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什麽都跟警察說,美女!8

遠離喧囂的塵世,走進密林深處。一邊做著深呼吸,一邊聽著鳥的議論、樹的低語。不期然,與鹿撞個滿懷,從她清澈、純靜的瞳孔裏,猛然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Mike被放回來了,沒事兒人似的,依舊是懵懵懂懂,依舊是不搭理人。法院考慮到他們夫妻要一起做生意,沒像其它類似案件那樣不允許打人的丈夫接近被打的老婆,而是允許他們白天在一起做生意,晚上必須分開,直到上庭做出最後判決。Mike 搬到鎮子外的親戚家,Tammy一人住在家裏。雖然Mike沒對Tammy的告密行為有什麽劇烈反應,Tammy卻有些愧疚了。她來到我的店裏,買走了那個價值100多加元的玩具帆船。她早就想給Mike買這個玩具,但一直舍不得花錢,如今她是豁出來了。100多加元,對小鎮人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那些價格貴一些的商品都是為遊人準備的。

  等待上庭的那段日子,Tammy整日裏胖頭腫臉,眼睛哭得通紅。她的睡眠本來就不好,現在更是徹夜不眠了。睡不著覺,她就給Mike打電話,鼻涕一把淚一把地訴說她的憂愁恐懼,她害怕一個人睡覺。

  “MikeI’m so scared, all alone here with no neighbors around.”Mike, 我好害怕,這兒隻有我一個人,連個鄰居都沒有。

  )

  電話那邊兒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Mike, I’m really scared! Always feel somebody is at the door. Are you there, are you listening?”(Mike, 我真的好害怕!總好像覺得門外有人。你在聽我說話嗎?)

  還是沒有回音。

  Tammy又哭了起來,哭得直喘粗氣。“I already apologized for millions of times, I’m sorry, Mike, I’m really really sorry, I mean it. Mike, please!”( 我已經道了無數次的歉了。我真的覺得對不起你,真的,沒騙你。Mike,求求你!)

  Mike歎了一口氣。

  “I can’t sleep alone, I can never sleep alone, you know that, don’t you, Mike?”(我不敢一個人睡覺,我從來就不敢一個人睡覺,你是知道的,Mike。)

  “What do you want me to do? I can do nothing." (你想讓我幹什麽呀?我什麽都做不了。)Mike悶聲悶氣地說。Mike 說得對,他的確什麽也幹不了。如果警察看見他們兩人晚上在一起,他們就會把Mike帶走,直接影響法院的最後判決。

  Tammy有一種病,我記不住病的英文名字,總之跟消化排泄係統有關。她發病的時候,會很巨痛,經常得叫救護車。一天晚上,她又犯病了,疼得滿床打滾。她先給Mike打了一個電話,Mike讓她叫急救車。急救車來了,Tammy被擔架抬到車上。急救車裏的Tammy哭得特別動情,特別傷心,淚人兒似的。她哭她的肚子,哭她多情的後果,哭被她出賣的Mike, 哭出賣她的英俊警察,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把急救車的人員都弄慌了,一個勁兒勸她,“Don't worry, we'll be there before you know it." (別急,一會兒就到了。)

  第二天,Tammy來我店裏,臉色很難看,秀發也淩亂無光澤。她張嘴就告訴我頭一天晚上發生的事,她在醫院呆了一個晚上,醫生讓她住院,她不肯,跑了回來。“How can I stay in hospital with everything going on?" (眼下這些爛事,我怎好住院?)她說。她又淒涼地告訴我,Mike沒去醫院看她,“I wish he was there, but I understand he couldn't go, can't risk everything."(我希望他能去看我,但我知道他不能去,太冒險了。)眼淚又劈裏啪啦地滾下來。我猜想,她希望Mike能冒險去看她。

  他們雇了一位律師,費用是3000加元。我不知道他們從哪兒弄那筆錢。

  一天我去Tammy店裏買點兒吃的,一進門,我就感覺到氣氛不對。Tammy走上前來,什麽也沒說,就趴在我肩上哭起來。哭了一會兒,她說,"He just said to me, 'Go and tell the cop!'."(他剛才跟我說,去呀,去跟那個警察告我的狀啊!)隔著Tammy的肩膀,我瞪了Mike一眼,他惱怒地把頭扭到一邊。

  我猜想,他們每每吵架,Mike都會說這句話,有意或者無意。

  法庭最後判決Mike無罪,理由是證據不足。

  再也沒看見那位英俊警察。我猜想他那樣做完全是出於警察的責任感。如果他不把從Tammy那裏聽來的情況反映上去,作為警察,那是失職,他不像是一個玩忽職守的警察。我猜想,他對Tammy的確有點兒動情,大概是大哥哥對小妹妹那樣的情。他喜歡Tammy,想保護她,像保護弱小動物那樣保護她。但Tammy畢竟是Mike的妻子,為了保存他們的婚姻,她果決地宣稱那位警察是在撒謊,而警察又拿不出證據,整個事件就不了了之了。最後的結果是,每個當事人都覺得自己是受害人:Mike覺得Tammy背叛了他,警察誣陷了他;Tammy覺得警察出賣了她;警察覺得Tammy背叛了她自己,同時也背叛了他。

  Tammy又恢複到原來的樣子。

  一天,Tammy伸出手,非常得意地讓我看她的戒指,“15 yearsfinally!" (15年了,他終於給我買了一個戒指!)哄一個小孩子開心,挺容易的。

(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