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亂,合理;中美未亂,合情

政治麵目:瓜子臉。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齒;要惹人愛,愛得死去活來;要讓人服,服得五體投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在忙著寫別的,加上家裏的幾百斤梨需要做成梨幹,可架不住朋友們懇求我寫一篇政論文:香港鬧事與中美兩國現狀的分析。

 

我沒太關心香港怎麽就鬧起來沒完沒了了,可新聞天天就是香港鬧事。那個反送中鬧事的理由其實隻是導火索而已。中共就是“五大訴求”全部答應,收兵也是暫時的,以後照樣還是亂下去的。為何?

 

因為我們這個地球,不論製度是怎樣的,隻要貧富差距到了一定程度,動亂是必然發生的。其實導火索隻是火柴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幹柴遍地了。社會學家早就研究透了,基尼係數到了關鍵點,就是遍地幹柴隻差火苗了。早在100多年前,意大利的社會學家基尼就清楚了社會發生動亂的係數指標:貧富差距的動亂標準。

 

香港的基尼係數早就超過53了,那要是不找個理由動亂就不正常了。也就是說,目前的動亂是合理的,是科學的,找到的理由是什麽那是無所謂的。就好比遍地幹柴,火從哪裏出來都是一片火海,而且火花總是能找到的。就是狼要吃羊,能找不到理由?

 

中國的基尼係數總是官方給出的47左右,誰要是相信這個,誰就傻到家了。官方絕對不告訴你那些離岸公司到底有多少錢,就是在國內貪官家裏放著多少億的現金,誰都搞不清。抓到一個,一搜,上億。美國更是如此,就蘋果公司在海外的資產就是天文數字,那都不在美國。更別提全球化後無數財團家族把錢投在各國不回美國而避稅了。盡管如此,美國官方數字基尼係數也是45以上。

 

中國美國這兩個國家沒亂,那是“合情”而已,並非合理,就是說還沒遇到大的經濟危機導火索。

 

人類曆史上,狩獵民族動亂很少,大多是上層權力之爭導致派別拚殺。根據基尼等人的研究,在狩獵時代,社會基尼係數隻有17左右。動亂隻是派仗而已。而農耕時代,財富才向少數人集中,基尼係數常常到30一代甚至更高。

 

東方黃種人的國家,由於受儒家“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影響,基尼係數大多數時代都不高,因為抑商的原因,財富向少數人集中總能被“富不過三代”的鐵律而受到限製。就現在來說,日本、韓國、北朝鮮、越南、台灣等有儒家背景的黃種人國家,基尼係數大多在30-40之間。唯有中國大陸與香港,高到動亂的邊緣。

 

在香港回歸大陸之前,英國為了減少香港的治理難度,極力壓製金融、地產的既得利益集團暴富,也就是壓製基尼係數的高升。中共在過去的改革開放期間,走向了權貴資本主義之路,香港回歸後金融地產兩界的富豪們也跟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沆瀣一氣,讓基尼係數提升到超過53的高位。

 

美國的基尼係數高升,是從裏根經濟學開始的。在羅斯福階段,億萬富豪上稅最高94%。裏根經濟學從兩方麵把美國帶入長期動亂的險境:一方麵政府債台高築,靠舉債度日;另一方麵,百姓不存錢,而是“提前消費”就是寅吃卯糧。最終導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就是基尼係數到了按官方數字也超過了45的地步。這可是億萬富豪們把錢留在海外後的數字。真實數據無法得知。在這方麵,中國現在也類似。希臘的56和西班牙的58,那是那兩個國家在全球化浪潮中能把錢送到海外的比例很少情況下的數字。這也是非常嚇人的。希臘和西班牙到底什麽時候發生社會動蕩,無法預測,因為是隨時都可能發生的。也許中美兩國的真實數字比這哥倆不小。

 

那如何解決香港的貧富差距太大呢?

 

在人類曆史上,發生動亂就是一個辦法。社會發生大的動蕩,其結果就是重新洗牌。這是毛澤東在中國現階段陰魂不散的根本原因。別以為老百姓不知道毛澤東時代城裏人什麽都憑票供應、農民一家人冬天隻有一條像樣的棉褲可以穿出來走親戚。他們清楚。然而,“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儒家思想根深蒂固,對權貴富豪有著既羨慕又仇視的雙重心理。一旦經濟發展停滯,通貨膨脹加劇,社會便隨時都有發生崩盤級別的動蕩可能。其實,香港如此,中國如此,美國亦如此。

 

然而,如果說美國現代社會缺個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羅斯福,那中國絕對不缺讓中國再次貧窮的毛澤東。

 

同樣是儒家文化,同樣是中國人,為何台灣的貧富差距就小得多?這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台灣的民主製度令任何一個候選人都必須拉大多數人的選票,也就不得不照顧平民而壓製財團。這也是富士康寧肯在大陸發展也不在台灣發展的原因,因為大陸對億萬富豪在稅收方麵總是通過腐敗製度而網開一麵。否則,郭台銘們早就撤離大陸了。另一方麵,中共由毛澤東的極端貧困化到鄧小平開始的黑貓白貓,兩個極端的蕩秋千現象,導致從“共貧窮”到極端兩極分化的結果。而台灣的蕩秋千基本上在窄小的範圍。打從蔣介石在台灣搞土改,就一直在摸索“共同富裕”的路。所以,就是在蔣介石的獨裁統治期間,台灣的基尼係數仍然不高。

 

同樣是民主國家,美國的基尼係數為何就很高呢?因為美國在蘇聯垮台後人民大眾都接受了億萬富豪既得利益集團的洗腦:均貧富的共產主義敗給了貧富差距大的美國。所以,不要擔心貧富差距加大。這就成了共識。暫時掩蓋了動蕩的誘因。然而,惡性循環的結果便是最終走到兩極分化無以為繼地步。

 

現在的香港人,也就自然會對比大陸與台灣,必然明白台灣的基尼係數低,其民主製度才是鬧事的底層人想要的。香港人不喜歡大陸中共的導致貧富差距加大的經濟政策在香港發揚光大。香港的當政者們隻需要跟中共一條腿走路就行了。如果是普選製,那政客們就必須跟台灣政客一樣要討好選民就必須壓住基尼係數高升,房價就不能憑既得利益集團隨便炒高。這是底層香港人跟中共過不去的根本原因之一。

 

香港人跟大陸中共敵對態度的另一原因是八九六四。我寫過博文,論述了在香港人眼中,八九六四的失敗是香港人敗給了鄧小平的中共(在此不贅述)。這是李鵬死,中共對李鵬的葬禮安排是:把六四的鍋盡量讓李鵬背。等於那是他們那一代人的事,與現政權無關。非但如此,連當過總理的朱鎔基、溫家寶都不參加追悼會,不是他們想不想參加的事,而是中共的安排。胡錦濤也不參加。江澤民一人參加,就等於六四這事讓他們倆背黑鍋算了。當然,老江也喜歡出頭露麵,表明自己還活著,何況六四是鄧小平李鵬給江澤民做了嫁衣,他不出麵就有點不厚道了。

 

也就是說,在香港人眼裏,每年都紀念六四,等於在他們心中這口氣還沒出。畢竟用野戰軍在城市裏殺百姓,他們還沒經曆過。也許聽說過南京大屠殺,那可是外國人幹的。所以,絕大多數香港人心目中無法認同中共是自己人。非但如此,還是仇人一樣的敵人。在古代,這種事唯一的辦法就是“和親”,可現代社會這條路沒有了。香港,成為反共大本營的本質不會改變了,那是鄧小平的政治遺產---收回香港並非“水到渠成”造成的要麽在北京殺人要麽在香港殺人的處境,等於六四就是“變相武力收回香港”,可鄧小平又沒膽量來個“一國一製”徹底收回而留下了隱患(請看前文)。

 

大陸畢竟從極端貧窮快速崛起,引起基尼係數高升,算是情有可原的話,可香港本來就好好的亞洲四小龍之一,平白無故就變成了貧富差距大到絕大多數年輕人買不起房地步,基尼係數超過53,對此,中共是無法向曆史交代的。香港何時亂、因何導火索而亂,則是小事一樁了。何況大陸近年來一直在搞精準扶貧,而香港則沒這方麵的政策。如何讓香港的基尼係數降下來,其實包括中國、美國等貧富差距已經大到極端地步,都是這個世界馬上就麵臨的最大風險。對於基尼係數高的國家和地區,亂,是合理的;不亂,隻是合情而已,或者說還沒碰到經濟危機---債務危機的導火索而已。這是曆史的發展告訴了人們的規律。

-----

最後回複網友們問及的民主黨候選人的話題。楊安澤(Andrew Yang,不喜歡他的政策的人罵他“按豬養”),肯定是個聰明人,是個幹實事的人,但他絕不是讓美國從泥沼裏走出來再次輝煌搞新政的羅斯福,因為他沒有那個魄力。然而,作為參政的華人,他的辯論表現給美國選民帶來了華人的正麵形象是毋庸置疑的。僅此一點,我們華人就應該捐款助他往前衝。在美國,完全取消族裔的理念,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鼓勵華人參政,本身就是破除“族裔形象定型”的一步。在美國選民眼裏,華人是不怎麽關心政治的,連自己住的社區發展都不關心。一個族裔正麵形象的樹立,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作為“極少數族裔”的華人在美國更是如此。美國,就是在美國的華裔自己的家。華裔就應該關心政治參加競選。別管他的政策是否是“人頭費”性質的“按豬養”(不需要勞動也給點錢養起來),他給美國選民帶來的華人形象是正麵的。不論大選他能走多遠,不管他的政策是怎樣的,楊安澤先生都值得每一個華人尊重。在大選中自己出來走兩步,他是曆史上美籍華人裏的第二人(第一人是鄺友良,Hiram Leong Fong,廣東移民後代,美國第一位華裔聯邦參議員。此人是奇人,小的時候因為窮就到大街上給人擦皮鞋。後來在哈佛讀了法學院。後來經商,成了夏威夷首富。還當上了夏威夷參議員。二戰開打了,他就主動參軍,學開戰機當空軍。打了五年仗,升為空軍少校。退役後又當上聯邦參議員。我在美國這麽多年,議員死後葬禮待遇最高的倆人,一個就是鄺友良(全州下半旗致哀,好像十五年前的事了),一個就是麥肯。都是在戰場上打過仗的。楊安澤當然沒有鄺友良的名氣,然而,半個世紀裏就出來了這麽一位華人參選,還是值得稱道的。

附:根據英文維基百科介紹,美國曆史學家們對曆屆美國總統投票排名,從1948年開始至今20次,穩坐前三名的隻有林肯和小羅斯福二人。華盛頓有排名第四的時候。排名第一,次數最多的是:林肯11次;小羅斯福6次;華盛頓3次。沒別人什麽事。

前十名:

1.林肯(廢除奴隸製)

2.小羅斯福(新政,億萬富豪最高稅率94%,基尼係數降到曆史新低;四屆總統)

3.華盛頓(開國總統)

4.老羅斯福(小羅斯福堂兄)

5.傑弗遜(三權分立設計者,當今民主共和兩黨創始人,那時叫民主共和黨,後來分家)

6.杜魯門

7.威爾遜

8.艾森豪威爾

9.麥迪遜

10.門羅

一小小撮人 發表評論於
對香港發生的事的基本評價,本來香港“一國兩製”中共什麽也不管,又坐收香港之漁利何樂而不為。14億國人已成奴隸,8000萬黨員已成家奴,還差一個香港嗎?但是習野心膨脹,硬要來個二次收回香港,結果弄到天怒人怨,雞飛蛋打。
香港今日的困局是管出來! 活在殖民地,港人本質不理政治,投票率低,民族意識不高隻求生活好,長年練出勤奮靈活的名聲。要是20年前實行普選,即使政績再差都自己選的,大不了下次換人,不影響與中央關係,奈何中共管理能力低,隻懂越管越緊,不了解港人專注起來的反助力多大啊
fanfu002 發表評論於
上周亞洲競爭力研究所在2019年亞洲經濟論壇上發表研究報告,認為對經濟不滿(其一是收入差別)是香港大規模示威遊行背後的首要因素. 南華早報文章: https://www.scmp.com/week-asia/politics/article/3024974/economic-discontent-primary-force-behind-hong-kong-unrest
hua_3竹 發表評論於
就由我當醜人吧,相信好多你的讀者有同感。早期一段日子,都說在繼續寫佟雲、麗麗... 的故事了,還說一定會把這個故事說完。等了這麽久還等不到, 請別把這事給忘記了。
paris_echo 發表評論於
載錄名博王歪嘴一段文章,

有些開企業的朋友跟我說他早已做好了準備,隻要一聲令下他的這半生拚搏產業立即全部上繳,最起碼也能留條命再放他走出國門與家人團聚安度晚年。老王覺得這還是過於天真幼稚了,當年若不是殲滅茅台鎮三家老酒坊的時候從槍口下跑掉了一個姓賴的,就不會有人知道茅台酒的當年。當年要不是從屠刀下逃走了一個王家的嫡係子孫,就不會有人知道加多寶與王老吉的故事。
劫財不害命是土匪流寇的行規,從沙俄民族傳承過來的行事原則,最基本的理念就是隻相信死人最牢靠,財也要命也要,斬草除根才能不留後患。怎麽辦?
尤加利森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目前大陸移民去香港的不少,但是去台灣的很少吧,還是當年蔣介石帶去的那200萬比較多。 現在台灣倒是有300萬左右人口在大陸奮鬥。 台灣人歧視大陸人,連大陸配偶都享受不公平待遇, 移民過去也不明智。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看來, 要不永樂(自然科學)大師是老閻的讀者, 那就是他的高智商小朋友團隊裏有老閻的粉絲, https://youtu.be/V6am3hae-Z0
FotoCellar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現在很多大陸人移民台灣,將來也是去台灣的大陸人跟大陸政府鬧翻。"

這是從哪裡得來的?以前有一些大陸新娘,但現在絕沒有很多大陸人移民台灣。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人隊球迷' 的評論 :

我跟你講一個朋友的故事。

八九年學潮起來了,學生們群情激奮,這可嚇壞了我這朋友兩口子,因為他們的兒子在讀大學。兩口子待兒子回家時當即做出決定:學校什麽時候正式複課,你什麽時候回學校,從今天起不能出家門。此時兩口子都是科級,就輪番請假在家看著兒子不能去廣場。兒子不理解,因為同學們都在廣場,這不是讓兒子沒麵子嗎?可父母死活不放他走。直到槍響了那晚上,兒子才痛哭。因為他想不到人民軍隊會對人民開槍。他就問她父母:你們是怎麽判斷出來鄧小平會殺人的?這太離譜了。

媽媽告訴兒子:“當年我上大學快畢業時文革來了,我學習好又愛出風頭,結果呢?被打成了五一六分子。誰出賣的呢?死死追求我的男朋友。我被分配到農場勞動改造,他因揭發我立功了,留在了北京。我在農場當農民10年,在那裏跟你爸結婚。10年啊,當農民播種、插秧、除草、收割。這些都不算什麽,年輕人就是流血犧牲為了理想也無所謂,可當你一旦流血,身邊的人就吃人血饅頭。我不是有獨立思考本領,而是有血的教訓。那時時刻都想自殺的。明白嗎?鄧小平戰爭年代軍隊被包圍,他是第一把手,竟然夜間自己逃跑。這事他都幹得出來,殺你們學生算個屁啊。你瞎攙和什麽?”

這是她來美國開會跟我講的,還洋洋得意的樣子。她們兩口子把兒子看住了,還告訴兒子:江姐犧牲了,有什麽價值?社會還不是轟轟烈烈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忽悠年輕人去死的人,是最卑鄙的,因為年輕人啥都不懂,滿腔熱血,白白送死,給吃人血饅頭的人火中取栗當炮灰。毛澤東的罪惡在這裏。因為社會有沒有毛澤東,幾十年後再看,結局是一樣的。可死的年輕人以千萬計。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最近幾年回國, 發現挺有意思的兩個現象:周圍大部分的人, 不管男女老少, 愛談論政治話題. 你不想回答, 他/她還想知道你的觀點. 你如實回答, 免不了引來一番爭論. 我想這和國內政治環境管製太嚴有關, 這邊隨便談, 時不時參與不同級別的選舉, 人們反而懶得談了, 或是願意談論更有趣的事情. 另一個現象就是別管一個事多簡單, 有多少論據/證據支持, 持不同或是完全相反看法的人還是不少, 所以覺得談論政治話題實在是沒有太多效率的一個事. 如果哪裏都有這樣的論壇, 實名製加言論自由, 大家都能表達觀點, 最後看誰吸引更多的讀者, 尤其是能培養和鼓勵獨立思考的讀者, 生活中的政治也就簡單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如果我們從國際大局來看,也是有規律的。

當人口老化,也就是說年輕人的比例減小(由於生育率低造成,或戰爭殺人造成),社會就穩定得多,而且基尼係數也下降。

我們看看生育率低的國家:

中國1.18-1.6 (這個數字這麽大的差距是因為來源不同。中國政府2010年的人口普查結果是1.18,而世界銀行給出的數字是1.6;我偏向於中國人口普查的數字),其中上海北京遼寧0.7幾。

日本1.41
南韓1.26
香港1.19
台灣1.13
新加坡0.83

這是世界女人生孩子最少的國家和地區。香港名列倒數第幾。如果把上海北京遼寧算上,那也是屬於生育率很低的地區。

在生育率低的國家和地區,日本南韓台灣新加坡都是社會穩定,因為沒多少年輕人在生計上太糟糕,老年人就成了社會的定海神針。那香港為何會讓年輕人惴惴不安呢?因為大陸年輕人移民香港太多造成的。否則,香港的生育率在那擺著,人口逐年下降,老齡化嚴重,不存在社會動蕩不安的因素。如果中共一直不許大陸人去香港,香港的人口就會萎縮。人口萎縮的國家和地區沒鬧事的。鬧事的是外來的移民年輕人太多造成的貧富差距過大。

現在誰也無法讓日本再現當年的關東軍,你就是告訴日本人東南亞、中國可以入侵了,日本人也沒幾個想赴湯蹈火拚命的了,因為生育率太低,年輕人不存在生存空間壓力過大互相競爭而導致生活壓力太大的情況。

蘇聯到了勃列日涅夫後期,他縱容男人們喝酒,天天喝醉,女人們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都無法懷孕,因為丈夫們不跟她們嘿咻了,天天抱著伏爾加酒瓶子,沒心思抱女人了。珍寶島戰役就看出來了,蘇聯士兵沒人想玩命。阿富汗戰爭,軍人不能帶酒出國打仗,個個都想回家,仗就沒法打了。到這份上,就是管仲活過來,打仗立功了的,回去後給免費妓女,他們都不幹的。隻有立功後回去給1千瓶伏爾加酒,他們才會賣命。蘇聯瓦解跟伏爾加是有關係的。因為女人們懷孕很難了,人口減少,年輕人也喝酒,就不搞美女了。葉利欽就是酒鬼,身邊一個美女都不要,天天喝醉,沒法找年輕女人了。

香港平均一個女人就生一個孩子,如果沒有烏泱烏泱的大陸年輕人跑去香港,那裏的年輕人就不愁有工作,買房也不是個事。房價無法上漲。日本台灣南韓就是這樣子的。

如果沒有外地移民,人口老齡化的國家和地區,是最穩定的社會。

我有一個俄羅斯朋友,他死活理解不了中國的貪官怎麽要那麽多年輕女人。天天喝好酒,時時刻刻都暈暈乎乎的,怎麽可能有那精力陪女人啊?八九年的時候,一位波蘭留學生就問我天安門廣場不給酒喝,學生們幹嘛在那待著不走?沒酒喝,那男男女女的回校舍去嘿咻也比在那強啊。他在大學裏找不到女朋友就隻能天天晚上喝酒。

年輕人本來是享受嘿咻的年齡,那他們為何要參與政治?因為生活資源決定的性資源的險惡狀況造成的。男人在年輕時沒有自己的住房沒有好的工作,哪個女生願意跟你嘿咻啊。這就造成了玩命賭一把的心態,甚至發生暴力也在所不惜,因為荷爾蒙無處發泄。有錢有房有美女的年輕人想玩政治的也有,那是少數。

中共會控製大陸年輕人去香港討生活,讓香港的人口下降。生育率如此低,用不了多久都剩下老年人了,房子沒人買,生活費用就降下來了。如果台灣限製大陸年輕人移民台灣,那台灣的人口就會快速下降,社會就穩定多了。這個世界上,哪個國家生育率高,年輕人比例高,哪個國家基尼係數就高,社會就亂。中國人口降到4億,香港人口降到1百萬,環境優美,社會和諧,汙染小,綠水青山。該有多好?如果不是資源貧乏導致的年輕男人們的性資源競爭力過低,隻生了一個兒子的母親哪個舍得讓獨子去冒險鬧事?家庭就讓孩子們不鬧事了。

2018年的數據:大陸移民香港的人數是香港自然生長率的5倍。在毛澤東時代,逃到香港的人數超過200萬。這些人恨透了中共。香港亂局,還不是中共統治時期跑到香港的大陸人鬧的?說到底,香港人跟中共的矛盾本質上是大陸人跟中共的矛盾在香港的較量。現在很多大陸人移民台灣,將來也是去台灣的大陸人跟大陸政府鬧翻。台灣本地人跟中共沒什麽感覺。美國跟加拿大很近,可我對加拿大沒感覺,道理是一樣的。無恩無怨。

解決香港問題的兩把鑰匙:一個是杜絕大陸年輕人移民香港。如果可以去的話,就隻能去女性。另一個是釜底抽薪,在香港徹底解決貧富差距過大。措施?中共自己想。
股聾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ussier' 的評論 :

所以還是請閻老構思一下適合中國國情的政治體製,不要簡單的“姓資姓社,民主專製 ...”論。
就算空想一下,頭腦風暴, “Brain Storm” 也是有意義的。不枉閻老的自負清高。

怎麽樣?
aussier 發表評論於
回複老閻,您的文章思想言論的確有獨到之處,尤其是用利益這把手術刀刨析時政切中要害,立場客觀才能中的。
李超人跑路,福布斯富豪榜跑路,政要明星們拿綠卡等等,這些都是鴨先知,最少也是築好三窟。億萬老百姓到哪裏跑?敘利亞難民才去歐洲百萬人口已經怨聲載道,封鎖邊境線右翼上台。作為個體,技術移民,投資移民甚至結婚難民,鑽營出一條路。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億萬萬人口,到哪裏生存?簡單的說,中華民族沒有其他選擇,隻有獨立自強華山一條路。十三億人口要和德國日本比工廠製造業,和美國拚高科技,和東南亞搶服裝鞋帽低端產業,哪一行落後於人都要受製於人,十三億人口的超級重擔,衣食住行靠進口,用什麽來交換?僅僅是小小的芯片,每年從美國進口超過兩三千億美金,當然美國也隻有芯片拿得出手值些錢。這次貿易戰也是死掐華為命門不放,如果是對付印度,小樣的你,咳嗽一聲都嚇癱了。
作為個體,聰明如豬當然趨利避害,換個國籍不耽誤海歸愛國。作為群體,哪有這麽多騰挪空間?斷臂求存臥薪嚐膽而已。
作為無黨派人士,誰說我五毛我罵他祖宗,誰罵我漢奸我問候他老母。老子不是讀書人,撒起潑來可以罵遍一條街,遑論一個論壇。
論壇這些紛紛擾擾極其無趣,老閻也沒有推陳出新讓人耳目一亮。感覺吃梨幹要比看這些烏七八糟爽很多。

現代社會之所以動蕩不安,是因為新科技改變了數千年的人類生活方式,LGBT堂而皇之通過法律,婚姻家庭,工作生活等等都在劇烈變動,這其實就是未來的生活方式,所有的人都要經受這種改變的陣痛,無論你意識到或者接受與否。

另外,新能源的開發利用(核聚變),AI智能(自動駕駛,機器人等),5G6G通訊方式,醫藥生物基因(再生器官),量子科技...所有的這一切都將打開無盡的寶藏。如果眼睛僅僅盯著腳下的一分錢,可能會錯過數不清的精彩。
aussier 發表評論於
回複尤加利森林,其實我想說得是李嘉誠造神運動已經幾十年了,所謂烈火煉真金,李首富的成色在這次香港運動中一覽無餘。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好吧,就算拳拳赤子之心愛護香港年輕人,無非就是刊登一個廣告,花些小錢廣告費。如果這樣就算是做了善人,老子也豁出去提醒香港民眾小不忍則受其咎。

非常讚同老閻說法,民眾大多時候就像羊群,智商比較低,極易受到煽動飛蛾投火。無奈啊,生活的重擔時時刻刻壓在肩上,每天的生活和工作都是在煎熬,哪怕是知道前途無亮,有一點希望和鼓舞,也會奮不顧身的投入所有。政商聯合一次次的利用各種把戲割老百姓的韭菜,舉世罕見的房價讓工薪階層一輩子攢錢也買不起房。老閻說高溫高壓之下,凡事皆可成為爆點。香港經濟騰飛期間,你好我好大家好,李超人在天上飛,百姓腳踏實地人間過日子倒也相安無事。到如今歲月煎熬,即使超人並無大錯也招人嫉恨。無奈,這就是人心,出來混總歸要還,有多少榮耀加身就會承擔皇冠之重。
老閻的豬論有些震耳發聵,問題是就算人類社會有缺點,有時吃虧流血,畢竟總體來看,人類文明源遠流長仍在發展進步。豬欄裏或者野豬社會億萬年還是毫無起色。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羊群如果都變成豬群恐怕世界不會更加美好,羊群如有獅子帶隊或者變異成狼群,應該會更加強大一些。不迷信,不盲從,獨立自強哪怕更加艱辛,這就是人類成長的足跡。
尤加利森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ussier' 的評論 : 讚同您對李嘉誠的評價。 他說自己是香港市民,子曰達則接濟天下,窮則(才)獨善其身。 李嘉誠作為一個香港的巨商,在香港特殊的經濟政治環境中賺足了銀子,的確應該位香港的發展做點什麽。 李旗下的產業很多都是跟民生相關的基礎產業Utility,已經不單單是一項生意那麽簡單了。 李甩出一句:我隻是一個商人,明顯是沒有擔當。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博主看透人性, 而政治往往顯示人性中最黑暗和醜陋的一麵. 能對熱衷於/搞政治的職業政客們有何好感和指望?
lao-fei 發表評論於
很喜歡老閻的文章,透著深刻的哲理。但是不知道老閻為什麽對毛澤東共產黨那麽痛恨,老閻應該是老初三或老高三的農村人,在農村吃點苦也沒啥啊。咋就那麽恨老毛呢。
秋葉斑斕 發表評論於
民主國家的人自我意識比較強,好事。但不聰明的人有了很強的自我意識對他/她自己不見得是好事。
他們分不清國家機器和政治運作和個人自我意識是兩回事。在科學上就是用一個尺度上的現象來解釋另一個尺度的現象。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45.2邁修補的數字是最近的。2019年6月29的報道是已經修補了40邁。新牆一點都沒建呢。川普競選時的忽悠是2000邁全部建成,上台後改說完成一半。現在的說法是:國會批準的61億美元,他準備建86邁新牆。86,跟1000比。哎!

問題是:這86邁新牆真的能建起來?兩年修補舊的才修了45.2邁,還有幾百邁舊的需要修。
有那86邁新牆與否,有差別嗎?要我說啊,川普應該先建新牆,哪怕一兩邁,可以給粉絲們照相用。無數川粉跑到邊境去找新牆照相,結果都找不到,還說自己沒找到建新牆的地方。他們誤以為早就在建新牆了,準備把像放在網上吹川普的功績呢。事實上,一點新牆都沒建呢。真實世界就這麽好玩。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政客們都是忽悠,不論奧巴馬還是川普。區別是奧巴馬對西裔陰損。咬人的狗不叫喚。
奧巴馬驅逐偷渡者平均每年比川普平均每年還多,建牆更多。

看看川普真的建牆了?下麵是英文實況參觀後的報道:

Has Trump started building the wall between USA & Mexico?

Q:In places where no barrier existed before, how much new wall has Trump completed since taking office?
中文:川普建新牆了嗎?

A: None. 答案:沒有

Q: How much wall has Trump built that was an upgrade to existing barriers?
川普上台後修以前建的牆,修了多少英裏了?

A: So fa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replaced about 45.2 miles of what Homeland Security called “outdated and operationally ineffective barrier.” Most of that amount -- 40 miles -- was upgraded using $292 million that Congress approved for the 2017 budget year. The other five miles was paid for using some of the $1.375 billion Congress approved for upgrades in 2018.

答:45.2 英裏。其中40英裏是國會2017年批的2.92億美元(平均每英裏修補超過7百萬美元,比當時建新牆貴多了),另外的5邁是2018年批的13.75億美元。現在還在修呢。
------------
根據這速度計算,把以前建的500多邁修補一下,需要超過20年。那牆是生鏽的鐵欄杆,20年就鏽透了。這就沒完沒了地修,就是狗熊掰棒子。川普建新牆的計劃,哪怕不維修,那一百年能幹完?

錢去哪兒了? 修牆的建築公司樂壞了。修一邁,700萬美元。慢慢幹吧。

川普都不提建新牆了,隻說修舊牆。當初多少紅脖子一聽建新牆熱血沸騰啊。這得多傻才會相信“建新牆1500邁”真的會發生啊。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建牆,差不多30年建了500多邁壽命隻有20年的鐵欄杆牆,那都是容易建的地方。就按以前的計算,那難建的1500邁也得90年不?90年裏需要維修4次,等於建新牆,加在一起,等於300年以上。

小學算術都能算出來墨西哥邊境建牆總數超過2000邁,那是忽悠逗你玩的。那有沒有真信的?我負責告訴你:大約有美國人口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信以為真。

你要是跟地球人政客較真,是不是有點扯?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天安門的學生們看到趙紫陽都那樣了,還不清楚鄧小平要開槍鎮壓了?趙紫陽的表情,那不表明沒人能製止得了鄧小平施淫威了?那還不撤走,不給鄧小平機會不就是成功了嗎?來日方長,鄧小平能活得過你們?

這都啥智商啊?可你無法說服他們的。因為他們認為他們可以讓鄧小平放下屠刀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鄧小平為何用野戰軍殺人,而不是讓軍人穿上警服,其含義在哪裏。還有人認為死人才能喚醒百姓。這多麽天真啊。百姓就跟螞蟻一樣,隻顧眼前利益;跟羊群一樣,隻看誰贏,贏了就是領頭羊,贏者通吃。在這方麵,人類根本就是群羊,不是豬、虎。如果給人類定性錯了,那你一定誤判形勢。

你把羊群看待成豬、貓科動物,那你就毫無疑問誤判形勢。那些曆史英雄人物,就是血太熱了而已,對曆史的發展是沒什麽價值的,因為人類作為群體,就是群羊。在轉基因或敲掉崇拜基因之前,毫無辦法改變他們的思維與行為。

“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隻贏得:幾杵疏鍾,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

“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盡珠簾畫棟,卷不及暮雨朝雲;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ussier' 的評論 :

你太單純了!政治不像你說的那樣。

“香港示威遊行原因兜兜轉轉還是要回到反送中,港人經濟不好還可勉強度日,發發牢騷。如通過法案,港人罪責即可遣送抓捕至大陸,抗拒從嚴的口號曆曆在目。”

那都是導火索而已。沒有送中,也有其它火星出來。

“李嘉誠的廣告,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試圖做和事佬,應該是沒有渠道上達天聽。問題是炒房團也有您老人家一份功勞啊,金融房地產這種與民爭利的生意吃到嘴魚腹之後,抹抹嘴說事是否有些輕飄飄?有擔當,就表明立場態度,或為港人爭取權益利益,或心係香港長治久安安撫民眾。”

對政治來說,“表明立場”屁用沒有。曆史的發展有其自身的規律,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毛澤東厲害不?有沒有毛澤東,今天的中國,不論是經濟發展,還是貪腐程度,都差不多還是今天的樣子。黃河水,從源頭流到東海,是由勢差決定的。中間是否發生改道,影響的隻是改道過程中淹死的人不同而已,而對黃河水流到東海的結局甚至時間都沒啥影響。所以,看透這一點,當黃河改道前,搬遷出泛區,就對了。孔子早就看透了這一點:“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因為你管不了黃河大堤坍塌的。該來的一定會來。

李嘉誠沒讀過大學,他知道提前跑。從大陸撤資,從香港撤資,跑到英國。錢多錢少是第二位的,弄不好命都沒了。徐明有億萬財富,死在監獄,那錢能換成冥幣?他自己的專機跑到外國又回去了。傻到這份上,誰也救不了他。

aussier 發表評論於
一直拜讀老閻的神作,前段時間文學城看不到鏈接心中悵然若失。有些文字可以洞察世事的真相,有些思想可以照亮內心幽暗之處。

蘆笛屬於白洋澱學院派,分析引經據典絲絲入縷。老閻應該是山藥蛋幫,哈哈哈哈,別看廣告看療效!

估摸著嗮梨幹比較繁瑣耗時,老閻拎起基尼係數就開始解剖香港時政,有些數據引用也沒有認真核對,反正又不是發表理工科論文,用不著注明摘引出處。驚起蛙聲一片。

老閻唯心主義論有獨到之處,常常會有峰回路轉悠然見南山的欣喜。奈何點睛之筆也要有那栩栩如生畫作架構好了,醞釀的神完氣足才能一蹴而就。寫出一篇好文章哪有這麽多出口成章七步成詩。
這份辛苦理解歸理解,網友之請榨取老閻腦髓,在下還是支持的。

之前和香港朋友聊天也談起過現在的年輕人負擔不起房價,生活辛苦而無望。百萬港人上街可以說民心所向。老閻用學術筆法基尼係數探討議論,殊途同歸。說不上豁然開朗,有一種漸漸淡了的感覺。好像是在重複聽經濟是政治的基礎,資本主義來到人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流著鮮血和肮髒的東西... 貧富差距就像是溫水煮青蛙,窮困的生活狀態是在炎炎烈日下的煎熬。問題是老閻沒有回答究竟多少度才會刺激到青蛙/也沒有回答怎麽樣才能跳出火鍋收場等等。
三年自然災害,文革,委內瑞拉現狀等等都是參照物,變革的力量往往不是由下而上,往往是自上而下,由於鬥爭觸及到高層利益才會反轉劇情。底層的反抗和革命,大多數由於官僚體係的不作為變得聲勢浩大,組織性並不強,破壞性非常大。
香港示威遊行原因兜兜轉轉還是要回到反送中,港人經濟不好還可勉強度日,發發牢騷。如通過法案,港人罪責即可遣送抓捕至大陸,抗拒從嚴的口號曆曆在目。貪婪和恐懼是人類社會的原動力,陳吳,李闖等也是求生欲所致。無為而治還是嚴刑苛法這個話題可以延展開來,美國洛杉磯暴亂也出動過軍隊,美國警察處理示威鬧事者一般是步步升級反製手段。
李嘉誠的廣告,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試圖做和事佬,應該是沒有渠道上達天聽。問題是炒房團也有您老人家一份功勞啊,金融房地產這種與民爭利的生意吃到嘴魚腹之後,抹抹嘴說事是否有些輕飄飄?有擔當,就表明立場態度,或為港人爭取權益利益,或心係香港長治久安安撫民眾。
所謂是人微言輕,沒錢別BB,您老人家智慧聲望金錢都夠,這樣的表態...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Andrew Yang給每個人每月發1000美元並不能改變貧富差異,因為所有人的差別保持不變。他應該改變一下,給那些需要的人發,並且按照一定的比例關係發,比如按照上年可課稅收入確定某數字不給,另一數字全給,之間的按反比關係給。由於現在財富過度集中,超過50%的人會得到數量不同的補貼,這些人都投他的話,總統位置唾手可得。
尤加利森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謝謝指點, 所以美國的占領華爾街也沒搞出什麽名堂。
歪伯 發表評論於
你的鄰居應該是Dunning-Kruger effect曲線的很好例子。筆杆子自古就是洗腦的極好工具,原始社會中的巫師,祭司就是雛形。不過從側麵也表明,民主製度一人一票的缺陷,真的還不如抽簽抓鬮的隨機方式來選舉。良性的社會還是應該符合正態分布的好,兩極,最富的人和最窮的人占少數,中產占大多數,同時階層也不能固化,允許流動,所以“富不過三代”應該也算是防止固化的一種手段,也算是歪打正著?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跟你們說一件好玩的事,就知道這社會多麽有趣了。

我剛搬到這裏時的鄰居叫邁克。我們倆合得來,互相幫忙。比如他砍樹,我幫忙。還有幫他修車什麽的。他嶽母晚上開車倒車把我的郵箱給撞倒了,上麵有燈。他買的新零件準備找電工,我告訴他我自己來。這樣省他的錢。加上他大女兒跟我小女兒同學,孩子們也是好朋友。我們的關係很好。他第一件事就是問我在哪個教堂。我沒辦法就說在中國人辦的教堂。他對我選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不了解,特想知道。我當然清楚他是當地人,南方人,基本上都是共和黨。他在車廠工作,賣新車。我就試著跟他抱怨我們州民主黨不好,就想讓他放心,我不是民主黨,以免惹他不愉快。他對民主黨恨得咬牙切齒的樣子。我說民主黨州議員們想取消我們的Pension計劃。那是共和黨幹的,就是給州立大學的員工退休後有Pension,民主黨極力反對。好在我們這裏是共和黨為主。

我們在一個地方投票大選,每次都碰上他。他搬到我們附近不遠的地方,因為跟嶽母近幫他們照顧孩子。在投票的地方排隊,他又問起了我州政府為何給我們Pension。我說這事感謝共和黨,所以,咱們都投共和黨州議員。沒想到他臉色非常難看。他妻子還跟我老婆說這事。因為我們州比較窮,Pension是州稅的錢。憑什麽用州稅的錢給州立大學的人Pension?那肯定是民主黨幹的!他們不相信是共和黨幹的。傻乎乎地投共和黨。她還問過我,如果我們活到90歲,州政府給我們多少Pension,我說我們倆加在一起每年超過10萬Pension,如果真活到90歲,就是3個米林。這是額外的,跟社保、退休金沒關係。我們州比較窮啊。那就有他們家一份,他就說那一定是民主黨議員幹的。我不想跟他抬杠,就說反正咱們都投共和黨,管它誰幹的呢。你看美國老百姓多麽傻啊,告訴他是共和黨幹的,他們不信呢。其實用窮人上的州稅給大學教授退休後Pension,平心而論,那是多麽不公平的事啊?我們這裏房地產稅美國第二低,房價又那麽低,吃的跟大城市比簡直沒法比,有點錢就夠花的。憑什麽給大學教授們Pension啊?這不有點扯?可我們這裏的選民就投共和黨,而大學教授們退休後拿Pension反而不投共和黨的票。這世界真的瘋了?所以,社會學可不是直來直去那麽簡單。我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來邁克對我們拿Pension有點耿耿於懷。他早就知道大學教授退休後給Pension,可他竟然認為那是民主黨州議員們幹的。這得傻到什麽程度啊?我們州民主黨議員根本就成不了氣候。就這智商,投票給共和黨議員還以為自己幹的是對自己主張有利的呢。我根本就無所謂哪個黨,基本上輪著來。因為從個人利益考慮的話,共和黨對我們更好點不是?從理念上,我更認可民主黨的公平原則。當地人投共和黨的真的可憐。被賣了還幫人家數錢。可民主黨議員們跟他們解釋是徒勞的。笑死人不償命。
LuojiXue9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博主所提“反人類罪”很在點子上。放眼全球,凡是社會主義國家的獨裁者都有受到這類罪行起訴的可能。中共對此也特別清醒,所以絕對要分分鍾鍾抓緊一切權力,絕對要壓製住人民。從陳雲當年定下的“還是我們自己的子弟可靠,”演變成中央最高層要“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的製度,以及當羅馬尼亞人民起義槍決共產黨獨裁者總統時,中國著名女副總理竟被嚇癱等事都可以證明這點。

另外,眼下在國內有不少議論。人們私下稱不學無術隻會鑽營拍馬的王滬寧為中國的“拉斯普廷。”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樓下三位說的都有道理。

為何香港80%的人占有的財富不足總財富的8%,而不反對富人?

這跟美國的狀況差不多。美國80%的人口加起來的財富少於10%的總財富,但既得利益集團通過各種宣傳洗腦,把仇恨轉移到最低層吃福利的。事實上,就是趕走窮人,從最窮的開始趕走,趕走80%的總人口,還是擠不出10%的總財富,因為80%的人口隻占有8%的總財富。可他們傻,不了解這事。香港的富豪們一邊巴結中共,一邊給絕大多數人洗腦,讓他們恨中共,讓他們感覺到是中國讓他們更貧窮了。

而中共呢?還必須扶持香港的富豪們,因為富豪們用民主嚇唬中共。香港的億萬富豪們兩頭吃。美國億萬富豪們走的是另一條路:讓絕大多數人恨比自己更窮的人。
尤加利森林 發表評論於
閻老為什麽香港的年輕人不反那些富豪? 是因為柿子都挑軟的捏嗎?
yunong2012 發表評論於
請問美國的民主製度不也是任何一個候選人都必須拉大多數人的選票,為何基尼係數也這麽高?
Attractivewl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香港之所以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麵是由幾方麵因素造成的:(1)隨著內地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過去擺在香港人的許多機會不斷地流向內地城市如北上廣深,世界金融城市之一的地位不斷下降,香港人相對內地人的優越感越來越低,年輕人覺得前途不太看好;(2)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極少數富豪住在依山傍海、景色宜人的豪宅裏,而絕大多數普通居民則蝸居窄小低矮、居住麵積非常小、壓抑的高層“鴿子籠”樓房裏,而且房價越來越高;(3)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國兩製”有點兒向“一國一製”的方向轉變的傾向。(4), (5)…
武尊 發表評論於
八三年就已經正式成立武警部隊了。當時主要是為了盡快控製極其惡劣的社會治安,順便安置大量越戰退伍軍人,那是個剛剛結束第一次嚴打的階段。

武警的成立與89沒有任何關係。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加州沒有牛肉麵' 的評論 :

他可能那時候他還是個兒童,所以,胡言亂語。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香港走到這一步,按下葫蘆浮起瓢。

當今的南非、中南美洲,是地球上基尼指數最高的兩大片。誰也解決不了社會動蕩不安,除非“釜底抽薪”解決貧富兩極分化,否則,“天空在顫抖,大地在燃燒。”的局麵無法解決,動蕩此起彼伏。

八九六四屠殺之所以有效,是因為那時的基尼指數非常低,是人們對官倒的預期引發貧富差距大到難以承受地步的擔憂,而事實上那不是事實。現在的基尼係數之高,如果發生八九學潮,一定是全社會此起彼伏。因為貧富差距兩極分化不再是人們的預期,而是現實。
加州沒有牛肉麵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武警在六四之前已經存在好幾年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孔子早在2400年前就知道:“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擔心分的少,而是擔心分配的不均勻。(基尼指數高,社會發生大患)

不患貧而患不安:不擔心人民生活貧窮,而擔心生活不安定。(維穩的重要性高於一切。穩定壓倒一切。寧當太平犬,不做亂世人。)

為何造成社會不安定?因為基尼指數高(患於不均)。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就是最後中國政府決定出兵香港拍的,肯定是派武警和特警,香港已經有駐軍作為後備力量已經足夠用了。六四對國家最大的教訓就是成立了武警和特警,就是如何正確的使用武力和警力來處置和解決非法遊行集會和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包括處置極端分子使用暴力的鬧事活動。相信中國政府的理智智慧和處置解決尖銳對抗性矛盾的能力。魔鬼總在細節中, 如果出動武警特警,從技術層麵上看操作應該是很周密的。負責宵禁和維持主要公共場合的治安, 配合香港警察捕捉所有的已知的犯罪分子和違反禁令的人。所以, 發生大規模的激烈對抗行為的概率應該非常低,原則上不會有任何的流血和傷亡。相信中國將會向世界展示,派出的武警特警是維護大多數香港人民利益和香港穩定的正義之師。讓世人無可指摘。比如說吧,在十一個星期的不斷的抗議示威中,隻有一位女孩眼睛被嚴重打傷。並且根據今天的報導證據表明還是自己的豬隊友幹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任何國家的第一隱患包括凶殺都是基尼係數高造成: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7/dec/08/income-inequality-murder-homicide-rates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社會第一不安因素就是基尼係數高:

http://concealednation.org/2018/07/why-every-gun-owner-should-understand-the-gini-coefficient/

社會是否穩定,與絕對貧窮無關,而與相對貧窮有關:
https://www.reddit.com/r/BasicIncome/comments/61k0no/poverty_causes_crime_wrong_the_gini_coefficient/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連基尼指數與社會動亂的關係都不知道???

https://www.economist.com/graphic-detail/2018/06/07/the-stark-relationship-between-income-inequality-and-crime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問題是多重原因造成的,其中不否定的問題之一就是: 香港有7百60萬人口,其中華裔人口有6百90萬。在華裔人口中有4百萬以上具有雙重國籍。所以在香港具有外國國籍的人總數一共5百萬。其中有3百多萬香港人具有英國護照。30多萬香港人具有加拿大護照。20多萬香港人具有澳大利亞護照。所以當講到政治,屁股決定腦袋又是最準確的答案. 這些香港人大部分(還沒有數據)肯定都是崇洋媚外,數典忘祖,或挾洋自重,效忠他們的第二祖國。 他們不怕把事情鬧大而把香港搞成一個死港臭港。而他們自己可以隨時地開溜全身而退,。就像九七年香港回歸前,至少有五分之一的香港人都離開了,但他們後來又基本上全回來了。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我並不認為基尼指數能夠解釋和說明香港和其他社會的動亂的本質。基尼指數(Gini Coefficient)是經濟學中的概念,並不是社會學中的概念。社會學中三大理論之一的社會衝突理論包拮了社會分層理論是起源於馬克思的理論,但已經被修改的並不包括階級鬥爭之類革命性的內容。社會學研究生的課程的基本理論和基本概念中甚至沒有提到基尼指數。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ini_coefficient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香港之亂, 後麵有人,此人是誰?不止一幫。
但凡鬧事, 不但要看是誰在台前鬧,還得看誰在後麵拉木偶線,更得看“鬧”大了哪個孫子最有好處。
TG這回至少有一點明白了,再喊再鬧, 包括雙方,喊打喊殺,就是袖著手待深圳不動, 當然袖筒裏抓著到還是槍誰也不知道, 但就不亮出來,因為半根羽毛這回知道, 再來一個五月35日,得好處的不單單是老美啊,但倒黴的一定是他自己!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借機講一下為何鄧小平六四用野戰軍?

他不是為了“平暴”,而是為了震懾英國和它的後台美國:97回歸時如果美國英國鼓動香港鬧事,中國野戰軍立刻進入香港。

如果是為了“平暴”,鄧小平就會把野戰軍的軍裝換成警服,用警察平息群體事件天經地義。警察當場殺不配合警察的人全世界都沒話可說。而野戰軍是對付外敵的。美國除了警察外還有國民自衛隊。就是警察實在搞不定了,也不需要動用野戰軍。

作為國家,中國沒跟聯合國部隊打過仗。那是誌願軍的名義。根據聯合國憲章,中國事後加入聯合國這就不是問題了。因為名義不一樣,性質就不同。這淺顯的道理鄧小平清楚得很。別說沒那麽多警服。就中國製造服裝的能力,二十萬套警服一兩天就搞成。實在不行可以把全國的警服都借來,事後給警察發新的。鄧小平就是要以野戰軍的名義告訴英國和它背後的美國:武力收回香港的準備我做好了,不服就試試看!

等於在北京殺人以取代在香港殺人。這是我前文的中心思想。這也是香港年年紀念六四的原因,因為香港人清楚鄧小平以野戰軍的名義在北京殺人的深刻含義就是:野戰軍VS香港,而非表麵上的野戰軍VS北京學生。香港人明白,也至今不忘。等在六四時香港成年人死光了後,香港才會忘記六四這碼事。這也是香港人跟中共死磕的原因之一。就是鄧小平在八九六四的表現令香港人認為中共與香港人是敵對關係。這個結,難以解開。在古代,和親,就是一條路。現在,幾乎找不到路了。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香港亂了近兩月,亂情還在繼續,嚐不知何時結束,這是事實。

許多人對此做了不同的解釋,卻很少觸及博主所揭示的原因及解決辦法。

博主認為這次港亂的根源在於香港社會巨大的貧富差異,造成這個巨大差異的原因是地產的無限製炒作,使財富極度集中,表現為基尼係數極高,因此解決的辦法之一是政府出麵限製炒作,減小貧富差異,表現為降低基尼指數。反送中隻是這次亂的一個導火線,即使沒有反送中,也會有別的導火線。

道理聽上去簡單且合乎邏輯。之前的解釋多著眼點於反送中本身,示威者及警察使用暴力等表麵上。

邏輯上,基尼係數極高比如60,並不意味動亂立即爆發,還需要導火索,即某個能量點的觸發,這與幹草不能自燃,需要火點一樣;卻與標準情況下達到100度水就開不同。用許多地方基尼係數極高卻沒有發生動亂來反駁博主的論點是不合邏輯的,因為基尼指數高並沒被博主認為是動亂的充分條件。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ibblypig0' 的評論 :

就五毛惡棍的卑鄙表現而已。我文章也沒說成千上萬啊。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午睡' 的評論 :

他找到的才不是官方的。我用的是美國中情局的。歐盟在30左右。憑記憶,我現在沒去查。
wibblypig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非戰爭情況殺平民(還是同胞)幾百跟成千上萬在性質上有本質區別?把殺人的數量當成冷冰冰的像戰爭遊戲裏的數字?這種冷血以及對殺平民辯護的行為就是沒人性
每天午睡 發表評論於
唐西 發表評論於 2019-08-17 21:05:48

別瞎扯了,博主的數據就是道聽途說的,非官方的。 當然要維護他的動亂理論,不搞點數據或者捏造點數據或者誇大點數據,又怎能讓”理論”站得住腳呢? 鏈接看了,歐盟28國平均值在51.8,西班牙50.8,就低於這個數,英國55.4。

~ ~ ~ ~

拜托,如果不是存心抬杠的話,請拿香港和同處“人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東亞文化另外三小龍和一大龍(日本)比好不好?這些地方基尼指數都小於40.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做人,要留後路,最起碼要留口德。你在為你和你的後代作孽。不積陰德,你會遭到報應的。老天爺放過誰?

哇噻!
老閻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啦,這話不應溫提別人,應該給你自己說。
我在城裏讀博快有二十年了,什麽貨色沒有見過。麵對質疑和批評,請老閻不要生氣,更不必用上高壓或威嚇的口氣和筆伐的犀利來對待讀者。
既然是文學城裏頭的VIP人物,就不能斯文點。在有限的言論自由底下講事實,擺道理,顯數據。但前提條件是真-善-美,不要那些假-醜-惡。
反正在我看來今天的潤濤閻已不是當年的潤濤閻了,老了,弦也調不準啦!

武尊 發表評論於
老閻,這裏有幾個id你是不用回複的,他們既無學識也沒有什麽閱曆,他們說些什麽就當成是笑話好了。不厚道的說,在閱讀你文章的時候,偶爾見到幾個裸奔的人是一種調劑,他們的存在挺令人覺得滑稽開心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殺平民,殺一個都太多。這可不是戰爭的誤殺。李鵬日記就是在澄清他不是殺人的主謀。楊尚昆死前一直在說他反對殺人,是鄧小平下令,與他無關。陳希同寫回憶錄,就是強調殺人與他無關。鄧小平的女兒也說殺人是悲劇。
Arnold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老閻有點過了吧?這位“無名小小輩”有權表達他的判斷和觀點,況且天安門廣場當年究竟死了多少人,對絕大多數人來說,至今仍是個謎,真相遠遠還未完全揭開。怎麽就是反人類罪了呢?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名小小輩' 的評論 :

河北有個叫丁得勁的,比你囂張多了。是保定地區涿縣造反司令,能跟副主席王洪文稱兄道弟的。殺掉誰活該,是他的口頭禪。他家裏蓋的房子四周都留槍孔,他有很多槍。四人幫被逮捕,他倉皇出逃到廣州,想跑到香港。結果在廣州被抓。解放牌汽車拉著他沿路示眾,五花大邦。他又高又胖,耷拉著腦袋。被槍斃前完全沒有了當年的囂張勁。四人幫沒死刑,他這個爪牙死刑。

做人,要留後路,最起碼要留口德。你在為你和你的後代作孽。不積陰德,你會遭到報應的。老天爺放過誰?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名小小輩' 的評論 :

你如果在海外,你的電腦IP將暴露你是誰。你將遭到反人類罪起訴。你如果在國內翻牆,中國政府早晚有一天會找到你跟你算賬。社會總是翻來覆去的。四人幫的爪牙當年比你囂張。
無名小小輩 發表評論於
所以我認為根本就沒死那麽多人,否則的話美國早就鋪天蓋地的登出來了。為了反共而反共。
借用侯德建的那句話“為了一個謊言而去撒慌,可能先被揭穿的是自己”。
鄧公英明!香港必定!台灣必將統一!
無名小小輩 發表評論於
google上那些照片我二十多年前就看過。就是政府也承認死了二,三百人。可那些反共勢力說北京死了成千上萬的人。成千上萬的人得多少屍體,怎麽沒有一張這樣的照片或是錄像?。所以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凍青鋪南' 的評論 : 這就是代溝。
凍青鋪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好吧好吧,我也喜歡背起手來看螞蟻打架,看他頭像是年輕一代人喜歡的漫畫角色,多和他說兩句。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凍青鋪南' 的評論 :
我之前就猜你把兩個概念弄混了?

別瞎扯了,博主的數據就是道聽途說的,非官方的。
當然要維護他的動亂理論,不搞點數據或者捏造點數據或者誇大點數據,又怎能讓”理論”站得住腳呢?
鏈接看了,歐盟28國平均值在51.8,西班牙50.8,就低於這個數,英國55.4。而奇怪的事葡萄牙高於60,按博主的”理論”推測,咋不見人家動亂,而澳門咋沒有聽過有”澳獨”鬧事。
都別胡扯了,更不要跟著博主瞎扯,動亂看基尼指數。笑話!
白霧 發表評論於
剛剛看了楊安澤在新州的演講視頻,覺得非常精彩。閻老有超乎尋常的直覺力,不知覺得他勝算有多少?從星象看,楊安澤本命命宮和太陽都在魔蠍,而流年的木土冥在明年齊聚魔蠍,意味著大量的考驗和越來越多的支持者,總統宣誓日後,木土又合上他的月亮金星水星,他應該能走很遠才對。就算不能出線,也可能是副總統,至少是個部長吧!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凍青鋪南' 的評論 :

你把公式給他,把數據給他,他三天要是能搞明白,我到大街上裸奔仨鍾頭。就他那思維水平,你還有閑心搭理他。
凍青鋪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gini coefficient有兩種一種是income另一種是wealth。Income那類是全年收入的指標,wealth是社會財富占有的比較。我之前就猜你把兩個概念弄混了。重新給下鏈接:https://ec.europa.eu/eurostat/web/products-datasets/-/ilc_di12b
點進去後View table旁有個放大鏡????的圖標,點一下就有了。
還有另外一個網站也給出了:https://www.gfmag.com/global-data/economic-data/wealth-distribution-income-inequality
注意裏麵的Net income gini index和wealth gini index.就跟你說到這裏了,還不信我也不管了,吃瓜看戲多好。
ft 發表評論於
更正: 你的方法或許有幫助。
ft 發表評論於
老閻,期待你發出做梨幹的方法。尤其是怎麽晾幹的。一直想做蘋果幹,你的發放或許有幫助。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2019-08-17 10:08:19
因為隻有一個繁榮強大的中國才是我們海外華人的堅強保障.

——————嗬嗬,又來了。說你自己的觀點吧。沒人像你這樣不要臉
代表海外華人。而且還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
祖國的強大和弱小跟大多數移民沒有一毛錢關係,更不可能保障什麽。

中共、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讓那麽多國家反對,你難道看不到讓國人蒙羞嗎?

隻有不知羞恥的人才會歌頌他的倒行逆施。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這邊現在也有“劫匪”,一夜之間把你田裏的東西收割淨。沒聽說破案。
今年美國來的水果多,且便宜。據說跟貿易戰有關。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假裝' 的評論 :

在美國還真的賣不了梨。這裏的水果太多。在中國可能也賣不掉。我們老家一到秋天賣梨就是大難題。我出國前半年吧,幫我大姐去天津賣梨,她承包的梨園有一百多棵梨樹,大概有5000多斤梨。我們哥倆雇了一拖拉機去天津,結果半路上在楊柳青被劫匪農民打劫。五個人半夜埋伏在路邊。看到拖拉機來了,就衝上去。你不敢撞死他們。大概損失了五百斤吧,我們沒準備。那時我們有獵槍的。沒帶上。哪裏想到會有劫匪啊。他們自行車就能帶走那麽多。這是我最後一次幫大姐賣梨。那幾年每年秋天都幫她去天津市賣梨。北京市不讓進。天津可以。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六四照片”,隨便Google一搜:血腥慎入

https://blog.boxun.com/hero/64/52_1.shtml
無名小小輩 發表評論於
作者也是把香港貧富差距的責任推到大陸頭上了。
還有,六四 中共野戰軍在首都屠殺百姓,請問作者看到了嗎?有照片嗎,錄像更好。拜托發來看看。謝謝!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幾百斤梨,我幫你擺攤賣了吧。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最近一直在回憶閻先生多年前的預言:2019年中國的難關。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ibblypig0' 的評論 :

你現在再讀2013年蘆笛的文章,就清楚了。蘆笛的迷者們給他定義為帝師級的水平。然而,他看人不準,雖然犀利,大概是王滬寧的水平。他對未來的預測總是錯的。跟潤濤閻不在一個水平上。為何?

他對社會的觀察有很多框框。比如,他把讀書多少學位高低對政客的能力關係看得太高。其實,玩政治忽悠水平跟讀書多少學位高低沒什麽關係。張良、蕭何的學問那哪裏是文盲劉邦能比的?可玩政治水平,劉邦比他們高太多了。我們村的黨支部書記一個字都不認識,可玩政治到爐火純青地步。文革來了,整他的工作隊長是天津的知識分子,最終敗給他。工作隊長臨走時說出了原委:“我想到的,許會都能想到;許會想到的,我想不到。所以,他總是走在我前邊。”

毛澤東高中考不上,可來一句“鬥地主、分田地”六個字,就能把農民文盲忽悠到給他賣命地步。李自成就一句“跟著闖王不納糧”就夠了。民主黨那些人總以為川普不能當選,因為他說話連初中生的文化水平都沒有,就六年級水平。可越是這樣的人,越接地氣,底層人越認為他才是自己人。也許習近平的確不認識那幾個字,也許他是故意的念錯。越是沒文化,底層越是喜歡他---接地氣。蘆笛搞不懂這裏邊的貓膩。他是瞧不起劉邦朱元璋李自成毛澤東習近平川普這類文化水平低的政客。

社會非常複雜,不是直線的關係。你現在回頭讀他的文章,就知道了他的預測未來能力低得很。然而,他的文章可讀性還是少見的好。對未來的預測,反著看就更接近事實。
白霧 發表評論於
美國槍擊案不斷,左右派係嚴重分裂,已經亂象頻現。川普四處亂懟的言論有如此大市場,也是亂世之兆。
wibblypig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蘆笛把他的文章都放到這裏了https://sites.google.com/site/ludiwenji/docs
雨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笨企鵝' 的評論 : 謝謝分享。 王孟源帶著中國心的見解深刻獨到。他提的建議沒有心係香港人民,也不能怪他。香港和台灣都是大國政治經濟博弈的棋子。香港現在比台灣有更多的金融優勢,但台灣人民對政府的選舉有更多的自主權。歎息一聲。 就像主持人感受的一樣現實有些 depress.
回到閻兄從基尼係數論述的角度,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大國博弈也許貿易戰賭的就是誰先不能承受基尼臨界點。
wibblypig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anda44' 的評論 : Gini coefficient 確實在0-1之間,可能是為了便於大眾理解,該係數用百分比表達之後就是Gini index基尼指數,所以有53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ibblypig0' 的評論 :

去讀了。蘆笛還是太小看“毛澤東思想”在全中國人民大眾心中的感召力了。

人類社會總是要“回頭”的,叫回光返照。

有的需要幾十年,有的需要幾百年,有的需要幾千年。毛澤東就是秦始皇的“再回頭”,兩千多年的輪回。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一種表達是coefficient,一種是 index.

index 50 = coefficient 0.5

天啊,這還要給出解釋?
Panda44 發表評論於
基尼係數最大為“1”,最小等於“0”,

Where does 53 come from?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ibblypig0' 的評論 :

謝謝。我去讀一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想起了一件往事:《漢奸論壇》評出了“四大漢奸”(四大寫手),他們是:

像春天般溫暖的林思雲(溫柔漢奸);
像夏天般火熱的蘆笛(熱血漢奸);
像秋風掃落葉那樣的照無眠(無情漢奸);
像冬天那樣冷酷的馬悲鳴(冷血漢奸)。

我來到文學城,還看到有人問:“為何四大漢奸裏沒有潤濤閻?”

不知道是罵我,還是為我鳴不平。看到後,笑死我了。漢奸這鍋咱沒背,這帽子咱沒戴。好事啊。想起了明朝救下了大明江山的於謙被皇帝朱祁鎮冤枉致死前寫就的《石灰吟》:

千錘萬鑿出深山,
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身碎骨渾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
wibblypig0 發表評論於
老閻:蘆笛貌似定居英國,看過他寫的一篇去希臘還是意大利玩的遊記。記得他在遊記裏提到過他身體不大好,用的砂中醫術語,好像說他自己練氣功走火入魔還是咋的。他原本想把他的博文裏寫的100多萬字的文字找人出版,但好像出版的事不順利,就把電子版放到網上供人隨便下載了。網上能找到他的最近的一篇文章是2013年,習剛上台後不久他評述習是否要搞文革。鏈接在這裏https://www.backchina.com/blog/260533/article-187511.html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我這個筆名就是當年我第一次上中文網是在《漢奸論壇》注冊成功的。看到的是一位叫蘆笛的說“有的人上網的唯一目的就向讀者展示自己的愚蠢”。我看後覺得這個蘆笛在搞笑。天底下哪會有這種人啊。可當我自己的文章貼上後立刻發現蘆笛講的竟然是真的!有的人理解力隻差令你不信這世界上還有如此駑鈍之人。不論你怎麽解釋,他們都理解不了,還嘮嘮叨叨發評論。

那個論壇還有一位寫手叫馬悲鳴。這倆人現在都退出不寫東西了。他們比我大不少,都插隊很多年。馬悲鳴在內蒙插隊8年。估計是身體原因,後來他們不寫了。蘆笛是正兒八經寫文章,馬悲鳴就是搞笑罵鄭義。文學城潤南大哥也不寫了,可能也是身體原因?這著實令人害怕。人生太匆匆,說不定突然間就寫不了了。雖然那時打打鬧鬧的,可現在還挺懷念這幾個老寫手的,文章都很有看頭。讀到好的寫手的文章實在不容易碰到。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不過從這近30年美國華人的政治曆史可以看出一個規律。國家越繁榮越強大,屁股坐過去的人越多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因為隻有一個繁榮強大的中國才是我們海外華人的堅強保障。

言之有理!

博主的性子就是你必須順著他,要不,他就來點拐彎抹角論點來忽悠忽悠。
另類大VIP,城內一景。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基尼係數是科學。數學表達式這裏貼不上。但可以看解釋:

The Gini coefficient (or Gini ratio) G is a summary statistic of the Lorenz curve and a measure of inequality in a population. The Gini coefficient is most easily calculated from unordered size data as the "relative mean difference," i.e., the mean of the difference between every possible pair of individuals, divided by the mean size mu,

G=(sum_(i=1)^(n)sum_(j=1)^(n)|x_i-x_j|)/(2n^2mu)

(Dixon et al. 1987, Damgaard and Weiner 2000). Alternatively, if the data is ordered by increasing size of individuals, G is given by

G=(sum_(i=1)^(n)(2i-n-1)x_i^')/(n^2mu)
Yangtze430030 發表評論於
支持Andrew Yang: 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 或 Freedom Dividend. 但不要忘記 DD ( Democracy Dollars).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你要表白什麽?你說你是輪子?五毛?

這都與我的文章無關。你愛是哪派都好。

社會科學也是科學。就好比阿基米德定律,什麽國家什麽黨派都可以用於造你的軍艦。沒人用,也與阿基米德定律無關。就好比門捷列夫周期表,誰願意用就用。沒人用,絲毫不影響其真理。

到這裏表態立場幹嘛?探討科學,需要拿數據。沒數據,就沒現代社會科學。經濟學本身就離不開數學。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道理越辯越明,事情越理越清。閻老有點不願意聽不同意見啊。並且,屁股決定腦袋的專利權想來還是本人的呢?仔細回想還是91年初,64出來劉賓雁和幾個年輕的學生到我們大學來做講座。因為在國內一向敬佩劉的報告文學,比如他最後在國內發表的是《人妖之間》。座談會結束後走出會場時和他邊走邊交談,他說"我們明年就肯定能回去的,國內會敲鑼打鼓地歡迎我們"。當然大家都知道他後來到死也沒能回得去。但在此之後的幾年中,他寫的文章越來越離譜,就因為他拿了台灣人的錢。當時想著真是存在決定意識,就冒出來了屁股決定腦袋這句話,言糙理不糙,用在他身上恰如其分。後來用此話罵過香港鳳凰衛視的老右派邱震海,再後來這句不太文雅的話居然流傳開被人越用越多了。不過從這近30年美國華人的政治曆史可以看出一個規律。國家越繁榮越強大,屁股坐過去的人越多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因為隻有一個繁榮強大的中國才是我們海外華人的堅強保障。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凍青鋪南' 的評論 : 你點出的鏈接出錯,以下是鏈接網頁:
https://ec.europa.eu/eurostat/tgm/table.do?tab=table&language=en&pcode=tessi190
笨企鵝 發表評論於
建議博主看看史東采訪王孟源這一集,更深刻,更國際視野,更前瞻,更有曆史依據,更智庫。
**youtube**watch?v=TihkL4zmwOA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很多人根本就沒有社會學常識和世界曆史知識。

政府的職能是抑製既得利益集團的壟斷。如果沆瀣一氣,那就等於認可社會回到弱肉強食叢林法則。如果是那樣,就回到了強盜邏輯範疇,那就必須承認“有槍就是草頭王”、不能打擊土匪、不能判決強奸犯的叢林社會。這就涉及到社會總成本。動亂一旦無法製止,那城頭變換大王旗的曆史反複重演。

你不能一邊打擊土匪,抓捕強奸犯,一邊跟富豪沆瀣一氣,因為那是不合邏輯的。而人類不論種族不論語言不論文化,都秉承著同樣的邏輯思維。既然你不限製既得利益集團對百姓財富與資源的掠奪,那你就必須認可土匪強盜,因為那是同一個邏輯。你認可土匪強盜,你就必須認可強奸犯,因為那是叢林法則的同一思維邏輯---弱肉強食。政府如果把社會拉回到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那時刻都會動蕩不安,除非一步回到奴隸社會。其實在奴隸社會,比如春秋時代,要給奴隸剁掉腳才行,否則還是跑掉。現在基尼係數高的非洲、中南美洲,都是社會動蕩不安。

在資本市場,如果政府撒手不管,那很快就是窮者越窮,富者越富。就好比我有100塊錢,你有10塊,這個市場就咱倆,那我分分鍾就把你那10塊弄到手。因為咱倆是一個市場,一樣的成本,我壓價到你血本無歸的地步,你分分鍾就垮台。這市場就我一家獨大。房地產也一樣,如果政府想限製,非常容易。當年羅斯福新政:富豪把金條上交換成現金,上稅90%。如果藏起來,搜到沒收,人入獄。錢放到海外?查出來就沒收,人入獄。看你敢不敢這麽做。羅斯福打贏了二戰,靠富豪的稅錢造了二百多艘航母,每年一萬多架戰機。僅支援蘇聯的坦克飛機大炮網上有數字,令你吃驚到掉了下巴。美國的經濟發展,到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產品出自美國。大公司總裁的收入是本公司職員收入的24倍,但上稅九成後就差不多了。總裁們照樣幹得風風火火。這是真實的美國曆史。沒有羅斯福新政力挽狂瀾,美國聯邦就在大蕭條後的動亂中解體。

香港的房地產,道理也一樣。到了基尼係數53高位,政府就應該下令:第二套房不能貸款,自己現金買可以,但房產所得稅要高到90%,就是說你租出去的收入90%上稅。你不租,也照樣按此款數上稅。還有人買第二套房炒房子嗎?如果當年蔣介石真的讀過《子夜》,他就知道他作為中華民國總統是失職的,資本社會進入了被叢林法則支配地步,那還能不土匪遍地、工人罷工、黑社會橫行?連你的拜把兄弟張學良都配合共產黨撿漏,奪你江山。蔣介石把小舅子宋子文、一單挑孔祥熙為首開始砍頭,毫無節製的貪官、富豪砍掉1000顆頭顱時,江山就穩住了。法官大革命要開始了,路易十六非常清楚那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如果果斷殺掉既得利益集團就幾百顆人頭,大革命就不會發生,他自己也不會被送上斷頭台。其實,香港、大陸都讓既得利益集團邁入叢林法則地步了。不論是黑天鵝還是灰犀牛,一旦出來,後果就是按下葫蘆浮起瓢:今天下去了,明天又來。看看今天的非洲和中南美洲,高基尼係數引發的亂局,就非常清楚了。
每天午睡 發表評論於
看到有一條跟帖說老閻是高級物貿。這可不符合邏輯。老閻不是老共最恨的一類人就不錯了。老共不怕有人破口大罵,就怕有人揭出其奧妙。以最近香港形勢為例,在襠妹文宣鼓動下,對香港遊行的人們喊打喊殺的恰恰是社會底層,和香港53的基尼指數下淪落社會底層而不滿的人們屬於同一階級。讓底層群眾相互恨起來,罵起來,打起來不正是襠妹文宣所要的效果嗎?如果底層民眾能夠聽懂老閻,或者通過其能聽懂的親友搞懂怎麽回事,這不是給襠妹文宣吹起的仇恨氣球戳洞嘛。如果有心人按照老閻的邏輯進一步深思,香港貧富愈加懸殊的原因中最主要的就是1997以來的政治設計不合理嘛。如果說台灣的過於民粹,香港的政治運作過於依賴精英層協商,社會底層沒有代表,脫離民意;而這樣的設計主要是為了避免民主選舉。老共如果真的出以公心,1997年完全有機會做出更合理的政治設計,比如日本式的比例代表製。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港獨一直都在運作,美英一直都在支持,64一直在紀念,隻是這次潮水不但沒消退,反而愈演愈烈,已經持續數周。像草原上的野草,幹的多了,一點就著。基尼指數不降,即貧富差距不減小甚至繼續擴大,下一次風暴將更大更嚴重。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andomspot' 的評論 :
暑假帶兒子(10歲)去香港,兒子說;”我是不會住在這裏“。
然後去日本,英國。 在英國,兒子說:”英國應當讓日本人來治理“! :)

枕寒流 發表評論於
同意。還是經濟基礎決定社會的基本走向。不依不饒,破罐破摔式的表達訴求,其不合理外表下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過高的基尼係數。
有網友以為閻師避談民主自由,隻說經濟原因是替北京政府打馬虎眼。我認為是誤解。大陸受教育的人都了解矛盾論。凡事都會自覺地分析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再分析矛盾的主要方麵和次要方麵。這個思路經過多年已經溶入血液。寫文章也是如此。說民主,道自由的文字滿大街都是。再寫都覺得沒勁。不強求一篇文章事無巨細,麵麵俱到。
富豪在沒有有效的政府製約,民間也不仇富的環境下,勢力已然獨大。董,梁,林政都欲加以製約而不成。港人不喜歡北京政府幹預,北京也不想惹一身騷。所以,大家看到這次香港騷亂,北京很謹慎,不出手。香港政局估計有兩個可能的走向。民意若轉變為反地產商壟斷,建製派會在北京支持下收拾四大家族,平息民怨,改善民生。如果港人看不清,或者不想看清問題的根源,一意反中,這個吃中國菜,喝中國水,享受優惠,不交稅還罵中國人的地方,今後也別怨中國不鳥它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Nekono_88' 的評論 :

樓下有網友給他鏈接了。我沒那閑工夫。聽口氣那位不學無術者好像是顏寧的粉絲,那我就接著揭發顏寧的論文。很快就寫出來。看來毛澤東的“宜將剩勇追窮寇”是對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andomspot' 的評論 :

是的。其實不用數據就知道。就貧富差距來說,去日本、南韓走一趟,再到香港,立刻發現那是兩個世界。中國的貧困山區別說了,就到北京南邊縣城,你就看到殘疾人坐在木板下麵有輪子的滑板,在大街上乞討。要是再到聖地亞哥的豪宅區,然後看洛杉磯路邊的帳篷,誰要是相信官方的美國基尼係數45,他腦子肯定進水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凍青鋪南' 的評論 :

跟那種無知者無畏的人沒必要費勁。你清楚“我們跟他們不屬於一個星球的人”就沒煩惱了。你搭理他,他會給你十年前的數據糾纏你。
QXJD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楊安澤(Andrew Yang,不喜歡他的政策的人罵他“按豬養”),肯定是個聰明人,是個幹實事的人,但他絕不是讓美國從泥沼裏走出來再次輝煌搞新政的羅斯福,因為他沒有那個魄力。"

請教老閻這裏的魄力具體指的是什麽?是怎麽判斷出來的?不會是類似於老閻舊文裏的”吃人血饅頭“的意思吧?
randomspot 發表評論於
認同。
今年夏天去了日本, 然後又第一次的去了香港。 香港這個地方很有意思, 但從日本過來, 對比鮮明的,讓我對香港那裏及其明顯的民富分化的街頭場景, 感到很不舒服。 當時就覺得, 一個社會走到這個地步, 實在不是好事。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2019-08-16 18:28:44
回複: ”路邊的蒲公英 2019-08-16 香港低端人口沒房住恰恰是英國殖民者的長期政策留下的腫瘤,真不能怨土共。“
-------------------
香港的房子被炒到如此高度,與大陸的貪官,貪官的家屬,貪官的情婦二,三奶去香港買房沒有關係? 與大陸的高官,高官子女,明星,富商等在香港買房沒有關係?
=======================================================
既是香港出台了非香港永久居民,在港置業繳的稅率達到了房價的30%的“辣招”,仍然擋不住非本地買家的報道! 沒聽說過?
====================================================================
影響很小,高官,高官子女,明星,富商買的房子與低端百姓的房子不在一個層次。類似溫哥華的情況,豪宅可以100萬炒到450萬,普通的樓房一個單位沒有那樣漲的,可能40萬到60萬。說是英國殖民者的長期政策,因為香港其實有大片未開發的地塊,完全可以用來蓋居民樓,但是那裏有荒唐的環保法規,並且給百姓洗腦,讓百姓同意擠在棺材房裏搞環保,這樣有錢人可以住山上,附近沒有低端人口打擾,看海灣風景前麵沒有高樓遮擋。
亙古未見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老閻指出了香港這次動蕩的最根本原因在於經濟方麵,並沒有否定其它方方麵麵的原因,五毛之說何從談起!實際上香港這次鬧這麽大動靜,是各方麵合力造成的,有英美的暗中操縱,有國內倒習的力量,在中共政策的實誤,有文化上的原因,等等。
凍青鋪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我看你的頭像,估計是和我年齡相仿的人。我去你說的eurostat網站查了數據,表名為:Gini coefficient of equivalised disposable income before social transfers (pensions included in social transfers) [ilc_di12b]
Last update: 17-07-2019。我沒找錯吧,西班牙近幾年gini coefficient在50上下波動,希臘是60.是不是我找錯了啊?我把鏈接貼在這,如果找錯了,麻煩你把鏈接貼出來大家看看。
鏈接:http://appsso.eurostat.ec.europa.eu/nui/submitViewTableAction.do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嗬嗬,紅小兵陰魂不散啊。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我就知道我這文章會引來屁股決定腦袋的五毛們。嗬嗬!-

Hmm. How interesting
動不動就上綱上線的,哪怕是五毛也要尊重一下吧。

-我的數據來源於英文的數據,這也有錯?

社會學也要用數據說話。隻有感情用事,提前就有立場的,才隻用屁股決定腦袋的方式思考。-

什麽英文數據,來自哪裏?不會是”自然”雜誌吧?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社會發生動亂,英文就是violence, turmoil.在科學上講是中性詞。基尼係數在最低時,任何社會也都有案件和群體事件發生,隻是當基尼係數高到一定程度,社會發生暴力、襲警、與政府發生衝突的群體事件等會在頻率與規模上增大。這就是社會學家研究基尼係數與社會動亂的相關性。

衝突的定性,在社會學科學研究其基尼係數與事件頻率和規模的相關性方麵,毫無關係。與事件的正義、非正義,沒有一分錢關係。講的是事件發生的頻率與規模大小跟基尼係數的相關性。它不涉及衝突的定性屬於正義與非正義。用“春秋無義戰”比較合適。

這就是我剛發出的評論:隻根據立場、利益而思考問題的人,就跟隻看眼前利益時刻在覓食的螞蟻在思維上是一樣的屁股決定腦袋的政治奴隸。他們無法追求真理,追求的隻是自己的立場、利益或者信仰,這些與真理無涉。
zhonghuare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謝謝、期待。剛才句頭顯示的?不是問號、是手形讚、沒能正確顯示。
portfolio 發表評論於
又是一篇胡說八道。
把香港人民的抗爭,說成“動亂”?
去年年底,你還不懂裝懂,胡扯 ——川普任期內,美股SP-500指數,不會回到xxxx。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估計另一派屁股決定腦袋的也會來的。

真理與這兩派都無關,他們隻知道利益、立場。就跟覓食的螞蟻一模一樣。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我就知道我這文章會引來屁股決定腦袋的五毛們。嗬嗬!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中國古代軍事智慧講究兩軍對陣,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君子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有些的牌抓在手裏並不需要打出來,反而能夠極大的震懾威脅對方。當然要不時地亮出牌來警告對方。想當年李敖在台灣立法會當委員質問民進黨的上百個立法委員說,如果將來為了台灣獨立和中國開戰,你們誰願意穿軍裝上陣?結果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後來李敖罵隻會打嘴炮的孬種。香港這些沒教育好的孩子們更是一窩孬種。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有關中國是否會出動軍隊的問題:六四對國家最大的教訓就是成立了武警和特警,就是如何正確的使用武力和警力來處置和解決非法遊行集會和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包括處置極端分子使用暴力的鬧事活動。相信中國政府的理智智慧和處置解決尖銳對抗性矛盾的能力. 就算如果出動軍隊的話,武警特警也會跟進。魔鬼總在細節中,從技術層麵上看操作應該是很周密的。軍隊負責宵禁和維持主要公共場合的治安。武警特警配合香港警察捕捉所有的已知的犯罪分子和違反禁令的人。發生大規模的激烈對抗行為的概率應該非常低,原則上不會有任何的流血和傷亡。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路邊的蒲公英 2019-08-16 香港低端人口沒房住恰恰是英國殖民者的長期政策留下的腫瘤,真不能怨土共。“
-------------------

香港的房子被炒到如此高度,與大陸的貪官,貪官的家屬,貪官的情婦二,三奶去香港買房沒有關係? 與大陸的高官,高官子女,明星,富商等在香港買房沒有關係?

既是香港出台了非香港永久居民,在港置業繳的稅率達到了房價的30%的“辣招”,仍然擋不住非本地買家的報道! 沒聽說過?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董建華看到了沒有實體經濟的香港是沒有前途的,當時提出了建設數碼城香港的計劃,但是最終都被有話語權的地產商們通過民主且合法的程序給否決了。大陸開放後,沒有實體產業的香港的敗落是不可避免的,你不可能一直繼續轉手倒賣[老幹媽]去美國的生意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我的數據來源於英文的數據,這也有錯?

社會學也要用數據說話。隻有感情用事,提前就有立場的,才隻用屁股決定腦袋的方式思考。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可香港本來就好好的亞洲四小龍之一,平白無故就變成了貧富差距大到絕大多數年輕人買不起房地步,基尼係數超過53,對此,中共是無法向曆史交代的。]]]
================================================================
如果讓潤先生一家搬到12平方米的樓房裏悶三個月,估計潤先生也要上街了。但香港年輕人買不起房,真的不能怨土共。2003年,香港出現了32例負資產者自殺案例,震動全港,但是這些人隻不過是10萬負資產者其中很少一部分,沒有負資產的人也擔心自己的房產貶值,時任香港特首的董建華提起由特區政府建造低價樓房供應低收入人群,一舉解決香港的住宅難題。但是提案遭到了負資產者和中產有房集體的全力反對,這些民意後來演變成50萬香港市民盛大遊行,提案最終不了了之。香港低端人口沒房住恰恰是英國殖民者的長期政策留下的腫瘤,真不能怨土共。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當年大陸的武鬥清算鼎盛時期,每天沿著珠江漂到香港的,是無數具雙手被鐵絲反綁的屍體,連續數月之久。港民們如何能對中共有好感?香港的反共思想,從未改變。
股聾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

因為啥亂?冇雞吔!

- 反正要亂,早晚要亂,起因不足道,無風不起亂!人類社會必然從產生到滅亡……反正大道理是錯不了的。太君高,真高!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然倫為辛勤的洗地,還不如寫小說!
originall 發表評論於
除了中美別的國家富人資產不能隱藏嗎?當年羅斯福時候富人都按那麽高的稅率交?那時候的富人沒有隱藏資產嗎?也許現在避稅方式更多更正大光明
Zucker 發表評論於
分析的很到位,真是一針見血,不愧是城中的狀元。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美國民主模式及政治體製的弊病如下。(1)合法性(LEGITIMACY)缺失。美國總人口330 MILLION﹔註冊選民153 MILLION (2012-2018)﹔ 美國歷年總統大投票率(TURNOUT RATE﹕1996年49%﹐2000年51%﹐2004年55%﹐2008年56%)﹔每次大約50%註冊選民出來投票。如果說一個總統被選上須要大約50%以上選票﹐也就是42-58 MILLION 選民。42M OR 58M 除以330M=14%-19%。 近二十年來美國總統一直是由14-18%的美國人民選出來的。2012年7日OBAMA 的POPULARVOTE 達到58M他由18-20%人民選出。(2)選民兩極化OR 50﹕50﹐加劇選舉的不平等性﹐不正義性﹐無代表性。從而加劇社會政治衝突。國會和參議院兩極化﹐內耗加劇﹐政府空轉。(3)總統後選人常常是 一筐爛蘋果﹐不得不挑個爛的少點的。有腦袋有本事的沒有錢﹐ 有錢的大都沒腦袋沒本事OR沒個性 (4)開銷太大。僅美國中期選舉就花了52億 ﹐而大選化了60+億。有錢才有選票。(5)實際運作中﹐窮富人不平等。政治遊戲規則嚴重偏向有錢人。美國猶太人最國會山第一遊說大富(KING OF THE US HOUSE)。美國軍火財團第二。有錢才有勢利﹐權力。(6)選上的總統常太個性化(PERSONAL PRESICENT) 。我行我素一言堂﹐一人說了算﹐一意孤行。(7)一天民主伴隨四年不民主。美國的民主能讓人民做主STOP 總統發動一場不義不利之戰﹐化去2-3 萬億﹐死4500 人嗎﹖美國的民主能讓人民做主DECIDE 是否 SPEND現今一半納稅人的錢去買軍火﹖重大事件的決策過程不民主﹐不透明﹐不道德。最後結果和極權專製一樣。美國政治體製改革的迫切性一點都不亞於中國。最致命的是大多數美國人沒有反思和看到這個問題。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閻兄看來把心思放在做梨幹上,沒完全收回來寫文。我覺得這回香港的事鬧得這麽大,貧富差距擴大到令港人無法承受的地步確實是因素之一,但絕不是全部。老閻懶得寫了,就草草收筆了。我真想罰老閻再寫一篇,哈哈,我以為我是誰呀?老閻,我說這玩兒呢,別當真哈。
北京駱駝 發表評論於
老閻:什麽時候把“性軸”寫完?焦急等待中……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讚同分析。中美一個是國家資本主義,一個是壟斷資本主義。基尼指數高不奇怪。它們都貪得無厭。
香港1996年的基尼指數是43, 好像在回歸後十年就達到了53了。
如此高的基尼指數,動蕩是早晚的事,就如底殼運動必定帶來地震一樣。
按理,民主國家會防止基尼指數逐步擴大的。但美國的選舉製度妨礙了第二次分配的調節作用。
這和美國的“恐共症”有關。看看美國醫療體係的腐敗,但即使這樣,美國人也不願意去學習,甚至了解一下,北歐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的成功經驗。因為壟斷資本家們貪得無厭,洗腦有方。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美國政治文化和體製重過程不重結果﹐重形式不重內容﹐重結構不重功能﹐重個人不重集體。中國政治文化和體製重結果不重過程﹐重內容不重形式﹐重功能不重結構﹐重集體不重個人。美國的“好製度”經常選出壞總統。一意孤行的 個性總統(PERSONAL PRESICENT)過去歷史證明美國政治體製的這一巨大弊病。911損失1萬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損失3萬億並白死4500人。壞總統 就是一意孤行的個性總統。美國的民主能讓人民做主STOP 總統發動一場不義不利之戰﹐化去2-3 萬億﹐死4500 人嗎﹖美國的民主能讓人民做主DECIDE 是否 SPEND現今一半納稅人的錢去買軍火﹖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香港有7百60萬人口,其中華裔人口有6百90萬。在華裔人口中有4百萬以上具有雙重國籍。所以在香港具有外國國籍的人總數一共5百萬。其中有3百多萬香港人具有英國護照。30多萬香港人具有加拿大護照。20多萬香港人具有澳大利亞護照。可見香港就是一個聯合國港。香港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城市,其所用的高端人才,尤其在金融和法律領域呢有很多都是從美國畢業過去的。但從個人接觸香港人的經驗來看,香港人普遍格局比較小,心態狹隘,根深蒂固的小市民觀念很重。比不上那些幾百萬在大陸打拚的心態開放有較大格局有眼光的台灣人,當然台灣人願意來大陸來打交道的大部分還都是原來大陸過去的台灣人或者他們的後代。並且香港一直被稱作文化的沙漠,香港的年輕一代人並沒有受到中國傳統的優秀文化的影響。對香港的新聞媒體和文化出版等領域內的風氣和風格十分反感,大部分香港人天天就愛看八卦新聞,從政治到色情風月。比如他們最感興趣的,M有幾個情婦,X有幾個情人之類的書。把新聞資訊和文化藝術都搞得那麽的庸俗和低俗。所以不少香港人就是那麽個格調和素質。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博主上次那個中國惡死三千萬點出的博文還讓我久久難忘,覺得死人的數字太離譜了。想必數據一定有假或計算有誤,但博主死活要狡和辯,想想也就算了。但最近才讓高人點了一下,頓悟,原來美國CIA的數字是最準點出的,畢竟是收費的、甚至是冒著生命危險而寫的報告,不能辜負納稅人的錢。
既然博主喜歡用數據來說話,來論證自己的一些推斷和論斷,倒是讓我格外留意博主采用的數據源。
這回又通過基尼指數來論證博主的”動亂”起因,但引用的基尼指數沒有出處,有信口開河,誤導讀者之嫌。
-希臘的56和西班牙的58,那是那兩個國家在全球化浪潮中能把錢送到海外的比例很少情況下的數字。這也是非常嚇人的。希臘和西班牙到底什麽時候發生社會動蕩,無法預測,因為是隨時都可能發生的。-(摘自博主原文)
根據歐盟官方統計,參見eurostat網頁。
西班牙的基尼指數從2011年到2018年從未超過35。
而希臘比西班牙還要好一點。
歐盟最糟糕的國家是保加利亞,高達39。咋不見人家鬧事或爆亂。
估計博主從來就沒有去過希臘和西班牙吧,也玩閉門造車的鬼把戲。哪來的56和58?不是為了強調自己博文的”中心思想”而有意撥高的吧?
-中國的基尼係數總是官方給出的47左右,誰要是相信這個,誰就傻到家了。-(博主原文)
沒錯!國外給出的數字更高,中國的基尼指數高達60。這又怎麽樣了,中國就動亂了?
一個全球最高效的政府,由精英把持的政府能隨便讓社會”動亂”的?就靠那幾個基尼指數,數數指頭,擺弄一下街上買來的計算機就動亂呢?算了吧!
拜托就不要用什麽”指數”來忽悠讀者啦。溫提一下:記住標明數據源的出處。
thinkthought 發表評論於
謝謝
毛畜鄧屠 發表評論於
毛畜的時代,基尼係數低,哪個願意回到那個時代?! 對富人征收累計製的高稅,不但沒給富人相應的政治權益與地位,連一點感恩之心都沒有,難道這反倒合理了?! 就是朋友之間,如果總是由一個富裕的朋友請客,其他人是否應該內心感謝,假如大家反倒都認為吃大戶合理,那就是一群混蛋了。我不反對對富人高賦稅,更不反對降低基尼係數,問題是人家有錢,政府就可以理所當然且毫無補償地高征稅,窮人福利享受了富人的稅收連一句謝謝都不用說,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平等?! 歸根到底人類社會到目前為止的經濟規律,根本上還沒有一個人真正領悟理解,簡單粗暴地仇富,並不能提升整個共同體的富裕度,反而會製造地獄,毛畜金家三代肥豬波爾布特就是典型
有鹿的地方 發表評論於
我一直認為閆先生是有大智慧的人,我是他的潛水粉。他寫文章從來是就事論事,冷靜理智。這篇文章從理論上分析香港暴動發生的根本原因,我非常認同他的幾乎所有觀點。唯一例外是關於Andrew 楊的,華人媒體對他的報道不多也不看好他,我看了他的許多訪談,認為他很有個人魅力,同時也認為他的理論是非常有道理和有前瞻性的,他得到很多美國人的支持包括原來川總的voters,包括矽穀大佬馬斯科,Amazon老板 支持他和他的UBI理論,這不是僅僅給錢這麽簡單的事,是建立另一種經濟模型來適應未來科技發展帶來的對人和社會的衝擊.他有一班鐵杆支持者(Yang Gang),非常會利用social media,非常"easy to connect voters "(忘記是哪個媒體說的),雖然美國主流媒體也不給他太多曝光率,twitter, YouTube上可是非常popular, 我也認同老閆說的華人應該支持他,無論左右,多些華人參政,華人才會在美國社會有話語權和存在感。 可笑又可悲的是,Trump的前攝影師,Gene Ho,也是華裔,說“He should move to China. Andrew Yang should have a very excellent social credit score in China”,和這城裏的川粉一個模子出來,你若與川粉一言不和,就要你搬回中國去。
秋萍 發表評論於
樓主的分析,看似很有邏輯哲理,透過一個因為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指出了引起香港人民遊行的導火索。但為什麽樓主偏偏忽視其它比貧富差距更為重要的因素呢?
這就是獨裁與民主的因素,惡法與善政的區別。
中共當年不也是利用和煽動並組織青年學生上街遊行反對國民革命政府的嗎?怎麽啦,現在人民就不能上街遊行以表達自己的意願嗎?
香港是個7百多萬人口的城市,2百萬人上街遊行,若加上他們年邁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那就是5百萬人的規模啊!俗話說: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那2百萬人是“水”還是一小撮港獨呢?
樓主啊,你是個聰明人,不會不知道事情發生的原委吧!?為什麽單單挑了個所謂貧富差距的問題來說明香港人民上街遊行呢?無非就是模糊概念,偷梁換柱以達到為中共解脫其應承擔的責任吧!
說實在的,像八戒,國色那些低級五毛,人們一看就知道,唯獨像你,像小思維,像yongbing1993 那樣的高級五毛,常常在嘴上掛著追求真理的謊言,對不明真相的讀者具有一定的欺騙性。醒醒吧,請不要再昧著良心說瞎話了,難道大五毛“染香”的下場,不能引你們為戒嗎?!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反腐根本不是降低基尼指數期望,就是讓屁民心理爽一下而已,心理平衡了,就是吃糠咽菜也不覺得苦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梨幹比梨好吃太多了。六十磅的梨做成梨幹,一個密封袋就放在冰盒裏,什麽時候想吃就拿出來吃。不需要化,根本不結冰。蒸饅頭時把梨幹放在中間,美味。有時間上圖片,介紹我做梨幹的方法。
zhonghuaren 發表評論於
???? 老閻做梨幹肯定也有一套。閻兄是如何做梨幹的(不限梨幹)?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雨滴' 的評論 :

是的。社會也是一個有機體一樣的代謝過程。

專製社會,當基尼係數到了動亂地步,統治者不需要了解什麽是基尼係數,他們心裏奔兒清楚。他們用“反腐敗”以讓人民大眾獲得“基尼係數越來越低”的預期便可有機會真的減小基尼係數。如果是忽悠,那就跟民主國家競選時的口號一樣了,就是治標不治本的給大眾打雞血的心理預期作用。比如奧巴馬的“改變”和川普的“MAGA"都是這類跟專製國家“反腐敗”的忽悠。誰信誰傻。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香港的基尼係數早就超過53了,那要是不找個理由動亂就不正常了。”

香港小地方, 貧富差距太大了, 寸土寸金房價高漲, 年輕人看不到希望, 有點破罐子破摔的傾向, 找個由頭就鬧事。 香港要是經濟垮了富人窮人都受損, 窮學生不怕富豪們怕。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作為參政的華人,他的辯論表現給美國選民帶來了華人的正麵形象是毋庸置疑的。僅此一點,我們華人就應該捐款助他往前衝。在美國,完全取消族裔的理念,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鼓勵華人參政,本身就是破除“族裔形象定型”的一步。”

讚成閻博主這個論斷。 華人積極參政, 不論輸贏都有改變在美華人形象的作用。

華人自掃門前雪明哲保身的是大多數, 是需要為社會多做貢獻讓其他族裔了解華人的進取和奉獻精神。
雨滴 發表評論於
這也解釋了曆史上的朝代更替。 當一個朝代不能扭轉財富積累的走向(腐敗),那從新洗牌就勢在必行。跟生物界一樣, 基因在一代不能完成的突變,要靠下一代來實現。死亡的意義在於重生。問好閻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人類社會的發展史表明:社會發生動亂與經濟發展階段關係不是直接的,而與心理預期關係更大。比如,八九年中國的基尼係數並不大,但人人都認為很快就會大到無法承受地步,這是心理預期的結果,導致什麽都哄搶。這跟炒股有一拚:買股票是獲得分紅的,可P/E比例並不能導致炒股的人當成現實考量,而是看以後的心理預期,哪個是潛力股。

反腐、扶貧,就是給人民大眾獲得“基尼係數會越來越小”的心理預期,就可延遲發生動蕩。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當今世界,基尼係數最高的,兩大片:非洲和動亂的難民往美國跑的中南美洲。

然後是歐洲的西班牙希臘,亞洲的香港。中國大陸、美國的數字是騙鬼的,因為這兩個國家的億萬富豪最多,隱藏數字最大。雖然一個是權貴與白手套結合的國家資本主義,一個是個體與財團結合的民主資本主義。
novint 發表評論於
分析的好,雖然不完全同意。香港的現狀是發展到了plateau,大陸可能還有20,30年的發展,但總有到plateau的那一天。到了會怎麽樣?很難預料。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很多國家的基尼係數並不高,鬧事的也很多,例如非洲很多國家,整天槍戰,卻怎麽解釋?
林海平兔 發表評論於
梨幹事小
碼字事大。。。

字字珠璣
多多益善。。。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美國有法律的保障,再說,財富集中在極少數人手裏,極少數人也要做慈善提高民眾認可度,中國不合情,官僚階層很龐大,連科長這種蒼蠅芝麻官也有富裕上億的,村長貪汙夠槍斃的,但是中國為什麽還沒有動亂呢,一直在高壓之下,中國不敢民主化,一來,民主化後,中共必被清算,中國人的狠毒將比土改還要厲害,那時候隻是嫉妒,現在是什麽?二來,中國人腐敗貪財是深入骨髓的,民主化,會帶來法製化,可能黑社會橫行,最後屁民麵臨黑白兩層壓榨,所以現在就是最好,本來就沒有幾個好人的地方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板凳
zhu286 發表評論於
台獨怎麽想的香港激進分子就是怎想到。想什麽,你懂的-----
weibao 發表評論於
老閻智慧依然,分析到位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SOFA!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