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又看到熟悉的麵孔,往昔曆曆在目。

(2017-05-08 01:29:43) 下一個

時隔十幾年在Facebook上”遇見了”多年前的同學MC. 翻著他的臉書,不禁回想起了多年前在一起上學時的往事。那時我們剛進MN的牙科學院。我為了節約時間,就從H County的公寓樓搬到了離學校走路隻有五分鍾距離的Freternity House。裏麵住的大部分是醫學院的學生,各個年級的都有。學牙科的帶上我隻有三位。和我同屋的是一個叫Christie的學醫的女生,她來自North Dakota, 生來就有殘疾,走路十分不穩, 但是身殘誌堅,非常陽光。MC和我同班,他來自蒙大拿州,身材高大帥氣逼人;另一個學牙科的同班同學叫Rob, 從South Dakota來,敦敦實實的圓臉,幽默外向,從來不見外, 非常容易相處。Freternity一年級學生占多數,不管牙科還是醫科的都要學同一門課--人體解剖。大考將至,床頭櫃上茶幾上沙發上,人手一顆人頭骨。記得有次再有幾個小時就要期末考試了,已是淩晨的客廳、廚房到處都是複習解剖的。我也一樣在抓緊分分秒秒複習解剖圖冊為期末考試做最後的衝刺。這時MC過來拉上我和Rob,”Let's go!” 不由分說,我們三人夜裏一兩點就去了停屍房,從我們在那裏一直呆到清晨八點開考,我們把每個屍體都過了一遍,時間過得那叫個快呀,沒什麽感覺一夜就過去了。期末考試我們三個大獲全勝,把醫學的幾個給震翻了。現在講起來好像有些可怕,沒錯,一具具屍體已經被解剖得散了架一般,九間房間,每間房間有六具屍體,可那時我可真的一點也沒覺得害怕,學習嗎,有啥害怕的?麵對真死人沒覺得恐懼。可麵對假死人我反倒被嚇得魂飛魄散。記得第一次參加Halloween party, MC和Rob拉我去Haunted House玩玩。我從沒去過,所以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進去後,我被眼前的景象嚇死了,可又沒辦法逃跑,一路上緊緊抱著頭緊緊閉著眼幾乎是被兩位同學掩護著走完全程的。這可比真死人嚇人多了!我說以後再也不來了。至今還真的就再沒去過Haunted House。

後記:畢業後,MC和Rob都回到了他們的家鄉,結婚、開業;我則再接再厲又刻苦進修了三年,拿到專科執照,有了自己的診所,從此開啟了另一個征途,這才發覺以前給人打工的日子多麽美好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