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己多年前的一段危險經曆

(2017-07-10 22:24:15) 下一個

最近文學城裏大家都在關注章瑩穎的失蹤案件。這起案件也讓我回想起剛來美國時我所經曆的一件至今不解,想起不寒而立的個人經曆。

那時我二十出頭剛來美國,在一個研究室裏做助研,語言能力很差,研究室裏的一個五十來歲的白人技術員CL負責教我如何調試使用一些儀器。我們所在的房間坐落在一個係裏其它人不常來的角落。CL人很高大,五十歲左右金發碧眼,額頭很寬,頭頂已半禿,給我的印象是快樂外向樂於助人,他對我也特別耐心有好,告訴我係裏的每一個教授的”秘密”。不久,他提出帶我出去一同晚餐,我沒多想就說OK了。那時的我,頭腦極為簡單,世界在我眼裏總是美好陽光的,對誰都沒有提防,更不會說No。

那天他下班後帶我去到一家餐館吃飯,不記得吃了什麽,隻記得好像不知說什麽好有點尷尬。他提出帶我四處開車逛逛,我也是同樣的OK。記得車曾在高速公路上開過,最後來到了一處四周都是山坡的草原,夕陽西下,看不到邊際的草原披上一層金色。他指著遠遠的山坡告訴我說那都是他父母的,他母親已把這些地產留給了他和他的姐姐。他帶我下車後來到一座不大的白色小樓,小樓兩層樓,外部刷的白漆有些脫落。環顧四周沒有任何人家。他打開門,隻見屋裏地上鋪滿了厚厚的白骨,根本無處下腳。我感到了危險,但或許是出於本能我表現得相當的心神自若若無其事,沒有問任何問題,反而提出幫他擦洗遍布黑黴的洗碗池,他就到車裏拿洗滌用具。這時我環顧四周,隻見遠遠的地上露出席夢思的一角,身後是一間半掩的房門,那屋裏好像拉著厚實的窗簾,黑黑的什麽也看不清楚,門也推不動。很快就聽到了他回來的腳步,我又回到洗碗池旁。很快我真的幫他洗好了那池子。他很高興,拿出一塊玻璃方磚,用小刀把白色的粉末在方磚上排成兩溜,在把一張美元卷成卷對我說你一溜我一溜。我一看就知道那是毒品,雖然多年後才知道那就是可卡因。我說我不要都是你的。他根本沒有推讓或強迫,而是笑嘻嘻地都吸到了自己的鼻孔裏。所有這一切都是在表麵上十分平和的氣氛中進行的,雖然遍地白骨累累,房屋肮髒狼藉,回想起來我很驚詫於自己的表現,居然能做到完美的泰然若定毫不慌張,絕對是無知者無畏,或者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我看天色要暗下來了就提出回家下次來幫他接著打掃,他馬上答應。於是坐上車載我回了家。期間沒有任何無禮舉動。

多年後,一個布朗大學心理學畢業的美國朋友聽我敘述如上經曆後說,你的沉穩救了你。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BoilingWater 回複 悄悄話 這篇短文也發在了7/10/2017的 幾曾回首 論壇上,那裏有大量的互動。謝謝來訪。
BoilingWater 回複 悄悄話 Blue Flame: 那時太年輕剛到美國啥也不懂,並沒有報案。
blueflame 回複 悄悄話 白骨累累?不報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