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在箱根溫泉的尷尬趣事

真實的故事,希望您喜歡。
打印 (被閱讀 次)
二十多年前在箱根溫泉的尷尬趣事
 
      本文插圖是上世紀的菲林照片翻拍的。
 
清晨從箱根隔著蘆之湖遙望富士山:
 
       那天下午來到箱根,住進預訂的一間民宿。這民宿不大,隻有6間客房。有公共的熱水淋浴室,但不是溫泉水。老板給我一套日本民族服裝穿上,誇說很合身。又替我照了張相片:

      然後他介紹說300米外有家溫泉浴室,你拿我們民宿的商業名片給他們看,我再給你自帶條浴巾,就能省點錢。泡完澡可以在街上吃飯,再回來休息。這樣我就開路開路去了。
 
     溫泉浴室管理員收了費,給我一把帶腕繩的衣帽格箱鑰匙。告訴我往前走幾十米左轉就是浴池,右門是男左門是女。不過隨便你進那道門都行,然後我們大笑。他又說9點半關門,9點15分時預備鈴響就得出池穿著。Have fun !
 
     男浴室更衣房一個人也沒有,再進到裏間是個5米見方的水池,燈亮著,也沒有人。再向裏是一堵落地玻璃牆。我脫了個精光,將衣物鎖好,鑰匙套在手腕。坐下去水淹到脖子,水溫正合適,泡起來很舒服,還能略為遊遊泳。待到泡得差不多了,正想結束。站起來才發現那玻璃牆竟有道活動門通向室外,外麵也是一個池子。這池子大多了,也更深了些,同樣沒人。我便開了門出去,在那大池裏遊起泳來。水溫略低了些,但隻要一運動就很合適。
 
     遊了幾十個來回,突然發現旁邊有人。我停下來,睜眼一看:是三個十幾歲的女孩子,正坐在池裏泡澡談話,說的日語。看來她們應是隔壁女池出來的。我一時手足無措,隻好遊回男池這邊,也不敢再遊了,就這麽在角落枯坐著,思索如何脫身。
 
     大概因為室外池水溫低了些,沒多久那三個女孩準備離開了。她們站了起來(也是全精光的!),還向我擺了擺手,然後款款地向女室走進去了。
 
     我終於鬆了口氣,接著也迅速離開。出大門時再也沒見到她們,也許還在室內池泡著。
pltc63 發表評論於
太爽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