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奴,或者選擇誰做自己的主人

每當我貼出一條博文,屋後形單影隻的鳥兒便唱出啾啾的歌聲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我從小學到大學的學生涯裏,要說哪位同學的人生最為跌宕起伏, 我會把票投給殷洋。他的故事無需潤色,就可以拿去充當影視劇腳本,他出獄後的一番自白更是比任何一部文藝作品的說教都要真實、非常片麵卻又好像很有道理。

殷洋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自小便寄養在叔父的籬下,作為一個累贅,當然少不了嬸嬸的數落和打罵。在學校裏,因為身材瘦小,整日又是一副哭喪著臉該受欺侮的模樣,他自然成了高年級甚至低年級同學們戲弄和欺淩的對象。小學同窗五載,我也沒少從背後踢過他的幹癟屁股,搶走他那沒人要的文具,或者拽下他那肮髒破爛的褲子,有時是出於同夥的慫恿,更多的是自以為有趣的惡搞。就像精致的晚餐必須配備飯後甜點一樣,每當白天對他肆意地戲弄羞辱之後,我們總是期待著傍晚放學後的另一出好戲。我們會特意繞道他家的屋後,偷聽他嬸嬸的打罵和怒吼,然後互相比試著看誰學的最像,第二天便由他來模擬那個腔調,當著他和同學們的麵,把嬸嬸罵他褲子破了文具丟了或者臉上掛彩了的情景重現出來,看著他尷尬甚至自己也覺得滑稽的表情,知情或不知情的圍觀者都會哄堂大笑起來。

這樣的故事從一年級開始,每一個學期都會隔三差五地重複著上演,直至六年級開學,我們失落地發現,全校無人不知、無人不愛的頭號倒黴蛋殷洋並沒有來報道入學。他跟著同村的大人到南方打工去了。

再次把殷洋納入我們的圈子,是在我們都已成年,並開始建起各種微信群之後。這時我們都已漸漸成熟,對當年的胡作非為多少有了反省;而殷洋也終於時來運轉,憑著自己的努力,像我們一樣過上了美好的日子。他仍然在南方打工,在那裏有了房有了車,也有了家庭,偶爾在小學群裏曬出的夫妻生活照會有意透露出恩愛和甜蜜。我打心眼裏替他高興。就這樣又過了幾年,我們得知他喜添貴子,生活變得愈加幸福和美滿了。但就在他秀出幾張抱著剛出世的兒子笑得喜不攏嘴的美圖之後,忽然就再也沒有了消息,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一開始,我們以為他隻是忙於照顧孩子和老婆,但半年都杳無音信還是讓我們擔心起來。果然,打探的結果並不美好,他因為嫖娼被勞教了。

但這件事在我們的眼中並不算是多麽嚴重的罪行,那隻不過是所有男人都會犯甚至想犯的錯誤。在小日子過得有滋有潤、小兩口成了老夫老妻之後,男人的花心總會偷偷地綻放開來,有時難免會在外麵沾露帶雨。我們對此並沒有感到驚訝,有的還在群裏自豪地抖出自己拈花成功的經曆,當時誰也沒有料到,殷洋的下一段人生旅程裏還有一個更加嚴重的罪行在前方等待著他,當然,那是在他走上了又一個人生巔峰之後的事。

這個頂峰超越了我們小學群裏任何人所能取得的成就,即便是像我這樣拿了大學文憑的天之驕子,畢業多年之後,也仍然隻是個小小的打工者,而殷洋卻在那家外企做上了部門主管的位置,就連小時候欺侮過他的同學也舔著老臉求他把自己招過去,做他的手下。當年因為嫖娼被拘曾經短暫不和的夫妻關係現在也愈加緊密,活潑可愛的兒子更是上了當地最好的小學,再也不會像他爸爸當年那樣在家裏和學校受盡委屈和欺辱。我們一致認為,小時候所有人都不看好甚至有些鄙夷的殷洋已然成為了人生的真正贏家。

但世事之無常卻又可料之處,正在於高潮往往預示著低穀、盛運總是伴隨著劫難。隨著政經局勢的迅速變遷,殷洋所在的外企決定關閉在大陸的工廠,整體搬遷到人工更加低廉的他國。這本來不過是資本家追金逐利的正常伎倆,類似的變動在南方的那個城市早已屢見不鮮;但不知何故,在工廠解散的最後關頭,因為不滿上級對遣散費的克扣,殷洋居然做起了造反的頭目,帶領著手下跟工廠的保安和公司的主管打了起來,最後把一個外號叫吸血鬼的人事幹部捅破了肚子,把他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失血鬼。

我是在他入獄之後開始寄錢寄物,試圖幫助他的,因為他的監獄正好就在我所工作的城市,更要命的是,他的老婆在他出事之後便留下一紙休書,帶著兒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又把他還原為孑身一人的孤兒。就這樣資助了十年之後,我忽然得知,基於在獄中的良好表現和重大立功,殷洋被提前釋放了。

在監獄門口見麵之後,我帶他去我住處附近的一個露天餐館接風洗塵。十年了,我以為外麵的世界會讓他感到眼花繚亂,難以適從。沒想到,他好像諸葛亮獨處茅廬便知天下事一般,對路上擁擠的汽車和人手一份的手機一概見慣不怪。在幾杯烈酒下肚之後,或許是為了報答我的恩情,他忽然俯身貼向我的耳朵,要告訴我他用十年鐵窗所悟出的人生秘密:我們每個人一生下來,就他媽成了不折不扣的奴隸,隻是我們從來沒有看透,還以為自己是自己的主人。我們吃喝縱欲時,是肉體的奴隸;我們憤怒高興時,是情緒的奴隸;我們被束縛管製時,又成了權力的奴隸!

我舉起酒杯,打斷了他,在嘈雜喧嘩的馬路噪音裏,可著嗓子,對他說:“這麽說,你是從一個監獄剛出來,又進入了另一所監獄?”

“你說什麽?”殷洋喝得有些上頭,大著舌頭偏過腦袋問。

“我說你說的對!我們他媽的就是我們體內基因和身外製度的奴隸;就像你說的,現在吃這頓破飯,也不是我們在享受,就是為了填飽肚子。”我吃了一口菜,降低了一點聲調,繼續說道:“存在主義哲學說,塑造我們的存在的是我們各自的選擇。你看,我們成功和輝煌,是因為我們選擇了外在的理想和內在的意誌成為自己的主人;我們失敗和落魄,是因為我們選擇了內在的欲望和外在的權力成為自己的主人,如此而已。”

殷洋又偏過頭來,大聲地問:“你說什麽?我沒聽明白!”

我沒有說話,用手指了指我剛塞到嘴裏的肥肉。此刻,我隻想細細地咀嚼、慢慢地品嚐嘴裏的美食,不想因為饑腸轆轆就屈服於我的胃而把它一口吞下肚子,那樣我就成了自己身體的奴隸,再也不是自己的主人。

蔣中子 發表評論於
你說的很好。如果通讀哲學史和宗教史,就會發現,很多主題和道理都是相通的。謝謝你的評論。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有意思,這是真故事嗎,有意思。。。嗬嗬

要告訴我他用十年鐵窗所悟出的人生秘密:我們每個人一生下來,就他媽成了不折不扣的奴隸,隻是我們從來沒有看透,還以為自己是自己的主人。我們吃喝縱欲時,是肉體的奴隸;我們憤怒高興時,是情緒的奴隸;我們被束縛管製時,又成了權力的奴隸!
==============
嗬嗬,這其實就是佛教的道理,人生下來就是五蘊的奴隸。肉體叫做色蘊,情緒混雜了受蘊、想蘊、行蘊,之外還有識蘊。人生就是被這五蘊迷惑而牽著走。
通常第一層是做奴隸而不知,進一層是能看見問題,但看不見出路和解藥。
...
為什麽有人說“人一輩子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因為大家都是奴隸而不自知,跟奴隸主和諧時,順風順水的時候,就可以做好事。時來天地皆同力 運去英雄不自由。
一旦“情緒這個奴隸主”發做起來,就開始甲操乙的娘,乙操甲的娘了。奴隸主讓他幹啥,他就光天化日下也幹啥了。最後分崩離析。
而且奴隸主詭計多端,智謀高超,就象有些廠商一樣,他能把“要你幹,變成你要幹”。
...
其實無論佛還是基督,想教給人的,無非是如何通過正確、專業的方法,成為真正的主人(成為Master, 而不是Slave) ,自主行事,不再被奴隸主牽著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