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維尼:《睡蓮》誕生之地

The Sight, The Sounds, The People
Head Out On The Road With Me
打印 (被閱讀 次)

吉維尼(Giverny)坐落在巴黎以西70公裏,因為莫奈在此定居而名聲鵲起。1883年4月,當莫奈乘坐火車時發現了寧靜繽紛的花園小鎮吉維尼,一見傾心,一個月後莫奈舉家遷居此地。在這裏,在綿延起伏的山穀與河流之間,他有了一個種滿各色花兒和睡蓮的花園池塘,還建造了一個覆蓋紫藤花的日本橋。在這裏,千朵百朵的睡蓮知道,莫奈曾經怎樣地生活過。

莫奈花園在整個是花園的吉維尼也是異數,碗口大小的異色鬱金香與異香風信子異色大水仙爭異,其它毫不遜色的花盡在陽光下搖曳,在此漫步真有美色當行穿越之感。站在還未開花的蓮池旁,陽光也變得柔和起來,好像進入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在這裏,時光滯留不前,心中充滿了一種恍惚的感覺,原來,生命可以是一處多麽豐饒與美麗的園林。莫奈的生活與花園分不開,除了畫家,他還是園藝家,為了讓花園日益完善,他花了畢生精力,並認為那才是他“最美麗的經典之作”。

池塘是創造了許多價值連城名畫的睡蓮淵藪,那日本橋也名滿天小。他說:“我希望能在這裏畫出我的代表作品來。因為,我極愛這裏的自然景色,這種心情始終無法更改。”吉維尼蜿蜒的河流,特別的光線,靜謐安寧的生活賦予藝術家靈感,難怪莫奈給人的印象就是各種日出和各種花草。1926年莫奈臨死前幾個月,視力嚴重衰退,畫架上仍然是未完成的睡蓮和花兒。人的一生和創作的欲望比較起來是怎樣的短暫和恍惚!

在吉維尼,莫奈畫了43年,度過了他的後半生,創作了許多傳世佳作。尤其專注而持續地以“睡蓮”為主題創作,畫了無數不同時間和光線下的睡蓮:清晨的、傍晚的、灰紫的、金紅的、細致溫柔的、狂放灼人的,並且越畫越大。莫奈的畫之所以多,就是因為他畫畫的時候喜歡同時一景幾畫,在不同時間,不同光線,不同色彩下畫出不同的感覺。所以才有了這些多姿多彩的睡蓮和日本橋。

印象派是繪畫史上一個重大曆史轉折點,一場以光影為主題的革命,出於對陽光的摯愛,燦爛無處不在,哪怕在陰影裏也能看到光明。印象派繪畫裏,每個畫家都有自己的標誌,梵高有向日葵,德加有芭蕾課,雷諾阿有甜美的肖像,至於莫奈,當然就是睡蓮了。

陳履生說:國人畫花不畫景,莫奈畫景不畫花,莫奈之花乃景也。花乃姿態,景乃境界,美學趣味全然不同,現實中一眼望去境界為整體,莫奈所畫即整體感覺。

倒影入水,一腔印象韻味,莫奈所畫睡蓮與實景並無二致。 

莫奈死後,其作品全部由第二個兒子繼承。他捐出全部作品唯一的要求就是成立莫奈美術館。後來巴黎瑪摩丹美術館因為莫奈兒子的大量捐贈而改名為瑪摩丹莫奈美術館,收藏的《睡蓮》數量最多。

巴黎橘園美術館收藏的大尺寸《睡蓮》,占了一麵又一麵牆,這是為了慶祝一戰結束,莫奈親贈給法國政府的。

仍然是當年那樣的天氣,仍然是當年那種芳香,走進莫奈花園,花卉爭奇鬥豔,生生不息的睡蓮和垂柳,仿佛置身一幅幅莫奈的畫作之中。看到這些畫麵十分眼熟,因為莫奈畫了許多遍。透過一幅幅畫作,我們看到的不僅是那些睡蓮,而是伴隨著睡蓮同時出現的所有的過去,以及在心裏所喚起的那一種心情。

莫奈的居室、畫室和藍釉青花瓷磚廚房。當他從畫室的窗前遠眺那一池的蓮,千朵睡蓮便化身進入了畫布的光影之間,畫家筆下的睡蓮有了千百種不同的麵貌,他畫的睡蓮和他種的睡蓮都是光華燦爛,經典永恒。

莫奈在此居住數十年,直至去世。莫奈去世後葬於吉維尼,小鎮有他的雕像和家庭墓地。

吉維尼詩情畫意,在小鎮裏閑逛,穿梭在小巷中,或許就能慢慢體會到吸引莫奈長居於此的小鎮特有的魅力,理解為什麽莫奈會有那麽多經典畫作在此誕生,同時吸引了其他很多畫家前來。在莫奈居住的同時,不斷有一些藝術家,尤其是來自美國的藝術家,定居在這個美麗的小鎮,有的還成為莫奈的朋友。在那個時候,美就是一種單純的事物,配上一種單純的生活態度,如此而已。在那個時候,美是屬於所有人的,一種大家都可以擁有的幸福。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色土耳其' 的評論 : 謝謝美評!借用了。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0084lx' 的評論 : 小鎮本身如畫。
藍色土耳其 發表評論於
水滑光影玉升涼,綠透清明荷暗香。好畫,好片。
0084lx 發表評論於
謝謝介紹,有幾張照片像畫兒一樣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悠悠信步' 的評論 : 謝謝讚評!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謝謝祝福!
悠悠信步 發表評論於
照片相當精彩,讚!!!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欣賞了,平安是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