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日本(22):佛光照奈良

走遍千山萬水,隻為尋找初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二戰中幸存的京都和奈良雖都受唐文化潛移默化的影響,但在我們眼中,這兩個曆史悠久的古都卻有本質的不同。京都像水,溫潤中充滿靈性,而奈良像石,安靜中透著堅韌。這堅韌,來自雙目失明,六次東渡扶桑才成功的鑒真大師,來自經曆無數艱難險阻前往大唐的遣唐使。是他們,讓日本這個被海水千百年蕩滌的島國升起了明月,讓一片蠻荒的奈良在大唐的歌聲中翩翩起舞。

在奈良千年的曆史畫卷上,大唐的名字一定被深深鐫刻之上,即使曆經千萬年也會熠熠生輝。雖然對唐文化的大麵積移植讓奈良的毛細血管中都浸透著唐風,但奈良滿城青瓦的唐式寺廟,如杜牧筆下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卻讓我們直觀地看到,來自唐朝的佛教文化,似日光,如月光,照耀著奈良城,使其不僅成為日本的佛教聖地,也使其因擁有無價之寶的佛像和傑出的藝術作品而成為寺院的博物館,更讓奈良長期被擁有龐大莊園領地的寺院勢力所掌控,以至天皇為了擺脫寺院勢力,不得已移師京都。

東大寺

東大寺

在京都的世界文化遺產中,寺廟占比不到80%,而在奈良的世界文化遺產中,寺廟占比超過80%。雖然這兩個被唐風浸潤的城市都“三步一寺廟”,但京都的寺廟大多有各式庭園作依托,更有很多寺廟因庭園而名滿天下,這讓寺廟在凝重中多了幾許鮮活的靈氣。但奈良的寺廟,卻是以濃墨重彩的唐式建築風格,平鋪直敘地展現在你麵前,用李白的一首“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去吟唱大唐的曼妙風韻。

鼎盛時期的奈良有多少唐式寺廟,沒人說得清,但寺廟的布局和建築風格卻雷同。寺院的中心是正殿,正殿前有中門,都有梁思成先生描述的“偉大之鬥拱,深遠之簷出,屋頂和緩之斜度,穩固莊嚴,含有無限力量,頗足以表示當時方興未艾之朝氣。” 梁公筆下的唐式寺院格局,不僅藏在世界文化遺產的法隆寺、唐招提寺、藥師寺、興福寺和元興寺中,也藏在另一處世界文化遺產東大寺(Todaiji Temple)裏。

東大寺

東大寺

如果說法隆寺以恢弘的建築麵積開啟了唐式寺廟的先河,那東大寺則把唐式寺廟推向了輝煌的頂峰。也許因為東大寺的盛名,這裏成為奈良數一數二旅行團的打卡景點,以至於我們一下車,就覺得大量的遊人,特別是中國人像從地底冒出來似的,而奈良神的使者,聰明的小鹿,也比興福寺多得多。雖然我們已看過奈良無數的唐式寺廟,似乎出現了審美疲勞,可東大寺,這個完全參照唐朝最高級別寺院的規製興建,集寺廟之大成,當年最巨大的佛教建築群仍然帶給了我們驚喜。

舉日本全國之力建成的東大寺一入眼是寬約50米、高約25米的木質古樸南大門,被高大威猛的金剛力士像所守護。雖然南大門的老漆已脫落,但老舊的材質刻劃出了曆史的痕跡,依然顯示出當年的高大氣派,巍峨雄壯。南大門的正麵,連接著中門的回廊環繞著大佛殿,在其前方左右矗立著兩座七重寶塔,後方是僧坊圍繞著的講堂,講堂東處配有食堂。東麵的山地中座落著法華堂、二月堂,西麵是戒壇院,西麵最北處是轉害門,西北則是正倉院。這規模龐大,不見首尾的伽藍建築群和雕刻及藝術文物,讓東大寺一直是日本建築史教科書中的史詩級別,也讓我們依稀仿佛看到了大唐的壯麗。

東大寺

東大寺

東大寺

作為源於中國佛教華嚴宗的大本山,有1200多年曆史的東大寺曾是鑒真大師到達奈良的第一站。在修建唐招提寺前,他一直在東大寺講經布道。站在東大寺的院中,大師當年的神采與氣度仿佛就在眼前。正麵的大殿,雖然規模隻有原來的2/3,卻仍是世界現存最大的古代木構建築。唐式木結構骨架,敦實美觀。雙重簷頂式飛簷,造型精巧活潑,堅實卻不沉重,飛躍卻不輕浮,奠定了全殿的恢弘雍容之氣。

而真正體現大唐壯麗的是大佛殿裏供奉的盧舍那佛。當年敬仰唐文化的日本聖武天皇聽聞唐武則天女皇在洛陽建有盧舍那大佛,心生羨慕,於是立誌要仿造一個。俗稱“奈良大佛”的盧舍那佛高16多米,總重380噸,共用熟銅40多萬公斤,金39公斤,水銀22O公斤建造而成,是世界最大的青銅佛像。這個發動全國力量,耗巨資,曆時7年在唐玄宗統治時期興建的大佛深受唐代美術作品的影響,氣勢雄渾、極具神韻,匠心獨運、金色生輝。背後的864個小佛,個個雕刻技藝高超,如閃閃亮亮的星星捧出盧舍那佛這個清朗的明月。在古老的幽幽木香中,在篤篤的木魚聲裏,超凡脫俗的盧舍那佛散發出千古不滅的銀輝,光照奈良,光照日本,光照世界。

東大寺

東大寺

雖然東大寺也因為天災人禍,很多木質建築幾乎全部被毀壞,這讓它的唐風唐韻“略失文采”,但它周圍嫵媚的景色卻讓它的唐風唐韻更秀美儒雅。比頤和園大3倍的奈良公園不僅囊括了東大寺和它旁邊的若草山,也包括興福寺和春日大社(Kasuga-taisha shrine)。在奈良公園,堂塔、草坪、湖水、小山、鹿群悠遊的風情形成了“大佛與綠和鹿”的經典場景,那是與自然完美調和的天然園林。這份旖旎,也許是當年鑒真大師禪坐時的妙手點化吧。

在神佛習合時期曾跟興福寺融為一體並被興福寺掌控的春日大社,也是奈良的世界文化遺產。屹立在春日山原始森林之中的它黃昏時跟京都晨光中的清水寺有一樣的氛圍,一樣的清雅,也跟箱根神社一樣在滿滿的負氧離子中悠悠散發著清香,與古木、石燈、小鹿構成了一幅神話般的畫卷。那畫卷,就如《古今和歌集》中讚詠的那樣,“青青春日野,娘子至此摘若菜,揮振白妙袖,不辭千裏路遙遠,探春摘得暖意歸。”

奈良公園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邁入春日大社的紅色鳥居,也就邁進了神域。跟箱根神社相同,青燈古刹的參道兩側是古樹參天的杉樹及白樺樹,但跟箱根神社不同的是,春日大社的兩旁排列著數不清爬滿青苔的石燈籠,這些石燈籠同京都伏見稻荷大社一樣,由信徒奉納,用於照明和驅邪。與京都北野天滿宮的守護神是牛,伏見稻荷大社的守護神是狐狸不一樣,春日大社的守護神是鹿。1000多頭蹦蹦跳跳、溫順乖巧的小鹿遍布春日山,在布滿青苔的古道石碑林中穿梭,是陸遊筆下“有時掬米引馴鹿,到處入林引野花”的意境。

明治初期因頒布神佛分離令才跟興福寺分離的春日大社也跟興福寺一樣,有千年的曆史。因坐落在原始森林中,因與來自大唐的佛光有著不解之緣,春日大社不自覺籠罩著神聖的神秘色彩,千百年來,朱紅柱子、白牆以及由天然扁柏製成的屋頂見證著永恒。並立的4個社殿組成的本殿,圍繞本殿的朱紅色回廊與春日山麓的綠色叢林及屋簷下垂下的燈籠一起構成了一幅情趣盎然的風景畫。黃昏的陽光從林間灑到這幅風景畫上,也灑到蜿蜒的階梯上,讓這幅古老風景畫更尊貴,更幽深,那場景是日本動漫大師宮崎駿的世界。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雖然不是我們第一次看見的日本神社,卻是我們第一次看見神社與佛寺共存千年的神社。春日大社和興福寺就像車的雙輪、鳥的兩翼,神社負責生,而佛寺接納死。信仰與世俗是不是就是白天與夜晚的輪回呢?在塵封厚重曆史的奈良,在佛光普照的奈良,我們為了尋覓大唐的身影,為了聆聽大唐的歌聲,把8處世界遺產全部看遍。千年的似水流年,宛若彈指一揮間。望穿年華的深處,恰似夕陽裏的點點殘紅。時間的變遷,會衝淡盛唐的繁華,卻衝不淡盛唐在奈良灑下的清輝。那清輝,讓你清淺入眸,無語嫣然。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是啊,中國人的打卡景點。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滿眼都是同胞啊,占領日本的趨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