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冤家們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打印 (被閱讀 次)

本來安靜的周末被地球那邊老爺子的一連串微信留言給打亂了,說是老弟兩口子又鬧事了,這次非要懲治懲治他們不可。我趕緊視頻過去,左勸右勸,老爺子情緒才算穩定下來。

人說今生父子,前世冤家。老媽走後,這種艱難的調解員的工作不幸落在了我頭上,好在我被自己小家的一對男人折騰得已經有些經驗。

但和老爺子談完話,我還是興奮地睡不著覺。好容易睡著了,一大早5點就突然睜開眼。周日難得有時間能睡個懶覺,實在不想起來,躺在那裏練冥想,練腹部呼吸,卻都不管用。

幹脆爬起來,走到客廳,打開窗簾。頭有點暈,也許是外麵陰沉的天氣造成的。下了一晚雨的馬路上安靜得一輛車,一個人影都沒有。倒是自家地下室的小屋裏亮著燈,兒子比我起得還早。

這孩子疫情期間整個生物鍾顛倒了,他老爸為這事沒少衝他吼,也不管用。我也找他談過幾次。已經成年了,生活習性家長是無法過分幹預了,我隻能告訴他這樣對身體不好。他點頭同意。我讓他承諾一日三餐一定要吃,自己照顧好自己。他說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他健身,從高中起就和我們吃得不一樣。他的健身餐,單調重複,其實很好做的。出於母性的本能,我願意給兒子做,雖然他早就會自己做。可嚴厲的老爸認為他這麽大了,家裏的活幫不上,自己的飯應該自己解決。我也決定狠狠心,和他老爸站在一起。

兒子倒是沒問題自己解決自己的胃,隻是有的時候會點外賣,應該是很多時候。我看到後會於心不忍,明明有時間給孩子做飯,非得逼孩子吃得亂七八糟。可他老爸不這麽認為,說他要是獨立在外麵租房子住,不得自己安排一切?現在不吃點苦,將來就會吃大苦!

青春期的孩子變得不愛說話,有時候看他一整天悶在小屋裏看電腦,和我們沒什麽交流,挺孤獨的。我會時不時過去問問他,這段時間怎麽樣,需要老媽幫什麽忙嗎?人家總是一個答案,沒問題的,放心好了!但願我是瞎操心。

和我完全不同,討厭的他老爸,看兒子坐在電腦前,就認為人家是在打遊戲,隔三岔五就會大吼一通。說這個年紀老坐在屋裏是完全不合情理的,外麵空氣那麽好,應該出去跑步或打打球什麽的。兒子從來不吃老爸那一套,說我每周健身計劃自有安排。倆人虎視眈眈,開始總害怕他們打起來,會過去勸解。疫情期間孩子能在家呆得住,不出去亂闖,也挺不容易的。後來發現我不去摻乎會更好些,讓他們隨便吧,打破頭再說!男性的荷爾蒙和女性是不一樣的。過一段時間不吼一吼,鬥一鬥,也許會憋得難受。

有時候好想有個女兒。回憶起自己象兒子這個年紀的時候放暑假和母親晚飯後一起出去散步的情景,很溫馨。碰到熟人,母親會驕傲地給人家介紹,這是我女兒,放假回來了!我也會緊緊地挽著母親的胳膊,禮貌地叫人家叔叔,阿姨。

走累了,我們會在路邊公園找個地方坐一坐。我會給母親講我的同學,我的老師,我的快樂和煩惱。母親總是非常感興趣地聽,給我提建議。也會給我分享她和同事,鄰居,學生的故事。母親描述起故事來總是繪聲繪色,逗得我笑。

想想老爸和老弟那時的關係也許和現在家裏的這一對男人的關係有點象吧。雖然性格和矛盾點不盡相同,但本質是一樣的。他們從來不會象我和母親這樣一起聊聊天,談談心,而是各自孤獨各自的。老爸會看不慣老弟身上的很多東西。有時候還會在外麵貶低老弟,讓老弟到現在都還記恨。

我非常不喜歡在外麵貶低孩子的男人,不理解他們為什麽要這樣做。記得在國內時曾經有位辦公室的頭,整天陰沉著臉,一副嚴肅的樣子。偶爾提到自己的兒子,他總是跟別人說兒子沒出息,這不好,那不好。有一次下大雨,兒子跑來公司給他送傘。很可愛很懂事的小男孩,和平日裏他給我們描述的大不一樣。我們大家齊齊稱讚。這位爸爸看了兒子一眼,覺得我們是故意在說奉承話,嚴肅地說,哪裏好!小男孩站在那裏不做聲,不知心裏在想些什麽。

男孩其實是很注重爸爸對自己的評價的,雖然口頭不說。都成家之後,我有一次跟老弟聊天,他說起小時候曾經聽父親在親朋好友麵前說,我這個兒子沒出息。那句話在他心裏留下深深的烙印,永遠無法抹去。其實老弟身上是有優點的,老爸也知道。那為什麽非要在外人麵前老數落兒子的缺點呢?

有一位很近的長輩親戚也是這樣,做人爽朗大方,樂於助人,因此朋友很多,可就是和自己兒子過不去。他兒子其實也很不錯的一個人,不象老爸那麽外向,善於交朋友,但做得一手好菜。每次他老爸招呼朋友來家喝酒吃飯,就把兒子叫過來主廚,也不管人家忙不忙。兒子迫於老爸的權威,不敢說什麽,有求必應。可後來人家有了媳婦,倆人有了自己的小生意就不同了。自己家的事都忙不過來,被老爸叫去招待他那些酒肉朋友,一去就是一天,兒媳不願意了,兒子也就開始和老爸產生衝突。厲害的一次兩個人當著大家的麵抄起家夥什兒差點動起手來。後來每每提起兒子,這位老爸總是歎口氣,搖搖頭,說兒子沒出息。其實我看人家小夫妻日子過得挺好的,小生意紅紅火火,家裏收拾得幹幹淨淨,兩個女兒都大學畢業有了工作。真不知這位老爸愁些什麽!

我到樓下,問兒子吃早飯了嗎。他問我為什麽起這麽早,說自己一會就準備去給自己做點吃的。我說你想吃什麽,我給你做。他撓撓頭,不好意思地說,那就麻煩老媽了。

我給他做了Omelet, 他吃得很香,吃完後又是對老媽一頓感謝。

看兒子這麽客氣,我心裏都有些難過。剛剛20歲的小夥子,媽媽給做飯是應該的,對孩子要求這麽嚴格對嗎?

老媽生前一直給全家做飯。我離家早,老弟一直在家吃飯,有了媳婦和孩子後也從來沒有自己開過火,都是回家吃。所以老媽的離去,光吃飯這一塊,對他都是一個很大的變化。這也是他和老爸如今的矛盾點之一。老爺子的性格是絕不會給兒子,兒媳做飯的。

兒子問我幾點準備去買菜,他還開車陪我一起去。他最近這一個月來突然主動提出跟我去買菜,把他老爸的位置給取代了。他老爸其實每周還是挺喜歡跟我去超市的,慢慢地逛,慢慢地排隊,然後買杯咖啡,回家的路上我們有時還會把車停在附近的公園,喝完咖啡後再回家。不過由於鼓勵兒子多出門走一走,老爸還是寧願自己留在家裏,而把購物的任務讓給兒子。

兒子陪我買菜,會主動幫我推車,付款時把菜一件件幫我放到傳動帶上。我會告訴他食品要歸類,比如肉放在一起,蔬菜放在一起,雞蛋容易碎,最後放,單獨裝袋。他都會記住,越來越熟練了。

來回十幾分鍾的車程,正好是聊天的好機會。兒子對大家庭的曆史開始感興趣,今天問我爺爺奶奶生於什麽年代,家裏是做什麽的,是否經曆過戰爭。我說據奶奶回憶,老姥爺曾經在沈陽鐵路局開火車,當時每周掙兩個大洋,在那時候收入還算挺不錯的,養活一大家四個孩子綽綽有餘。後來由於內戰,全家被迫逃離沈陽,路上為了填飽肚子,不得不把十幾歲的大姨奶賣給一家賣肉的農戶做媳婦。大姨奶之後就永遠留在了農村。兒子聽得很認真。

每次去超市,兒子都不忘給老爸買兩大袋chips。他說他知道老爸愛吃這個牌子,雖然吃多了不健康。買完菜,他還會在門口的咖啡店給老爸買杯咖啡。我雖然有時會吃點小醋,心想怎麽不給老媽買!不過看到他對老爸這麽細心,還是挺高興的。

兒子陪老媽去買菜,老爸在家裏也不會閑著,等我們回來,地板和衛生間都打掃完了。

嗯,這時候感覺夾在這兩個男人中間還挺幸福的!不知這對冤家這次能堅持多久。

(2021.5.1攝於Port Perry, Lake Scugog)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的留言貼心溫暖,非常同意你的觀點。覺得某些人打著對孩子好的旗號,其實潛意識是在享受做家長的那份權威。不過沒辦法,人固化的意識除非自己願意改正,別人是改變不了的。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我女兒比你兒子大好幾歲,隻要一回家,基本什麽家務都不做,我理所當然給她做飯吃。我覺得你家領導對兒子太嚴格了,難得兒子還有幾年時間在家吃媽媽做的飯菜,以後真離家了,你想給他做都夠不著了。兒子還這麽貼心,對爸爸這麽好。好兒子啊!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謝謝麥姐的善言!但願是幸福的絮叨吧。有時候也確實挺煩惱的。
麥姐 發表評論於
趣文,兩個男人寵著一個女人,好秋這是幸福的絮叨。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