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斷式思維,獨目型眼神

打印 (被閱讀 次)

有人推薦了一個大V的視頻,內容是他2013年被央視派往新疆鄯善縣魯克沁鎮,對當年發生的暴恐事件所做的事後專訪的回憶性介紹。從他的講述來看,顯然大V對暴恐、乃至對新疆的認知是從那時開始的,沒做曆史背景調研就跑去采訪了。這種突發性事件發生幾天之後的調查采訪,從接到任務到出發應該是有時間做些準備的,飛機上也有四個小時、從烏魯木齊到事發地還有好幾個小時的車程,完全可以做些必要的功課,但他沒有,可見其高高在上的傲慢。而他們的采訪是受新疆方麵特別邀請。長期以來,邊疆人民所經曆的苦難一向不見於疆外的任何報道,這次破例請重量級媒體明顯是渴望全國人民了解真相,以得到道義上的支持。在這殷殷期待中,大V開始了中央單位級別的權威性采訪,大腦卻一片白茫茫,以至於9年之後做的視頻還顯出對事件的因果及當地情況仍未真正了解。

 

那次暴恐事件發生在屬於吐魯番地區的鄯善縣,令新疆人震驚,因為那裏屬於東疆,有親漢的傳統,這就意味著極端勢力再次擴張,又有一片地區淪陷。事發後,按照地區隸屬關係,有些新聞稿上把地點歸為吐魯番,令高昌國所在地、火焰山腳下的吐魯番市一帶維吾爾居民很委屈,覺得被跟恐怖分子相關聯,於是極力證明自己清白。不幸的是隨後吐魯番又發生過縱火殺人案。在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新疆治安變差的很多年裏,吐魯番是一處以維吾爾占主要人口、漢人遊客敢放心大膽去旅遊的地方,這一前一後的事件及報道不可避免地令遊客銳減,致使當年的葡萄爛在了地裏,葡萄幹也無人問津,政府出麵拚命地吆喝組團也收效甚微,到第二年我去的時候當地的果農還急切地澄清那些恐怖分子不是吐魯番人。我理解。以前去過好幾次,明白吐魯番人的心意,感念善良的吐魯番百姓一直敞開懷抱、為烏魯木齊人提供著一個安全的休閑之地,在老鄉家的葡萄架下,我買了世界上質量最好、價格最貴的葡萄幹。

 

據報道,鄯善縣魯克沁鎮的暴亂發生於2013年6月26日淩晨5點50分(相當於北京半夜3時50分),有多名暴徒先後襲擊鎮派出所、建築工地、特巡警中隊和鎮政府,殺人放火、焚燒警車與辦公樓,造成警察、群眾共24人死亡、23人受傷,中國官方將此事件定性為“恐怖襲擊”。實際上暴徒們早在2010年就開始籌劃、分工、踩點了,他們相信“天堂裏有仙女,有美酒,可以喝酒,怎麽喝都不醉,流出的汗都是香的,想要什麽有什麽”,而殺異教徒、殺親漢的同胞就可以換取進天堂的門票,為了這一信念,狂熱的極端分子不惜采取自殺式的同歸於盡。

 

大V回憶他們此行去新疆主要是采訪暴恐事件的幸存者,但這一主題與他的視頻出發點不符。視頻中並未關心幸存者怎樣,自始至終關注的是恐怖分子及他們的家屬怎樣。從介紹BBC宣稱得到幾千張黑客提供的所謂關押維族人的照片開始,大V特別展示了一名15歲的男孩、一位73歲老奶奶的照片,打出悲情牌,並由此引入正題,還在自己專訪過的、事實確鑿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前加了個定語:“所謂的”。您是被執勤武警的槍口嚇傻了?需不需要恐怖分子給捅清醒?

 

大V在視頻中給觀眾捋了捋6.26事件的“全貌”。“全貌”是從新疆政府執行的一項政策開始的:禁止(注:其實當時還沒有立法禁止,隻是勸阻,沒強製執行)維族男性留胡子、女性戴麵紗穿黑袍,把這兩種行為都視為極端宗教勢力滲透的表現,如果誰堅持這樣做,就被認為是被極端勢力控製了,不配合的人會被列為“重點關照對象”。大V介紹到這時提出一個思考:不知道這樣的氛圍跟之後的6.26事件有什麽關聯?他很“開明”地表示各位可以有自己的答案。果然是資深的媒體人,貌似中立,巧妙地把恐怖襲擊的起因歸結為政府壓迫,全然不顧從1984年開始執行的 “對少數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堅持‘少捕少殺’,在處理上要盡量從寬”的不合理民族政策,以及基本與其同時開始的極端宗教洗腦才是真正的背景,也不管勸阻人們留大胡子、戴麵紗(麵紗一詞不準,其實是蒙麵罩袍)是因之前烏魯木齊漢族平民遭到大屠殺及其它眾多流血案件。一本正經地曲解完一段事實,彈了彈袖子上的土,戴頂不傾向不偏袒的帽子就全身而退,大V有手腕。曆史是被截開的一截截線斷,想取哪段就哪段,天下紀元的起始隻在線段間,而線段內也隻看一麵,就能成為中立、客觀、真相、乃至自由人權的代言。

 

他接著介紹有一批維族人很早就密謀要在7月5日(注:沒說為什麽選這一天)殺政府工作人員,他們計劃先攻擊派出所,在那裏搶槍,搶到後上街殺人、上鎮政府殺人,並提前在要襲擊的幾個地點反複踩點。他說:“無巧不巧,在六月的時候,當地搞一個‘清網活動’”,“把一些重點對象時不時地抓起來問一問、看一看的時候,就把他們這個團夥中的一個人給抓起來了,但抓這個人的時候並不知道這個人和其他這些維族人已經密謀決定要發動一起恐怖襲擊了”,團夥擔心被暴露,導致原定的襲擊提前行動。6月25日晚,這些人(注:大V似乎在避免稱他們為暴徒)舉行了儀式,各自跟家人告別,預知自已一去就不可能再見麵了。二十多個人(注:維基寫17人)首先進攻當時隻有9人的鎮派出所,門口站崗的兩名警察當場被砍死,其中一人的腦袋被砍掉。大V在這裏表達了自己看到錄像時的心裏不適。

 

襲擊者的目標是派出所的槍支器械室,派出所其他值班警察跟所長一起邊抵抗邊退到所長辦公室。在這裏大V暴料派出所的維族所長跳窗戶跑掉這一未被公開的細節。歹徒們因為砸不開辦公室的門,不想再耽誤時間,就轉往第二個地點:一個以漢族為主的建築工地。此時相當於北京4點的樣子,民工們正在熟睡,毫無抵抗力地被砍死了七、八個。快速地砍完離開之後,他們在路上偶遇一早起的維族理發店老板,順手也殺了,接著去第三個攻擊的目標:一個隻有隊長有手槍、其他人都是棍械的半軍事化武警中隊。睡夢中驚醒的武警們且戰且退,被殺了不少,隊長拿手槍射擊到子彈打光,打死兩名暴徒(注:都到這個時候了,大V用起“暴徒”這個字眼時還在猶猶豫豫地斟酌)。

 

暴徒從這裏撤退,奔向最後一個目標:鎮政府。與此同時,跳窗戶跑了的派出所所長又回到所裏,打開槍械室給幹警們發衝鋒槍,幾個人開出一輛消防車衝到大街上去追擊,追上之後從消防車的駕駛室與車頂上用槍掃射,打倒了二十多人中的很多人,這時雙方的戰鬥力不對稱(注:之前歹徒們拿刀砍死手無寸鐵、正睡覺的民工,大V沒考慮戰鬥力對不對稱問題)。在警察換彈夾的時候,趁這個空隙(注:到底有幾把衝鋒槍,難道同時換子彈?),襲擊者們拿著刀朝消防車駕駛室玻璃上砍。對這一行為,大V似乎覺得用“瘋狂”來描述不合適,他傾向用“決絕”。這時各武裝部門已經圍起了三層包圍圈,剩下的最後三名暴徒搶了一輛桑塔納衝出包圍,逃進莊稼地裏躲起來,當地展開撒網式的搜尋也沒找到。兩三天之後,他們餓得受不了了,自己跑出來自首(注:維基寫另外還有一人後來被群眾舉報抓獲)。

 

以上是大V了解到的整個事件過程。隨後他談了幾點感想,我來逐條細究一下:

 

1. “民族之間有隔閡,甚至敵意”:這點我承認,是有隔閡甚至敵意,換大V您生活在當地會沒有嗎?您說“維族飯館的菜刀都拴著鐵鏈子,菜刀上還刻有身份證號”。怎麽說呢,是過了,可還有什麽更好的防範措施嗎?漢餐館也如此,是特殊時期不得已而為之的特殊之舉,現在就沒有必要了。

 

2. “當地政府情報係統對這次事件一點都不了解,完全不知道他們已經密謀了相當長的時間”:我同意這是情報係統嚴重失職。大V後來去醫院采訪了受傷的派出所所長,那位維族所長擔心被暴露後有危險,要求給打馬賽克,讓他吃驚。這也說明他太不了解情況,還是因為沒做足功課。全魯克沁鎮總共4萬人,大都沾親帶故,就算有萬分之一的人想報複,你還有命嗎?有槍能管多大用,你在明處人在暗處,又不能24小時都睜著眼拿著槍,而且還有家人呢。不過采訪這位所長倒是屬於大V代表央視來到事發地點的主要任務:采訪幸存者。

 

3. “民漢之間不信任”:他在這裏指的是漢族幹部對維族群體的不信任。當然了,有了隔閡自然就不信任,但這個不信任針對的是他們包庇歹徒的可能性,人家畢竟是鄉裏鄉親的穆斯林兄弟,而且大家也都知道2009年烏魯木齊7.5暴亂之後的關押審訊過程中,有很多罪犯就被一些維族警察徇私枉法地放走了。

大V感慨新疆跟內地的差距大,尤其幹部素質的差距,說有二十年。嗯,我也承認有差距,作為從半奴隸社會一步跨入社會主義社會的偏遠地區,本身基礎就弱,能一下就跟文化底蘊深厚的沿海內地一樣嗎?人的素質需要相應的土壤與積澱。先說漢族吧:毛澤東時期安排來的那些人素質高,但跟這麽大的地盤相比人數還是太少,而且後來就沒人來了,九十年代起,因社會動蕩加劇,改革基本上被溫柔低效的維穩所取代,經濟落後,教育、科研、技術、理念等等都跟不上,年輕人能跑的就跑了,剩下的能考上一所大學就都是香餑餑。少數民族那邊就更甭提了,你想,跟老鄉說“團結”都沒多少人能聽懂,到2014年說“石榴籽”聽懂了,你怎麽辦?

 

4. “很多地方的安全,包括新疆的安全狀態,很大程度上確實是以新疆漢維兩族人民權益犧牲為代價,尤其是維族人”:前半句不錯,各民族都犧牲,但怎麽得出“尤其是維族人”的結論?大V自己也說到拿新疆身份證不能在北京住店的政策也同樣用於漢族,怎麽就尤其維族人了?我實在跟不上這樣的腦回路。

他還說漢族為了安全,想賣掉維族聚居區的房子搬到漢族區,但政府不允許賣:我知道有不少人當時低價賣了,然後高價買到漢族區,也過戶了,我呼籲政府給這些人補貼差價:政府治理失職造成的損失不應由市民承擔。至於後來搬家的人太多了,不再讓賣,我估計是政府一看漢族都跑別處去了,就硬性製止。這其實是為了維護維族聚居區的房價及正常運轉,而犧牲漢族的利益。大V同學,您是怎麽得出“維族人承受了更多”的結論?還聲明這是“客觀事實”,您有判定客觀事實的能力嗎?或者,有能力,沒心意,睜一隻眼講歪理。

他也提到斷網。對,那幾年老斷,因為在監控,到現在新疆還多一層網牆呢,我辛辛苦苦建起的網站在國內其它地方都能看,但在新疆看就得翻牆,氣懵我老人家了。

是,有段時間維族人申請護照難,隻因他們去朝聖回來就搞暴亂的人太多。大V覺得維族申請護照的權益比漢族人命還重要?新疆漢人辦護照也比其它地方的人要難,您覺得冤不冤?

 

在過去的很多年裏,不分民族,除非上學、出差,憑新疆身份證到別的省份確實難,沒有能住的旅店,但我不明白為何大V更同情維族。他還同情維族從新疆遷出戶口難,說近乎不可能,但事實是漢族也同樣,大V居然不知道?其它省份麵向新疆開放戶口是隨政策變動的,哪個省開始大開發需要人了哪裏才放開,要不就得是特殊人才,否則沒戲。大V可能對此太過感慨了,以至於忘記之前剛剛說完不論維漢,新疆人都不能憑身份證在外地住店,這會兒又單獨再說一遍維族人不能拿著身份證走遍天下,重申維族人的權利被犧牲。難道漢族人的權利被保全了?明明是維漢的權利都受到犧牲,他們出暴徒,而漢族則是白白被犧牲啊,哪個更無辜?您就這樣睜著一隻眼睛報道事實?

 

大V承認殺人不對,但強調暴徒殺漢維是無差別的。啥意思?有差別就可以原諒?言下之意是殺漢族屬於正常操作?另外,“無差別”不正體現了暴徒知道親漢的人多這一事實?他們早期是單殺漢人的,後來發現有那麽多維族人親漢,就氣得無差別了。其實也不完全無差別,人數還是不一樣。大V還帶辯護意味地認為暴徒攻擊的對象主要是政府工作人員。您的態度是活該?您問過美國政府工作人員了嗎?另外您怎麽解釋建築工地上的民工慘遭屠殺?這可是您幾分鍾前才親口介紹的案情。

 

大V了解到那些人的身份很快就被核實,原因是他們其實都是留著大胡子的被關注對象。這說明了什麽?說明當地政府工作人員蠻了解實際情況,也說明針對“重點關照對象”的清網活動確實有效。但大V強調的細節是:事發第二天警察到這些人家去確定他們的身份時,家裏的女人們一看見警察就掉了眼淚,她們立即意識到自己的丈夫已經不在人世。聽到警察敘述的這一細節大V感到不好受,發自肺腑地同情掉淚的她們。可是大V,她們有沒有知情不報?是不是她們也覺得被殺的那麽多人都該死?而且,難道民工家的女人們在歡笑?大V呀,央視選派您去新疆采訪幸存者,請問,幸存了幾位民工、民警、武警、路人?

 

大V接著感歎“悲劇給漢族造成了傷害,給維族人造成了巨大的代價”:請問什麽巨大的代價?再請問,從1984年到2017年,僅是公開的報道,總共有多少漢族喪命、多少漢族傷殘?您把這叫傷害,把維族辦不了護照、留不了大胡子、戴不了麵紗叫巨大的代價?把天平一端翹到天上的對比就是您所宣稱的中立性?!

 

您說7.5那天還在魯克沁鎮。敢情您也知道有個7.5!那您先前講那夥人密謀7月5日那天殺人,為什麽沒跟2009年的7.5大屠殺聯係起來?這會兒也隻輕描淡寫地提及,好像那隻是個普普通通的日子,請問,作為央視新聞欄目的大咖記者,您對信息的敏感度這麽低嗎?還是您有意淡化這個造成漢族將近兩千人的傷亡、在您口中僅僅是“傷害”的日子?您親眼目睹了魯克沁街上的荷槍警察、耳聞了大喇叭中一遍遍的通知,嚴厲的氣氛伴著刮來的大風令您感觸頗深,於是您隻看到了2013年7月5日那天魯克沁全鎮宵禁,不知道全疆所有的中小學及高校皆因2009年7月5日的血腥大屠殺,從2010年起,已經連續十幾年、至今仍提前兩周放假?孩子們每年少上兩周的課,然後您再繼續傲睨地說新疆人跟沿海內地素質差別大?不堪忍受的家長都帶著孩子跑了!

 

這是第一次看大V的節目,看完覺得:在采訪準備、素材搜集、對事件敏感度、對信息分析能力、對因果過程的歸納能力、對事件客觀報道、事後的反思、對被采訪人的尊重,等等方麵,他的素質讓我懷疑央視的水平。

 

新疆以前是很世俗化的社會環境,就連文革期間全國上下不是藍就是綠的時候新疆的街頭也飄著彩色的裙裝。從九十年代初起街上突然開始出現了大胡子、蒙麵罩袍,如果沒有暴恐也沒啥,但長達三十年之久、屠殺性質的恐怖活動,不覺得可疑嗎?其實留不留大胡子不是問題,戴不戴黑乎乎的蒙麵大頭罩是大問題。注意,那不是您理解的武打片裏飄飄的迷人麵紗,而是純黑或深棕、從頭蓋到腿的大罩袍!連眼睛都不漏,分不清人臉在前還是在後,這樣的蒙麵大俠,你怕不怕?《古蘭經》也沒有規定不能露臉和手。不該改變他們的習俗?說得好像在大美帝囯允許她們戴著去招搖過市似的。陋習該改就改,還是您覺得他們還應繼續一夫多妻?況且,作為絲綢之路的中轉之地,新疆在曆史上普遍的習俗是穿顯身段的絲綢裙子、戴小花帽,直到1865年中亞的阿古柏入侵新疆,帶來極端宗教教義,開始拿著小棍子強迫穆斯林女子戴上蒙麵的大黑罩子,這是新疆人近代史上的屈辱,但即便如此絕大多數地方的民間在這一點上也並不嚴格。不錯,維吾爾人在過去的某個時間節點選擇了信仰伊斯蘭教,但他們並沒有完全盲從,而是保留並發展了自己的傳統服裝與文化,五彩繽紛的艾特萊斯綢千百年來一直是維吾爾女子的最愛,穿著炫麗的裙裝、帶著漂亮的花帽,大大方方地唱歌跳舞,他們的木卡姆才得以傲視全世界!

 

有人對強迫剃胡須感到憤憤不平——極端情況下激進的措施而已。疫情期間,美國有多少人因不肯打疫苗而丟掉了養家糊口的飯碗,為啥?傳染性極強、死亡率極高的背景下釆取的保護大多數人的措施。其實,在人口密度這麽低的地方,那時又都在家上班,有逼人離職的必要嗎?可以想見,如果穆斯林勢力在美國壯大起來,大美帝國采取的措施要比老好人土共嚴厲得多。

 

其實胡子可以留。2009年之後執行的是針對有極端傾向的人進行勸阻,2017年正式頒布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上寫的是禁止這些:"以非正常蓄胡須、起名渲染宗教狂熱","自己或強迫他人穿戴蒙麵罩袍、佩戴極端化標誌",等等。閱讀理解有待進步的,看到了嗎,是有定語的“非正常蓄胡須”。在莎車王宮裏坐我旁邊慈眉善目的老大爺的胡子很長,喀什老城裏賣掛毯的大叔胡子很密,澤普金胡楊林場開茶館的老爺爺胡子很飄。他們的胡子怎麽沒剃掉?

 

殺我、砍我的暴行都似無影無形的一陣風在你眼前飄過,故事隻從我自衛反擊、國家治理的那一刻說起,瘋狂的暴徒搖身一變,你就開始替你眼中的“弱者”、“良民”喊冤,哪怕同一時段內真正的受害者仍在你眼前遭難,滾落的人頭也隻引起你一瞬間的不適,之後就成為雲煙。選擇性失明、混淆式反轉,曆史想截斷就截斷、想片麵就片麵,偏偏宣稱堅持價值中立、客觀。這標榜,誠肯得像好萊塢情節感人的大片。有人權、自由的加持,素質就能遮天蔽日高大上,令我舉頭望不到故鄉的月亮,隻看見大V晃眼的光環圈起一圈熙熙攘攘。


 

2024年3月27日

 

 

蒙麵罩袍:好看嗎?不該在公共場合下禁止嗎?最常見的是純黑色的,從頭罩到腳啊!圖片來自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32667

 

附:

2013年鄯善縣“6·26”暴力恐怖襲擊事件

https://zh.wikipedia.org/zh/2013%E5%B9%B4%E9%84%AF%E5%96%84%E5%8E%BF%E2%80%9C6%C2%B726%E2%80%9D%E6%9A%B4%E5%8A%9B%E6%81%90%E6%80%96%E8%A2%AD%E5%87%BB%E4%BA%8B%E4%BB%B6


王局拍案|新疆魯克沁鎮暴恐事件采訪記20220528。A Recount of My Xinjiang Lukeqin terrorist attack investigat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b0F5cjJc8&t=2s

snowandlot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謝謝妞妞!那個視頻看得我火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讚雪蓮對新疆是愛之深, 情之切啊。 我沒看過這個視頻, 雪蓮寫得清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