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雷人編劇會(幽默短篇小說)

在國內外報刊發表過小說、故事。寫作不易,轉載請保留作者名。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叫關月馬,在某影視公司擔任小編劇。所謂小編劇,並非年紀小,而是指無名的編劇、槍手,作品從不署名。編劇組有幾個人,組長是著名的編劇席雪貴,人稱貴哥,而背地裏人人叫他吸血鬼,因為聯合創作的劇本都隻署席雪貴的名。我們的工作流程是:由席雪貴擬出一個大綱,分包給小編劇們,每人寫一段,最後由席雪貴匯總潤色,交給老板審查,如果能通過,編劇組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如果老板不滿意,會提出意見,我們再改。以前,為了保證劇本質量,老板會購買一些質量過硬、口碑頗佳的小說改編權,交給我們編成影視劇本,省時省事。但近年來紙媒大部分倒閉,而網絡小說很少精品,我們小公司很難跟大公司競爭版權,沒有好的小說來源,老板隻能迫使我們編劇組自立更生了。

  這天,席雪貴召開編劇會,問我們有沒有什麽好的IDEA?有賣點的故事核,要新鮮、趣味,甚至雷人一些,能迎合新世代的觀眾。我們小編劇們麵麵相覷不吭聲,大家可能都在想:你吸血鬼以往總是把買來的小說劃成大綱分派給我們寫,最後署你的名,現在竟讓下屬想大綱,我們小編劇挖空心思想到的好主意,又費盡心思地寫,最終連個聯合編劇的署名都沒份,哼!天下哪有那麽好的事兒?

  席雪貴顯然看出了大家的心思,他笑了笑說:“大家不必顧慮,老板說了,這一次,由我們自己創作,不但要聯合署名,而且編劇費翻倍,當然,我的名字排頭。”

  大家眼神一亮,瞬間頭腦活躍起來,名和利的誘惑還是很大的,尤其是名,哪個作者不想成名?當了多年的無名寫手,為人作嫁,這次終於有機會名利雙收了。於是,大家開始踴躍發言。

  三十多歲的編劇魯麻笠嘿嘿一笑,說:“我呢,有一個IDEA,很短,先拋磚引玉,看能不能讓大家擴大來寫。”

  席雪貴好奇地問:“什麽IDEA?快說。我們可以幫你擴充。”

  魯麻笠說:“大家看過很多僵屍片,尤其是香港的,有沒有發現,大多數故事背景在民國時期,而僵屍都是清朝官員?僵屍到處吸人血,然後道士出馬,念咒語、舞桃木劍和貼靈符來震住和消滅僵屍。”

  大家點頭說對對對。魯麻笠繼續說:“我的主意是,咱們可以寫一部僵屍穿越片,沒有道士,也沒有震鬼的東西,故事背景在現代,而僵屍卻有三種:明朝、清朝和民國的官員。”

  大夥兒哈哈大笑,議論紛紛。少女編劇顏金金笑道:“有趣有趣!三朝僵屍匯聚現代。”  

  少男編劇蔡鹹拾笑道:“妙啊,以前的清朝僵屍都有一根‘豬尾巴’,戴著頂戴花翎的官帽,太膩了,現在,明朝的烏紗帽僵屍,和民國官員的中山裝僵屍,還有民國大學生僵屍,都一齊出現了,有創意。”

  眾人怪笑奸笑。

  魯麻笠見大家感興趣,繼續發言:“我的點子不錯吧?可是,怎麽把它擴大來寫呢?至少要擴成一個電影劇本。”

  席雪貴想了想,點頭笑道:“嗯——不錯,我來故事接龍,主人公是現代青年,我起個名兒,叫阿寶,是大學生,他誤打誤撞拿到了一個穿越寶盒,一念咒語,就可以穿越到任意朝代,卻不料一時失誤,實行了定時反操作,讓他所見的、各個朝代的人反穿越到現代,變成了吸血的僵屍,要吸血才能生存。怎麽樣?你們繼續接龍。”

  顏金金想了想說:“我來補充貴哥的點子,阿寶先後穿越到三個朝代,調戲各個皇帝,要被皇帝們殺頭時,阿寶就念口訣穿越離開。”

  眾人驚訝,問怎麽個調戲皇帝?

  顏金金說:“大家讀過曆史,許多皇帝,尤其是開國皇帝,登基後開始清洗功臣,阿寶也懂曆史,所以,每見一個皇帝,就問,皇上,當初打江山時有很多功臣,都知道您過去的黑曆史,現在您皇位已穩,正所謂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皇上打算先除掉哪個功臣呢?皇上氣炸,大臣們嚇攤。”

  眾人爆笑如雷,拍案叫好。

  蔡鹹拾說:“我也來接龍,阿寶又問,皇上可知,後宮偷偷引進了多少打胎藥?三千嬪妃的墮胎率是幾成?是誰在主使太監和丫環毒殺龍子、穩固自己後宮的地位?”

  大家哄堂大笑,說這個點子夠狠。

  中年女編劇朱甘春說:“還有,每次穿越到各個朝代的末年,都可以跟末代皇帝說,你們下個月就滅亡,把末代皇帝和大臣們氣死。比如見到崇禎,就說,皇上,現在是明朝末年。見到慈禧太後,就說,老佛爺,現在是晚清。”

  大家笑倒一片。

  老編劇古寒鬆想了想說:“這些隻是穿越的前半部分,我來接後半部分,就是各朝皇帝和官員、士兵隨著阿寶穿越到現代,看到現代化的現代,僵屍們大吃一驚,在聽到阿寶講述各朝曆史後,他們依然不願接受自己朝代滅亡的事實,尤其是明朝和清朝的僵屍,不甘心退出曆史舞台,竟然拉起大旗,明朝的僵屍說要反清複明,恢複朱家的大明王朝,聲稱隻有咱們大明王朝才能讓國家富強、百姓安康,隻有明朝才是天下最正統、最先進、最強大,簡稱正先強。而清朝的僵屍稍有不同,一方麵要阻止明朝僵屍造反,另一方麵深刻反省,說要逐漸引入洋人的治國模式,永續愛新覺羅家族的大清江山,隻有大清才是高貴、智慧、強大的,簡稱高智強,隻有大清才能拯救國家,讓人民活得有尊嚴,甚至讓大清雄霸全球。而民國的僵屍呢?一笑置之,不以為意,把明、清兩代僵屍當成傻子。這時候,阿寶在各朝代僵屍之間周旋、談判,效仿春秋戰國時期的思想家,例如孔子、孟子、老子、墨子等,周遊列朝為皇帝和官員們做思想工作,但區別在於,春秋戰國時期的諸子百家周遊列國是橫向的,而阿寶的周旋列朝是縱向的。”

  席雪貴點頭微笑:“嗯——不錯,你們的點子都很新鮮、幽默和雷人,穿越的前半段和後半段都有豐富的內容,夠寫一部電影劇本,可是,結局呢?一定要更雷人、更震撼、更爆笑。”

  眾人麵麵相覷一陣,突然,把眼光齊聚在我的身上,編劇組隻剩我沒發言了。

  席雪貴幹脆點將:“關月馬!該你接尾啦!”

  我一愣:“什、什麽?我來接尾?你們東一個主意,西一個點子,把劇情搞成一鍋粥,讓我來收拾殘局?”

  席雪貴說:“小關,你好歹在國內外的報刊發表過小說,剛才卻一個主意也提不出,現在隻讓你總結收尾,有多為難?”

  我無奈,隻好順著大家的思路想了想,然後娓娓道來:“各個朝代的人,哦不!是僵屍,自我吹捧,又互相攻擊,明朝的僵屍為保朱家王朝永久續命,不但要殺掉清朝的僵屍,還要殺掉民國的僵屍。當然,清朝的僵屍也不是‘吃水’的,而且屍數最多,既要防止朱明複國,又要阻止國軍壯大,在這錯綜複雜的環境下,阿寶急中生智,想到了一條連環計,平息了這場亂局。”

  眾人齊問:“什麽連環計?”

  我說:“你們都讀過曆史,知不知道清朝人最怕什麽?”

  眾人麵麵相覷,齊問:“最怕什麽?”

  我笑著伸出食指和中指作剪刀狀,說道:“剪豬尾巴呀!”

  眾人恍然大悟,哄堂大笑。

  我接著說:“阿寶也讀過曆史,串通民國的僵屍用大剪刀悄悄地剪掉了清朝僵屍的大辮子,清朝僵屍們頓時披頭散發、精神崩潰、如喪考妣、痛哭流涕,跪喊對不起祖宗,嘿嘿!這時候,他們的戰鬥力全消。”

  席雪貴哈哈大笑:“好!這個剪豬尾巴的切入點很妙,開始破局,接著,應該就是民國和明朝的僵屍聯手消滅了清朝的僵屍,對嗎?”

  我說:“對。”

  魯麻笠問:“那剩下的兩個朝代咋辦?”

  我繼續慢條斯理地笑道:“繼續讓他們窩裏鬥。阿寶遊說那些大臣僵屍,你們有的被皇上關押,有的被砍頭,有的全家被流放,有的被滿門抄斬,為什麽還要幫著你的主子呢?於是,有些大臣造反了,和皇上打起來,內鬥消滅了一半僵屍。打到最後打不動了,要補充屍能,僵屍嘛,不是‘吃水’的,而是吸血的。他們想吸阿寶一家人的血,嘿嘿!正在這危機關頭,阿寶說,他們家是開餐廳的,有一個招牌菜,叫血豆腐,在廣東又叫豬紅……”

  顏金金拍手笑道:“對呀!對呀!僵屍也吸動物的血啊。”

  我搖頭笑道:“不不不!如果真的讓僵屍吸豬血,豈不是要養活他們?阿寶哪有這麽傻?”

  有人問:“那你想咋樣?”

  我神秘一笑,說:“當然是造假咯!他們家餐廳很多食物是假的,豬血是人工合成的,成本非常低,但是味道很真實,連人都聞不出是假的,也嚐不出是假的,更何況僵屍?人的一餐飯吃幾塊假的血豆腐不影響健康,而僵屍全靠吸血啊,他們圍著一大鍋假豬血的原始液體,每屍一根吸管,讓他們吸個痛快,吸飽了假豬血,想滿血複活兼想複辟時,突然,全部食物中毒倒地,再也起不來了。阿寶家的餐廳,可謂人來坑人,屍來坑屍。”

  眾人狂笑不已,說這個結局新鮮爆笑。

  我繼續慢悠悠地說:“阿寶和家人用一把大火將這些僵屍燒成灰,全部掃入垃圾堆。阿寶感歎,這些僵屍,和他們僵化的思想,早該掃入曆史垃圾堆,不要又跳出來害人了。”

  席雪貴一拍案:“好!結局收得好!最後的幾句台詞畫龍點睛,不愧是關月馬!大綱就這麽定了,劇名就叫《穿越調戲》。”突然,有幾個人問,這種雷人狗血劇,電審能通過嗎?明星會接拍嗎?觀眾會買賬嗎?

  席雪貴搖頭笑道:“這些不用咱們操心,現在的雷人狗血影視劇多如牛毛,不也照樣通過審查嗎?尤其是穿越劇、偶像劇和抗日神劇,裏麵毀三觀、不合情理、讓觀眾吐血的情節比比皆是,而票房或收視率未必差,隻要請了一、二線的青春偶像,票房或收視就有保證,因為青春偶像的粉絲一般更年輕,更無腦,更死忠,隻要是偶像的作品就一定看,就算有少數清醒的粉絲掉粉,也遠不及新增的粉絲,明星們根本不在乎。再說了,影視界也內卷,拍戲數量越來越少,有的大明星跑去直播帶貨,搶了網絡草根的飯碗。難得咱們公司有戲可拍,還怕請不動一、二線的明星偶像?殺他們一半片酬,他們都願意拍。”

  魯麻笠笑問:“哦?明星片酬腰斬?那咱們的編劇費就綽綽有餘啦。”

  席雪貴哈哈大笑道:“各位!我再重申,老板說了,所有編劇加薪一倍。怎麽樣?你們是不是好像劇中的僵屍一樣,吸飽了血,滿血複活,可以刺激腦細胞,快速寫劇本呢?”

  眾人微笑互望,點頭默認。我笑道:“貴哥,但求老板言而有信,勿學阿寶造假,我等編劇盡可快速出稿。”我一邊說一邊望了望同事。大夥兒微笑點頭,表示同意。確實,重賞之下有勇夫,高薪懸紅出高手。(關月馬)

關月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 感謝您的好評,祝您周末愉快。
油翁 發表評論於
關月馬的文章充滿幽默和創意,想象力豐富。編劇們的討論和創作過程仿佛讓人置身其中,令人忍俊不禁。期待他們的劇本能夠大獲成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