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芳菲沙棗花

打印 (被閱讀 次)

五月初是北疆沙棗花開的季節,比南疆晚一點。沙棗樹是一種耐旱耐鹽堿的樹種,能防風固沙,適合在戈壁灘上生長,可惜新疆實在是人手不夠,否則能讓它長滿戈壁灘。它的果實叫沙棗,跟小一點的紅棗差不多大,黃裏偏紅。沒熟透的沙棗吃起來比較澀,等完全熟透了就甘甜中帶著沙,有點像棗泥混著手工炒出的豆沙那種口感,沒有紅棗甜,但不膩,我挺喜歡。在維吾爾傳統醫藥中,沙棗是用來治療腹瀉的藥食同源之寶物,是大自然給戈壁荒漠的饋贈。

 

沙棗花像個四瓣的小喇叭,在枝條上一簇簇地綻放出雅致的小黃花,散發出來的香氣又濃又淡雅,香飄很遠,號稱“七裏香”。記憶中的沙棗花香不輸於桂花、梔子花,聞起來感覺心裏有蜜糖似的,插在瓶裏能香一個禮拜。有二十多年沒聞過了,前些天寫這首歌詞的時候正該枝頭飄香,可惜AI作曲演唱都不給力,耽誤了幾天,但最後的成品聽得我鼻子發酸。吐字清晰就不要奢望了,要對著歌詞聽。


 

五月芳菲沙棗花

 

走過嘉峪關,穿過星星峽

峽穀那邊是夢裏的家

遠遠的天邊山腳下

大漠晴空伴雲霞

 

五月芳菲至

冰雪已融化

微風送來淡淡的香

那是戈壁灘上的沙棗花

守著貧瘠也守著我的牽掛

見過梔子聞過桂花仍然想著她

 

幹旱的鹽堿地不長莊稼

窄窄的堤壩沒有蒹葭

地頭那棵老沙棗樹應該還在吧

歪斜枯裂的樹幹是否又添新枝芽

它記不記得那年那個半大不大的瘦小丫

在樹下望了一天又一天、觸了一下又一下

輕輕摘下小小一束花

問著:你疼嗎

嫩黃的小花笑看風沙

 

早已離開家

簇簇花兒在夢中依舊芳華

秋天會結又甜又沙的果子啊

存一縷幽幽的芳香

一程又一程隨我走天涯

 

 

女聲AI版

卡拉OK伴唱版

 

沙棗花照片來自http://www.overseaswindow.com/home/nodebody/31330/1596


沙棗照片來自https://www.ts.cn/xwzx/jjxw/202401/t20240107_18413798.shtml

(太陽曬到的一麵發紅,沒曬到的發黃)

 

 

snowandlot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阿邕' 的評論 : 謝謝!穀歌了一下,是長的像,但我不確定是不是一種植物,因為記得沙棗花從一開花就是黃色的,沒有白花的印象,而且果子是甜的,不酸。不過酸甜到不是能用來作區分的標準,因為新疆的石榴也是甜的:)

invasive在戈壁灘上不是問題,那麽大的地盤隨它亂竄好了,反正別的東西也長不活。

有花香的日子充滿幸福,好好享受:)回頭拜讀大作,謝謝留言:)
阿邕 發表評論於
沙棗看著就像Russian olive, 美國許多州都有,我住的州有許多,主要在野地裏。現在是開花的時候,散步時一路一路的花香。它屬於invasive 植物,有些州不允許賣這種樹苗。我曾寫過一篇“開著香花的樹” ,就是有關Russian olive.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200/201906/8240.html
snowandlot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很高興京妞喜歡!樹幹其實不好看,特滄桑,葉子不夠綠,一看就缺水的樣子:)但花淡雅,果子好吃,帶點澀,可能有人吃不慣,我們從小吃的就喜歡。

“為什麽中國不能集合一些人, 到戈壁上種沙棗呢? ”:握爪,這就是我一直試圖說的啊!估計還是沒錢,要不就是國家還沒規劃到那一步。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沙棗花香, 棗好吃, 還能在戈壁上生長。 為什麽中國不能集合一些人, 到戈壁上種沙棗呢? 至少改變了環境啊。 看到照片上, 很漂亮的樹、葉、花和果實哦。

歌很好聽。 謝謝雪蓮的分享。 問好!
snowandlot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暖冬,你的圖標好酷!我也試了試,伴奏帶是不清楚,隻能跟著AI哼哼:)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好喜歡這歌詞啊,寫得非常感人!很想學唱,可惜伴奏帶不清楚:)雪蓮有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