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雨和冰雹裏的撤退

來源: 2021-09-25 12:37:02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7088032 bytes)

今天忽然收到一個“8年前的今天”係統提醒,叫我看這個照片。打開一看,原來是8年前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裏的Middle Cathedreal(大教堂中間山)崖壁上,冒著大雨加冰雹攀爬十一段結組路線East Buttress(東扶壁路線)不得已而撤退後,第二天回城上班前在陽光裏攤開裝備晾曬的情形。搭檔發辮兒(之後返回德國,是個宇宙科學家)給我拍了這張照片。

有點不敢置信,已經八年過去了。當時的情景還曆曆在目。在我十多年的攀登生涯裏,有過兩次epic經曆,這是其中一次。

所謂epic經曆,在攀登裏的意思就是事情發展超出了預期,不得不轉而最大限度地保存實力尋求安全撤退方式。並非隻有攀登才會出現epic,其他各種戶外活動都會,隻是攀登撤退方式會比其他運動可能貌似險峻一些。

下圖是攀登的路線前半部。圖片中下部分有個穿紅衣服的人,這個人和搭檔正在攀爬該路線最難部分(輔助攀登路段)。輔助攀登是非自由攀登,與自由攀登相比除了有正常的安裝裝備,在沒有腳點和手點的時候,還可以拉著或者踩著快掛/塞子/掛片前進。

這裏再稍微解釋一下這種長路線,也叫結組路線,的攀登方式。一般來說,短牆壁的高度如果小於或等於半條繩子長度,那麽這個牆就可以隻用一根繩子攀爬完畢。如果牆壁太高了,是繩長的n倍怎麽辦?那就按照一條繩子能安全攀爬的距離在牆上定出錨點站(也叫保護站),爬完一個繩距到達下一個錨點站後,設置安全保護措施,再重新上攀直至完成所有繩距。這種路線因此也叫做多段結組路線。可想而知,攀爬多段結組路線的時候,需要多做很多準備工作。譬如,要帶吃的喝的;要查看天氣情況;要帶好保暖衣物。如果是一天之內能攀爬完,就不需要帶上廁所的東西;如果是兩天或者以上才能完成的路線,就需要帶上如廁物品。

大教堂中間山的東扶壁路線,是一條一天內就可以完成的11段結組路線。路線本身難度不高,最難的部分已經做成了輔助攀登,大大提高了可行性。當我答應發辮兒周末到優勝美地來跟他碰頭搭檔攀爬的時候,他問我想爬什麽路線。我說,多段結組路線呀。發辮兒就挑選了這條路線。

九月份的優勝美地,天高氣爽,很少下雨。九月二十一日預報說10%的概率會下雨,但根據既往經驗是沒有可能下雨的(在當年)。我們更操心的是會不會在崖壁底部等待攀登的時候碰到熊。這一帶經常有熊出沒,如果攀登者留下背包的話可能會被熊咬破。那天清晨,我們到了岩壁底部。排在我們前麵是兩個來自佐治亞的人。我們簡單交換了一下對天氣的看法,都覺得沒有大礙。於是他們先出發,我們緊隨其後。

頭幾段都沒什麽異樣,在發辮兒結束輔助攀登路段之後,我們奇怪地看到對麵酋長岩(El Capitan)上有人搭起來 帳篷。這時候才大約中午出頭的樣子,天上也還有太陽。嘀咕歸嘀咕,此時我們也已經到了半道,隻帶了一根60米繩子的我們,隻能繼續前行。輪到我領攀一下段5.8的裂縫,這時候飄來了幾滴雨,然後又沒有了。我連保護手背的膠帶都沒貼,發辮兒就趕緊催促我起步了。剛放進一個保護塞子,忽然開始下多了一點雨。所幸這是花崗岩,我也不需要擔心器械安全問題,花崗岩的堅實度不會被雨水影響(不同於砂岩)。放了幾個塞子後,雨越下越大。我把手掌放到裂縫裏,雨水順著我的手臂流進我的身體裏然後順流而下流進我的攀岩鞋子。這樣的感覺既奇怪又好像沒啥可怕的,我隻遺憾我的羽絨服全濕透了。在雨中完攀這一段後,我設置了一個保護站。此時雨水開始變小了,我在保護發辮兒上爬的時候,前麵那兩個人在不遠處看著我說,

“你們想繼續上爬還是從這裏撤退?”

我思考了下,“我得等我搭檔上來跟他討論一下。”

他們說,“明白。不過想跟你說,雨會繼續下。”

發辮兒上來了,我把前麵兩人的話轉達了他。合計了一下,我們決定跟這兩個小孩兒(20出頭的吧)一起撤退。並且如果我們沒有他們的繩子(或者反之他們沒有我們的繩子的話)都無法自行撤退的。這條路線的特點是半途撤退的話需要兩條繩子。我們都非常幸運,碰到了對方隊伍,可以一起撤退。

找路線撤退的過程,我記不太清楚了。隻記得兩小孩撤到我們這裏,然後我們根據路線信息直接往下找新的錨點站,兩條繩子連接起來,四個人一個一個的往下撤。在這個過程中,雨忽然下的非常大起來。我們一共撤了五個繩距,雨沒有停過。還下了兩次大冰雹,砸在身上,沒感到痛,隻是冷,冷得上下牙直打架。我的羽絨服已經成了一層夾水衣。發辮兒冷得直哆嗦。倆小孩兒穿的是薄T長褲,更是冷得不能自已,抱著一起取暖。

我記得有個錨點站是在一個岩壁夾角裏,旁邊有棵樹。被雨水和冰雹晃的搖來搖去的,樹葉也紛紛順著雨水飄落。我們一點都不害怕,有條理的做著安全操作。但是冷啊,真是冷啊!因為冷,因為大雨,因為可視度低,這大雨中找錨點下降五個繩距,花費的時間比那一年跟馬修爬Royal Arches時做的14個繩距下降要多得多。從下午三點到晚上七點,我們終於回到了地麵。在傾盆大雨中,我們開心的站到了地麵,收拾繩子。沒有一個人出事,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彼此告別後,倆小孩回到他們車裏,我和發辮兒回到了我們的車裏。第一時間,立刻開到優勝美地山穀裏的浴室去洗澡換衣服。這一天晚上,我們一直在village裏壁爐旁邊坐了到了快半夜才回camp4營地的帳篷裏。

事後,我跟發辮兒說,以後5%的下雨預報,我都不爬結組路線了。

發辮兒說,“這錯都在我,隻要有我在,1%的下雨都會變成100%。”他告訴了我很多例子,說他是多麽的招雨,C A C(加州理工戶外攀登俱樂部)的朋友都叫他雨王。他是多麽的內疚啊,以至於幾年後,碰到伊麗莎白(我們共同的朋友)還要叫她給我再次傳達歉意。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頂級 -Highage- 給 Highage 發送悄悄話 Highage 的博客首頁 Highage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5/2021 postreply 20:36:0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