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麗人

分享旅行足跡,健康生活,飲食營養,醫藥衛生 新資訊
( 原創博文,轉載請告知,謝謝!)
個人資料
白水之魚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中國ICU病房見聞 (2):八卦與真相

(2017-01-16 10:12:42) 下一個

上篇《中國ICU病房見聞:ICU的大夫們 講到,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ICU的周主任提議為老人家做“肺活檢”, 理由一是病因不詳,二是老人對目前的藥物治療反應不明顯。 他說活檢能幫助確診。麗人問, 是不是懷疑癌症?周主任說,癌症不會發展這麽快, 中國老人平常自己可能吃點小藥,包括抗生素,說不定引起抗藥性, 活檢能幫我們盡快確診,如果是抗藥性問題就好辦了。我們明白,如果發現抗藥性病菌,就能有針對性地使用抗生素,就有希望了,我們表示同意。 他又說,事不遲疑,明天就做,你們早上10點來醫院等候。

特別的清潔工小W

第二天是星期一,我們滿懷希望,大早就來到醫院,等待活檢的結果。一直等到中午,也沒見到周主任。

就在我們等侯周主任“做肺活檢”期間,碰到了ICU病房的清潔工小W。妻妹前幾天已經跟小W熟悉了,我和麗人是第一次見她。說小W特別,是因為她不僅是清潔工,還喜歡跟病人家屬“八卦”病房裏的人和事,而且每次都顯得很神秘。

見她從病房裏出來,妻妹忙問她“肺活檢”做完了嗎?她望了望四周,悄悄地說,沒做,周主任正在跟幾個大夫查房。隨後又周圍看了看,像特務接頭似的小聲說:“做不做都沒啥個意思,給他們做實驗,讓老人平平安安地走吧, 別再折騰她了”,她在說什麽呢?

我對她的第一印象不太好。想,做清潔工的怎麽知道這些,就算知道,也不該由你來說啊。麗人聽了小W的話,更加擔憂起來。我勸說,不要聽她的,要對周主任有信心,周主任年富力強,經驗豐富,他的話,肯定比清潔工的話可靠。

終於見到周主任了。他說,活檢上午做不了,還要去取工具,下午做,讓我們不要等了,到時會聯係我們。

我們一行五人不敢離醫院太遠, 看看已經下午一點該吃午飯了, 剛進餐館還沒坐穩,電話響了,我們立刻緊張起來,原來是醫院催繳費用。好奇怪,我們在醫院一上午,沒人提繳費的事,剛剛離開電話就來催了,妻妹決定先趕回醫院付費。我們草草點了菜,正準備動筷子, 妹妹打電話過來說收費處要兩點半才上班。大家聽後無語,隻好安慰妹妹不要回來了, 我們打包回醫院吃。

我們一直等醫院的電話,直到下午3點醫院規定的的探視時間也沒有電話。我們再次進入ICU病房探視,才知道活檢已經做完了。老人家依然如往日一樣靜靜地(昏迷)趟在那裏,但從監視器看到,血壓比較低,隻有80/50,而且繼續在下降。護士說一直在用升壓藥,可是血壓一直升不起來。麗人問為什麽會這樣?護士顯得不耐煩說,去問醫生。這時血壓監控器發出“嘟””的警示聲,血壓已經降到70/50

首次見主治醫生王大夫

離開病床,趕緊來到醫生辦公室,這次王大夫,周主任都在。這是第一次見王大夫,她看起來偏瘦但眼神眉宇之間透著精明強幹。周主任先說話:活檢做了,老人還好,沒有意外發生。晚上再做一個全麵肺部造影,應該沒事。

麗人問起肺炎的治療,王大夫,用的是廣譜抗微生物藥,包括抗細菌,真菌和其它微生物病原。目前除了抗腫瘤藥物,其它的藥物該用的都用了,包括治療肺纖維化的藥。但是老人的肺部已經有超過四分之三的壞死,隻有一小部分的肺有功能。她還拿嶽母的肺部CT 影像給麗人看 說你不需要知道太多的醫學就能看懂 ,她移動著鼠標說, 這些黑的地方都是空洞。大大小小的空洞布滿了整個肺部。王大夫接著說,老人的心髒很弱,肺部的恢複需要一個強壯的心髒, 而一個強壯的心髒又需要有健康的肺提供所需的氧氣。

聽到這裏,我們才真正明白為什麽我們剛到的第一天夜裏,值班的年輕醫生說,老人很難恢複過來的話了。 麗人又問,母親是coma了嗎? 周主任說,不是, sedation。麗人又問,那活檢的結果要等多久? 周答,要四五天。王大夫接過話說,就算有腫瘤,活檢也不一定能查出腫瘤,因為活檢的取樣是隨機的,取的位置也許離腫瘤很遠。

我們聽的是一頭霧水,前文已經交待,周主任認為不是癌症,做活檢就是為進一步確診和治療;王大夫表示,人沒有希望了, 活檢也不一定能查出腫瘤。 聽不懂,也顧不上那麽多了, 麗人問,如果救不過來,能不能讓人醒過來,我們想跟她一起度過最後的時刻。王大夫眼睛轉向計算機沒說話,周主任這時插話:“你想讓你母親醒過來,難道就是為了讓她知道你來看她了嗎?,麗人無語…… 這當然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隻是想知道,老人家到底還有沒有希望?真沒想到周主任會如此講話, 那個慈眉善目,談笑風生的周主任一下子變了......

探視的時間已過,我們怏怏地回家了。

真實可愛的普通人

回到家, 心裏七上八下,一夜未合眼,反複思索周主人和王大夫的對話...剛剛迷迷糊湖要睡,電話響了。 醫院通知母親情況危急,測不到血壓,讓家屬趕快帶衣服來醫院。妻妹聽此消息幾乎暈倒,我們互相攙扶,立即趕往醫院。按門鈴告知我們到了。一家人坐在外麵的椅子上等候,因為不是探視時間,過道裏沒人。

這時,看到一位小夥子,是病人家屬,來“結賬”的,按了門鈴以後,跟我們一樣等候。因為“同病相憐”,我們聊了起來知道,他的親人今天淩晨走了。他說,親人在ICU住了一一個多星期,前後已經被醫院叫來好幾次了,每次感覺像做過山車一樣。他還說每個醫生的說法都不太一樣,有的說有希望,有的讓準備後事,讓人摸不著頭腦,小夥子的感覺跟我們差不多。

1小時...2小...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等待期間,又碰上了清潔工小W。按慣例,她看看周圍,確保沒人,小聲說,4號,9號,11號床就這一兩天的事(嶽母是9號床),到這時,我們開始相信小W說的“八卦”了。

這時有人來送醫療用品,開門的是個護士,我就上前問9號病床怎麽樣了?她回答,你們等等吧,我說我們都等了2個多小時了,我能不能跟醫生說句話。她就找了個醫生來到門口,醫生說,今天早晨病人幾乎沒有血壓了,我們給她做了“血液透析”。她還說有事會打電話。看來在這裏等也沒什麽意義。我們決定到馬路對麵的酒店開個房間,在那裏等。酒店住下後,我和妹夫回家,拿些睡洗的物品,麗人和妹妹在酒店裏等。

人剛到家,妻妹的電話也到了,讓我們立刻趕往醫院。到了醫院後沒多時,被通知人沒了。看了一下表,時間是20161261333……

其實,妻妹幾天前就委托清潔工小W幫忙準備“壽衣”了。小W想的很周到,她將買好的壽衣存放在放清潔用品的儲藏室裏,今天上午見到她時,她說隨時給她打電話,萬一晚上用她不在,下班前會把壽衣包起來,放在過道邊的小房間裏。

等醫院處理完畢,讓我們一群人進入ICU病房,這時病床邊的所有醫療設備已經移走,壽衣已經穿上,算是家屬確認死亡吧。

過後,清潔工小W的形象一直在腦海裏縈繞。在所有醫院工作人員裏,清潔工應該是最低級別的工種,文化程度應該也是最低。但她卻是最真實,最讓人起敬的人。她幫我們準備壽衣雖然是有有償的,但我們心存感激;她每次神秘的講話雖然聽起來像 “八卦” ,但從頭到尾都成了現實。由此我不得不相信醫院真的如同社會“謠傳”的那般了。

渴望了解事實的真相,是人類的天性,哪怕它很殘酷。也許是在國外生活久了,更喜歡西方醫生的坦蕩和直接,這樣我們才有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和決定,雖然這種選擇常常是困難的。希望中國的所有醫務工作人員,也能像清潔工小W一樣,講出事實的真相,而不應該用所謂的“善意謊言”來敷衍,更不希望醫生為了某種需要或目的,來隱瞞,甚至欺騙病人或病人家屬。

到現在,我開始有點明白為什麽中國的“醫患關係緊張”,為什麽出現“醫鬧”了。雖然這是個複雜問題,但我想,醫患之間缺乏必要的坦誠溝通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因素。

原創博文推薦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9)
評論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李道子' 的評論 : “至始至終,有問過病人自己的願望嗎?那才是最重要的”。
病人的願望當然超過一切,但病人一直昏迷,不省人事,能問嗎?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李道子' 的評論 : 這不是option的問題,關鍵是醫生意見不一致,一個是主任,一個是主治醫,你該聽誰的?人命關天,難道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醫生操作流程”嗎?那還叫“流程”嗎?這顯示了醫院的弊端和醫生的職業素養。
李道子 回複 悄悄話 從文章和評論,我隻看到了醫生難做人。
作者認為自己理智,希望醫生提供幾個option,作者可以做出最合適的判斷。這不是網上買東西啊,就算醫生提供了option,對於人體來說,都是概率問題。你做了判斷,後麵的發展超出你的預期,是不是要算醫生的失職?那結果基本上還是醫生按操作流程來安排,中美基本如此,讓你挑不出刺。

清潔工的語言隻反映了最現實的捷徑罷了,你能接受不代表其他人能接受。你不直接要求放棄治療,還不是存一線希望。為了希望,不就是要折騰嗎?

還有,至始至終,有問過病人自己的願望嗎?那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問題是我們對生命不再敬畏了。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meiqian' 的評論 : 問題是醫生沒有統一的意見,家屬不知道實際情況,懷抱一線希望呀。
meiqian 回複 悄悄話 這也得看你們子女們的共同決定。要平衡理智與情感。我母親在最後昏迷時, 有幾個醫生總是建議所謂的“搶救”, 就是切開氣管渾身插管子之類的。我們找了認識的主治醫, 他告訴我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挽回, 再“搶救”都是平添病人和親人的痛苦及更多無謂的費用。在這種情況下醫院當然願意“搶救”來增加收入又不用承擔任何後果。我們幾個兄弟商量後決定就是盡最大的努力去維持讓老人走得痛苦少一些。
bigsea 回複 悄悄話 二十多年前廣東的醫院就已經開始以各種名義給病人做不必要的檢查來多賺錢。
Mmom2269 回複 悄悄話 清潔工隻要做你的清潔就是了,實在不該八卦病人隱私,太沒有職業道德。還是整體素質太差。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Mmom2269' 的評論 : ICU跟鬼門關差不多,進去的人多,出來人少。病人在裏麵,家屬隻能提心吊膽,什麽也不能做。我們當時有個願望,哪怕轉到普通病房,由家屬照顧都可以。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栗子上市' 的評論 : 每個人都經曆不同,看來正應了“天下烏鴉一般黑”。謝謝評論,對生活在這裏的人,也是一種提示。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栗子上市' 的評論 : 你有幸碰到講實話的醫生了。主要看病況,老人在用藥物和設備維持,如果離開,估計馬上就走人。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蝦米糊' 的評論 : 問題確實多。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zhige' 的評論 : 同意
白水之魚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謝謝遊士。
Mmom2269 回複 悄悄話 我痛恨大陸醫院裏的護工,清潔工。去年老父去世前在ICU 裏十一天,嘴裏插呼吸管,痛苦不堪。一女清潔工天天來:嘖嘖嘖!這個人真沒福氣,一個月七千塊退休金享受不到了。我奇怪我們素不相識她怎麽知道我父退休金多少?我妹說醫院電腦裏有隨便什麽人都能看到。
落花起作回風舞 回複 悄悄話 “也許是在國外生活久了,更喜歡西方醫生的坦蕩和直接,這樣我們才有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和決定,雖然這種選擇常常是困難的。”我在美國親身經曆過的病人臨終情況隻有一次,朋友老W癌症複發以後不到三個月去世,這期間他大部分去看醫生我都陪著。而那位口碑很好的主治醫生一點也沒有樓主說的坦蕩和直接,哪怕病人直接問或我背地問都一直堅持說很好,我就一直認為他在給病人和家屬False Hope!最後他建議Home care都沒跟病人或家屬或陪伴翻譯的我說實話,隻不過是我自己意識到Homecare以後病人基本上就是放棄治療了、讓家屬準備後事,可是醫生還是說情況很好,所以我也沒辦法明說、暗示了家屬也不信,所以大約10天以後朋友老W走了,老婆兒子很憤怒地認為是Home care的護士給嗎啡把老W害死了、揚言要去告人家。這美國醫生又哪裏是什麽坦蕩直接喲
栗子上市 回複 悄悄話 可能也看醫院吧。我媽走的前一天,醫生就說就這兩天了,你們覺定是挪回家還是放在醫院。我媽回家後第二天走的。
蝦米糊 回複 悄悄話 前不久,我也目睹了中國的ICU黑暗,有一點點醫學知識的人,都可以發現醫生或醫院到底是治病救人,還是什麽 ? 可以在病床上攝x線,提醒自己的醫務人員離開現場,而不顧大廳裏還有十幾個病重的病人在病床上躺著...
zhige 回複 悄悄話 中國目前不就是個“八卦”社會嗎?!
彩煙遊士 回複 悄悄話 很沉重的話題,願你嶽母大人安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