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班芙行(5)-峽穀的轟鳴

走遍千山萬水,隻為尋找初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夏日裏的班芙,彌漫著詩一樣的夢幻。它有湖水彈奏出的樂章,也有冰川描繪出的盛景,還有峽穀滌蕩出的轟鳴。這轟鳴聲,正是來自於“白雲深處是仙鄉,石澗飛流瀑布長”的瀑布。我們在清風搖曳中,帶著安暖的愜意,遊走於班芙曼妙的峽穀裏,傾聽瀑布動人的聲音,讓幽然的情愫輕盈地飄逸。

班芙小鎮差不多30公裏左右的地方,有一個名為強斯頓的峽穀(Johnston Canyon),它以1880年在這裏提出索賠的探礦者的名字命名。這是我們開向路易斯湖的第一個停留地,一路都沿著弓湖行駛。看著湖藍色的河水,望著俊朗的山峰,我們的心情大好。班芙帶給我們的驚喜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期望值,其中就有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位於班芙國家公園內的強斯頓峽穀很熱門。我們早上八點多到的時候,離峽穀很近的第一個停車場已經滿了,但馬路對麵的第二個停車場還沒什麽人。可當我們收拾停當走向峽穀時,隨後來的車輛迅速把第二個停車場填滿了。此時的天空,萬裏無雲,溫煦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正是我們喜歡的天氣。

穿過強斯頓峽穀的標識就走入了峽穀中。從入口到低處的下瀑布(Lower Falls)隻有1.1公裏,沿途都是在森林中,旁邊是潺潺的流水。清晨森林中散發出的濃濃負氧離子味道,讓我們不停深呼吸。這個時候,森林裏的溫度很低,我們穿著外套剛剛好。峽穀中有修得非常好的狹窄崖壁棧道,棧道旁是湍急的溪流,溪水的顏色會隨水的深淺而從湖藍色變到翡翠色。這樣清新,又沒什麽太大坡度的步道環境,對我們來說是輕鬆加愉快,我們真希望這樣的步道再長一些,讓它的微笑嫣然再伴隨我們久一些,可是我們走了20分鍾就到了。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作為加拿大落基山脈四大峽穀之一的強斯頓峽穀,是8千年前強斯頓溪流改道,切割石灰岩形成的,因此強斯頓溪流貫穿整個峽穀,溪流邊則是從陡峭峽穀岩壁開出的步道,步道的盡頭即是下瀑布。雖然這個下瀑布沒什麽太大落差,跟弓河瀑布沒法比,但它勝在身居峽穀中,因而吸引無數遊人前來觀摩它的“倩影”。我們在它的“倩影”前,任它清涼的水絲飛濺在我們臉上,覺得它發出的聲音就像交響曲,動聽極了。

如果說到達下瀑布是老幼皆宜之事,那到達它前方1.6多裏的上瀑布(Upper Falls)就不是一件易如反掌之事了。這條步道極陡,除了很少的棧道之外,都是土路,因而來探秘的人數明顯減少。不過,在涼爽的空氣中攀爬,我們並不覺得吃力,沿途瀑布清脆的響聲和翡翠色的河水以及可愛的花栗鼠也抵消了爬坡的艱難。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

強斯頓峽穀的花栗鼠

落差30米的上瀑布也貴在身居幽穀中。跟隻有一個觀景點的下瀑布不同,上瀑布有兩處觀景台。一個在瀑布的底部,人們要穿過一個小橋才能看到它,但每次隻允許一、兩個人鑽進山洞才能見到激流澎湃的上瀑布的模樣。我們排了一會兒,看見龜速般移動的人群,失去了耐心,於是徑直走到了上瀑布的頂端。雖然這個瀑布跟冰島氣勢恢弘的瀑布大相徑庭,怎奈它流出的河水是草綠色的,因而我們還是很喜歡。

對強斯頓峽穀的喜愛讓我們想一鼓作氣走到離上瀑布3公裏遠的墨水潭(Ink Pots),可是這3公裏不僅不是愉悅地賞山觀水,甚至還有點兒痛苦。我們沒想到,這段路程很大一部分都沒有樹蔭,我們在太陽已經升得很高的土路上爬坡,隻能被“烤白薯”,而且一路上還沒什麽風景,我很後悔走這段路。

墨水潭

墨水潭

墨水潭

當我汗流浹背地走到海拔1645米的墨水潭後,看著周邊近在咫尺的群山和開闊的視野,我才終於出了一口長氣。有著很好聽名字的墨水潭由7個水池組成,水池的水溫全年約為4攝氏度。水池中的池水都是顏色不同的礦泉水,有深藍色的,也有翠綠色的。與清澈的深藍色水池相比,翠綠色水池的礦泉水填充得更慢,懸浮的精細物質也更重。不管礦泉水的顏色如何,它們最終通過細細的小溪流入清澈的河水中。在河邊,居然有一位男孩子在陽光下讀書,可這裏並不是世外桃源的風光,它更像冰島的高山草甸。看著這獨特的風光,先生拿出了他的無人機,還沒安裝好,就被人提示,班芙所有公園都禁止使用無人機,他白背了近12公裏。

墨水潭

墨水潭

當我們踉踉蹌蹌走回停車場時,覺得腿都不是我們的了,不過,我們還是為強斯頓峽穀帶給我們的愉悅和艱辛鼓掌,畢竟這是我們在班芙見過的第一個真正的峽穀。跟有點兒難度的強斯頓峽穀相比,一些峽穀基本就屬於“小兒科”級別的,但瀑布的脆響卻一樣。從強斯頓峽穀出來,我開向路易斯湖,沿途經過莫蘭特彎道(Morant’s Curve)。在這個彎道的觀景台,可以拍攝到有著湖藍色河水的弓河、壯麗的山峰和弧形鐵路線構成的絕美景觀,這裏也是世界上拍攝火車照片最著名的地點之一。可惜,我們到的時候,並沒有火車經過。

莫蘭特彎道旁

瓦普塔瀑布

在幽鶴國家公園內,也有一個山穀,裏麵有瓦普塔瀑布(Wapta Falls),它離路易斯湖60多公裏,位於踢馬河(Kicking Horse River)上。我們順著穀歌地圖開,結果穀歌地圖給我們指向了一條凹凸不平的砂石路。看著我們的車揚起的漫天飛沙,我很擔心我們的車會爆胎。等我們到達目的地,一看,隻能眺望瓦普塔瀑布。不過,即使眺望,我們仍能聽到它的轟鳴聲。這個高30米,寬150米的瀑布才是真正氣吞山河的瀑布,而不是像強斯頓峽穀中“小家碧玉”的瀑布。當我們從賈斯帕公園返回班芙小鎮時,才發現是有一條步道通向瀑布邊的,步道單程1.6公裏。

還有一個瀑布,也可以用“氣吞山河”來形容,它即是幽鶴國家公園內的塔卡考瀑布(Takakkaw Falls)。此瀑布所在的幽鶴山穀冬季關閉,現在在穀歌地圖上都查不到行車路線,但在夏季時開車便可到達。雖然白日中的山穀是炙熱的,但塔卡考瀑布前卻是清涼的。長度達373米的瀑布從山上飛流直下,轟隆隆地砸在石頭上,像極了冰島的瀑布。水絲迎麵飛來,帶著絲絲涼意,讓我們都感受不到酷暑的炎熱,覺得這個加拿大第二高,在印第安語中意為“壯麗”的瀑布是如此地名副其實。它像一條白色的銀鏈從絕壁中穿出,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匯入滾滾流淌的,夾帶著石灰岩顆粒的河水中。

塔卡考瀑布

塔卡考瀑布

塔卡考瀑布旁

塔卡考瀑布旁

這裏的瀑布已經讓我見到了“水滴石穿”的魄力,但米斯塔亞峽穀(Mistaya Canyon)中的瀑布,更像魔鬼一般,所到之處,“化腐朽為神奇”。海拔為1525米的米斯塔亞峽穀位於冰原大道上,離冰川徒步遊客中心60公裏。此處的停車場就在峽穀旁,隻要走500米就能接近瀑布。當我從遠處聽見它巨大的轟鳴聲,便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了它身邊。

米斯塔亞瀑布之水來自於米斯塔亞河(Mistaya River),在印第安語中意為“灰熊”的此河從源頭沛托湖流出後,一路向西北方向流動,在接納無數溪水後,形成了水禽湖(Waterfowl Lakes)等,然後沿著冰原大道流到了米斯塔亞峽穀中。這個峽穀沒有強斯頓峽穀壯觀,但峽穀中的米斯塔亞河裏有很多巨石。水流與巨石“狹路相逢勇者勝”,河水把無數巨石劈開,從狹長、扭曲,深度有三、四十米的石縫中流過,浩浩蕩蕩跌落峽穀。那跌落時的湍急水流,那水流撞擊石壁後發出的巨響,讓我不由得想起李白寫的千古名句:“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水流千百年的不停侵蝕,扭轉石灰岩牆,造就了今天峽穀的奇特層次和風貌。誰敢不敬畏大自然?誰敢說“人定勝天”?

米斯塔亞峽穀

米斯塔亞峽穀

米斯塔亞峽穀

米斯塔亞瀑布

我們從桀驁不馴的瀑布走去河的上遊,一路都是湖藍色的河水。在沒有岩石的阻擋下,河水又恢複了它的柔順和溫婉。在冰原大道上,還有一個跟米斯塔亞瀑布一樣“狂暴”的瀑布,它便是賈斯帕(Jasper)國家公園的新華達瀑布(Sunwapta Falls)。此瀑布在印地安語中意為“湍急的水”,可見它的威力得多凶猛。雖然來自於冰川融水的新華達瀑布衝擊的岩石沒有米斯塔亞瀑布的漂亮,但它卻有上下兩個瀑布。兩個瀑布都是因為河道突然改變路線而形成的,落差都20多米。當溫順的河水流經這裏時,仿佛像發了瘋一樣,排山倒海般地往下衝,寧可粉身碎骨也要保持自己自由的尊嚴。我看著河水的氣勢,隻想說:我甘願做螻蟻。

新華達瀑布

新華達瀑布

新華達瀑布

新華達瀑布

新華達瀑布

離開洶湧的瀑布,我的心終於消停了。冰原大道上有一個名字很浪漫的湖泊,叫做蜜月湖(Honeymoon Lake)。湖水的顏色很普通,但它周邊的山峰卻獨具特色,是歐陽修筆下“山勢抱幽穀”的氛圍。從蜜月湖到阿薩巴斯卡瀑布(Athabasca Falls),都是這樣壯美的山水,山上“居住”著冰川,而河水不充沛的阿薩巴斯卡河(Athabasca River)中間還有難得看見的沙洲,這讓我們覺得賈斯帕國家公園一點兒也不遜色於班芙和幽鶴的。當然,阿薩巴斯卡瀑布也給賈斯帕國家公園“臉”上貼了一層金。

蜜月湖

蜜月湖

蜜月湖旁

這個在印地安語中意為“一棵又一棵樹”的阿薩巴斯卡瀑布跟新華達瀑布一樣,也在停車場邊,瀑布也從岩石斷崖中揚長而去,水流也來自冰川水,落差也在20多米。但與新華達瀑布不一樣的是,這裏的瀑布更寬,並被岩石分成了三股,每一股都是成噸的河水往下墜落,其中一股瀑布從左、右和中間三個方向向下不要命地衝刺,簡直太壯觀了。我站在瀑布旁邊,水絲如雨絲般向我襲來,那震耳欲聾的響聲震得我肝兒顫。我先生也被這宏壯的景色所吸引,返程時又來到了這裏,並啟動了華為相機裏瀑布照相的功能,居然拍到了雙彩虹。

阿薩巴斯卡瀑布

阿薩巴斯卡瀑布

阿薩巴斯卡瀑布

阿薩巴斯卡峽穀

阿薩巴斯卡峽穀

阿薩巴斯卡河

給賈斯帕國家公園“臉”上貼了一層金的還有瑪琳峽穀(Maligne Canyon)。若要探秘這個峽穀,又得像強斯頓峽穀一樣走步道。這個步道單程全長3.7km,比強斯頓峽穀的少2公裏。我的酒店就在這個峽穀旁,因而我們每天晚上都可以來拜訪它。這個酒店其實是小木屋青旅,兩個人每晚才70多美金,這在貴上天的班芙酒店中,就像不要錢一樣。

我知道先生肯定反對住青旅,因而臨行前才告訴他。果不其然,他堅決反對,可是反對無效,因為所有酒店都滿員。幸運的是,這個青旅比我在比利時一個人住的青旅好多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人打擾我們睡眠。第一天住6個人的房間隻有我們兩個,第二天進來一對年輕夫妻,第三天進來一位男生,他們的作息時間跟我們的一樣,晚上也不打呼嚕,我覺得我的決定很英明。讓我喜歡這裏的是小木屋森林旁邊就是潺潺流淌的小溪,我每天都在這裏洗臉,還在小溪中走了一會兒,差一點兒把腳凍掉,冰川水不是開玩笑的。雖然享受純天然很美好,但要付出代價。剛入住時我們就被告知,大熊前兩天剛來過這裏,因此我每次穿過樹林去河邊洗臉,都害怕與熊不期而遇。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用一個法國傳教士命名,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峽穀。它比強斯頓峽穀更窄,由河流侵蝕石灰岩而成,是洛磯山脈中最長、最深、景致最奇特的峽穀,最深處50米,最窄處不到2米,周圍都是懸崖,據說有一萬多年的曆史,是探險者的家園。懸崖內有飛流而下的瀑布、緩緩的小溪流水、美麗的鳥巢和多種多樣的動植物。在峽穀壁上還有一種特殊的橙色和黃色岩石地衣,它們是藻類和真菌的結合體。

此峽穀一共設有六座橋,橋的高度從一號橋依次向下,其中一號橋到四號橋的景色最賞心悅目。不但都在樹林中行走,而且可以聽到瀑布的衝擊聲,還可以看到峽穀中“遠近高低各不同”的景色。這段路的河水,全部來自瑪琳湖,溪流流速平緩,但隨著第四橋和第五橋之間從藥湖地下水流的加入,蜿蜒的瑪琳河變成了湍急的水流,河水的顏色也由淺綠色變成了翠綠色。此時峽穀漸漸變得開闊,我們的眼前呈現出了另一幅新畫卷。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

瑪琳峽穀

為了這幅新畫卷,我們不得不被烈日炙烤。更艱難的是,我們得從第五座橋走回第一座橋,而這一路,全是上坡,幸好沿途漂亮的景色支撐著我們,才讓我們氣喘籲籲地走完了全程。可我們第六座橋還沒去,於是我開車去了那裏。相比於上遊壯觀的峽穀,第六座橋所在地隻能用穀地來形容了。這種穀地,在班芙遍地都是。不管此地是不是平庸,瑪琳峽穀在我心中都是不可替代的美景。它跟我去過的所有峽穀和峽穀中的轟鳴瀑布一起,形成了明媚的海岸線,讓我想淡墨紅塵,在這海岸線中輕舞,在這海岸線中怡情。

路線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萍蹤新語' 的評論 : 說得對,謝謝。
萍蹤新語 發表評論於
塔卡考瀑布壯觀!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asefild' 的評論 : 謝謝你的誇讚。
Masefild 發表評論於
拍照取景都不錯,猶如進到仙境。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惘清風' 的評論 : 謝謝你的美言。有機會還是要夏天去班芙的,真的非常漂亮。
惘清風 發表評論於
這些遊記寫的真好!看景,怡情,享受文字,都覺得自己不用去了呢。多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