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楊令公的後代 也忒膽大啦~!】

來源: 2019-05-17 09:24:3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30180 bytes)

 

楊家華 將軍

 

楊家華19168月出生於江西省瑞金縣上陽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

1932年參加少年先鋒隊,次年參加共產主義青年團,並轉入中國共產黨。

1933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

 

抗美援朝時期,曆任27軍94師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誌願軍九兵團東北辦事處主任兼政委。

 

回國後,曆任28軍84師、82師政委、28軍政治部副主任、福州軍區工程兵政委、

福州軍區後勤部副政委、顧問(正軍職待遇)等。

 

1955年被授予大校軍銜(似乎後來沒有提升?)。

榮獲中華人民共和國三級八一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二級解放勳章,

1988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二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2004年9月10在福州病逝,享年88歲。

 

 

 

----------------

 

遵義會議 特別警衛 目擊者

 

 

1935年1月17日下午,楊家華突然被調到柏公館擔任警戒任務。夜幕剛剛降臨,公館樓上的那間客廳已經燈火通明,廳中燒著一盆炭火。楊家華看到毛澤東、周恩來、博古、朱德、劉少奇、劉伯承、林彪、聶榮臻、彭德懷等,差不多一個接一個來到會場。

“李德和翻譯伍修權是最後來到會場的。”楊家華回憶說,那天李德穿了一雙笨重的大皮鞋,步態不如往日輕捷,顯得散漫而疲憊。

博古和周恩來坐在會場的中心,王稼祥斜躺在客廳一側的一張躺椅上,毛澤東和張聞天緊挨著這張躺椅坐著,李德和伍修權遠遠地離開人群,緊靠著裏屋的門邊;其他人都圍坐在炭火的四周。會場裏的氣氛看來很隨意,楊家華卻嗅到了一絲緊張。“按理說,這樣的會議,我們是要回避的。”楊家華告訴記者,但那天,自己站崗的位置特殊,正好可以從外邊看到整個會場的情形。

他看到博古開始作報告,毛澤東則不停地在本子上記著什麽,他還看到周恩來作關於軍事問題的“副報告”。接著,討論開始。張聞天的第一句話,就把楊家華的注意力死死地揪住了————“張聞天說,博古的發言基本上是不正確的。”

楊家華聽說,毛澤東有個習慣,平時在各種會議上都要等大家講得差不多了才發言。但那天似乎不大一樣。張聞天講完後,他就發言了。“他手中拿著幾張紙,顯得有點激動,語調也很高亢。”楊家華說,具體講了些什麽,自己已記不得了,但有一句話,自己一直記得。他說:“哪個不曉得,兩個拳師對陣,聰明的拳師往往退讓一步,而蠢人則氣勢洶洶,開頭就露出自己的全部招數,結果往往被退讓者打倒。”

當時的楊家華已經意識到,這次會議,對紅軍是至關重要的。

 

第二天,會議繼續召開。楊家華繼續在原來的位置站崗。“會議到最後,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周恩來———在李德、博古受到批判後,周恩來實際上成了黨和紅軍唯一的最高領導人。這時,會場上異常寧靜,連我都不敢大聲呼吸。”楊家華回憶說,他看見周恩來慢慢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先是對大家的發言作了一個簡要的總結。然後,他用激動的聲音大聲地說:“實踐證明,毛澤東同誌是正確的。”

雖然不是一個直接參與者,但是,楊家華說,與那些偉人們一樣,自己的心伴隨著曆史的脈搏一起跳動了一次。為此,楊家華以自己的方式慶賀了一番————花光自己口袋裏所有的錢,一口氣吃下了30個茶葉蛋。

 

 

買燒餅

無意中買來陝北紅軍劉誌丹的消息

 

紅2師進入哈達鋪後,聶榮臻一放下行李,就對楊家華說:“小鬼,快去買些燒餅回來。”楊家華跑到一個賣燒餅的老鄉處,把身上的錢全部掏出來,買了4塊燒餅。老鄉隨手拿一張報紙一包,遞給了他。

 

“林彪顯然很餓,二話沒說,先拿了一塊吃起來。聶榮臻也拿起一塊,還沒吃呢,就見林彪那塊已吃得差不多了,趕快拿起紙包遞給林彪,林彪又拿了一塊,把紙包還給聶榮臻。”楊家華說,聶榮臻推讓了一下,對林彪說,你比我年輕,多吃些吧。林彪沒說什麽,把紙包塞到了聶榮臻的手中——這是他的性格,沒有重要的話,他不多開口。聶榮臻一邊吃,一邊把報紙裏最後一塊餅拿出來,遞給我。我不敢要,他說:“吃吧吃吧,請你幫幫忙,要不,我怎麽看報紙呢?”把餅硬塞到楊家華手中,自己看報紙去了。

長征途中,軍團首長都喜歡看報紙,不管到了哪裏,隻要找到報紙,他們拿到就看。楊家華回憶說,有時,隻要不是在農村,他們還會讓部隊幫他們找一些報紙來看。

今天包燒餅的這張報紙是《山西日報》(陝西日報?),聶榮臻像往常一樣,看得特別認真。

忽然,聶榮臻的嘴不動了,兩眼像被定住了一樣。接著他大聲地對楊家華說:“小鬼,快,把通訊員叫來,趕快騎馬把這張報紙送給老毛,送給中央。”

然後他轉過身,興奮地對林彪說:“陝北還有根據地!劉誌丹帶著一支隊伍在陝北!”林彪一聽,也顯得很高興。他想看看報紙,可是,楊家華已經把報紙交給通訊員了。他連問兩聲“真的嗎?”就又坐了下去,撕下一小塊燒餅,一邊慢慢咀嚼著,一邊陷入了沉思。

聶榮臻興奮極了,看那樣子,恨不得立時出發去陝北。紅軍長征以來,一直受到敵人的重重圍攻,多次改變行軍路線,盡管經曆了四渡赤水、飛奪瀘定橋、翻雪山、過草地,經曆了種種險阻,但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一塊理想的根據地。

這個發現,對於這個時候的紅軍,對於在陝北堅持戰鬥的劉誌丹來說,都太重要了。高興得團團轉了一會兒後,聶榮臻又來到楊家華身邊,從口袋裏摸出一塊大洋,看著他說:“小鬼,你可是立了大功呢!你那張報紙買得好,你的燒餅買得好,快,把你的這塊燒餅吃了,再去買幾塊來。”

第三天,毛澤東就在哈達鋪的一座關帝廟裏,召集了幹部大會。林彪和聶榮臻開完會回來,把毛澤東的講話向部隊作了傳達。

“聶榮臻說,我們要到陝北開辟根據地,要北上抗日。”楊家華說,從此,紅一方麵軍就改編為陝甘支隊第一支隊,朝著陝北根據地邁開了行軍的步伐。

 

-------

槍頂腦袋 要軍火

1950年冬,第27軍94師奉命從華東地區緊急開赴東北,準備入朝參戰。 可是在啟程出發時,上級竟然要求他們將武器交給當地駐軍,官兵輕裝開赴東北。 結果,一到東北,帶隊的師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楊家華(當時師政委調走了,楊其實擔當政委的職責)發現其他部隊都是全副武裝,唯獨94師沒有武器,隻好硬著頭皮去向誌願軍總部報告。

鄧華副司令員一聽,十分奇怪,生氣地說: “我帶兵幾十年,還從沒見過上前線不帶槍的。” 部隊不可能赤手空拳上前線,他隻好下令楊家華:“你馬上到xxx軍火倉庫領取槍支彈藥。” 楊家華率部急急趕去軍火倉庫。可是,倉庫管理員卻說:“我們沒有接到命令,不能給你們發槍。” 楊家華向他解釋說:“總部叫我們來的,我們馬上就要上前線,來不及了!” 然而,管理員還是堅持說:“我們都是按照計劃發放的,沒有給你們裝備的命令。” 部隊馬上就要入朝了,楊家華一急,拔出手槍,指著對方的腦袋,喝道:“趕快打開倉庫。” 管理員沒辦法,隻好乖乖打開了軍火倉庫。 這樣,第94師才全部獲得槍支彈藥。(“我一看,確實沒時間再請示了,便拔出手槍指著他的腦袋,請他趕快打開倉庫。”至今,楊家華還對那位管理員心懷歉意。武器剛發完,就接到過江作戰的命令。好險!)

事後,第94師強搶軍火庫的消息又報告到了誌願軍總部。洪學智副司令員說:“強搶軍火庫,楊家華一個副政委,哪裏來這麽大的膽子?” 第27軍軍長彭德清一聽,笑著說:“嗨,楊家華?他老資格,1933年的老紅軍,在紅一軍團幹過,辦事有一股虎氣。”

---------

硬要金日成給他修車

 

 

沒想到進入朝鮮的第一天夜裏,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公路崎嶇狹窄,除了誌願軍的車隊、步兵,還有從平壤撤下來的朝鮮政府機關的車、蘇聯顧問團的車以及牛拉的炮車……這一切把南去的道路擠得水泄不通,而且,黑暗中,誰也不肯讓道。叫罵聲,汽車喇叭聲,響成一片……誌願軍和對方發生了爭執,都覺得自己的任務重要。

直到月亮爬出雲層,雙方才模模糊糊地看清了。當對方知道來的是中國人民誌願軍入朝參戰的部隊時,一齊鼓掌,並主動讓出了道路,甚至把自己的車推到路旁的溝裏。走到一個叫三兄弟洞的地方時,楊家華的車突然壞了。

 

正著急時,前方來了一輛吉普車。楊家華趕緊攔了下來,也沒問一問他們是哪個部隊的,就請他們把自己的車修好或拖上一起走。

“起先,他們說他們有急事,有些不便。”楊家華回憶說,自己交涉了半天,後來,車上下來一位誌願軍同誌,問了情況後,跟車上的人說了句什麽,就點頭同意幫著拖上一起走。

走了一段路之後,對方要改道,說不能再拖了。

“我一聽就急了,拿起槍就跳下車,對他們說,我們的部隊都已經走到前麵去了,我們要是趕不上部隊就要貽誤戰機,實在不行,就把你們的車借我們用一用。”還是那個誌願軍同誌下車了,他大概想解釋什麽,車上卻有人發話了,叫他們的技術員幫著修車。

大概花了10多分鍾時間,換了3個火花塞後,車修好了。

修車期間,車上下來一個人,是一位朝鮮人民軍的同誌。“他用中國話與我們交流,問我們是哪個兵團的。我說是9兵團的。”楊家華說,對方點點頭說,“噢,我剛剛還見過你們的司令老宋。”口氣不小。楊家華心想,是個不小的官,可不能隨便說話了。於是,他謹慎地問對方是哪個部隊的,要往什麽地方去。

 

對方隨口說:到前線去,調3兵團來配合你們打好這一仗。

問題更嚴重了。

好在此時車已修好了。在對方轉身上車前,楊家華忙問:“請問您貴姓?”

“我姓金。”

激烈的戰鬥中,楊家華很快忘了此事。第一次戰役結束,兵團司令員宋時輪在師以上幹部總結大會講話時說:“我們有的同誌膽子太大了,竟然連人家金日成將軍的車都敢攔,還逼著人家給自己修車!

 

 

 

 

楊夫人 侯 敏 漢族,1920年出生,原名侯正芳,四川省旺蒼縣人,1933年4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麵軍,參加過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裏長征,曾兩次翻越雪山,三次走過草地。

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紅軍時期在紅四方麵軍三十一軍任宣傳隊員、班長;抗日戰爭時期在延安八路軍總醫院任衛生班長、護士;後在山東膠東西海軍區八路軍醫院任軍醫;解放戰爭時期在山東膠東西海軍區後勤部任辦公室主任、衛生所長。1940年參加中央派赴山東敵後幹部縱隊。

1957年6月17日榮獲三級八一勳章。1988年7月被中央軍委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二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1982年離休,被定為正師職。

2008年1月10日逝世,享年88歲。

 

 

http://www.wangyinmao.com/news.aspx?id=1841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