊刨坑,姑姑在後邊播種埋土。

王根刨坑間距不是太遠就是太近,不是深就是淺。姑姑說了他兩句,他把钁頭一扔,揚長而去。姑姑剛剛有些暖意的心又沉了下去。

姑姑對王根說不上是愛還是不愛。她以報恩角度聽從工作組的勸說嫁給王根的。她知道王根是個孤兒,對農活不精。知道他是吃百家飯長大的,有著依賴性和惰性。姑姑不指望他,隻想用自己的行動感化他。

姑姑還有一種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觀念。認為這就是她的命。

對王根甩手而去,姑姑也不怨恨,隻是默默地撿起钁頭繼續種自己的地。

姑姑有個夢想,秋收後,各種莊家堆滿自己的那間小屋,一年吃喝不愁就行。

姑姑家沒有隔夜糧。剛結婚那會兒,和從前一樣,姑姑做飯大家吃。工作組撤走時,給姑姑一些錢,姑姑用這些錢買了些種子,又買一袋子麩皮。在地裏幹活時,順便拔些野菜,回去用開水燙一燙,和在麩皮裏,或貼餅子或蒸窩頭。

吃了幾天以後,王根不高興了,他追問工作組留下的錢幹什麽用了。他怪姑姑不買糧食買麩皮,他說麩皮是牲口吃的,人不能吃。

姑姑說,買糧食隻能吃幾天,小麥成熟還要一些日子,你還能覥著臉再去別人家吃飯嗎?王根腦了,向姑姑臉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姑姑捂著火辣辣的半邊臉,楞住了。她沒想到王根會打她,惱怒使姑姑撲上去廝打起來。

正打著,姑姑聽到外邊有咳嗽聲,立即住了手,姑姑不願別人看笑話。畢竟,他們是鄉裏自由戀愛第一例啊。

下午,姑姑扛著鋤頭準備下地,剛出門,迎頭碰上前婆婆,這個曾經把姑姑當做傭人使喚的女人,盯著姑姑紅腫的半邊臉,冷笑浮上嘴角。姑姑把頭上的毛巾向下拉拉,咬著嘴唇,下地去了。

玉米苗已經半人高了。姑姑在玉米地裏除草。幾個青年人簇擁著王根來到地頭。王根大步流星地走到姑姑跟前,也不說話,姑姑也沒抬頭。趁姑姑不備,王根扳胸、別腿  ,把姑姑掀翻在地,接著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地頭的青年見狀“轟”的一聲全跑了。王根追著喊:“你們輸了,你們要請我喝酒······”
    姑姑扶著被踢青的膝蓋,一瘸一拐地回到家,撲倒床上嗚咽起來。姑姑不明白,王根為什麽這樣對待她?姑姑沒有大富大貴的要求,隻要有二畝地,過上平平安安的日子就行。

姑姑也知道王根有點混,可不知混到這種地步,畜生不如。王根這次無緣無故的毆打傷透了姑姑的心。她想回娘家,可又想到自己自作主張,拒絕了父母的一再的請求,已無臉麵回去。

姑姑想大聲告訴王根,我也是受苦人,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姑姑又想到自己是自由戀愛的典型,現在受了委屈也處訴說。

姑姑就這樣哭一陣想一陣,想一陣哭一陣,哭得眼疼,想得頭昏。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姑姑被一股撲向臉頰的酒氣熏醒,還感到有一隻手在撕扯自己的衣服,氣極的姑姑向昏暗中的身影狠狠地踹去,隻聽“娘哎”一聲,王根重重地跌坐到地上。

爬起來的王根攥住姑姑的兩個腳脖子,把姑姑拽到床下,邊打邊罵:“你這個富農的小老婆,你覺得我稀罕你。要不是工作組做工作,我才不要你呢。你是我娶來的媳婦買來的驢,任我打、任我騎。你就是我革命的對象……”
   姑姑的心刹那間像結了冰。王根的拳打腳踢已感覺不到疼痛,而王根的“富農的小老婆、革命的對象”像一把尖刀,直戳姑姑的心。

我、我、我原是他的革命的對象,原是他任打任騎的奴隸。姑姑一陣天昏地暗,失去了知覺。

 王根打累了,丟下已昏過去的姑姑,躺倒床上呼呼大睡。

不知過了多久,醒過來的姑姑萬念俱灰。她從地上摸索到一根麻繩,隨手拿個方凳放到床邊上,踩著方凳把繩子搭到床上邊的房橫梁上,打個結,把頭伸進去,雙腳向下一跳……

半夜,王根起床小便,一頭撞到姑姑的遺體上,姑姑的遺體蕩起來,反彈又把王根撞翻在床。朦朧中,王根看到懸掛著的、搖晃不止的屍體,嚇得大叫一聲,連滾帶爬地跑到門外,狂喊:“救命啊。救命啊。……
    姑姑被埋在哪裏,我們不知道,隻聽說姑姑原來的公公圍著姑姑的墳墓連轉了好幾圈,心疼的直掉淚。

  小姑就這樣走了,走向奈何橋。

聽了王叔的敘述,爺爺奶奶麵麵相覷,但兩三年過去了,已成陳年老賬。爺爺後悔地捶頭,奶奶一聲“兒啊。”痛哭起來。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這個王根不是人!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可以說受騙的成分很大。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星98' 的評論 : 她很機靈,逃掉了,可是小姑姑就像所有農村婦女一樣無處可逃。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oycewu12' 的評論 : 一點兒不錯,是這樣的。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小姑遇到了遊手好閑的二流子
水星98 發表評論於
小姑的命運太悲慘了,應該說工作組是始作俑者。所謂的自由戀愛,純粹是拉郎配。我母親當年加入新四軍的時候,追求者眾多。一天她去河邊洗衣服,一個營長跑來求婚。她沒幹,營長把盒子槍拔出來,說你不幹我斃了你,嚇得她馬上逃之夭夭。
joycewu12 發表評論於
又看了一遍,如果這姑姑的父親是姑姑原來的公公的話,她的命運是180%改變。
姑姑的公公這人真不錯:為姑姑可惜而掉眼淚。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瀟瀟' 的評論 : 現代進步多了,但還需要改善。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oycewu12' 的評論 : 家庭與社會有時候是不同步的,但迫害婦女是一致的。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淒慘無比。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oingplace' 的評論 : 所謂的積極分子,革命者很多人就是這幅德行。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就是的。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山清風' 的評論 : 那時候比較多見,重男輕女太普遍。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aobeibei' 的評論 : 我也感覺工作組責無旁貸。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風隨意吹' 的評論 : 所謂革命者就是流氓。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紫若藍' 的評論 : 太慘。人,麻木如此。
x瀟瀟 發表評論於
哎呀,真可怕!怎麽會有這種事啊?!悲慘世界。
joycewu12 發表評論於
這可憐的姑姑,先斷送在她爸那裏,後麵越來越苦。。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不忍讀,歎小姑的命運!
goingplace 發表評論於
小姑的命運如此悲慘,碰到了遊手好閑的流氓了。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這也是另類包辦婚姻啊!
藍山清風 發表評論於
光讀這些文字就讓人膽戰心驚,王根真是禽獸不如!
gaobeibei 發表評論於
工作組害了小姑。有些人窮,是因為他的根子爛掉了。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太悲慘了,這個王根是典型的窮得叮當響的二流子。
紫若藍 發表評論於
是什麽人做的孽啊……可憐的姑姑。。。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可能成功的P' 的評論 : 社會進步,婦女解放真得太重要了。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真是太可憐。
小花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不可想象。
可能成功的P 發表評論於
太可憐啦!不開化,永遠有這種事情會發生。
林凡_聖路易 發表評論於
唏噓不已。可憐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沙發,姑姑真是太慘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