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故巴(9):成就切·格瓦拉的小鎮-聖克拉拉

打印 (被閱讀 次)

神秘的故巴(9):成就切·格瓦拉的小鎮-聖克拉拉:

 

幾個小時後我們順利到達聖克拉拉(Santa Clara)這是旅程的第八天, 路上看到了聖克拉拉(Santa Clara)的醒目路牌,油漆工正在刷新油漆。

 

 

 

首先我們參觀了阿根廷人切·格瓦拉(Che Guevara)紀念碑,他的遺體的陵墓也在那裏,隨後在維達爾公園Parque Vidal)廣場及附近街道遊覽,切·格瓦拉率領的遊擊隊在1958年革命的最後一個戰役攻破了該城,推翻了富豪巴蒂斯塔政權,從而徹底改變了古巴。

 

我們的導遊芭比的家鄉就在聖克拉拉,她與哥哥和侄兒約好,在維達爾公園見了一麵。

 

 

聖克拉拉是古巴維拉克拉拉省的首府。地理上它位於該省和古巴的中心位置,是古巴人口第五大城市,屬“內陸”地區了。

 

聖克拉拉於1689 年7月15日由175人共同建立。其中 138 人代表的是已經居住在該地區很久的兩個大家庭,他們在新城旁邊擁有土地。另外37人來自另外7個家庭,其中包括一名牧師和總督,這37人均來自沿海地區雷梅迪奧斯小鎮,1689年初,他們到達一座小山,加入了已經在該地點的另外兩個本地大家庭。根據傳統,人們在一棵羅望子樹下舉行彌撒,聖克拉拉就此誕生。這座城市的建設從洛馬德爾卡門附近開始,遵循西班牙標準,開發了帶有中央廣場(市長廣場,今天稱為維達爾公園Parque Vidal)的完美方形布局。

 

切·格瓦拉紀念碑和陵墓與聖克拉拉之戰

 

切·格瓦拉紀念廣場是紀念恩斯托·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的地方,切·格瓦拉與菲德爾·卡斯特羅一起在古巴革命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他本身是一名醫生, 追隨卡斯特羅,與西恩富戈斯三人成了古巴搞共運的三巨頭(有點像毛朱周)。

 

三巨頭之一當屬卡斯特羅,之二就是切·格瓦拉,這是一位國際主義者,一位阿根廷人,一位老馬主義的追隨者—即所謂的革命家。本人是一位醫生,後來改行,於1956年加入了卡斯特羅領導的反對前任巴蒂斯塔政權的遊擊隊,並在遊擊戰中起到了重要領導作用,他是20世紀拉丁美洲最為著名的革命人物之一。他不遠萬裏,從阿根廷來到古巴,參與了古巴革命,並在古巴革命成功後成為古巴政府的重要成員。切·格瓦拉在革命戰爭期間展現出的毅力和領導力使他成為古巴人們心目中的英雄。他主張拉丁美洲的統一和解放,後來他離開古巴,支持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的革命運動,1967年在玻利維亞被俘並被處決。

 

 

(感謝Mimi拍的照片)

紀念廣場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的切·格瓦拉銅像,由古巴雕塑家恩裏克·阿維拉創作。這座雕像高22英尺(7米),切·格瓦拉戴著標誌性的貝雷帽,目光堅定,右臂伸展, 拿著長槍, 左臂彎曲內收。這座紀念碑洋溢著我們曾經熟悉的革命熱情和象征意義,向人們展示切·格瓦拉對老馬主義理想的忠誠和在古巴革命中的重要作用(這語言太熟悉了)。

 

紀念碑前麵,肖像之下,刻著他們的口號—永遠向著勝利前進(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 讓我想起毛爺爺的從勝利走向勝利, 還有一首少先隊歌詞“向著勝利永遠前進, 我們是……接班人“, 他們都如此的相像。

 

紀念廣場旁邊是切·格瓦拉生平和遺產的博物館。博物館展示了與切·格瓦拉的革命活動、他在古巴革命中的角色以及他後來在世界其他地方的遊擊戰役相關的各種文物、照片和文件。

 

廣場本身也是一個用於集會和社會活動的公共空間,經常舉辦與古巴革命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相關的政治集會和紀念活動。它已成為切·格瓦拉的仰慕者和世界範圍內左翼運動支持者的朝聖地。

 

好了,那應該提提聖克拉拉之戰了。聖克拉拉是 1958 年底古巴革命最後一場戰役的所在地。有兩支遊擊隊參與了襲擊這座城市;

 

一支由切·格瓦拉領導,另一支由卡米洛·西恩富戈斯領導(巨頭之三)。

 

切·格瓦拉的縱隊首先占領了福門托。切·格瓦拉的士兵使用推土機摧毀了鐵軌,使巴蒂斯塔運送的部隊和物資的火車脫軌。是不是很熟悉?鐵道遊擊隊的歌曲《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歌詞:“爬上飛快的火車,像騎上奔馳的駿馬。車站和鐵道線上,是我們殺敵的好戰場。我們扒飛車那個搞機槍,撞火車那個炸橋梁,就像鋼刀插入敵胸膛……”

 

與此同時,西恩富戈斯的縱隊在距城鎮不遠的亞瓜哈伊戰役中擊敗了一支陸軍駐軍。 1958 年 12 月 31 日,格瓦拉和西恩富戈斯(以及威廉·亞曆山大·摩根領導下的其他革命者)聯軍到了下午,就攻克了這座城市。

 

這場勝利被視為卡斯特羅領導的古巴革命的決定性時刻,因為不到12 小時後巴蒂斯塔就逃離了古巴,從此古巴變成了赤色。

 

參觀完切·格瓦拉紀念廣場後,我們去吃午餐,午餐都是在涉外酒店或度假村裏麵餐廳吃的,雖然不能住,但吃是可以的。 這是唯一次自助餐。午餐後到市中心參觀維達爾公園。

 

維達爾公園(Parque Vidal)是聖克拉拉市中心的一個主要廣場,也是來此必去的地方。周圍環繞著許多曆史悠久的建築物。維達爾公園以列昂西奧·維達爾 (Leoncio Vidal)上校名字命名,他是19世紀古巴第一次反對西班牙殖民統治的獨立戰爭—十年戰爭的英雄, 他在聖克拉拉犧牲。

 

以下是維達爾公園裏及周圍一些知名建築物和雕像的名稱:

 

— 萊昂西奧·維達爾 (Leoncio Vidal): 這座半身像是為了紀念萊昂西奧·維達爾上校而立, 1896年3月 23日, 他就在這個地方與西班牙軍隊作戰時犧牲。 公園以他的名字命名。 

 

— 方尖碑 (fāng jiān bēi) (Obelisk): 這是公園裏豎立的第一個紀念碑,用來紀念前麵介紹的一位帶領其他家庭從沿海小鎮雷梅迪奧斯移民並建立該城市的那位牧師 (小男孩後麵)。

 

— 聖克拉拉男孩和靴子(西 El niño de la bota , 英 The Boy with the Boot, 上圖方尖碑前麵,正麵)。

 

一位小男孩右手提著一隻靴子。關於聖克拉拉男孩和靴子雕像的來曆,並沒有一個確切的故事。 這反而增添了幾分神秘感。 以下是幾種流行的說法 :

 

1)年輕的報童:  這個故事說它描繪的是一位不幸溺水身亡的年輕意大利報紙銷售員。

2)富有同情心的鼓手男孩:這個說法認為它代表了戰爭期間的一位年輕美國鼓手男孩,據稱用他的靴子運水並幫助受傷的士兵。

3)樂於助人的消防員:  第三種說法則認為它描繪的是一名年輕的消防員。 他可能用他的靴子在吊桶鏈中滅火,或者在事故後清空靴子裏的水。

 

 

— 瑪爾塔·阿布魯·德·埃斯特維茲雕像

 

瑪爾塔·阿布魯·德·埃斯特維茲(Marta Abreu de Estévez),一位深受愛戴的本地的女兒,被稱為“城市的恩人”。

 

阿布魯和她的家人因做慈善事業而聞名,旨在改善聖克拉拉公民的生活。他們是古巴獨立戰爭期間反對西班牙的古巴叛軍事業的著名同情者和貢獻者。 (這是美西戰爭的初始階段;美國開始參與支持一些尋求從西班牙殖民獨立的勢力)。

 

阿布魯的遺產包括遍布全城的機構:一座發電廠大樓、幾所學校、一家庇護所、貝利科河沿岸的公共洗衣站(其中兩座仍然存在,但狀況不佳)、距離維達爾公園一個街區的消防站以及洛馬德爾卡門附近的火車站。

 

 

---一位牧師Father Alberto Chao的雕像,查不出生平:

 

雕像上西班牙文英譯是:Father Alberto Chao, Gave to the poor,All he had in 1927

漢譯是:阿爾貝托·齊奧神父,於1927年將他的所有財產捐贈給了窮人。

 

 

--公園的中心亭,叫做格羅列塔涼亭(Glorieta gazebo),長凳、花園和人們。公園內是人們休閑的好地方,也有免費公共Wi-Fi。

 

 

 

 

—慈愛劇院(Teatro La Caridad):公園周圍最著名的建築,這座劇院建於1885年,是聖克拉拉最著名的建築之一。它曾經是一個慈善機構,現在是一個重要的文化場所,經常舉辦音樂會、戲劇表演和其他藝術活動。該劇院以古巴守護神 La Virgen de la Caridad – 慈善聖母命名。從維達爾公園的一角可以看到劇院。 阿布魯是該項目的唯一財務讚助商。她監督了劇院的設計和建造。雖然它不像西恩富戈斯市的托馬斯·特裏劇院那麽宏偉,但劇院的收益已指定用於支持阿布魯為該市貧困兒童創辦的兩所學校(一所女子學校,一所男子學校,位於劇院後麵)。慈愛劇院是古巴殖民時期至今仍屹立不倒的七大劇院之一。

 

 

—馬爾蒂省立圖書館暨省人民政府大樓(Provincial Palace and José Martí Provincial Library):阿布魯還將她自己的宮殿捐贈給了這座城市。它曾被用作省政府宮殿,後來改建為公共圖書館。如今即是馬蒂圖書館 (Biblioteca Martí),也位於維達爾公園 (Parque Vidal)。它是新古典主義建築的典範,內部裝飾精美。聖克拉拉大學以阿布魯命名。她被安葬在哈瓦那的科隆公墓。

 

這座圖書館是聖克拉拉的重要文化中心之一,收藏了大量關於古巴和其他主題的書籍、文獻和資料。省人民政府大樓-聖克拉拉省政府的所在地,是行政管理的中心。

 

--Casa de la Cultura(文化之家):這是一個文化中心,提供各種藝術和文化活動,包括音樂、舞蹈、繪畫和手工藝課程, 還有無線電台。

 

這些建築物與維達爾公園共同構成了聖克拉拉市中心的重要景點,吸引著許多遊客和當地居民。在這個充滿活力和曆史氛圍的地區,人們可以感受到聖克拉拉的文化魅力和獨特之處。

 

—自由聖塔拉拉酒店(Hotel Santa Clara Libre):因其與古巴革命及革命時期的關聯而具有曆史意義。該酒店建於巴蒂斯塔統治時期的1950年代。該酒店最初名為Hotel Santa Clara,在當時被認為是該地區最豪華的酒店之一。在古巴革命期間,酒店被巴蒂斯塔政府官員和軍人使用。卡斯特羅革命成功後,酒店更名為Hotel Santa Clara Libre,"Libre"在西班牙語中意為"自由",象征著古巴從巴蒂斯塔政權下解放出來。Hotel Santa Clara Libre 保留了其作為古巴革命事件見證的曆史意義。它不僅是遊客居住的地方,還是古巴革命曆史的象征。酒店的建築和氛圍反映了其建造時代,為遊客提供了古巴曆史的一瞥。

 

 

切格瓦拉部隊奪取聖克拉拉時, 酒店牆上還保留了當時子彈打在牆上的許多彈孔(放大照片便可看到)。

 

---其他建築:

 

 

 

 

 

 

獨立大道(Independence boulevard)

 

聖克拉拉的獨立大道(Independence Boulevard)是該市具有曆史和文化重要性的主要大道。它是一條中央動脈,貫穿聖克拉拉市中心。名字源自於古巴19世紀末擺脫西班牙殖民統治的獨立。聖克拉拉在古巴獨立戰爭(1895年至1898年)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特別是1898年的聖克拉拉戰役,這也是是戰爭中最後、也是決定性的一場對抗。

 

沿著Independence Boulevard,有許多紀念碑和地標,紀念古巴的獨立鬥爭和其革命曆史。一個著名的地標就是上麵說的切·格瓦拉陵墓。

 

Independence Boulevard不僅是曆史重要性的地方,也是聖克拉拉的一個充滿活力的文化中心。這條大道兩旁有商店、餐廳、咖啡館和娛樂場所,是當地人和遊客的熱門去處。

 

 

 

 

酒櫃的酒是滿的,但藥店櫃台裏的藥基本是空的, 古巴食品,藥物奇缺。

 

 

街上的人們, 談股票?聊政治? 論物價?八卦?

 

 

 

 

 

 

 

 

 

 

 

 

 

 

看完聖克拉拉之後,我們在天黑前,趕回到哈瓦那,約四小時車程。第二天,也是我們行程的第九天,早餐後,全隊合影,航班稍後的幾個又去國會山附近街拍。

 

然後離開了哈瓦那回到美國,這是在哈瓦那馬蒂國際機場排隊Check in,機場的瓶裝水是2.5美元一瓶:

 

當飛機落地邁阿密機場的那一刻,乘客們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我們知道,這是對回到自由富足世界一種發自內心真誠的表達。再見了,古巴, 祝願那裏的人們終有一天也能自由富裕起來,不再為停電而煩惱,不再為沒有幹淨的飲水而苦惱,不再為缺乏藥品和食物而掙紮, 把美麗的殖民地建築好好地維修保養起來。同時也祈願美麗國不要朝著美麗堅古巴國的方向走。

風城黑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風隨意吹' 的評論 : 不客氣,謝謝!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文圖並茂的古巴遊記,長見識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