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test

(2010-09-01 07:22:07) 下一個
沒覺得方舟子的愛人所作的有什麽可疑的 BoilingWater

別忘了方舟子和他愛人心理上那根弦常年來都繃得緊緊的,方太太在剛一聽到方舟子遇凶的消息後,可以想見那驚恐程度(尤其是一時聯係不上方舟子)這種情況下最可能的想法和做法是什麽呢?是先去磕會兒瓜子兒耐心等著方舟子回來來得更合情理呢?還是她立刻就明白了事件的本質,擔心更凶險的正在發生而急切的要告知他們的朋友們來得更順理成章?別忘了網絡是他們比認家門還熟悉的地方,況且無論是在方舟子的微博上還是新雨絲論壇上都聚集著無數真切關注方舟子的人們,你說,在這種情況下(方在警局作筆錄時手機斷電了,太太聯係不上他), 就方太太幾乎立刻上了微博有什麽可以指摘的?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麽不先睡一覺安心等著老公回來麽?為什麽那麽迫不急待呢?對這樣的人隻有give up.
沒覺得方舟子的愛人所作的有什麽可疑的 BoilingWater

在中國有人恨,討厭方,一點不怪。 八方人

中國有相當比例的人是靠說假話和辦假事過日子的,有科學家,有公司,有政府機構,還有相當多的人缺少現代文化知識(或常識),迷信; 中國文化中的神秘主義這一糟粕大有市場... 說有這些都給打假造成阻力。方實數難能可貴,為公義鋌而走險. 他對中醫的評價並無過激,隻是把病人的利益看作最高,沒有顧及某些人的飯碗問題。 這和政客,和既得利益者不同。 我是中國公民,但如果方因正義和公道而死,我會為這個民族哀哭,痛斥這個民族。 談起方,有人說他對中醫的言論過激。他可能確實沒有考慮眼下中醫的飯碗問題,但他所言大多為真。他不像錢學生這樣的人,在特定的時候需要說點假話,他是大眾人物,可以說稻田畝產可以上萬斤。中醫有可取之處,但是糟粕更多。中醫的曆史局限性和方法學上的嚴重缺陷是與現代醫學根本無法相提並論。我國的大量科研經費的浪費也緣於領導階層的無知和無為。那些無知的同胞呀,你正在享用的當今世界上的現代成果,computer, MRI, GPS, TV, Camera......有哪項是來自中國的!!!!!





我就有類似經曆 BoilingWater

一是行凶之人未必打心眼裏恨方舟子,隻是為錢而來,在主子交待的致方舟子於死地的狠毒也未必完全沒有良知上的負擔。 這種出於利而非出於恨去殺人時,作案心理比直接的仇殺要複雜,在下毒手的一霎那慣常會多多少少會有心理上的負擔,反映出來就是遲疑而給了受害人機會,這未必是凶手自願的而是出於本能。 這是很common的犯罪心理。 如果換了那些恨方入骨的本人直接作案方恐怕就沒此機會了。相對之下,方舟子長年在潛在的危險中生活,恐怕早就在大腦中對各種逃脫可能出現的危險有過不知多少遍的予演, 他在發現危險的第一瞬間,腦中的一係列動作就幾乎本能的啟動了。更何況連從醫二十多年的肖醫生也該知道的人和動物在感受到生命遇到危險時的 fight or flight 的本能會讓他/她/它超乎尋常的機敏。作案人和受害人的不同心理恰恰解釋了文中的致疑,文中所言是作者在輕輕鬆鬆的心境下揣摩的,在要殺人和將被殺的極端心理壓理下,對作案心理和當事人的揣摩是需要調整的。再者,作案人也許也隻想讓受害人見點顏色就罷手好給主子交差領錢算完。綜合上述心態,方描述的很合理,正說明是買凶而非仇人直接操刀的可能幾乎是100. 打死,給多少錢,打傷打殘給多少錢,鬼知道他們是如何定的價。再者,方的仇人大多為不要臉的文人商人而非黑道上的,請的殺手也未必那麽容易和專業。人們很容易把事件想象得跟電影裏一般黑一般連貫係列簡截,沒準現在買凶正在i危逼賣凶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