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洗牌了,改行做保姆

打印 (被閱讀 次)

妹妹以前活得多自在,午休時間還能與同事溜出去吃吃喝喝玩玩。以後要夾著尾巴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嘍。

 

昨天與囯內妹妹通話,妹妹說她現在搖身一變,最新的身份是保姆了。哎,同是天涯淪落人,姐姐我已是"養在深閨無人問",公司到現在還沒向姐姐伸出橄攬枝,聽說經常發伊妹兒慰問我們這些"壯誌未酬,賦閑在家"的人員的最高層近日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卷鋪蓋走人,姐姐我們這些小嘍囉隻得每天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掙著可觀的白花花的銀子。妹妹以前的工作蠻好的,怎麽會選擇去做這個現在正處於風口浪尖上的職業呢?看來,妹妹也是拚了,囯內的失業率真是一塌糊塗了。

 

其實我以前對保姆一點偏見也沒有,我出國前,家裏為了照顧哥哥的新出生BB,請過一個住家小保姆,她的真名叫小霞,是一個高高瘦瘦,年紀比我們還小但勤快拎得清討我們全家人喜歡的一個來自安徴的小姑娘。

 

在加拿大,根據服務的分工"我們對保姆也有不同的叫法,nanny babysitter  或者housemaid,。保姆,就是一種職業,這個詞也是中性名詞,無褒意也無貶義。但現在好好的無辜的一個名詞在大陸活生生又被糟蹋了,提起保姆,我的腦海就閃出"騙錢""騙婚""虐待"等令人不愉快的聯想。有的家裏若有小孩,病人或老人特別是單身有錢老人的人提起保姆這個詞,就會瑟瑟發抖,聞風喪膽。前二年,杭州小保姆縱火燒死了女主人及其三個孩子,最近又發生了一個六十多歲的保姆竟然全身安坐在一個病人的胸部致其活生生窒息而亡。這些喪盡天良,讓人毛骨悚然的保姆真是敗壞了這個服務性行業的以前勤勞善良的前輩所積攢的好名聲。

 

妹妹在電話裏咯咯咯地笑個不停,換了新工作,這麼開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可也不至於這麼心花怒放吧。媽媽插嘴道,可委屈你妹妹了,銀行的人把你妹妹當成小保姆了。

 

爸媽有點錢就惦記著海外的我。怕我吃不飽,穿不暖。前二天,妹妹陪老爸去銀行辦理用於境外匯款的手機銀行業務。銀行工作人員告知老爸,超過80歲的老人需鑒風險告知書,要老爸如實回答以下問題,他問了我爸與我妹啥關係,辦手機銀行業務派啥用途,辦此業務是我爸自願的還是被他人要求辦理的,近期網絡詐騙案時有發生,我爸有否遇到過,巴拉巴拉,老爸一概斬釘截鐵地回答"沒有"然後簽名畫押。因老爸帳戶有點問題,沒有一次性當場辦好。老爸保怨道,"我就匯個款給自己倆外孫讀大學,手續也這麽繁。"天氣炎熱,期間為了維持我爸體內各種電解質的平衡,防止老人口渴,心細如發,照顧老爸無微不致的妹妹時而從包裏取出保溫杯給爸不斷補充水份,然而兩人打道回俯。回家途中,老爸再次吐槽這些兢兢業業,照章辦事的銀行職工,老爸說"他們以為我老了,腦子不中用了,變港督了(憨大,癡呆人士)哼!還上當受騙呢!我比猴子還精呐,寄點錢給自己女兒搞得這麽複雜"看把我爸急得,我妹隻得安慰老爸人家隻是例行公事。

 

二人悶悶不樂地回到家裏,妹向老媽匯報了手機銀行業務辦理的情況,媽媽很是為我妹抱不平,說委屈她的小女兒了,他們辦事這麽拖拉是不是懷疑我妹是小保姆呐,心懷叵測,圖謀不軌的小保姆,老媽護犢子的神情真讓人哭笑不得,妹妹隨既提醒老媽,"隨意揣測別人的心思不可取哦"。

 

妹妹變保姆之事,我聽後覺得是有點好笑,但笑過以後,我的心卻一下子戈登一下。對比目前發生在美國與香港的血雨腥風,中國大陸民眾最近仿佛是又回到萬眾和諧的時期,但表麵上呈現的風平浪靜殊不知其實已在暗流湧動。

 

每個中國居民5萬美元的外匯額度是否隨時隨地都可能取消。我前幾年,每次回加前叫家人去銀行兌換按規定可帶回的美元或加元,去年已完全不能,銀行要家人提供去海外的機票,或者去留學工作等證明。看來外匯吃緊,閉關鎖國,離計劃經濟不遠了。是不是向前走不了,隻能開倒車了。我真不希望親身經曆我父輩以前經曆過的這一切。

 

房子買賣也是我回國關心的一個問題。據報道得知河南永城已經取締房產中介,房屋賣買一律通過政府房管局經營,這不是政府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嗎?而且霸道的是還不許別的運動員參與競爭,就他獨家村,這是怎麽回事,但還有百姓在叫好呢。房價瘋漲,老百姓不要怪錯了對象。像這樣漠視市場規律,一王獨霸,壟斷市場,國進民退。到時候房子賣不了,老百姓再哭不遲。

 

 

現在國內什麽都要實名。聽說乘車都不收現金要劃卡,解釋是疫情期間,必須要實名製坐車。司機硬生生拒載一位沒帶健康碼不劃卡付現金的乘客。還有更嚇人的,聽說國內蘇州雄安等四個城市職工的工資,交通補貼的一半5月份起是用貨幣電子形式的貨幣資金來支付的。這可是個有別於支付寶,微信,PayPal 等已在市麵上流行的中國又一創舉,用得好,無話可說,但看被誰所用。現在這種經濟與政治環境下推出很存疑。數字貨幣是人民幣嗎?政府說是,等價嗎?政府說是。數字貨幣錢包除了囯內消費能提現?能換美元?能買黃金?能出國旅遊全世界消費嗎?我喜歡摸錢的感覺,我要現鈔,N0NONO,它可是法幣噢,誰也不能拒收噢。

 

如果妹妹失業了,改行保姆做不成,可以考慮擺地攤啊,報上說這些擺地攤的每日可賺上萬元呢。近日看到中共黨媒,央媒都紛紛出聲,正麵大張旗鼓地宣傳擺地攤謀生,鼓勵人們上街擺地攤,稱讚擺地攤是充滿著人間的煙火氣,以前不是說把環境搞得"髒亂差"嗎?政策法規比川劇變臉還快速,這讓那些跟著黨的指揮棒團團轉,為擺地攤人士以運而生並與其每天上演貓捉老鼠的城管情已何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估計他們一下子腦子會轉不過彎來。這批人也許要隱匿江湖一段時間了。

 

但是風水輪流轉,數字貨幣與人民幣的使用雙軌製,使得早已退出江湖的上海打樁模子們是否又會重現江湖重操舊業在不久的將來紛紛出現在中國銀行門前的級梯上七重天與永安公司的房簷下,或許你又會看到他們湊向路過的行人低聲地問道"哎,朋友,人民幣有伐?"一瞬間把你拉回上個世紀的時光隧道。誰知道,誰知道呢?

 

疫情期間,妹妹愛上了繪畫。她初學的塗鴉。

妹妹剛學畫不久,我覺得她好有潛力。

 

 

 

 

我妹妹應該出國,她以前是英語課代表,英語一直比我棒。

妹妹就是家裏的掌上明豬,小時候白白胖胖,看到人就笑,看到人就叫,可討人喜歡。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綜合媒體報導,習李權鬥從5月28日李克強在人大閉幕記者會上盛讚「地攤經濟」,戳破習近平「脫貧」夢、曝露出中國貧窮問題所引爆,各地方政府及中媒第一時間當成「政策」展開第一波的宣傳及造勢,地方快速出檯各項地攤經濟的政策,想要賺一波政策實績,沒想到,不到一週,習近平展開反擊,從北京市抓攤販到中宣部禁媒體報導,才宣傳炒作攤販成富豪的中媒,各個都慌亂了,基層城管更亂成一團,不知該抓還是該招商攤販?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早上好,將來,不遠的將來,打樁模子叫的不是"哎,朋友,外匯有伐",而是"哎,朋友,人民幣有伐",我真不想看到這一天。

華僑商店沒有了,也許以後有"數字貨幣商店","人民幣商店",我也許是自己嚇自己,擠煞老娘有飯吃。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其實去做打樁模子也可考慮考慮”

哈哈,現在還有華僑商店嗎?去門口換外匯。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荔枝100' 的評論 : 荔枝好,我與妹妹感情是很好,我們雖然相隔萬裏,但經常聊天,互通信息。

國內失業率很高,我想她保姆也許做不成,政府不是鼓勵大家外出擺地攤嗎?其實去做打樁模子也可考慮考慮,不過,我從來沒有碰過過女打樁模子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雨女' 的評論 : 雨女好,看到你真開心。

我很幸運,我的家,是甜蜜的家。工作丟了,不怕,健康活著最要緊。

祝雨女開開心心,健健康康。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雨煙塵' 的評論 :阿姐好,今天忙煞了,剛消停。剛看了一段網上的,很好笑,城管打電話通知小販們可以放心出去擺攤了。

" 近日江西九江瑞昌執法大隊給小販們的一通電話,可能是中國城市管理史的一次裏程碑事件。它預示著曾經水火不容的城市管理執法者與被執法者之間一種意外的和解。就像是一直被壓抑的荷爾蒙,在性解放的浪潮下,得到了完全的釋放",他們現在相親相愛,同一戰壕裏的戰友了,可喜可賀。

妹妹聽到阿姐的話,不要太高興噢。

這個小保姆後來回鄉結婚去了,現在再找這種單純善良勤勞的住家保姆不容易。鍾點工錢來得快。

問好阿姐,健康快樂!愛儂!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他們湊向路過的行人低聲地問道"哎,朋友,人民幣有伐?"

葉子,你笑死我了,這些人叫“打樁模子”,腳抖抖,香煙呼呼。覺得你和妹妹感情很好的,她肯放下架子當保姆,一定能度過這個難關。
雨女 發表評論於
葉子的文章總是這麽有趣。手足情,母女情洋溢在字裏行間。你們倆都不會失業的。疫情過去,經濟很快就會複蘇。
心雨煙塵 發表評論於

阿妹啊,儂額文章讀起來紮勁額,看得鵝目瞪口呆。寄外匯是越來越緊了,可是擺地攤大家才成小業主了。社會精英企業家這財富階層,經濟發展的要素,在人們投去敬仰之情的同時,忽然要轉向向小業主也致以敬意了^_^

阿妹嬌情啊,親情曬得人暖洋洋的。葉子的親妹妹有作兒童畫畫家的潛質,鑒定完畢!

這個保姆蘭質蕙心,千伶百俐 ,悄悄地問一下阿妹,哪能可以問津嗬(^-^)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iuqiudou' 的評論 :
qiuqiudou, 你好,你還真有遠見,可惜有的人還在想,我不出國,我要美元幹啥,我在國內消費,匯率與我無關,天真,什麽都息息相關,用的吃的都會漲,進口的更不用說。現在試行數字貨幣了,要存美元,已經太晚了,我們國內的人是不是應該存點人民幣代替把人民幣換成數字貨幣,因為現在等價,將來肯定不會,隻是我們這等小老百姓怎麽能玩得過來,你存人民幣,他來個換幣,人民幣不也成廢紙了,這也不能,那也不好,老百姓該做什麽呢?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土豆好,除了新加坡,好像還有別的說華語的非大陸的地方與國家稱保姆為工人的,我曾聽說過,但不記得哪裏,我們上海稱阿姨,這可有點混淆,真正的阿姨也叫阿姨,隻好再聽幾句,軋苗頭了。

朱熔基,90年代,我哥以前在市局引進辦上班時,曾有機會跟著他的頭在好像是虹橋賓館,龍柏飯店等見過他本人,也見過江澤民,對朱,我哥是敬佩五體投地,回家說過他。

我對他的印象是,他是大功大過之人,不可多得有魄力的經濟治理大師。像財稅改革,外貿自營出口等都很大膽,在他治理十幾年,沒有通貨膨脹,稅收大增,國民財富也大力積聚,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快的黃金年代。關於國企改革,太多的國營企業經營者,像蛀蟲一樣鑽空子,把本來不虧損的企業,與地方政府,銀行聯合起來,把企業賤賣,據賤賣的國有資產為已有,可憐的是買斷工齡的普通勞動者,這真是朱執政時一筆最大的欠債。以前的資本家與地主財富積累是一步步的漸進的,這些把全民變為私營的財富積累真是一步登天,觸目驚心。當然也有一些被私有化的是真正虧損,經營不善。

我總覺得有中國人很厲害,在歪門斜道上,而且。有很多人不知廉恥,最新一例就是瑞幸咖啡的陸正耀,還有前陣還說擺地攤是髒亂差,一覺醒來,吆喝大家出去擺攤,翻雲覆雨,唉,厲害國出厲害人,厲害人建厲害國,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等等看看' 的評論 : 等等,謝謝你誇我妹,她一定開心,她現在初學正興頭上呢。

你說的朋友外匯存款隻能提取人民幣。這太過份了,人家存美元肯定有用途,這樣隻能讓人民幣信用更低,更不安全,貶值更多,當然由於美元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國家控製匯率,真實的人民幣更不值錢,現在,被全世界胖揍,人人喊打,你說他不控製好為數不多的外匯,以後他寸步難行啊,以前大撒幣,得到了什麽,懶帳,為了權利,腦子瓦特了。
qiuqiudou 發表評論於
我們那去年就很難匯出美元了!不是說不讓,而是朋友托了關係跑了幾家銀行都號稱整個銀行當天隻有幾千美元。
我6/7年前就和家人說過了,可惜人家是不信的,寧可相信P2P,堅持把錢留在國內。現在正好連本金也沒有了,也就不愁了!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朱鎔基時代把國企變成“民營”肥了多少紅X代,又讓多少東北人下崗,當時的口號是下崗工人“不找市長找市場”……如今是宣傳“擺地攤謀生”,真想罵人啊,這樣的政府國家。

我新加坡的同學每次帶兩孩子去日本香港遊玩時,總說會帶一個“工人”一起去,一開始不明白,後來問了知道新加坡稱保姆為“工人”。她的“工人”真比中國工人待遇高多了。
等等看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之嵐' 的評論 : 雲同學,什麽叫浩浩蕩蕩地攤的長龍占滿了上海的裏弄啊,真笑死我了,我很想嚴肅一點的,但看到你這句話實在忍啊忍啊忍不住!
等等看看 發表評論於
你妹妹畫得太好了,新手畫那麽好真不容易。

現在有些情況的確不容樂觀,這個擺地攤真的也是讓人吃驚,都擺地攤的話,怎麽就覺得那麽不可持續發展呢?而且假冒偽劣是不是會趁機渾水摸魚了?前幾天有朋友告訴我說有外幣賬戶的現在也隻給人民幣了,嚇我一大跳,現在對外匯管控越來越嚴,真沒想到現在形勢怎麽突然就成這樣了啊,唉!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之嵐' 的評論 : 嵐嵐,疫情過後,期待的報複性消費沒有來,人倒是活著,工沒了,報複性存款倒來了,擺地攤真能解決失業問題。與八,九十年代擺地攤相比,政治,經濟形勢都不同,此一時彼一時。唉,困獸,做繭自縛,作吧。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天白雲915LQB' 的評論 : 藍天姐姐,抱抱你。想媽媽了,我也想。

看國內新聞,真是吹牛皮不打草稿,到處說擺地攤,每日賺一萬,二萬,三萬,賣什麽東西這麽賺錢,忽悠欺騙人沒底線,真是失望了,厲害國。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你的留言要讓我落淚了。我會珍惜我現在的擁有。

其實我也是很羨慕你的,你們一家能團聚在美麗的加拿大,共同渡過合家團圓的美好時光。相反,我出國早,感覺自己開始懂事可以盡孝但我卻遠渡重洋,現在連家也不能回,人生總有遺憾,

說出來的煩惱不是煩惱,我前陣子一直覺得很累,疫情正好讓我心安理得休息一下。冬日與我都是對工作認真的人,現在給我們一個長長的 break 也不錯。

我不能盡孝,但我的爸媽從來就一致對待我們孩子。想想這輩子欠父母太多了!
雲之嵐 發表評論於
其樂融融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令人好羨慕啊!
中國的擺地攤不靠譜,地攤擺出來了,城管就富餘了,城管失業,也出來擺地攤,失業大軍都出來擺地攤,浩浩蕩蕩地攤的長龍占滿了上海的裏弄,哪能呢!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好,我聽說國內又可以擺地攤了,而且李總管也出來講話了,我的腦子還一下子轉不過彎。前些時擺攤的被追著趕,人家驚魂未定又被請回來,過家家嘛,太搞笑了。翻臉比翻書還快。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小溪姐姐.,我妹是人見人愛的乖寶寶,生得好看,脾氣又好,情商特別高。但不是充滿野心的人,人人喜歡她。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親愛的菲兒,謝謝儂,你總是那麽大氣大方地支持讚揚我。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波波好,哪有仙氣,隻有"煙火氣"。
疫情期間,我媽腳扭了一記,怪不得,我妹在我媽家呆了二個月之久,他們也不告訴我,才知。妹原來說她與爸媽住在一起,隻是監督他們不許外出。 我妹夫也是好銀,體涼哥哥與姐姐不在身邊,照顧二老的擔子大多壓在我妹身上。

她除了照顧爸媽,有空就畫畫,她還建儀我一起學,可在網上學。我對她說,想把她的畫放在我博客裏,她還不好意思,說獻醜呢。謝謝波波的讚美,我妹肯定樂開了花。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曉青姐好,我覺得會越來越難,至少這幾年。國家外匯缺口太大,我一個朋友與表妹以前都做外貿出口的,現在都歇業了,從小處可看整個外貿出口情況。但願情況變好,否則在中囯有存款的海外人的錢都要貶去很多或有一天類似廢紙,我有點悲觀。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葉子這篇,反應了國內的真實情況,什麽擺地攤,一天掙一萬,說謊話也不怕天打雷劈。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思韻你別說了,我眼淚又下來了,幾天前是我媽周年,沒法不想,苦啊。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葉子這是在拉仇恨:看到阿爸去給你寄錢,我哭了!爸在的時候,每次塞我紅包,我都矯情:“父母給,不如自己掙!”可現在,我恨這破工作,我想要爸給的愛心紅包!葉子啊,好好享受啊,你看我,哭死也回不去了!我現在看你和冬日的煩惱,就跟毛毛雨似的,我這,才是真苦啊!
我跟我妹也是這麽好的!看你的文就暖心,像自家人的感覺。
cxyz 發表評論於
“擺地攤謀生”
- 這個真好笑。
葉子姐妹情溫暖宜人。喜歡最後一張畫。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葉子親情融融的暖貼,讀了好感動!葉子家的妹妹真是父母兄姐的貼心寶。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1和冬日一起點讚,知道了很多國內的事情!小胖也說得好:姐妹情深,很感人的。葉子你們姐妹倆皮膚都這麽好啊!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葉子的文章總是煙火氣和仙氣的交織,為你家的骨肉情感動,為文中國內的種種折騰擔憂,為家鄉的親人祈禱!說到保姆,我現在是全職的了, 哈哈!
喜歡你妹妹的畫,好像一個學了十多年畫的少女的作品,也喜歡她的字, 你們一家都好有才啊!
曉青 發表評論於
畫得真好!
以後寄錢不容易了,不過慢慢會恢複的。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胖胖早上好,我與妹妹小時候關係一般般,越大我倆關係越好。我有時聽到同事,朋友說她到妹妹或姐姐那裏去,或一同上街,我真羨慕煞了。我們每年就見麵幾天,今年還回不去。她看到好看的東西,自己買了,也會經常給我買。去年幫我買了一個意大利牌小錢包咋天傳照片給我,還真好看。 我告訴她多次,買進口貨,國內貴,我這裏便宜,但她還是要給我買,她給我兒子買的衣服都是美國牌子,貴很多。也是愛的一種表現吧。

妹妹的皮膚比我好,真的好。說實話,我沒見我周圍的人有比她的再好的,又白又嫩又滑,我祖母曾說她的皮膚就像煮熟的蛋白,小時候,更好看,白裏透著粉紅。(此粉紅非那粉紅噢),

老家也回不去,春天,夏天都來了,但現在疫情,騷亂鬧得讓人心中頓生寒意,還好家裏一直是溫柔之鄉。

胖胖也要多多保重啊 !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姐妹情深,很感人的。葉子你們姐妹倆皮膚都這麽好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