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洗牌了,改行做保姆
文章來源: 翩翩葉子2020-06-03 05:59:20

妹妹以前活得多自在,午休時間還能與同事溜出去吃吃喝喝玩玩。以後要夾著尾巴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嘍。

 

昨天與囯內妹妹通話,妹妹說她現在搖身一變,最新的身份是保姆了。哎,同是天涯淪落人,姐姐我已是"養在深閨無人問",公司到現在還沒向姐姐伸出橄攬枝,聽說經常發伊妹兒慰問我們這些"壯誌未酬,賦閑在家"的人員的最高層近日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卷鋪蓋走人,姐姐我們這些小嘍囉隻得每天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掙著可觀的白花花的銀子。妹妹以前的工作蠻好的,怎麽會選擇去做這個現在正處於風口浪尖上的職業呢?看來,妹妹也是拚了,囯內的失業率真是一塌糊塗了。

 

其實我以前對保姆一點偏見也沒有,我出國前,家裏為了照顧哥哥的新出生BB,請過一個住家小保姆,她的真名叫小霞,是一個高高瘦瘦,年紀比我們還小但勤快拎得清討我們全家人喜歡的一個來自安徴的小姑娘。

 

在加拿大,根據服務的分工"我們對保姆也有不同的叫法,nanny babysitter  或者housemaid,。保姆,就是一種職業,這個詞也是中性名詞,無褒意也無貶義。但現在好好的無辜的一個名詞在大陸活生生又被糟蹋了,提起保姆,我的腦海就閃出"騙錢""騙婚""虐待"等令人不愉快的聯想。有的家裏若有小孩,病人或老人特別是單身有錢老人的人提起保姆這個詞,就會瑟瑟發抖,聞風喪膽。前二年,杭州小保姆縱火燒死了女主人及其三個孩子,最近又發生了一個六十多歲的保姆竟然全身安坐在一個病人的胸部致其活生生窒息而亡。這些喪盡天良,讓人毛骨悚然的保姆真是敗壞了這個服務性行業的以前勤勞善良的前輩所積攢的好名聲。

 

妹妹在電話裏咯咯咯地笑個不停,換了新工作,這麼開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可也不至於這麼心花怒放吧。媽媽插嘴道,可委屈你妹妹了,銀行的人把你妹妹當成小保姆了。

 

爸媽有點錢就惦記著海外的我。怕我吃不飽,穿不暖。前二天,妹妹陪老爸去銀行辦理用於境外匯款的手機銀行業務。銀行工作人員告知老爸,超過80歲的老人需鑒風險告知書,要老爸如實回答以下問題,他問了我爸與我妹啥關係,辦手機銀行業務派啥用途,辦此業務是我爸自願的還是被他人要求辦理的,近期網絡詐騙案時有發生,我爸有否遇到過,巴拉巴拉,老爸一概斬釘截鐵地回答"沒有"然後簽名畫押。因老爸帳戶有點問題,沒有一次性當場辦好。老爸保怨道,"我就匯個款給自己倆外孫讀大學,手續也這麽繁。"天氣炎熱,期間為了維持我爸體內各種電解質的平衡,防止老人口渴,心細如發,照顧老爸無微不致的妹妹時而從包裏取出保溫杯給爸不斷補充水份,然而兩人打道回俯。回家途中,老爸再次吐槽這些兢兢業業,照章辦事的銀行職工,老爸說"他們以為我老了,腦子不中用了,變港督了(憨大,癡呆人士)哼!還上當受騙呢!我比猴子還精呐,寄點錢給自己女兒搞得這麽複雜"看把我爸急得,我妹隻得安慰老爸人家隻是例行公事。

 

二人悶悶不樂地回到家裏,妹向老媽匯報了手機銀行業務辦理的情況,媽媽很是為我妹抱不平,說委屈她的小女兒了,他們辦事這麽拖拉是不是懷疑我妹是小保姆呐,心懷叵測,圖謀不軌的小保姆,老媽護犢子的神情真讓人哭笑不得,妹妹隨既提醒老媽,"隨意揣測別人的心思不可取哦"。

 

妹妹變保姆之事,我聽後覺得是有點好笑,但笑過以後,我的心卻一下子戈登一下。對比目前發生在美國與香港的血雨腥風,中國大陸民眾最近仿佛是又回到萬眾和諧的時期,但表麵上呈現的風平浪靜殊不知其實已在暗流湧動。

 

每個中國居民5萬美元的外匯額度是否隨時隨地都可能取消。我前幾年,每次回加前叫家人去銀行兌換按規定可帶回的美元或加元,去年已完全不能,銀行要家人提供去海外的機票,或者去留學工作等證明。看來外匯吃緊,閉關鎖國,離計劃經濟不遠了。是不是向前走不了,隻能開倒車了。我真不希望親身經曆我父輩以前經曆過的這一切。

 

房子買賣也是我回國關心的一個問題。據報道得知河南永城已經取締房產中介,房屋賣買一律通過政府房管局經營,這不是政府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嗎?而且霸道的是還不許別的運動員參與競爭,就他獨家村,這是怎麽回事,但還有百姓在叫好呢。房價瘋漲,老百姓不要怪錯了對象。像這樣漠視市場規律,一王獨霸,壟斷市場,國進民退。到時候房子賣不了,老百姓再哭不遲。

 

 

現在國內什麽都要實名。聽說乘車都不收現金要劃卡,解釋是疫情期間,必須要實名製坐車。司機硬生生拒載一位沒帶健康碼不劃卡付現金的乘客。還有更嚇人的,聽說國內蘇州雄安等四個城市職工的工資,交通補貼的一半5月份起是用貨幣電子形式的貨幣資金來支付的。這可是個有別於支付寶,微信,PayPal 等已在市麵上流行的中國又一創舉,用得好,無話可說,但看被誰所用。現在這種經濟與政治環境下推出很存疑。數字貨幣是人民幣嗎?政府說是,等價嗎?政府說是。數字貨幣錢包除了囯內消費能提現?能換美元?能買黃金?能出國旅遊全世界消費嗎?我喜歡摸錢的感覺,我要現鈔,N0NONO,它可是法幣噢,誰也不能拒收噢。

 

如果妹妹失業了,改行保姆做不成,可以考慮擺地攤啊,報上說這些擺地攤的每日可賺上萬元呢。近日看到中共黨媒,央媒都紛紛出聲,正麵大張旗鼓地宣傳擺地攤謀生,鼓勵人們上街擺地攤,稱讚擺地攤是充滿著人間的煙火氣,以前不是說把環境搞得"髒亂差"嗎?政策法規比川劇變臉還快速,這讓那些跟著黨的指揮棒團團轉,為擺地攤人士以運而生並與其每天上演貓捉老鼠的城管情已何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估計他們一下子腦子會轉不過彎來。這批人也許要隱匿江湖一段時間了。

 

但是風水輪流轉,數字貨幣與人民幣的使用雙軌製,使得早已退出江湖的上海打樁模子們是否又會重現江湖重操舊業在不久的將來紛紛出現在中國銀行門前的級梯上七重天與永安公司的房簷下,或許你又會看到他們湊向路過的行人低聲地問道"哎,朋友,人民幣有伐?"一瞬間把你拉回上個世紀的時光隧道。誰知道,誰知道呢?

 

疫情期間,妹妹愛上了繪畫。她初學的塗鴉。

妹妹剛學畫不久,我覺得她好有潛力。

 

 

 

 

我妹妹應該出國,她以前是英語課代表,英語一直比我棒。

妹妹就是家裏的掌上明豬,小時候白白胖胖,看到人就笑,看到人就叫,可討人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