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競爭對手(也是前輩)得了肺癌。該如何給予安慰?及其他。

(2017-06-24 19:35:17) 下一個

上周日開會時從一個牙醫嘴裏得知我的另一個正畸同行得了重病。在一個隻有兩個正畸醫師的小地區這可是件大新聞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情是複雜的。一來我立刻覺得肩上的壓力放鬆了,畢竟他是我經營上的強勁對手; 另一方麵, 我也感到惋惜,他是不多的幾位曾給與過我理解話語的圈內人。更重要的是,他的診斷引起了對我自己健康問題的嚴重警覺!

縱觀過去的二三十年,這個地區除了最近五六年隻有兩個正畸醫師外,始終都有四個全職正畸醫師飆拚執業,隻是近五六年來,其中三位接連退休(2008, 2012,2014),才成了一新一老接著頂梁。由於新上手的正畸醫師都得經曆緩慢爬坡的艱難曆程,五六年來市場一直處於獨霸狀態。前輩一切順風順水越見強大,幾任新手放棄拚搏而逃脫。這一突發事件客觀上使給予新手絕處逢生的機會,卻使剛剛得以春風得意的前輩遭遇考驗。

兩點體會:1。健康高於一切。沒有健康一切歸於零;2。不要輕言放棄,隻有堅持才有絕處逢生的希望。

更多的疑問。此地區過往三十年的四位全職正畸醫師執業,他們相似的年齡,一起飆行執業二三十年後。1)Dr G, 在2008年六十上下退出,退出時躁狂症狀明顯,無論對自己的病人還是同事,經常出言不遜甚至罵人,退休幾年後變得和藹可親,相遇竟會主動給予擁抱令人詫異;2)Dr T,2012年不滿六十歲退休,退時患有風濕性心髒病,手指管節僵硬已無法自如操作工具;3)Dr M,2014年年中因心髒嚴重衰竭(心血管高達98%堵塞)而被迫立即放棄執業;4)Dr Y,2017年三四月份被診斷出肺癌。

至此所有在此執業二十年以上的全職正畸醫師都得了最為嚴重的健康、精神問題,除了他們自身體質和外部自然環境外,比如汙染,值得提問的是:除此之外,是不是也還有其他造成他們健康問題的共同因素?比如圈內的執業環境和壓力是否過於沉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