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流水帳一一誰也不羨慕,就羨慕老幹部《下》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這人沒大出息,我這次回國,誰也不羨慕,就羨慕咱上海的老幹部。

 

以前讀書時,我聽到的新聞,看到的電視電影總是說人民幹部吃苦在前,享受在後,不能讓群眾吃虧。這次回去,有空一遛達,怎麽感覺哪裏有特殊化,哪裏就有咱老幹部的身影。

 

先生家附近丁香花園,我以前出國前曾去吃過,玩過,裏麵有個舞廳,還記得我們同事一起去跳舞。那時好像誰都可以進去,你進去,門口沒有人攔住你,問你進去會幹嗎?明知故問嘛,當然是去吃喝玩樂或隻是看花看景,肯定不會搞破壞。後來出國後,聽婆婆說,丁香花園隻對老幹部開放,是老幹部活動中心。九十年代未隔壁鄰居女老幹部有時會叫剛退休的婆婆一起去公園鍛練身體,她們經常看到坐在輪椅上的電影演員白楊被保姆推著走,白揚是藝術家,倒是很應丁香花園的美景的。婆婆喜歡獨自在家行動,去了幾次後來推脫了。

 

我們這次回去有時也會去先生家裏歇歇腳,先生有空就想往那裏鑽。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從小長大的家有一日就不再屬於他了,永遠不再是他的家了。我的小學同學帶我去看我的老房子時,我差不對眼淚快要落下來,我以前溫暖的家變成了一幢冷冰冰辦公大樓,我家是第三間的位置,這裏有多少歡聲笑語讓我幸福快樂整個青少年時代。

 

一次,我們睡了個懶覺,在家吃了白煮蛋,喝了牛奶,外麵又簡單吃了生煎,蟹粉小籠包,薺菜餛飩開始蕩蕩馬路,經過丁香花園,以前隻知吃喝玩樂,現在的我更喜歡看名堂,看景看建築。我就和先生進了大門,據我在上海有限的觀察,飯店,賓館,公寓等門口的保安十個有九個不是上海人,我與先生邊走邊說,我和同事以前在裏麵吃過飯,一個保安迎上來對我們說"吃飯朝迭條路走"。出呼我的意外之一是他是上海人,意外之二,他怎麽知道我們是去吃飯,我剛吃過,我像餓煞鬼,我隻是想逛逛,還有,剛回上海,不了解行情,也不想被他們宰洋衝頭。我們在城遑廟吃小籠六隻48元,四川路上另一個網紅點心店隻要好像一半價格都不到,味道也沒啥兩樣。但省得羅咧八索向他解釋,我不是來吃吃的,我是來看看的,"謝謝儂",謝了一句向前走。然後身後聽到保安對後麵人用普通話大聲問道:幹什麽去啊,後麵有人用普通話答道:我們進去看看,拍拍照片。"保安說:"不行不行,這裏不對外開放。"

 

我聽後對先生說,他怎麽沒問我們啊,就放我們進來了,我們看上去像大戶呢還是像老幹部?我穿著幾年前上海買的外套,記得以前上海人的服裝是每年更新的,我覺的我越來越不講究穿搭了,我現在一有空就往花店跑。先生穿的是加拿大本土生產的土得掉渣的衛衣。先生提示道,我說過我在這裏吃過飯,豁到眼看四方,耳聽八方的百忙之中的保安的耳朵裏打了八折80 % off 就聽成了"吃飯",把過字也打折掉了,我恍然大悟,在這裏,不消費,莫進來。丁香花園隻開辟了餐廳角落部分對消費者開放,你想看看裏麵的建築園林,普通老百姓沒門,隻對老幹部開放心。其實,你園林部分對大眾開放,既使收費,我想很多人也是感興趣去看看建築了解曆史,畢竟它的功能並不隻是酒店,現在上海,其實是富人權貴的天堂,無錢無勢,上海再繁華也與你無關,連看一眼美景都不行。

 

先生說既然來了就進去點幾個小菜嚐嚐看,我喜歡吃的上海菜吃來吃去就幾樣。我現在是很珍惜錢包的。請朋友吃飯沒辦法,該上台麵就上台麵,我們自己人還是省省吧,又不是以前談朋友你需要摜派頭。同樣的食材自己家做的更健康還更便宜。我喜歡吃魚,我爸每天外出買魚,大多是桂魚,看著也不太大,一條六十元左右,但同樣的魚,在好一點的飯店,也不是什麽很高檔賓館,一條魚都要1 9 0多,兩百多,我是個很實惠的女人,我經常自己誇自己。

 

上次回國我們家人四口去逛淮海路,中飯想吃光明村,看到那裏吃飯的在排隊,有人建議改去錦江飯店,那裏的環境好優雅,那裏的人真正少,那裏的一頓中餐費用也是高,日本壽司生魚片,吃掉二千七還沒吃飽,現在的丁香花園也不會便宜,我喜歡吃的三文魚,龍蝦,我們加國便宜得多。

 

老幹部為鬧革命為打江山鞠躬盡瘁 死而後已,包個美景又何妨,a  piece of cake ,有的才讓人驚心動魄呢,前段時間網傳上海一老幹部子女為拿其父每月豐厚的退休金,他們不惜浪費國家幾千萬的醫療費,要求醫生讓其苟延殘喘的父親行屍走肉般地活著。

 

這些高幹老幹部病房一直享有的醫療利益大大超過了社會的平均水平,人們認為是不公平的,並且造成浪費。早在2009年,衛生部原副部長殷大奎就曾透露,當時政府投入的醫療費80%僅為黨政幹部享受,每年花費納稅人500億元人民幣。很多單位一定級別的幹部每年都有檢查身體的療養並可附帶家屬,做官真好。

 

媽媽眼光不好,她從來不要我們做官做幹部,她就要我們讀書好,死讀書。我與妹妹做不了我哥哥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我們就想做點家務,減少些負罪感,媽媽就說做功課,功課重要。她就生怕做功課的時間會少了,她說讀書好就是走遍天下都不怕,不會被人欺負。有道理。記得聽過表姐說過這麽一個故事。周總理逝世,她們班級同學小小班需要做小黃花為學校第二天記念活動做準備,做好的這麽多小黃花放哪裏呀,這是一個與活著還是死去一樣重大的大問題,一個同學建議道,讓成績最差的一個帶回去,大家紛紛點頭響應,隻有一個大家共認的成績最差的那個男同學不同意,但胳膊怎能擰過大腿,少數隻得服從多數。第二天,這個男孩帶著一大盒小黃花哭喪著臉鼻紅眼腫地去學校,同學老師們都以為全國人民都敬愛的周總理的逝世讓他傷心欲絕,他悲憤地說道,昨晚他父母請他吃了一頓生活,罵他真是一隻憨棺材,壽頭觸黴頭。他就吃了讀書不好的苦。

 

其實讀書好,做個書呆子也是沒有大用處的。我回國普遍感到還是做官的比知識分子享受的待遇更加好。一個以前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工作的一個高級工程師親戚,我們幾年前去北京看他時,感覺他的生活相當清貧,妻子病逝後,高級工程師科學家也無人問津。而我認識的另一位當時70幾老幹部,妻子屍骨未寒,已經名草有主了,摘下名草的也不是闖蕩上海灘的沒見過多大世麵的外地保姆,而是以咯裏咯嗒著稱的一個離婚的上海女人,老幹部被女人吃得死死的,存款,工資全部交給她,如果天上的月亮能夠摘下來,老幹部也會拚著老命去摘的,但女人是不舍得的,她舍得離開與他有小寧的但沒有賺錢能力的老公,她不舍得讓老幹部這樣去拚命,他是她的長期飯票,可要好好服待他到100歲。每個月二萬多進帳,還有以前人家兩公婆長年累月積攢的錢財,她也要有計劃有步驟有時間去消費去轉移,管他誰是大灰狼誰是小白兔,各取所需。後來結婚沒多久,老幹部病逝,新婚一年多妻子用光了人家的幾十年存下的大筆存款,拿了房子。老幹部就是老幹部,去逝了還發著最後的餘熱,喪葬費不多不少,半個密令,才發現那些在上海城裏大街小巷飛馳的快遞哥為什麽那麽拚命?因為他們的命好像不值錢?看著這些為錢拚命的快遞小哥,我真想為年輕的他們哭一頓。老幹部一去,隻是可憐了前妻,一輩子的心血隻是為人做了嫁衣裳。

 

所以現在很多上海女人想得很穿,吃好穿好,身體養好,為自己,也要為子女要爭取站好家裏最後一班崗。

 

 

有一天晚上看見一個視頻武康路上有一間公寓要賣,第二天去看了一下,以前在洋房到處都是的武康路根本沒注意到有這幾幢"以前你就算有$也買不進的房子"。地段真好,領導幹部真會選址。以前不是網紅街時真是鬧中取靜,現在這裏群魔亂舞,怪不得,要賣房,這間應該是一手房。

 

 

 

安福路上,以前視頻上看很多潮人,還有妖怪,那天我們去逛,碰到一個羞羞答答不願抬頭見人的"篷頭獅子",原來害羞是有原因的。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雨煙塵' 的評論 : 阿姐好,我每次回滬我去先生的家裏總會經過儂以前工作的醫院,你們醫院也是鬧猛的地方與附近的華山醫院,人流不息,最多人的地方是醫院,其次是餐館,最冷落的是商場火與冰二重天。儂的遊記概括精練,我的羅列羅嗦,感到很多想寫。慢慢寫吧。

這次回滬聽了些老幹部的事,相比較一些高級知識分子待遇,他們也太好了吧。

安福路上的那個小狗好有趣,別的狗都趾高氣傲,就她一直低著頭,害怕見人的樣子。她也知道,不打扮是不可以出門的。
心雨煙塵 發表評論於
阿妹啊,儂額回滬一路走一路看,真額看出很多名堂,隨手摘來,妙筆生花。上海額老幹部一直吃香,幹部子弟跟著沾光。華東醫院老幹部病房個個是寶,明明是肺癌卻要全市會診、全國會診,結果家屬一句要國外專家會診,在場國內專家沒人提出反對意見。老幹部的“剛”和知識分子的“雅”可見一斑。老幹部額退休待遇要比知識分子高很多。

阿妹這次也去安福路啦,安福路上的狗狗也真的很會把自己當回事滴。

阿妹額視頻越拍越好,謝謝儂額好分享!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悟之' 的評論 : 曉悟之好,差不多這個價錢,上海房價最近幾年跌得厲害。這間地處黃金黃金地段的市委福利分房,放眼望去,老洋房,丁香花園盡收眼簾,價格也不貴。雖然這幢5層樓高的公寓沒有電梯,房齡也老得厲害,八十年代初建造。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老法師早上好,剛去看了文章,這篇文寫得有趣,要作者去審判四人幫姚文元的法庭上作證。" 從張三或李四那裏取證,叫王二麻子出庭作證"。我本來已忘了姚文元長得怎麽樣,看了文,才想起姚文元的確是個長著水泡眼的不要權的書呆子,跟著野心家混,可惜了他的文才。

武康路,陳毅市長喜歡那裏,人人喜歡那裏。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886.html

鏈接是生逢其時裏一個章節,當中有提到五六十年前的丁香花園,書早些年在香港出版,寫得很好看,平心靜氣,是同類書中的上品,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在大難臨頭時的擔當與淡定。魔都租界洋場百多年,西風東漸潛移默化熏陶了一代又一代人,即使在史無前例年代,依然能感受得到這種餘緒氣息。
曉悟之 發表評論於
剛才查了武康路6弄平均房價十二萬五千左右!
曉悟之 發表評論於
查了一下,武康路6弄平均房價在十二萬五千左右!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等等看看' 的評論 : 等等好,昨晚又看了你的愚園路係列張愛玲,嚴家花園等。本來想好去常德路看看,還是身不由己,我覺的如果我一個人回滬,我其實去的地方多得多,像前幾次,我還可去外地玩幾天。但黃河路去了,看了張曾住的長江公寓。

你的愚園路係列要寫下去凹,那裏有太多值得大書特書的建築與人物,你的文才能勝任,我靠邊站,就等你寫。以後我再去拍些視頻。

現在上海很多老房子,裏弄的鐵門都重新漆過,一律黑色鑲金,就是黑色的框架欄杆,鏤花部分全是金黃色,很好看,氣派。你在"嚴家花園"裏也寫過,我好像這次拍了大門視頻的。上次經過愚園路,隻拍了一張救戶會門口的照片,這次拍的很多,有空我上載。

這次沒去新天地,看了幾個翻版,很失望。還是原汁原味好看。
等等看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謝謝葉子,真高興你在那麽緊湊的時間裏還特地去找尋愚園路舊日的痕跡。這個係列原本應該繼續的,然後,我那一旦三天打魚馬上就想著五周曬網的壞習慣讓我走走停停,等等看看了。
愚園路幾乎每條弄堂都有或不平凡或特別的故事,記下的是滄海一粟。上次我在菲兒那裏看到淺草寺曆經千年依舊保護得那麽好,心裏特別感慨。建築是曆史的最佳代言人,上海近些年在曆史文物保護方麵進步很多,但無奈已經失去了一些有曆史意義的裏弄和建築。一位建築師朋友前幾年說平遙的一些古建在“風雨飄搖”中,同濟有多位老先生一直在致力於曆史建築保護,無奈現代梁思成還是太少太少。
又仔細看了一遍評論,謝謝葉子提醒,謝謝土豆,覺得我們都是很希望有地方特色的有價值的建築可以如日本那些古建般被妥善和精心保護。葉子的博文獨樹一幟,在曆史的往事裏穿插諸多的現實生活,相輔相成間讓人充滿了對兩個時代的懷念。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等等看看' 的評論 : 親愛的等等啊,終於看到你打開博客了,等會我要再仔細閱讀,謝謝儂。我本來想好好看看愚園路,但每次回去都不能如願,這次也是,說到底時間不夠,但我去了三個大特務居住過的裏弄,你專門寫過。裏麵真是迷宮,而且我們去那天,天色開始變暗,幾乎沒什麽人,想到以前這裏特務走進走出,真有點陰森森感覺。,我回滬急匆匆準備工作還是沒做好,以後要捧著你的文章實地考察才有收獲。

等等,我以前隻管吃喝玩樂,現在開始感興趣上海的過去,現在與將來,因為我們雖在海外,也是希望中國,上海變得更好,並不是一味地不管三七二十一唱讚歌,就是對故土愛的表現。

土豆提到你了,寫上海,說實話,寫上海,無論知識麵,文才,你都甩我幾條馬路,我現在就去讀你的《愚園路係列》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老法師好,外國人真是少多了,大環境對外國人在上海工作與生活都很不友好。我先生隔壁的房子,以前我們每次回去都是租給外國人居住,二,三年換一次,現在租給中國人了,但神神密密的,從不露臉。

上海的國際學校也關了多家,涉外的都是王老五過年了,一年不如一年。

視頻裏很多外嫁女在國內是有專人負責剪輯打理視頻的,一攬子。蟹有蟹路,蝦有蝦路。
等等看看 發表評論於
葉子的流水賬如行雲流水,說到南京路上好八連,他們曾經在愚園路上駐紮了多年,至今愚園路上還有他們的展覽廳。上海有幾條馬路曾經是有錢也不會隨意給客戶買的,購買人需要通過一定的資格政審才能購買,不知道這些年的規則有沒有更改,再看現在考公務員有多受追捧就知道當官確實會是很多人最向往的職業了,葉子眼光獨特,發現又總結了從沒想到過的話題,讚!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yz66' 的評論 : 66好,謝謝你,其實我接觸麵不廣,接觸人有限,也是親戚朋友,同學及家人,我隻是記錄一些我看到,我聽到,我想到的我想寫的人和事,景與物。反正愛中國,愛家鄉上海,就希望中國,上海變得越來越好。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魔都市麵是原裝盎撒歐陸鬼佬及其身後大牌商家機構幫襯撐起來的,如今想單靠一張洋麵孔空麻袋背米帶貨,在黃浦灘是不現實的,疫後的市道大家都知道,視頻播主說高檔小區租不動,這是因為外派高端鬼佬少了,連帶配套的國際私校與私家醫院都冷暖自知了,有八卦留言說外嫁網紅群體是一家河南公司操作津貼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RKM9iCCBug
xyz66 發表評論於
葉子的故國遊記真實坦率,讓我們這些身在海外的華裔從各個角度了解當今上海現狀,特別難得。謝謝!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禾苗好,我要連名帶姓鄭重向儂問好,"春蠶到死絲方盡",儂用得真恰當,真合適,儂要笑煞吾了。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友梨江莉' 的評論 : 友梨好,也真難為你了,我一直佩服你的思維與口才。你有這麽強大的腦洞,這麽敏銳的的思維,在你的日本朋友麵前,還是找不出說法。我想這就是中國當官的統治者的厲害了吧,隻要加上"中國特色"幾個字,一切就迎刃而解,官冕堂皇,上得了台麵了。-切老百姓解釋不通的,,看不懂的,政府部門官員們都能理所應當解釋的通,都能都可以強迫老百性執行。我們這裏能有個人選擇,自由選擇。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計劃與市場經濟中,當權者少數政治精英不僅擁有大型生產資料,,決定分配資源,決定其他人的最大物質利益,還能控製你的思想意識與大腦。這也許也可解釋為"他們在為人民服務",不給這些"為人民服務"的維護國家集權統治的政府官員厚祿也說不下去呀。


中國在建國之初,強調人人平等,幾十年了,越來越不平等。最近回國,我周圍老幹部,在政府機關事業單位工作的退休幹部都活得很滋潤。但做生意的特別是外貿的有的變成老懶了,有的被抓了,有的廠關了,好像沒有一個人在走上坡路,繁榮富足的路就被"為人民服務"的這些人堵上,當官的還是照樣吃香的喝辣的,養得肥頭大耳的。老百姓有時沒有選擇權,自主權。現在的中國,貧富差距從來沒有這麽大,這就是發現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中。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園姐好,我為老幹部悲哀,他太可憐,本來鞠躬盡瘁一輩子還留個人民公仆的英名,被他的子女全毀了。活著健康,自己才快樂,家人看著才開心。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umiao' 的評論 : wumiao 好,我去看了那個留言,你回答得挺好的,對這種莫名其妙慫別人的人就要不客氣。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老法師早上好。"各界瓜眾對民主憲政或新冠起源會爭到翻毛腔,可說到洋場風情卻出奇地趨同一致,",儂一清早要笑煞吾了。又要拿電影"霓虹燈下的哨兵"說事,這些做小官的提醒小兵要樸素,保持勞動人民的優良傳統,不要被南京路上的香風洋風吹迷糊了,反手,這些南下大官就住進了他們嘴裏要遠離的帶有壁爐,抽水馬桶,橡木柚木地板的西方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洋房,言新不一致,看來打江山,就是為了自己享受江山罷了。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是的,以前我們讀書時,體製內的不吃香,,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太感慨了。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人活到這份上是淒慘,不是福氣”,這可真有些難以定論,人各有誌,甚至可以借用“春蠶到死絲方盡”;雖然那樣插著管子有些活受罪,但想到“為子孫造福”,說不定比手舉炸藥包或用身子堵槍眼,一進一出,算算就會心甘情願很多。革命老幹部的舍己為人大格局,你地,不懂。

反正就一個奇特的安穩的簡體字文明圈,周末愉快。 :)
友梨江莉 發表評論於
我的好幾位日本朋友都很喜歡中國,他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中國的巨大的貧富懸殊和高官們享受的那些普通市民絕對無法享受的各種從生到死的優厚待遇。

他們問,不是主張共產主義並實施社會主義製度的國家嗎?為人民服務不是執政黨一直主張的嗎?不是一切以人民為重的國家嗎?社會主義比我們資本主義最優越的,就是你們的公正、平等、共同富裕。過去你們窮我們能理解,怎麽現在中國富得流了油,大多數人還那麽窮?連退休金和醫療保險都幾乎沒有?
日本現在慘成這樣,也沒有窮人能慘到那個程度的啊!

我回答他們說,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沒有一個例外,都是這樣。
從蘇聯東歐到現在的越南古巴朝鮮,你們見到過一個公正平等富裕的社會主義國家嗎?

這些朋友幾乎都是“技術屋”(就是吃技術飯的),沒一個搞社會科學和對政治感興趣的,
於是他們都問:那為什麽特意要起個名不副實的“社會主義”的名字呢?
按照你們國家的定義,怎麽看,也覺著日本才是社會主義啊!

我回答說:我們就是一個越缺什麽,就越喜歡吆喝什麽的國家。
講以德之國的時候,就是我們最缺德的時候;講八榮八恥的時候,就是我們最不知榮恥的時候;講為人民服務的時候,就是官老爺最多的時候。

看他們的反應,好像是越來越懵筆了。
我也找不著說法了,想給他們解釋清楚什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無比優越性,是個難活兒。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上海隻有一個市委市政府,而北京衙門林立,老幹部人數龐大。去北京的臨終關懷醫院看看,有多少插著管子躺在病床上繼續為兒女做貢獻的老人啊。葉子妹妹,千萬別羨慕,人活到這份上是淒慘,不是福氣。
wumiao 發表評論於
我寫了一篇國內略記,也是真實看到的,但有人說我心陰暗,隻能看到陰暗麵。嗬嗬。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美利堅是全世界人民的美利堅,魔都也是全中國人民的魔都,大清以降不管是權貴大佬還是瓜眾韭菜,到了魔都都會為西化洋化所折服,如今這種氣場更甚更烈,各界瓜眾對民主憲政或新冠起源會爭到翻毛腔,可說到洋場風情卻出奇地趨同一致,武康路大樓成了朝拜租界流金歲月的地標,周圍馬路到秋天鋪滿梧桐樹葉更成了文青網紅盡情揮灑的天地,所以說,拋開神神叨叨的偉大理論,人的內心向往追求都是一樣滴,絕非太祖說的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那樣簡單:)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中國是官本位,當了官就有一切,所以年輕人削尖腦袋都想當公務員。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inyu' 的評論 : jinyu 好,我們好好先抱抱一下。

安福路以前是條挺安靜的路,現在真是鬧猛。龍蛇混雜,真是苦了當地居民。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belieu' 的評論 : lbelieu 好,醫院也是看人頭的,老幹部醫療費基本全部報銷,是他們的一頭大肥羊,不斬他去斬那些看天吃飯無依無靠的農民?子女也是貪得無厭,上海最好的醫療資源都傾向於他們。所以城裏某個紅二代眼紅我們這些出國把父母移民出來的吃美國加國福利,他們才是化費中國納稅人錢財的碩鼠,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說得太有畫麵感了,我的花園公寓視頻裏就說過土的富的,中的洋的都喜歡在上海紮堆。國民黨喜歡這個醉生夢死的魔都'共產黨也喜歡把家安在這些洋人設計的洋房裏,原來大家的眼力都是一樣滴。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好,誰家的寶貝誰喜歡,不管上海窮與富,我們對上海總是有感情的,外地人在上海買房,他們如果能熱愛上海文化,講上海語言,那就是上海人了,也就不會有新上海人與上海人之說。

就像加國,那些包頭巾穿長袍,入了加國國籍,-切都不入鄉隨俗,很不尊重當地人民。
Jinyu 發表評論於
安福路那裏有好多回憶,自從變了網紅馬路後,我再也沒有想沒有去過......


Jinyu 發表評論於
親愛的葉子,謝謝你的分享,抱抱。
ibelieu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好文。

看到那個子女讓醫院給自己的老幹部父輩過度治療的傳聞。也許那件事裏有子女的貪念在作祟,但是給老幹部用盡辦法續命遠不是孤例,而是太太普遍的現象。究其原因,一方麵living will在中國沒有普及,另一方麵是醫生護士的貪念作怪:他們幾乎毫無例外地想通過提供這種 "治療"來多多掙錢。 其實美國這邊的醫院也想多多掙錢,看看他們開給保險公司和Medicare的天價索費單就知道,隻是這邊的保險公司和Medicare不會任人宰割罷了。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我下麵說是說“文化社交特區”,但上海那幾個路段,多多少少還是特務中心,政治中心,黑白各道穿著禮服戴著白手套紮堆的地兒……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上海有識別度有味道就是因為有這些建築吧”,同意葉子的這個觀點,但是這畢竟屬於對那段曆史有感覺、特別是一些老上海的特殊情感;這點,這兒似乎也隻有等等看看和葉子能夠抓住這個主題不斷擴充各種曆史材料還原一些場景。(天津廣州武漢等其實也有類似的“文化社交特區”,隻是規模/影響小了一點)

富了以後,很多到上海的(溫州或東北人的)太太炒房團/看房團,她們是看房子結構和內裝修的,可能適合去那些被外資改建成餐廳的曆史小洋房…:))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老法師好,真是這樣的,其實做上海點心的點心店已幾乎100%被非上海人經營操作。以前我們小時候大餅店裏,小菜場全是上海人,現在服務性行業幾乎全部非上海人,所以給我感覺有種回異鄉的感覺。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邊走邊看好,這幢房子裏裏外外都普通,還沒有電梯,上下不方便。要不是在賣房的信息中出來,沒人會在意,但它座落在武康路上就不普通了,武康路洋房一幢接一幢,不經意間就錯過了上海近代百年列史的名人故居,有資本家大亨,有國民黨大員,有大作家等等,連共產黨也喜歡住在那裏,毛夫人就住與武康路交叉口湖南別墅裏。那裏與高樓大廈的上海完全是兩個世界,上海有識別度有味道就是因為有這些建築吧。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眼睛的蘇珊' 的評論 : 蘇珊好,我承認的,以前上海的老幹部都是很廉潔的,像倪天增,謝麗娟等,隻是看不慣城中有些紅二張那付自以為是的德行。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好,我的文哪有深度,隻是怎麽高興怎麽寫。也是有感而發。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曉青姐姐好,我的流水帳是想到哪出戲寫哪裏。不寫要忘了,觸景生情。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生煎小籠還是揀本地食客多的店家,一定不會太失望,中華老字號網紅店都是圖個名氣。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葉子視頻裏的街道一看就是老社區,和我心目中的高樓大廈的上海完全兩個風格。不過看房子裏麵也不咋的啊,但那個地段一定很貴。
黑眼睛的蘇珊 發表評論於
我一個同學的父親是上海市委副書記,去過這個老幹部的家,除了地段好,房子一般吧。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1

丁香花園上次去的,光明村我也喜歡,還拍了片片,安福路又走了一遍。親戚住附近。葉子這篇寫得有深度,對上海的情況很熟悉。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像講故事一樣,好看!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沙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