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發明

數論是一門學科,也是我的人生。有人把酒論英雄,我用數字描天下。
打印 (被閱讀 次)

近日看到一則視頻,說是過去500年以來,全世界838項重大發明,沒有一項來自中國!作為一個中國人的我,真是不服氣。可轉念一想,我還算是一個中國人嗎?我在那片土地上長大,還為之工作了12年;移民20多年來,也與昔日的同學、同事聯係不斷,還回去過兩次,可真的算不得一個中國人了。我把一些數學、物理上的新想法告訴那些還在中國當官的同學、同事,他們不但置之不理,還不準我以過去工作單位的名義去發表論文。我算哪根蔥啊?

不過,我還是想來數一數中國人的發明。在小學時曾經被教導過,中國古代有四大發明:火藥、造紙、印刷術、指南針;《九章算術》中的中國剩餘定理也是挺有名的。近代呢,青篙素(C5H22O5)算不算屠呦呦發明的?陳景潤的 “1+2”定理算不算一個發明?也許隻能算是發現。楊振寧的“Yang-Mills”理論算不算一個華人的發明?也許他也不算中國人了。還有香港的高錕,發明了光纖通信,也不算嗎?

以上這些是我能夠想到的。我在網絡上搜索了一下“過去500年來中國人的發明”,隻有張維迎在2019年寫的文章(可惜,我剛剛讀到)。我又問了Chat GPT,除了那4大發明外,它還列出了瓷器、中醫、農業、水利、火箭;可這些哪能算是中國人的發明啊!載人飛船不是前蘇聯搞的嗎?農業機械不是歐洲的工業革命搞出來的嗎?中草藥都是毒藥,還發明呢!瓷器嘛,好看不中用,在鐵器麵前就是一堆爛泥。

我想起了中國某個前總理的一句發問:為什麽中國連圓珠筆裏的筆頭都造不出?還有錢學森的發問:為什麽中國培養不出諾貝爾獎?我想,是不是中國人不夠聰明?前幾年還曾經聽到一個中國高鐵工程師的無恥之言:管他誰發明的呢,我們把它發揚光大不就好了?

前幾日在Youtube看到這麽一個視頻:一個粉紅問一個播主:你買的什麽車?答曰日本車。粉紅怒了:你怎麽不買國產車?這是不愛國啊!播主問:你用的什麽手機?答曰華為的OPPO。播主說:你知不知道手機上的IMOS等元件都是日本造的?那粉紅立刻嚎啕大哭起來,久久不能停止。這得有多麽無腦啊?

真的是發明一件沒有,糗事數之不盡。原因也都清楚,就是無法改變。中國永遠都是一個 “唯官是崇,全民皆奴”的國家。中共本來出了幾個開明的黨魁,如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知道“韜光養晦”,可惜由於國民的奴性使然,還是讓習近平鑽了空子,開起了倒車。他欺騙國人說什麽東升西降、厲害了我的國,其實自己根本就是一個不學無術、毫無理性的蠢材。既要共同富裕,又要貪汙幾十億存到國外;既要招商引資,又要大抓特務排斥外國人;既要偉光正,又要“哪裏有災難,那裏必定沒有我”。

可見,中國人不是搞不出重大發明,而是沒有人敢去搞。在那片土地上,一切成果都不是勞動者的,而是官家的;就連人的器官也都是官家的。一個人,要想對這個世界有所貢獻,隻有兩條路可走:離開那片土地,或者讓人類文明降臨那片土地。

歐洲聯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淡雲清2' 的評論 : 我與惜日的同學、同事保持不斷的聯係,他們有北京郵電大學的同事,中科院數學所的同學。通信界、數學界有什麽新成果還是知道的。
風淡雲清2 發表評論於
作者過去二十多年隻回國兩次,根本不了解中國在科學技術方麵的進步。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就別說重大發明了, 小發明也很少有中國人什麽事。想想簡單的小東西,比如拉鏈,透明膠,鉛筆,指甲鉗,理發推子,等等,沒一件是中國人發明的。
過往的西 發表評論於
雜交水稻算不算?
歐洲聯盟 發表評論於
上帝也搞不定中國?有點意思。人類總不能永遠是弱肉強食吧?那個所謂的一尊卻在踐行奴役和戰爭。我希望能造出一種武器,它能斷了一切獨裁者的夢想。
矽穀工匠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小發明和真創新的區別就在於商業上有用。西方重視商業,很多發明都是應運而生,不是拍腦袋刷智商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從鴉片戰爭到芯片戰爭 (2023-11-22 15:02:40) 下一個
正確理解東亞曆史的首要前提就是放棄大中華大一統的執著。有這個執著就永遠是坐井觀天。鎖定了一個從河南看世界的角度。放棄了這個執著,才可能從世界的角度看河南,看東亞,看世界。

滿洲為什麽必須是中國的一部分?難道更正確的說法不應該是中原曾經多次是滿洲的一部分,或者蒙古的一部分?而西藏新疆台灣雲貴絕大多數曆史上並不是中原的一部分。新疆新疆,乾隆新的邊疆不說,更何況乾隆還是個滿人不是個中原人。

就是中原人,今日的中原人也不是漢武帝的中原人。漢武帝的中原人早就被,今天的中原人的祖先殺光的中原人的祖先,殺光了。本質上就是因為人類文明自古以來西高東低。攜帶西方文明的大草原人不斷衝擊東亞大陸的更低階的文明。大航海取代大草原作為文明的流通渠道以後,這種衝擊就更加明顯。標誌就是鴉片戰爭。

實際上對比鴉片戰爭前的宮殿都市的檔次,就可以看到東西方文明水平的巨大差距。根本不是什麽西方靠掠奪東方而強大,而是西方已經強大到幾倍十幾倍幾十倍以後,終於突破了大自然的阻擋,衝到了東方。比如對比故宮和羅浮宮,建築麵積相近,建築技術多層石結構對單層木結構,內部裝修別的不說就說高質量雕像的數量,時至今日舉中國全國之力也不足羅浮宮的百分之一。而雕塑藝術在羅馬時代就已經大成,東方落後兩千年以上。其他如繪畫,戲劇(劇場),音樂(樂器),舞蹈,冶金(鐵器的大規模使用,鑄幣),馬車(戰車,四輪車等),化工,天文,機械,航海,農業(馬耕,磨麵,酵母),教育(大學),等等落後程度都少則一千年,多則三千年以上。

水平是一方麵,規模是另一方麵。巴黎的非皇宮城區的富麗堂皇,也是同等時代的北京望塵莫及的。而同時代歐洲同等檔次的皇宮都市有十幾個幾十個之多。要知道東方大一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才攢出來的北京。所以所謂鴉片戰爭時期大清的GDP依然是世界第一雲雲,完全沒有曆史事實的支持。

更主要的是鴉片戰爭是一場貿易戰爭。客觀上是有利於埃及敘利亞約旦等擺脫奧斯曼腐朽統治的。畢竟廣州上海與其讓北京剝削一層,不如和西洋人直接做買賣。換句話說就是當時的長三角珠三角以及滿洲,是從領先千年的西方輸入文明秩序,技術市場所以才發達起來的。雖然滿洲當時更多的是日俄的二手貨。不論如何歧視鏈的段位取決於脫亞入歐的檔次或者遠近。

然而文明的衝擊也是雙向的,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越落後的地域也就越反文明,或者說提升的基礎越差,需要的投入越多,見效的周期越長。這就好比開發荒蠻要由近及遠。一下子跳到叢林深處,大漠深處,先進的文明也是無薪之火。反過來大量引進沙塵暴,原有的綠洲也可能毀於一旦。文明並不一定能戰勝荒蠻。尤其很多時候,荒蠻自知永遠都趕不上文明,就不如讓文明趕上荒蠻。這個故事其實在大俄羅斯大斯拉夫,大奧斯曼大突厥,大中華大東亞,甚至大阿拉伯大印度這些前大草原殘骸區,都在不停的重複。不停地鬥爭乃至戰爭。即所謂文明的衝突。文明的衝突不是平行的文明之間的衝突,而是新舊交替,高低落差帶來的矛盾和衝突。本質上講是階級鬥爭。

一百來年前的東亞中日俄之爭(英美一戰後更多是作壁上觀),表麵上看中國(長江中下遊和黃河中下遊的核心勢力)似乎是最大的贏家。最終奪得了或者繼承了滿蒙帝國的大部分疆域,尤其是長城以外的非傳統中原地區,甚至防止了雲貴桂粵閩的進一步離異。但是按照大航海以來的英美模式看來,其實是一種自找麻煩的失敗。

因為中原(華北)是大一統編戶齊民曆代荼毒的重沙漠化費拉化地區。蒙疆藏也是大草原被大航海擊潰以後的貧瘠地區。雲貴桂川也都是內陸地區,不適合全球化貿易的條件。總之都是得不償失的包袱。國民黨蔣係奠定了現代大中華理念,也栽在這上麵。蔣據有東亞大陸當時的三大經濟區之二,依托英美是可以過很好的小日子的。偏偏垂涎滿洲,更妄想統一。被日本打了個稀巴爛。如果不是日本也一樣拎不清,搶著背包袱忍惱了美國,蔣也不會比李自成下場好。當然逃了台灣也沒好多少。

這便宜了毛也坑了毛。美國不想投資統一東亞鹽堿地,扯蔣後退。蘇聯一開始也不想,但是讓蔣架上了鴨子。不得不賠了一百五十個大項目養了個白眼兒狼。其實這白眼狼也不好受,坑垮了日本治下亞洲第一工業區的滿洲,坑垮了英國治下的東方第一金融中心香港,坑垮了英美治下的東方第一都市上海。

養什麽高官顯貴其實還是小頭,養活整個內地中原幾十年才是大頭。這快詛咒之地,誰接手誰倒黴。滿清賠上了自己。日本踏進了圈套被蔣蘇美給拉了出去換上了國民黨中國。國民黨又被共產黨蘇聯替換了下來,苟延殘喘至今卻又湊了上去。而北京終於要帶著南京一起踢凳子了。

無數人指責一尊倒車。豈不知如果不是一尊這麽勉勵維持,說不得率獸食人大行其道。當然不是說現在就不吃人。但是畢竟收斂一點是一點。人權從來都不是喊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五六百個加沙,不論是占領還是援助都不會有好結果的。隻要別向日本台灣打火箭,睜一眼閉一眼就得了。以色列搞不定加沙,美國搞不定阿富汗,上帝也搞不定中國。如果說鴉片戰爭是歐美不知利害要進入東亞的話,芯片戰爭則是歐美知道厲害要趕緊封印以防被濺一身血。血崩時刻,牆裏麵最安全的地方是珠三角,其次是長三角。最危險的地方是北京河北河南山東山西陝西。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