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濤閻:顏博士的回應

政治麵目:瓜子臉。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齒;要惹人愛,愛得死去活來;要讓人服,服得五體投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非常高興看到了網友貼出來的顏博士的回應。

見下圖:

 

第二次回應:

上麵的回應來自於網友在我博文評論裏給的鏈接(如果有錯,敬請原諒,因為我不懂微博)。

這是著名的細胞膜泵。有鈉離子泵、鉀/鈉離子泵、Na/H 離子泵等等。稱為Membrane pumps. 請看原文(膜泵的簡單變構模型):

 

Nature. 1966 Aug 27;211(5052):969-70.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葡萄糖轉運蛋白屬於細胞膜載體,英文:membrane carrier

 

葡萄糖載體membrane carrier變成membrane pump 了?這不是橘子跟蘋果比,而是橘子跟核桃比了。如果顏博士認為葡萄糖轉運蛋白屬於鈉離子泵一樣的膜泵,那為何你在視頻裏講50年都沒解決的機理?根據1966年發表在《自然》的論文,細胞膜泵的機理模型早就知道了啊,那你是什麽時候知道葡萄糖載體的機理模型的?是你自己發現的,對不?如果前人發現了,那你的論文裏為何沒給審稿人介紹?

 

你如果搞的是鈉離子泵的論文,那你當然引用前人發表的鈉離子泵的文獻;可你搞的是葡萄糖膜載體的機理,你應該提供給審稿人前人研究出來的葡萄糖膜載體的機理文獻。

 

從顏博士的回複可看出她很生氣。我真沒想到會有她的朋友圈的人把這事告訴了她(我沒玩過微博,不知道怎麽搞)。真的希望別去打攪顏博士了。

 

從她的回應來看,有幾點是非常清楚的:

1.她沒否認她讀過我的論文;顯然她對我和馬龍尼先生在活體蛋白上研究出來的動態機理和結構她沒反對意見。沒說我們的研究結果是錯的,以表明她不提我們的研究結果是因為我們的結論是錯的。

 

2.她在反駁裏無法表明她的研究比我們的研究更接近於活體細胞的真實動態,以表明我們的論文不值一提,而她才是第一個發現葡萄糖載體的機理的。

 

3.她的反駁雖然語氣很生氣,但她希望我給自然雜誌寫信。對此,我知道她又做了誤判。她第一個誤判是以為她在文章裏不提我們的兩篇論文便可永遠把真相埋起來。這是第一個誤判。第二個誤判是她以為她論文的審稿人和她的X光衍射解構同行們還會站在她一邊維護她。而事實上她會發現這個也是誤判。道理很簡單:她論文的審稿人應該是搞X光衍射的,否則審不了她的論文。而在X光衍射解構領域,沒有科學家從事葡萄糖載體蛋白的研究,審稿人就根據投稿人給出在葡萄糖載體蛋白機理領域前人的研究結果,以判斷此稿件的價值。顏博士在她的論文裏把真相隱藏了起來,《自然》審稿人才給出她的論文評價符合頂級雜誌水平。當然,如果審稿人搜索這方麵的論文便會發現真相。然而,科學家們有個互信機製,是投稿人對稿件的說法負責。顏博士的成果得到了同行們的高度評價和賞識,那是建立在她沒隱藏真相的基礎上。很多大科學家們是愛惜自己的羽毛的,得知真相後,其內心是痛苦的。我們可以看到顏博士再次誤判的事實。

 

4.顏博士應該知道,在膜蛋白領域,當年科學界都認可CFTR不是氯離子通道而是膜載體。我還在霍普金斯時,突然有一篇論文發表在《細胞》上,科學家通過在膜上的活體CFTR蛋白的研究,證明CFTR是氯離子通道而非載體!徹底顛覆了前人的研究結果。這一發現很快被接受為他們才是第一個發現CFTR膜蛋白真相的科學家。

 

如果顏博士的論文證明了Yan&Maloney發表的論文是錯的,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機理不是喇叭口,而是個筒子,那毫無疑問顏博士才是破解葡萄糖載體機理之謎的第一人。我估計,如果是那樣的結果,顏博士會把我們的兩篇論文列出來徹底批判。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潤濤閻一定會讓《細胞》和《美國科學院院報》雜誌撤銷我們的兩篇論文,以正視聽。如果潤濤閻不這麽做,那他就不是潤濤閻了,無法麵對十幾年跟讀潤濤閻博客的網友們。

 

可惜的是:顏博士的論文結論恰好證明了Yan&Maloney的研究結果。所以,顏博士沒敢告訴《自然》審稿人真相。這使得顏博士隻能用如此無力地、很可憐地反駁方式---用張冠李戴的戰術繼續糊弄讀者:把鈉離子膜泵的機理模型拿出來反駁。這跟她本人對葡萄糖載體機理被她揭開對科學貢獻的定性,在邏輯上是相悖的。顏博士搞的不是鈉離子泵,而是葡萄糖載體,而葡萄糖載體的機理模型已經發表過了,跟她自己發現的一模一樣。如果不隱瞞真相,那就需要告訴審稿人:顏博士團隊的研究隻是用另一方法證明了Yan&Maloney 發現的葡萄糖載體工作機理是正確的。

 

如果你的結論準確無誤地證明了我們的模型是錯的,那你就是第一個揭開葡萄糖載體機理的科學家,潤濤閻心服口服,並主動撤銷我們的兩篇論文,以後以你的論文結論為準。科學結論靠糊弄是無法長久的。顏博士如此軟弱無力地反駁,而且非常惱怒,潤濤閻隻能勸晚輩同仁顏博士:把這事先放下,好好休息。如此反駁,表明邏輯思維已經混亂了。當你的X射線衍射解構同仁包括你論文的審稿人知道你是如此反駁的,這讓他們情何以堪?先好好休息,與身體相比,名利不值一提。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桃花源主' 的評論 : 看了,隻有5條評論。。。
桃花源主 發表評論於
https://youtu.be/6PMg-0bwiTI
有意思的視頻
和有的意思的評論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essAB' 的評論 :
”沒有看到過原文說的她是世界首位. Nieng 的重大貢獻是第一個用X-Ray 解出GLUT1的晶體結構, 因為拿到蛋白的晶體是非常難”

Something is missing here.

若大家爭論焦點都不是一樣還有什麽好爭的。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沒有看到過原文說的她是世界首位. Nieng 的重大貢獻是第一個用X-Ray 解出GLUT1的晶體結構, 因為拿到蛋白的晶體是非常難.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essAB' 的評論 :
“很多其它作者做的是用3D GLUT結構去更精確推斷glucose轉運機理”
那為什麽小顏的是世界首位?
Wtp003 發表評論於
爭論各方似乎都有理其實是忽略了最關鍵的一點,整個事情都再正常不過,引述沒引述某一文獻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這裏的關鍵是小顏憑什麽說她的工作是創新/世界首位(大意如此,英文原文忘了)
凡是支持小顏的當給出理由時考慮二個問題
1。是不是隻要做的 事前人沒試過就可以稱首位
2。Nature竟然認同了。看中的原因是什麽?其看中的地方也就是文章的精髓不是就是巳經有的機製模型,當然小顏的東東會有完善的的地方。後人在前人基礎上的發展再自然不過。但.....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什麽叫”是還是不是”, 芝麻怎麽和西瓜比? 你們糾結的那個轉運機理隻是在他那個年代的層次. 機理上還有很多unknown, 有你說的那麽簡單嗎? 所以才有很多人在進一步的不斷探索. 而現在Nieng 以及很多其它作者做的是用3D GLUT結構去更精確推斷glucose轉運機理, 這些研究和Yan做的沒有什麽相關性.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JessAB & 老泉:

你們仍然回避回答唯一的核心問題:

UhpT轉運葡萄糖穿過細胞膜的機理等價於GLUT1轉運葡萄糖穿過細胞膜的機理,從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得到另一個,無論是理論上還是實驗上。

是還是不是?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我說了這麽多認為最關鍵的不同就是Nieng做的是GLUT而Yan 做的是UhpT. 假如當初Yan做的是和GLUT相關的模型, 那Nieng有可能會提到他盡管她主要做的是3D結構的知識從更高更精細的原子層次來propose那個機理. 這大概是為什麽Nieng在她那個Inward open, Occluded, Outward open 的working model 中引用了一個和她文章有直接相關的Quistgaard 關於XyIE 的文獻而沒有引用Yan的文章. 這大概也是為什麽我查了Yan倆篇文章總共170多個的citations中幾乎沒看到題目上是做GLUT的除了1999年Mueckler的一篇; 這大概也是很多做和GLUT相關研究的結構和推斷機理的其他作者也沒有引用R. Yan 的文章卻引用了很多Nieng 的文章.

要不然你們誰給解釋一下為什麽這麽多做GLUT有關研究的其他作者也沒有引用Yan的文章? 你們是否也要質疑他們重複做了Yan 的”葡萄糖轉運機理”??
老泉 發表評論於
談求真
老閻第一篇博文指出小顏的GLUT1運送葡萄糖原理是他們1993/1995 (研究UhpT) 首先發現的。老閻的“機理”:

“圖2就是一個喇叭口。就是把一片細胞膜豎著放,細胞膜上的“葡萄糖載體”(載體=馬車,葡萄糖等於乘客)喇叭口朝外,裏邊是關上的,任何分子包括水分子都進不去。隻有葡萄糖分子而且是一個分子進入喇叭口,喇叭口開始變形,變成喇叭口朝裏,此時裏邊的任何分子都不能跑出來,因為喇叭口的外麵關閉了。當喇叭口朝裏時,葡萄糖就進入細胞。
簡單不?

當然簡單!因為這是模型,就是示意圖。模型越是簡單明了,最好一目了然,就越容易被讀者理解,並印象深刻。然而,這個模型還真的就是事實上的葡萄糖載體把葡萄糖分子轉運進入細胞的工作原理(生物學上稱為“機理”)”。

老閻說自己先畫喇叭口, 小顏把六十年代第一個畫喇叭口的相關文獻搬出來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by OLEG JARDETZKY, Nature, volume 211, pages969–970 (1966). 圖中顯示離子,但文中講所有分子。這第一文獻現在衍變成了alternating access model主流理論. 因為是第一次提出,大家都多引用此文. 小顏的反應也在情理之中。

83年有人以熱力學為基礎的理論論述也畫了喇叭口。看一下這個1983年講機理的文章:Translocation pathway in the catalysis of active transport,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0(1983), 3701-3705. 機理一步步修改,更有理論基礎。


再看看1992 Mike M. Mueckler有關GLUCOSE ABSORPTION文章, 畫了喇叭口. 他的文章與小顏研究相同。

ScientifiC America (January 1, 1992). How Cells Absorb Glucose. David E. James, Gustav E. Lienhard, Jan W. Slot and Mike M. Mueckler

老閻在93-95年也畫喇叭口, 成果限於topological, domain. 當時做的不同體係 (UhpT),也與小顏研究GLUT結構,構象 (比如分子之間具體反應基團,鍵長,鍵角,能量等) 不同。

另外老閻老板前幾年 (2008)的文章提到transporter構象數據不夠,結構難定 (FUTURE ISSUES
1. How many conformational states of the transporter are there?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to define the transition states in conformational space. Characterization of these states
and the ability to achieve an individual state in vitro are the main hurdles to realizing a
full structural characterization of any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er.
2. We eagerly await the arrival of high-resolution structures of an MFS antiporter in the
Co conformation and in the substrate-bound Ci conformation.
3. Are the same residues involved in binding substrate in both the Ci and Co conformations,
and what are the exact determinants of substrate specificity and ionic selectivity?)。
在此文中,他引用六篇自己的文章,但是沒引老閻九三年畫喇叭口的文章。見”In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 Annu. Rev. Microbiology, 2008. 62:289-305.

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Mike M. Mueckler2001 有關GLUT1文章也不提1993/1995老閻文章.
Molecular Membrane Biology . Volume 18, 2001 - Issue 3 (183-193)
Structural analysis of the GLUT1 facilitative glucose transporter
Paul W. Hruz and Mike M. Mueckler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JessAB:

符合事實的先後順序是這樣的:
1. 博主第一篇博文明確指出Nieng的GLUT1運送葡萄糖穿過細胞膜的工作原理是他們1993/1995首先發現的,再說一遍:工作原理。
2. Nieng的2012 Nature文章沒引用這個的結果。
3. 博主猜測她沒引用的原因是因為不知道或找不到那2篇文章。
4. 大家發現這兩個猜測都站不住腳,推斷Nieng早就知道那個結果。
5. Nieng用Na離子穿過喇叭口作回應,博主指出那不是GLUT1運送葡萄糖的原理。
6. Nieng是Stealing/剽竊,目前似乎隻有我一個人明確這樣說。

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這個不用強調。但它們在運送葡萄糖通過細胞膜這個機理上是等價的,即從任何一個也可以推到另一個。你和Nieng能做的隻有用科學事實反駁這個等價性以表明不同。

你舉的藥物A,B化學分子式應該是不同的,它們不是同一個藥沒有疑問。但如果兩種藥都能治療糖尿病,而且工作原理都是同一個,那麽藥A的發現者肯定是先發現糖尿病治療原理的人,如果在他/她之前沒有別人發現,那麽他/她就是第一發現者,這與2種藥不同沒有關係。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Wow ! 你們從Nieng 是否直接引用Yan的文章, 到她是否讀過他的文章, 到現在的 “問題的焦點早就演化成顏老師是否重複了閻老師1993/95年發現的“葡萄糖轉運機理”“. 不可思議啊. 我是看不下去你們的這種有意無意的誤導觀眾, 用”剽竊”詆毀Nieng, 才來說出自已的看法.

難道Nieng 用3D的結構知識給出GLUT1的 Inward open, Occluded, Outward 的working model 是像你說的重複Yan的”1993/95年發現的“葡萄糖轉運機理””??? Give me a break, 當然不是.

舉個簡單通俗的例子, 曾經有人做過治糖尿病的藥物結構A有氧化水解的機製, 現在有人做????不同結構的抗癌藥物B發現也有氧化水解的機製. 難道可以說做B藥的是重複做A藥的??? 當然不能.

另外你是否回複評論是你的自由, 我無所謂. 至於拿誰更聰明說事, 有意是嗎???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JessAB: 給您最後一個comment. 問題的焦點早就演化成顏老師是否重複了閻老師1993/95年發現的“葡萄糖轉運機理”。現在就您還糾結在文獻引用上。您竭力幫顏老師大家都看出來了,難為您了。您真幫就該去細讀那四篇文章,找到顏老師發現的機理不是閻老師發現的。這個看起來好難,因為顏老師自己就沒說不同。顏老師可是比現在的您聰明呐。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JessAB 發表評論於 2019-05-18 05:35:22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我對在中國雜誌怎麽發表文章及引用文獻不了解. 但是在美國雜誌像Nature 這種的發表文章請你給出有哪些具體例子是像你描述那樣做的??
———————
不要描,越描越黑。這裏不是醬缸國。:-)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我對在中國雜誌怎麽發表文章及引用文獻不了解. 但是在美國雜誌像Nature 這種的發表文章請你給出有哪些具體例子是像你描述那樣做的??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其實應該沒有人否認R. Yan 那倆篇文章的工作成績以及他的模型.

現在辯論的是Nieng為什麽沒有直接引用他的文章, 因為Nieng做的是關於GLUT 而他做的是UhpT, 這二個是不一樣的蛋白, 和她做的沒有什麽相關性. 這大概也是很多做和GLUT相關研究的別人也沒有引用R. Yan 的文章卻引用了很多Nieng 的文章. 說白了就這麽簡單.

可有些網上的人偷換概念, 又牽扯到Nieng 是否讀過他的倆篇文章, 甚至有人有毀譽Nieng的名聲之嫌疑,竟然說Nieng “剽竊”. 這些做法讓人看不下去啊.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essAB' 的評論 : 在中華醬缸國的“科學家”中,活躍著兩種人:第一種,引用別人文章時,往往隻list一些相幹度不高的文獻,把自己和親朋好友的文獻大引特引,但從中得到啟發的文獻往往卻不引,以免降低自己研究的“獨創性”。第二種,作為審稿人,槍斃別人的投稿或申請科研基金的開題報告,把別人的好想法偷來,撰為己有。醬缸國裏,蒼蠅遍地,汙水橫流,遠不是一個“共產黨”就能包括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在八十年代中之前,葡萄糖載體的基因還沒克隆出來,隻能是thought,就是想象跟膜泵一樣。到基因克隆出來後知道了二級結構,由12個螺旋構成,有三段膜外loop,便無法想象成到底是怎樣的模型。這是葡萄糖載體行業給Yan&Maloney模型定性為“詳盡的動態機理模型”

SwiperTheFox 發表評論於
糾正一個事實: 顏寧2014年的文章裏引用了這篇文章:

All MFS transporters are thought to transport substrate using the altnerating access mechanism (27).....

文獻27 就是:Jardetzky, O.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m membrane pumps......
JessAB 發表評論於
現在有些人好像糾結在到底Nieng 有沒有讀過R. Yan 的倆篇文章? 這跟Nieng 要不要引用他的文章有什麽關係嗎?? 發表文章本來就是讓別人看的, 是public information, 同時也提高作者的知名度. 做科研的人一般都會看很多文獻, 來決定做那些別人沒有發表過的東西也就是要有新意的研究. 至於最後寫文章引用什麽文獻一般當然是與文章很有相關的才引用, 對不怎麽相關的即使看了不引用多得去了.

查了一些和Nieng做的GLUT 有關方麵別人的文章, 目前為止沒有找到一篇直接引用R. Yan的文章, 但是有很多直接引用Nieng 的文章. 我想這可能是因為做GLUT 的不去引用跟不怎麽相關的UhpT 的文章(R. Yan做的, 即使有的機製可能相似). 居然還有人在網上說Nieng “剽竊”了R. Yan 發表的”機製”? 這可不能隨便亂說做有意無意的誤導大眾.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老閻文章一出,,就是直接打了顏女二個巴掌耳光,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6:21:28
> lZ當初不質疑,拖到現在質疑,不在專業領域質疑,選擇博客非專業人群中質疑,目的可疑。

他不想破壞您顏當院士嘛。一直還維護她的。您顏罵人神經病,她要是不吭聲,私下給閻老師說個對不起就結了的。

似乎您們的水準越來越低了,水軍上來了?==============================================================我是高中生,,料學無從插嘴但閣下的發言超垃圾,
weijie.w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莫言邪' 的評論 :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到底是不是看了人家的paper受到靈感然後搞出來自己的成果,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麽?博主根本沒有和你家主子算賬的原意,她還好歹不知,真以為這是個靠顏值就可以一統江湖的年代了?是人就先學會做人,做人就要問心無愧,好嗎?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莫言邪' 的評論 : 你這是暴露了自己心眼壞,把別人也往壞處想。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
你拉倒吧,閻從一開始就不想走正規渠道溝通,現在又連篇累牘攻擊顏,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嗎?
西遊子 發表評論於
窩裏鬥劣根性,一個華人是一條龍,一群華人是一群蟲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網紅也分369等。那要看他們的受眾。在這個網絡時代科技大佬,政商領袖們誰又不是某種意義上的網紅呢?誰又不靠網絡推廣自己?不要拿聖人的標準來衡量世人,況且聖人自己也做不到自己的標準。孔子若生活在現代,當是最大的網紅,這樣就不用勞心勞力的周遊列國了,何樂而不為?就連你欣賞的顏大家不也是通過網絡知道她是美女科學家嗎?不是老閻科普誰知道她研究什麽的?這裏發言的有行內人士也有我這樣的門外漢,大家都是以求真求實的態度來看問題的,大多數老閻網紅的受眾都是此類。隻有你在插科打諢。說什麽“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老閻已是好修養。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16:36:17
你拉倒吧,閻從一開始就不想走正規渠道溝通,現在又連篇累牘攻擊顏,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嗎?
閻這是徹底走向網紅,向方老二奔跑的節奏。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怎麽沒有人回應SwiperTheFox的問題?看來都對正題不感興趣,都是來看笑話的。
科學問題的證偽回歸正常的溝通方式好,想通過自說自話博流量的最後恐怕要栽跟頭的。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你拉倒吧,閻從一開始就不想走正規渠道溝通,現在又連篇累牘攻擊顏,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嗎?
閻這是徹底走向網紅,向方老二奔跑的節奏。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16:10:33
老閻為什麽寫這篇博,他科普了這個機理,除了提到自己的研究結果還對小顏給予肯定的讚賞。
如果你不了解情況,我給你解釋,如果你揣著明白裝糊塗,我隻能嗬嗬了。沒想到科研這片本屬於淨土也充斥著水軍。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老閻為什麽寫這篇博,他科普了這個機理,除了提到自己的研究結果還對小顏給予肯定的讚賞。原因是因為閻認為顏在國內不可能看到他的文章算是獨立完成的。但網友提醒他普通人在國內都可以花點錢買翻牆軟件更不用說科研機構主動提供國外最新的研究論文。網友cng 還說顏參考了某人的文章某人的文章又提到了閻的論文。所以顏不可能不知道閻。所以是誰該向誰解釋呢?顏的背後有強大的公關團隊和國家支持。老閻是個退休的科研人員而去當時的科研夥伴也過世。如果你不了解情況,我給你解釋,如果你揣著明白裝糊塗,我隻能嗬嗬了。沒想到科研這片本屬於淨土也充斥著水軍。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7:43:11
你有病吧,歇斯底裏的。

不通過正常方式通過博文單方麵談論所謂學術問題,鬼知道他心裏想什麽?顏認為碰瓷的反應很正常。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陳景潤的哥德巴赫猜想,早就有定論,但是需要證明,證明才是最重要的,光提假設有多大意義?
SwiperTheFox 發表評論於
請支持老閻的解釋:

1。閻文的[獨特]貢獻是什麽(不包括前人的貢獻)?

2。顏文的顯示的機理是什麽? 為什麽說跟老閻的獨特貢獻相同?

3。請解釋顏文裏SP Signature motifs是否出現在閻文裏了。 這可是單點突變就造成功能完全喪失的二級結構。

閻老說二級結構相同,所以機理相同。 其實這是不對的, 姑且不談。 但現在二級結構也是不一樣的。 怎麽解釋?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GLUT1 和UhpT 都屬於the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MFS). Nieng 做的是GLUT1的3D 結構並且從atomic level 的角度來proposed 那個Fig 5 的working model, 在Fig 5 中她引用了和她文章有直接相關的Quistgaard 關於XyIE 的inward facing, occluded state 的文獻.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JessAB: 我不夠格給您上GLUT/UHPT 101,您看看下麵這兩個鏈接是不是說它們都是葡萄糖搬運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LUT1 - glucose transporter葡萄糖搬運工G
Glucose transporter 1 (or GLUT1), also known as solute carrier family 2, facilitated glucose transporter member 1 (SLC2A1), is a uniporter protein that in humans is encoded by the SLC2A1 gene.[5] GLUT1 facilitates the transport of glucose across the plasma membranes of mammalian cells.[6]

https://www.uniprot.org/uniprot/P0AGC0
uhpt - 葡萄糖搬運工U
Mediates the exchange of external hexose 6-phosphate and internal inorganic phosphate. Can transport glucose-6-phosphate
Keyo 發表評論於
回複JessAB 評論:
道為什麽愽主現在要把這件事搞得沸沸揚揚?

1. 首先, 在你前幾天有關這方麵的文章我就提問: GLUT 和UhpT 是否一樣?
大分子是非常複雜, 哪怕隻是一個amino acid 不一樣也是不一樣的. 有的即使sequence 都一樣但還可能有不一樣的conformation.

2. Nieng 的重大貢獻是給出GLUT的crystal structures, 因為拿到蛋白的晶體是非常難, 這個3D 的結構給了很多信息包 conformation. 而你的UhpT 的結構好像隻是sequence.

3. 所以Nieng 和你做的東西不僅做的蛋白質不一樣而且給出的結構信息也不一樣.

4. 至於在轉運機製(mechanism)的爭論, 若是一開始做的蛋白物質和你的不一樣, 即使得到和你的機製上相似, 但對這個特定蛋白來說也是新的發現.

5. The bottom,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結構和你的都不一樣, 她可以不直接引用你的文獻.

========

您這是在說顏博士的文章不配上Nature 啊!不但打臉顏文的nature 編輯審稿人,也打臉了閻文的cell 和PNAS 的編輯和審稿人。當年PNAS 是院士實名審稿,不知那位院士是否健在。您是在給顏博士找麻煩幫倒忙,她就是想往您講的那方麵spin, 也不好做了。
四季如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essAB' 的評論 :

從偉光正習博士那學的。 這麽強的相關性,參考文獻都避免提。

==================

難道你們對持不同觀點人就開始貶低上剛上線了? 這是你們的作風? 不要猜測別人是誰.

再說一遍,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結構和R. Yan 的都不一樣. Nieng 在她2014年Nature文章給出的working model is for GLUT1, 而不是, 不是, 不是R. Yan 的UhpT. 再且她是根據X-Ray 得到GLUT1 的Atomic 結構來proposed 那個working model. 不知道你們為什麽糾結Nieng不直接引用他的文獻.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難道你們對持不同觀點人就開始貶低上剛上線了? 這是你們的作風? 不要猜測別人是誰.

再說一遍,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結構和R. Yan 的都不一樣. Nieng 在她2014年Nature文章給出的working model is for GLUT1, 而不是, 不是, 不是R. Yan 的UhpT. 再且她是根據X-Ray 得到GLUT1 的Atomic 結構來proposed 那個working model. 不知道你們為什麽糾結Nieng不直接引用他的文獻.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最近太忙, 還沒能抽出時間讀雙方論文原文. 但仍然感歎世界之奇妙.  
顏=Yan, 閻=Yan! 同一領域,同一課題......

越來越覺得老天爺故意布了個局。繼續慢慢看吧。  

閻先生常說的一句話: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這兩個來了幾個輕薄的後生,你不值得花時間精力和他們廢口舌。前兩天這裏大家都團結而又有正氣在這裏討論,一致支持老閻給Nature雜誌寫信澄清。老閻是有智慧的人,會在適當的時間處理這個事情,我們也別催促他,默默關注,也發聲支持!

cng 發表評論於
很多知名學者通過個人博客討論學術,指點江山,多了去了。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JessAB: 如果您還是學生,考慮轉個專業換個導師吧。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Nature是英國雜誌:) Science是美國雜誌.打個岔,Nature和Science比已經不止差一個身位了。

顏寧重複博主的結果,讀他們文章對照博主的博文就能判斷出來,當然內行估計看得更細致。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你有病吧,歇斯底裏的。

不通過正常方式通過博文單方麵談論所謂學術問題,鬼知道他心裏想什麽?顏認為碰瓷的反應很正常。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7:35:12
流氓邏輯,流氓行徑!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6:47:16
如果閻一開始私下給顏寫信說明,相信顏會嚴肅並以禮相待。
以博文的方式發聲???閻還是自己先檢討檢討吧。
originall 發表評論於
看了顏寧寫的有的疑問:

1. 1966年的老頭是否早於老閻?------ 看回答老頭是做的泵,也許對老閻隻是小有啟發
2.老閻的2個paper是否寫清楚了機理?------看老閻的回答:

這段葡萄糖載體領域權威在綜述裏介紹我的模型:“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90, 91 兩篇文章就是我在CELL和PNAS的文章。

這些需要專業人士,大家吵架毫無意義,顏寧的審稿人是專門搞衍射的不在葡萄糖載體領域都不知道老閻的研究,旁人不是一個專業方向做各種比喻討論可以差十萬八千裏,這種必須非常專業的才可以知道,希望老閻聯係nature,還科學以公正。當然美國學術也腐敗,看這個事情的結果吧

顏寧肯定是應該引用,如果引用了真的不能發表頂級期刊,那她可以得院士嗎?雖然引用貌似小事兒,但是一環一環蝴蝶效應,脅迫審稿人給她背書,最後到了院士,這個就是欺世盜名

網上有寫顏寧大一高數剛及格,做畢設差點兒讓lab出事故,感覺不像嚴謹做科學的,大學競選當了學生會主席,看來也是個混社會的,11g喜歡,11g肯定知道老閻文章,11g有什麽科研貢獻也不知道,他一個男人不好意思吃相難看,就提攜了顏寧,不信顏寧沒看到老閻paper,同樣也不信11g不知道顏寧做這個課題。又是一環環蝴蝶效應可以普通人到院士,沒那個實質能力和貢獻,巧奪名利被人指點,其實挺虛挺丟人的,但每個人三觀不同,有人不在乎丟人被人指點,不在乎是否真的能力達到隻有虛的巧奪名利也會覺得高高在上自我實現了,顏寧微博寫清華3個外籍院士,提到老楊,哈哈,覺得跟老楊一個高度了~~~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流氓邏輯,流氓行徑!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6:47:16
如果閻一開始私下給顏寫信說明,相信顏會嚴肅並以禮相待。
以博文的方式發聲???閻還是自己先檢討檢討吧。
JessAB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JessAB, SwiperTheFox:您們如果是顏院士的學生,在讀的或畢業的,邏輯都不合格呀。
“葡萄糖如何直接進入細胞膜”這是問題的關鍵呀,喇叭口當然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人們就知道,
但科學家們在1993年Cell文章之前並不知道它也是“葡萄糖直接進入細胞膜”的方式呀。除了喇叭口,您們再去看顏寧Nature 2014 第5圖,注意數字7.這個數字也在博主文章中。您們不要說數字7人們早就知道了哈:)

顏寧發2個Nature文章就是要說她是第一個發現這個喇叭口轉運機理的人嘛,不是剽竊是啥?

JessAB不厚道哈,我以為您隻會英文,害得我上回用英文回您,現在還臉紅:)”

——————
申明一下, Nieng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我隻是就事論事. 不能因為和你觀點不同,你就給人亂扣帽子吧.

Nieng 的文章是用X-Ray 得來的” Atomic structure of human GLUT1 for understanding its transport and disease mechanisms “. 她研究已在atomic level, 更進一步了. 不知道R. Yan 為什麽要糾結?

另外, 至於用什麽語言是個人的自由吧. 我寫英語因為不會在計算機上打中文.
originall 發表評論於
每次從文學城總人氣榜進到老閻博客,今天沒有排老閻,
顏寧怕什麽,要黑社會作風嗎?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霸' 的評論 : 和氣生財,以和為貴,這是對朋友對家人可以有的態度。沒人要砸小顏,也沒人要抬高老閻,我在這裏看到的是大家對待科學求真求是的態度,很多華人在這裏也表達了他們對遵守科學界的遊戲規則的理念,非常感動。

------
和為貴,砸小顏受損的是整個海外華人學術圈。
盡量城裏解決,別擴大化了。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如果閻一開始私下給顏寫信說明,相信顏會嚴肅並以禮相待。
以博文的方式發聲???閻還是自己先檢討檢討吧。


阿留 2019-05-16 06:32:28 回複 悄悄話 有不同意見,寫篇comment是科技界的慣例,一般隻要有理有據雜誌都會發表出來的。到時候顏寧也得在Nature上繼續回複。這是學術界正規辯論的方式。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 顏是中科院和美科院雙科院士,你在問什麽?搞笑。

您就水軍一位。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顏已經進入二輪,沒上明眼人都明白是被平衡下來的。吹毛求疵啊。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6:30:37
啊?顏是中科院院士了?
阿留 發表評論於
有不同意見,寫篇comment是科技界的慣例,一般隻要有理有據雜誌都會發表出來的。到時候顏寧也得在Nature上繼續回複。這是學術界正規辯論的方式。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啊?顏是中科院院士了?
阿留 發表評論於
建議閻先生寫篇comment投到Nature,係統闡述一下來龍去脈。這種問題還是同行專家來裁決比較好。

顏寧的回複確實有欠修養,沒做到清華校訓的“厚德載物”,不過行外的吃瓜群眾起哄也木有用。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您把顏寫成韓了呢:) 確認一下不是幾年前替韓寒的說話的。您要不要重新發一下那句話?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醬風度' 的評論 : 養不教父之過, 教不嚴師之惰。施一公沒有參與顏寧這個科研項目,我相信如果他參與了,對以前的文獻會查地很細致,不會疏漏Yan-Maloney模型。顏寧有才華沒人質疑,但看她微博,不覺得她處理這件事情上有科學家應有的謙虛求真求是態度。以德服人才是至高點,玩中國人的小聰明,在那裏spin, 拿鈉離子出來顧左右而言它,隻能越抹越黑,讓自己看起來很難堪。Nature雜誌的科學界大咖可不會聽你繞來繞去解釋不知道沒看見Yan-Maloney模型的說辭,他們隻看結果有沒有前人做過。話說回來,顏寧在處理這件事情上的惱羞成怒態度,也在損傷施一公的形象。大多數人會自然而然會想,誰是他的老師,沒教她查文獻,科學家要謙虛,對科研要嚴肅嚴謹?

昨天給做科研的老公看這篇文章,老公講他美國老師如果遇到顏寧這樣不承認前人結果的事情,馬上就會投文Nature雜誌,而且和同行聯係開始戰鬥啦。而且老公國內研究生導師也曾經留學海外,很有名氣,對學生做學術和做人都管,不對的立馬批評,無麵子可講。學生們怕他也極其尊敬他,就像父親一樣的。書劍泯恩仇博主說了一句,那個年代中國大陸的學術風氣之正,豈是現在可比的? 看了顏寧微博文字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後,覺得真是不一樣,有代溝。

------------------

這件事也暴露了施一公對本行進展了解的不全麵,不然當時為什麽沒有把好關呢。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顏是中科院和美科院雙科院士,你在問什麽?搞笑。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2019-05-16 06:15:54
> 韓已躋身於大家之列

您是想說“顏已躋身於大家之列”?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 lZ當初不質疑,拖到現在質疑,不在專業領域質疑,選擇博客非專業人群中質疑,目的可疑。

他不想破壞您顏當院士嘛。一直還維護她的。您顏罵人神經病,她要是不吭聲,私下給閻老師說個對不起就結了的。

似乎您們的水準越來越低了,水軍上來了?
Justness 發表評論於
GLUTs共有14種,大約由500多個氨基酸構成,連接次序比較複雜,隨著近十年研究方法的改進,可以確定空間立體結構,幾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顏寧研究了GLUT1(2012年)和GLUT3(2015年)。

lZ當初不質疑,拖到現在質疑,不在專業領域質疑,選擇博客非專業人群中質疑,目的可疑。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 韓已躋身於大家之列

您是想說“顏已躋身於大家之列”?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科學的東西不通過正經的渠道去證偽,在自己的自留地對他人說三道四,典型的小人行徑。
韓已躋身於大家之列,當然不屑於你這種在自己的自留地自說自話的自證。
這年頭碰瓷的成本太低,小劉懟老劉的戲碼屢見不鮮。
yangcen 發表評論於
順藤摸瓜,找了她的《開講了》, 可以看出她的腦子不錯,口才也不錯,長的也不錯。但就覺得她身上缺點什麽。 現在看了她的回應,覺得她修養欠缺一點。。不過也不吃驚,教育環境使然。

支持老閻把事情弄清楚。 科學的態度,科學家的修養,科學家的操守到中國的女的科學家這裏就不重要了?
海笛 發表評論於
有人開始運作了?本來都在總人氣榜點閻先生的博客,現在沒了。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真沒想到一個科學家竟有點潑婦罵街的感覺。支持老閻!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4. 至於在轉運機製(mechanism)的爭論, 若是一開始做的蛋白物質和你的不一樣, 即使得到和你的機製上相似, 但對這個特定蛋白來說也是新的發現.

豬蛋白做了嗎?其他12生肖呢?即將消失的上百萬物種呢?
JessAB 發表評論於
不知道為什麽愽主現在為什麽要把這件事搞得沸沸揚揚?

1. 首先, 在你前幾天有關這方麵的文章我就提問: GLUT 和UhpT 是否一樣? 大分子是非常複雜, 哪怕隻是一個amino acid 不一樣也是不一樣的. 有的即使sequence 都一樣但還可能有不一樣的conformation.

2. Nieng 的重大貢獻是給出GLUT的crystal structures, 因為拿到蛋白的晶體是非常難, 這個3D 的結構給了很多信息包括 conformation. 而你的UhpT 的結構好像隻是sequence.

3. 所以Nieng 和你做的東西不僅做的蛋白質不一樣而且給出的結構信息也不一樣.

4. 至於在轉運機製(mechanism)的爭論, 若是一開始做的蛋白物質和你的不一樣, 即使得到和你的機製上相似, 但對這個特定蛋白來說也是新的發現.

5. The bottom line ,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結構和你的都不一樣, 她可以不直接引用你的文獻.

注: (下麵的comments 有幾個錯字, 重發)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JessAB, SwiperTheFox:您們如果是顏院士的學生,在讀的或畢業的,邏輯都不合格呀。
“葡萄糖如何直接進入細胞膜”這是問題的關鍵呀,喇叭口當然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人們就知道,
但科學家們在1993年Cell文章之前並不知道它也是“葡萄糖直接進入細胞膜”的方式呀。除了喇叭口,您們再去看顏寧Nature 2014 第5圖,注意數字7.這個數字也在博主文章中。您們不要說數字7人們早就知道了哈:)

顏寧發2個Nature文章就是要說她是第一個發現這個喇叭口轉運機理的人嘛,不是剽竊是啥?

JessAB不厚道哈,我以為您隻會英文,害得我上回用英文回您,現在還臉紅:)
GoBucks! 發表評論於
還真是“討厭”了。哈哈哈。支持你。希望有人通報方舟子。
JessAB 發表評論於
不知道為什麽愽主現在要把這件事搞得沸沸揚揚?

1. 首先, 在你前幾天有關這方麵的文章我就提問: GLUT 和UhpT 是否一樣?
大分子是非常複雜, 哪怕隻是一個amino acid 不一樣也是不一樣的. 有的即使sequence 都一樣但還可能有不一樣的conformation.

2. Nieng 的重大貢獻是給出GLUT的crystal structures, 因為拿到蛋白的晶體是非常難, 這個3D 的結構給了很多信息包 conformation. 而你的UhpT 的結構好像隻是sequence.

3. 所以Nieng 和你做的東西不僅做的蛋白質不一樣而且給出的結構信息也不一樣.

4. 至於在轉運機製(mechanism)的爭論, 若是一開始做的蛋白物質和你的不一樣, 即使得到和你的機製上相似, 但對這個特定蛋白來說也是新的發現.

5. The bottom,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結構和你的都不一樣, 她可以不直接引用你的文獻.
SwiperTheFox 發表評論於
閻潤濤: 你這裏也承認整個機理(喇叭口)是幾十年前就闡述了。 大家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你自己說說你的兩篇文章貢獻在哪裏?顏的文章跟“你的機理”相似在哪裏?注意你的貢獻不是喇叭口,不要放到放大。
書劍泯恩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霸' 的評論 : 胡說八道!在學術領域作假就是作假,偽造就是偽造,偽造所謂的“新穎性”騙取世界頂級雜誌的發表,真令人不齒,還要用什麽華人學術圈的借口來包庇維護?都說中國大陸無官不貪,我倒想看看,離無科不假還有多少距離!
書劍泯恩仇 發表評論於
老閻:雖然我不支持你在反川議題上的立場,但是在這場科學公案上對你毫無保留地支持。在政治文化藝術等人文領域,有時候真的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誰也說服不了誰,就像川黑和川粉吃不到一個鍋裏那樣。但是,自然科學領域則截然不同,因為在每個時期被普遍承認的科學公理定理等就是一把尺,一杆秤,是科學殿堂的法則準繩,是科學老人手中的權杖,是懸在弄虛作假,投機取巧的科學從業者頭頂上的一麵照妖鏡。這也是為什麽我說方舟子科學打假的學術風險極小,道德風險沒有,政治風險極大,因為他並不是在孤身奮戰,更不是有什麽超人的大能(雖然他是一個大牛人),而是因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說顏寧和她的團隊在發文章前沒有看到過你的(細胞)期刊上的論文,那是對她們整個團隊的侮辱,我93年大學畢業進上海一個研究所上班的時候,實驗室的一個副教授告訴我,出現這種文獻檢索漏檢的情況,尤其是在本人專業領域的相關內容,是極為丟臉的事,會被同行瞧不起的,所以你老閻就算好心假設她漏檢了,人家小顏怎麽肯領你這個情呢?也可見我們那個年代中國大陸的學術風氣之正,豈是現在可比的?
所以,事情是明擺在那裏的,為了彰顯她們團隊的學術新穎性,對你的論文故意不提罷了。但是,(自然)雜誌可不會去管她們漏檢還是故意隱瞞的,因為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她的文章絕對失去了學術新穎性。首先,她們使用的技術是別人發明的,並且也不是第一個用這個技術來做課題發文章的,其次,她文章的結論是很多年前你們小組已經通過分子生物學實驗技術證明的了(分子生物學,基因誘變等等絕對不是野路子,我並非因為自己是這方麵的專業人士而故意高抬)。你們這樁公案可以和下例類比,黑洞理論是很多年前依據大量的天體物理實驗數據和物理數學公式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不是僅僅僅一拍腦門就想出來的。現在黑洞照片剛剛公布,那是現代科學技術在多個領域取得突破後產生的成果,可喜可賀。但是,如果他們因為發表了黑洞照片就說黑洞是他們首先發現的,就會淪為全世界的笑柄。
這麽跟你說吧,如果你給(自然)雜誌寫信,講清前因後果,小顏的文章肯定是會被撤的,原因太簡單了,人家(自然)雜誌可是非常珍惜自己這身羽毛的,不想為了一個投機取巧的中國大陸新一代學術紅人而砸了自己招牌。
本人認為老閻你頗有才氣,隻是總窩在文學城這個小地方恃才放曠,沒什麽意思。學學方舟子吧,拿出點拋頭露麵的勇氣吧。人家都欺到你頭上了,還躲在這裏做縮頭烏龜?為淨化學術大氣層出一點力吧。
期待看到你的實際行動。
A霸 發表評論於
和為貴,砸小顏受損的是整個海外華人學術圈。
盡量城裏解決,別擴大化了。
大醬風度 發表評論於
論水平,小顏還是嫩了點。閻潤濤與這裏很多人的水平不在施一公之下。隻是追求不太一樣。可以想象,科學界大部分是男的,顏靠自己的顏值平時讓人捧著寵著慣了,加之國內的科研環境,以為耍點小聰明就可以瞞天過海。這件事也暴露了施一公對本行進展了解的不全麵,不然當時為什麽沒有把好關呢。
京男 發表評論於

http://bbs.wenxuecity.com/myhouse/8178175.html
ran16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沔陽木匠' 的評論 :

這裏應沒有爭吵吧!都是難得一致,共識,支持潤濤閻與《自然》雜誌編輯部聯係。
沔陽木匠 發表評論於
顏寧站在施一公的肩膀上,走得比較順。視屏露麵微博回應顯得有些張狂。其科研切入時點可以說是最優。我作為生物外行感覺 CryoEM 是一個強有力的工具。 YouTube上顏寧英文報告不多,認真聽看了一個,不是太有味道,比不上莊小威的英文報告水平。

Membrane transport 確實是一個有意思的領域,很自然地有 active transport, anomalous anisotropic diffusion 等機製。更有意思的研究應該是生化機製導致的膜的動態拓撲變形最後達到穿過膜。以下是兩篇關於 CryoEM 有趣的數學文章:

R.Hadani (UT Austin) and A.Singer, "Representation theoretic patterns in three dimensional cryo-electron microscopy I - The intrinsic reconstitution algorithm", Annals of Mathematics (2011)

K.Ye (U.Chicago) and L.H.Lim, "Cohomology of Cryo-Electron Microscopy", SIAM J.Appl.Alg.Geom. (2017)

如果有更多的數學的人能加入研究就更有意思了。

HIV-1 病毒通過 fusion 機製穿過 plasma membrane 也很有趣的。

支持潤濤閻與《自然》雜誌編輯部聯係。我們在這裏的爭吵不算數。
Kastalia 發表評論於
外行。對相關的生物科學沒有一點發言權。但尊重學術,尊重首創,尊重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期待著向《自然》雜誌提出的申訴及其回應和最後的裁決!
明海藍天 發表評論於
1. 有了高級精準的設備不一定就能搞出有創新價值的成果。科學家靠的是想象力、洞察力和辛勤的勞動。2. 牛頓名言我之所以看得遠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科研工作者應尊重前輩的勞動成果。
Keyo 發表評論於
顏博士的反應令人失望。我倒不認為她頭腦混亂身體不好,她是在spin. 顏博士真有可能對蛋白晶體結構領域以外科學家所做的機理不屑一顧,她知道自己文章的審稿人基本不會出範圍。這麽做也不對,又不能直接說出來。看她下一步動作。
newgarden246 發表評論於
顏寧的回複, 傲慢, 粗暴, 很難讓人把她和學者, 科學家聯係.

從老閻上篇的文章給出的相關人物, 以及顏寧的反應來看 , 實際上,顏寧根本就是知道, 看了, 和研究了Yan & Maloney 的葡萄塘機理轉運蛋白機理和結構後, 組成30歲的團隊, 有靶向地, 信心百倍地, 精益求精地 用X射線晶體衍射解構蛋白技術神速地解構葡萄塘機理轉運蛋白機理, 然後, 隱瞞真相 , 成為葡萄塘機理轉運蛋白機理和結構解密世界第一人, 和被認為是戰勝了過去50年從事其結構研究的所有科學家 的科學家…
老閻, 支持你讓世界知道真相,. 還有, 你可要好好的健康長壽啊…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ns' 的評論 :

這是你的猜測。我老家在農村,回國家裏也沒電腦,根本就不知道國內網絡的事。

我還用百度查來著。後來才知道國內防火牆不是像閘門一樣徹底封死,可以看PubMed。我回國探親去農村,也無法了解這方麵的事,根本就不知道怎麽用手機翻牆看文學城。
leisure 發表評論於
你這人真有意思,博主說知不知道顏之前是否過博主的論文已經跟現在討論的學術問題沒關係了,怎麽到你這就變成博主承認你的提問了?然後根據這個去證明你自己設定好的想法。建議先學習邏輯吧。不要把別人想得都跟你一樣。
-------------------------------------------
ans 2019-05-15 19:49:29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哈哈,算你是個漢子,沒有抵賴。我完全沒有說顏妹妹對錯的意思。 隻是你老人家一開始就門清一切,卻寫下假模假式地恭維顏妹妹,實則引蛇出洞的第一篇博文,引導粉絲及好事者,安排下一步步伏筆,其用心之深遠險惡,令人不禁細思恐極。。。


回複 'ans' 的評論 :

這其實沒關係。科學界有科學界的規矩。就好比你說沒讀我的專利,你就不交專利費,司法係統是不接受的。隻要文章發表了,你搞出來的跟人家的結論一樣,那你就必須告訴審稿人事實。審稿人不去查,因為互信機製延續兩百年了。所以,她不能拿沒讀過我文章搪塞。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其實就是中華文化裏的“富貴險中求”、“刀口舔血”、“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瞞天過海”這類小聰明。大腦字典裏沒有“向善”二字。就是看準了我和皮特早就放棄了葡萄糖載體的研究,早就看都不看這領域的進展了。可在2015年的時候,文學城登了她研究葡萄糖載體的新聞,我當即就愣了。然後就搜索她的文章。她要是不出現在文學城新聞裏,我真的不會知道她搞了葡萄糖載體的機理研究而出名了。
紛紛繁繁 發表評論於
說實話,我對現在發表的科研論文要求很低,隻要不造假,就是好文章。前幾天隨手從science下載一篇文章看一下,就發現某個實驗結果完全不能自洽,這個“完美”結果怎麽來的也能猜出來。所以稍微吹吹牛,有意無意間不引用某個前人的發現,都是太普通的小問題了,沒啥新聞效應--必須實事求是地說。
榕城獅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ns' 的評論 : 四積陰德五讀書。書讀再多如不求真善美, 最終還是應了那句,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 老閻的為人杠杠的, 十多跟讀, 別說細思極恐, 隻能說上天放過誰?
an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哈哈,算你是個漢子,沒有抵賴。我完全沒有說顏妹妹對錯的意思。 隻是你老人家一開始就門清一切,卻寫下假模假式地恭維顏妹妹,實則引蛇出洞的第一篇博文,引導粉絲及好事者,安排下一步步伏筆,其用心之深遠險惡,令人不禁細思恐極。。。


回複 'ans' 的評論 :

這其實沒關係。科學界有科學界的規矩。就好比你說沒讀我的專利,你就不交專利費,司法係統是不接受的。隻要文章發表了,你搞出來的跟人家的結論一樣,那你就必須告訴審稿人事實。審稿人不去查,因為互信機製延續兩百年了。所以,她不能拿沒讀過我文章搪塞。
realbuer 發表評論於
顏美女教授的回應此地無銀,而且頗傲慢張狂,實在讓人有些失望。之前對她的態度中性,雖知爭議很多,但畢竟有科研結果在那兒,有時她網絡上發言也有理科女接地氣的可愛,可這次著實讓我質疑她的科學素養。

除了給雜誌發信外,閻大俠可以考慮把來龍去脈告訴方舟子,他的公眾號文章會有更大的影響力。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蝦米.' 的評論 :

這類文章都發表了,沒有專利。沒有利益。就是科學態度。本質上就是投稿人與審稿人包括雜誌社的互信機製。如果審稿人或雜誌社發現被投稿人騙了,那就等於抓到了違規者。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ns' 的評論 :

這其實沒關係。科學界有科學界的規矩。就好比你說沒讀我的專利,你就不交專利費,司法係統是不接受的。隻要文章發表了,你搞出來的跟人家的結論一樣,那你就必須告訴審稿人事實。審稿人不去查,因為互信機製延續兩百年了。所以,她不能拿沒讀過我文章搪塞。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owwoman' 的評論 :

我在下麵講過了啊。這一定好做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圍觀2018' 的評論 :

你是外行。她用了兩個,一個是細菌的,一個是人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蝦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她提了,就不是首創的結構了,她敢提啊!也許她們低估了別人的認知能力,蒙混過關心裏吧。不管顏寧怎麽想和做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尊重自己的工作,不讓歪曲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是我,我不會允許盜名發生在我身上,我必須申訴。況且,現在看是為老閻導師正名。那論文顏寧是第三作者,功勞都歸顏寧了。所以老閻要是挑戰去,功勞也是死去導師的?行規?
an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老閻,你就清清楚楚地說一句: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顏妹妹肯定看過你的文章?這裏追星大媽叔叔們雖然眾多,有科研常識的也還是有的。

“顏寧為何無法反駁?看這段葡萄糖載體領域權威在綜述裏介紹我的模型:“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90, 91 兩篇文章就是我在CELL和PNAS的文章。

注意“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詳細的葡萄糖載體模型早就建立了。顏寧還能有什麽話說?她就是在稿件裏不提這一點,審稿人相信了她,因為審稿人是在衍射領域而非葡萄糖載體領域。待我把這故事告訴她的同行們,那些人就一下子清楚被玩弄了,科學家之間的信任被褻瀆了。”
blue6albion 發表評論於
感覺顏院知道引和不引的利害,再三斟琢最後沒引,還預先想好了萬一被質疑時的說辭。

要是當時Peter Maloney還活躍在學術界或她們知道R.T. Yan乃華人互聯網界的一尊大俠,說不定就忍痛不碰瓷這塊課題了。

施院的組建西湖大學和顏院的出走普林,我覺得都是在曲線救國為更大的一盤棋鋪路。沒這件事的話,施院的出任清華校長和顏院的榮歸故裏然後再往上爬俺都不會吃驚的。

可惜她們自己之前的貪心不足打擦邊球和閻師的執著說不定把好事攪黃了。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不去考慮結果如何,不去度量顏寧團隊是抄襲與否,我覺得必須給自然雜誌提意見,讓他們審稿人必須嚴格把關審稿。博主該把自己論文交上去,讓雜誌重新評審顏寧論文首創價值。我覺得這是必須要做的,否則這是不公正的。這是為了杜絕後人不嚴肅對待科學和科學雜誌,做一個科學家和真正的好人該去做的。
圍觀2018 發表評論於
還有一個問題你用的是原核生物, 她是真核生物。這兩家差別很大,也不往來。在討論部分確實應該指出原核方麵的工作,並說明兩者機理是一樣的。

所以我還是認為吹大了,文獻引用有不足。
其實文章一發表, 你馬上寫信給雜誌反應,表示異議。這樣對她也好。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如果顏寧在論文裏說:“另一葡萄糖載體家族的機理以及發表了,我們用不同的家族得到的同樣的結論。”那頂級雜誌是無法接收的。可以去三流雜誌。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圍觀2018' 的評論 :

早在我經手研究葡萄糖載體之前,科學家們就可以用電腦打出蛋白質的二級結構,隻要你輸入氨基酸順序即可。所有的葡萄糖載體,不論是在膜外邊磷酸化還是在裏邊磷酸化,不論是進入跟質子氫還是鉀離子相向或意向,都隻有一個機理,因為都是由12跟螺旋在細胞膜裏。這是顏寧用的跟我用的雖然不是一個葡萄糖載體,但機理是一樣的。這是為何她得到的結果跟我得到的一模一樣的原因。這早在我開始研究此課題前就是共識。如果顏寧在開始研究前就預測結果跟我的不一樣,就是根據不是同一葡萄糖載體家族,那她就不夠一個合格的膜蛋白科學家。事實證明,她的結果跟我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工作機理。事實勝於雄辯。
fanfu00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圍觀2018' 的評論 :
是機理,不是結構。你用'機理'搜索博主3篇文章,包括評論。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從顏的回複來看,她不僅是看過閻兄的論文,而且早就想好了如何辯解的手段:一是強詞奪理,誤導圍觀群眾;二是汙蔑對手,把維權行為描繪成碰瓷。
圍觀2018 發表評論於
如SwiperTheFox所說,小顏感覺能全身而退。隻有吹牛過頭,文獻引用不全之嫌。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polar_bear: 人家就看你一碰瓷的,你還真跟上了。
真要厘清事實,投書原稿雜誌,在自留地裏吱吱喳喳,與意淫無異。

您把這段話發給您的朋友圈,如果他們問是誰說的,您問他們信不信是著名勵誌美女科學家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所言。
圍觀2018 發表評論於
這個老閻如何評論?


SwiperTheFox 發表評論於 2019-05-15 10:49:20
閻的UhpT與顏的XylE不屬於一個family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紛紛繁繁

關鍵問題是這個:顏寧在2012 2014文章中聲稱她首先發現了那個機理,Nature相信了她,間接為她背書。她如果引用了博主的兩篇文章,即使仍然隻字不提,審稿人肯定也會發現她所言不實而拒絕發表她的那兩個文章。"不引用”看似簡單,其實是顏寧必須做的。

紛紛繁繁 發表評論於
感覺顏寧在nature 發的另外一篇文章 Crystal structure of a bacterial homologue of glucose transporters GLUT1–4 (2012)更應該引用潤濤閻老師的文章。
polar_bear 發表評論於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2019-05-15 15:32:15
人家就看你一碰瓷的,你還真跟上了。
真要厘清事實,投書原稿雜誌,在自留地裏吱吱喳喳,與意淫無異。 "====================================================沒錯兒,你們在一群門外漢麵前吵吵啥孽?找權威打官司去。誰知哪隻YAN先看到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她在國內的電視節目裏公開講她的團隊破解了葡萄糖載體的機理。這是明擺著欺世盜名。與引用文章還不是一個層次的,因為她如果告訴審稿人,葡萄糖載體的機理早就被破解了,那她的論文是不可能被頂級雜誌接收的。她也無法在電視上說是她破解了這個機理。是徹頭徹尾的欺世盜名。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即使顏寧讀過老閻在20年前發表過的文章,借鑒了老閻的一些思路或方法,隻要在reference裏提一句就行了,畢竟科學家都是站在前輩的肩膀上的。她讀了老閻的文章,但卻在自己的論文中隻字不提,現在被人告知她的所謂發現,老一輩科學家20年前就已經發現了,把自己搞得如此被動,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笨死了。現在這位院士應當學習的是一句最簡單不過的英文: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 希望她學會。
紛紛繁繁 發表評論於
引用文章的時候,是引用最早的原作,還是引用一個包羅萬象的綜述,感覺是個灰色領域。所以我很敬佩一些文章,很認真地把一個個重要的原作都列出來,而不是引用一個綜述偷懶了事,這表明了對原發現者的極大尊重。感覺不引用原作可以有幾個理由:一個是單個的原作都沒那麽重要或者不直接相關;一個是某原作雖然闡述類似的問題,但是結論不大對;還有就是出於比較陰暗的原因--那個原作也就同一個方向有貢獻,引用了它就降低了自己的文章的原創性,而越高的雜誌越重視原創性。

作為一個吃瓜群眾,我認為顏寧沒有引用潤濤閻老師的文章,至少在學術上是不夠嚴謹的,她在微博上列舉的理由也是很無力的。然後因為這是個灰色領域,估計跟nature 告狀也是沒有用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這是為何顏寧的反駁如此軟弱與可憐,因為她清楚審她論文的是搞衍射的,不在葡萄糖載體領域,就信任了她是破解機理第一人,是騙局。

待審理她稿件的得知自己被耍了,投稿人與審稿人之間的互信機製將被打破,雜誌也是非常愛惜自己的羽毛的。

科學是容不得欺騙的。你騙得了審稿人,那是因為科學界的互信體係已經運行兩百年了。一旦被揭穿,審稿人突然間醍醐灌頂。這是顏寧惱羞成怒的根本原因。我本來是給她機會讓她給我道歉就完事了,可她和她的豬隊友逼我一步步走向揭穿騙局的一步。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顏寧為何無法反駁?看這段葡萄糖載體領域權威在綜述裏介紹我的模型:“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90, 91 兩篇文章就是我在CELL和PNAS的文章。

注意“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詳細的葡萄糖載體模型早就建立了。顏寧還能有什麽話說?她就是在稿件裏不提這一點,審稿人相信了她,因為審稿人是在衍射領域而非葡萄糖載體領域。待我把這故事告訴她的同行們,那些人就一下子清楚被玩弄了,科學家之間的信任被褻瀆了。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網友們貼了不少東西。某匿名博士砸顏寧和施一公的文章寫的不錯。摘一小段貼這裏:

“關於施一公、顏寧的研究   來源:知乎   本人美國生命科學在讀博士生,大學排名world top 20,專業排名top 20。 之所以寫排名前20,是因為這樣範圍稍微大一些,免得有人猜出來。畢竟學術圈 很小,本人以後還想繼續在這個圈子裏發展。我身邊有很多做結構生物學的組, 用的就是冷凍電鏡,本人的研究工作也牽扯到解析蛋白晶體結構,可以算的上是 圈內人了。

此處省略一千字。。。。     

其實我想說明的概括起來就是:解析晶體結構且隻解析晶體結構,是一項複 雜的簡單工作,是一件體力勞動遠多於腦力勞動、重複性極高且成功率不低的技 術工作。既然選擇了這樣的工作,就不要再把自己包裝成具有深邃思考的科學大家。   一句話概括施老師顏老師的 Research:基於電鏡技術的熱門蛋白質三維結 構的解析工作。   科學大家可能會有很多CNS,但有很多CNS的,不一定就是大科學家。   我們的媒體喜歡造神,民眾樂於拜神。歸根結底,還是雙膝骨骼缺鈣,喜歡 跪地仰望強人。 “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雖然對老閻和cng學者的領域一竅不通,但隻要讀兩位的博文,就能感受到二人對學問謙虛謹慎一絲不苟的求實精神。而讀顏寧女士的回應博客,怔得我目瞪口呆,這不是惱羞成怒是什麽?老閻和C學者從沒有責備她,更沒有說她剽竊,她急個啥呢?唉,名利呀名利,人品呀人品。顏寧這麽年輕,又準備在美國這塊求真求實的土地上發展,我懷疑,她真的準備好了嗎?她明白不明白美國人的做法:首先信任你,不懷疑你誠實度,可是一旦發現你不值得這份信任,美國人就會立即變臉,從此不再信任你。如果美國的學術界較起真來,顏寧可就有麻煩了。
lulalala 發表評論於
@ccn 發表評論於 2019-05-15 13:50:56
人家顏大小姐新晉美國科學院院士,哪裏看得起那些個email的騷擾? 殊不知彼閻非芸芸小人,乃是海外最大中文網站的博主第一人,早就憑超凡脫俗的智慧和文學而名震天下。這場顏閻之爭好戲還在後頭,老閻必勝!
----------------------------------------------------------------------------------------

海外最大中文網站的博主第一人是熱點樓下中年大媽, 馬屁拍錯,打回重拍.
莫言邪 發表評論於
人家就看你一碰瓷的,你還真跟上了。
真要厘清事實,投書原稿雜誌,在自留地裏吱吱喳喳,與意淫無異。
提酒扛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ans:你說話語氣太怪了。你不會以為這樣就是幽默吧?

我想老閻在顏寧發表文章後,或者至少在她獲評“院士”幾年前非常清楚這事了。但,老閻一直等到顏寧獲得了院士後說出此事,且說的方式非常讓人敬佩。看到顏寧的回複,真不敢相信:對這一“嚴肅”的話題,回複的太任性了,無邏輯(這點看著真不敢相信,她是搞科研的)。這不是來自自己認為的”底氣“ (老閻已經說了),就是平時對人對事就一貫這樣。
長看老閻文章,能多少了解點老閻。相信老閻自己會處理的非常好,這點不擔心。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跟著學' 的評論 : 你的油條做的不錯,很想嚐嚐呢。
欲千北 發表評論於
樓主做的工作非常重要。我對這個領域不熟。樓主和顏寧的工作是關於葡萄糖速運動的膜蛋白載體,類似於 Gate . 照字麵看應該是不耗能的吧?而離子泵是一定要耗能的吧?如果確實是這樣,則差別是巨大的,顏寧的辯護就站不住腳。另一種可能是她不知道閻先生的論文,當然這個可能性很小。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ns' 的評論 : 第一,閻先生如果是不擇手段的人,當初文獻一發表就去告了。第二,顏教授就算是真的沒有讀到閻先生的文章,那麽是她查新的失誤,是科學雜誌編輯的失誤,難道應該怪閻先生20年前在細胞上發文章嗎?第三,你竟然以為顏寧比閻先生紅,需要閻先生去蹭,你這咋說都是思路清奇,多讀幾年書再來這裏發帖子吧。還有,“你的明白?”是啥語言啊?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 我等搞這行的專業人士來說.

博主等您顏妹妹冷靜下來後給Nature發質疑信,您顏妹妹到時會親自回答給Nature。故事已經到這了,您適當更新一下 :)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ns' 的評論 : 你一定是位年輕後生,說話這麽輕薄,不要枉度君子之腹。老閻隻是用溫和文明的方式,讓小顏知道在科學界如何做規矩事情。你如果一直跟讀潤濤閻的博客,對博主人品和智慧有說了解,就不會說出如此輕薄的話。

------------------------------
老閻用心深遠啊。肯定早就認定了顏妹妹看過自己的文章。
an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博主說您顏妹妹搞的葡萄糖由蛋白直接帶入細胞的機理就是他自己20年搞出來的。 千真萬確,不是我說的。我等搞這行的專業人士來說。你的明白?
四季如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應該做!
ccn 發表評論於
人家顏大小姐新晉美國科學院院士,哪裏看得起那些個email的騷擾? 殊不知彼閻非芸芸小人,乃是海外最大中文網站的博主第一人,早就憑超凡脫俗的智慧和文學而名震天下。這場顏閻之爭好戲還在後頭,老閻必勝!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ans: > 搞了個和俺沾點邊的東東

您還是太客氣了,隔靴搔癢。博主說您顏妹妹搞的葡萄糖由蛋白直接帶入細胞的機理就是他自己20年搞出來的。

俺照此結論是:您顏妹妹就是stealing,換句話剽竊。您搞明白了嗎?
ans 發表評論於
老閻用心深遠啊。肯定早就認定了顏妹妹看過自己的文章。 發現妹妹對自己的功勞隻字不提,一開始必是惱怒萬分,而後又欣喜若狂。為何?當年老子在實驗室裏臥薪嚐膽,搞出這麽開天辟地的成就,居然無一人賞識,使我老閻埋沒鄉野。眼看幾十年轉眼即逝,難道就要帶進墳墓不成?誰曾想,名滿天下的顏妹妹居然搞了個和俺沾點邊的東東,真乃天助我也!此時不蹭網紅,更待何時!且慢,不能操之過急,須得這般這般。。。
這才有了老閻第一篇恭維顏妹妹的博文,將自己拉入話題,順便提一句妹妹肯定是沒有看過我老人家的文章的。。。自有好事者。。。
果不其然,顏妹妹中計了哈哈
bl 發表評論於
還真有這回事?
valore 發表評論於
支持你!
潤濤迷弟 發表評論於
閻大哥,請繼續深究下去。
不求名利,隻求真相。
我不是不懂 如何能幫到你,不然我自己也會想辦法 “舉報”她!
魏薇 發表評論於
跟讀閻博士有關此事進展的博文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支持閻兄適當的時候用實際的行動來教教年輕的科學家先學會做人。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今天休假, 在海邊. 追你的"博客"劇, 是最好的放鬆休閑娛樂方式之一. 和幾位讀者互動了幾條回複, 絕無灌水之意. 剛剛看到椅子邊上有幾隻螞蟻在追逐客人喝完椰子水後掉在地上的幾滴葡萄糖汁, 想知道哪位是"最傑出"的呢? :) :)
SCNC 發表評論於
我們20年前的國內導師很有名。國外很好的雜誌要他寫宗述。他老了。就讓我們寫。我們後來出國了。宗述一字沒改就給師弟拿去放第一作者來申請學部委員了。哎。確實。對我們也沒用。出來了。就隨他們去了。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自己照前人啟發發明東西的用詞叫inspired。別人照自己啟發發明的東西叫Plagiarized。還是請專家們介入比較好。
絕對運動 發表評論於
我不是這行的,也不知小顏。老閻這倒是常來學習。
強烈建議老閻給自然寫信。《論語憲問》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我理解“直”就是做應該做的正確的事。放老閻這就是寫信。
過而不改,是謂過矣。《論語>> 老閻不寫信,自然就一直不知。所以放任自然犯錯是不好的。

SwiperTheFox 發表評論於
閻的UhpT與顏的XylE不屬於一個family

顏寧在自然雜誌的文章裏做的是XylE的結構。這個蛋白與閻的UhpT的同屬於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顏寧在自己的文章引用了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的一篇綜述。 這篇綜述是免費的, 見下.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98904/pdf/mr000001.pd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一共有17個families.  一眼看上去, 每個家族都有幾十到上百個蛋白。 顏的XylE屬於第一個家族。  閻的UhpT屬於第四家族。顏在介紹這個Superfamily的基本結構時引用的這個綜述。 你也許要問, 為什麽顏寧不直接引用閻。

第一, 這篇綜述一共91篇文獻, 顏寧不可能全引。

第二,與顏寧做的關係最近的是XylE, 要直接引也應該引XylE或是第一家族的蛋白結構功能的研究而不是第四家族或 閻的UhpT。

我還在繼續讀,會有更多細節報告。
玫瑰花香. 發表評論於
對不起還沒有看老閻這篇博文,一看才發現博文裏已經有顏的微信號了,我是真的沒看見自己上微博找的。
魯鈍 發表評論於
細胞膜泵和葡萄糖載體的確有相似之處,其實這也想得通。自然選擇成就了細胞用最簡潔有效的方法吸收能量和營養,所以,無論是葡萄糖,還是鈉離子,進出細胞膜的方式都相似。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玫瑰花香.' 的評論 : 已經看到或者聞到臭豆腐了, 還一定要去試著嚐一嚐嗎? :)
SCNC 發表評論於
又不是老閆一個人碰到。我們還出了宗述。而且全是20年前自己寫的。最後還不是給國內的人拿走。他自己放第一去審請學部委員。且成功了。
玫瑰花香. 發表評論於
順藤摸瓜,找到了顏寧微博,微博名:nyouyou,大家都去關注一下吧。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Noahh' 的評論 : 你沒看出來閻先生的方法非常溫和,是在保護這位年輕的女科學家,給顏寧一個機會,自己到Nature雜誌主動說明她的研究成果和二十年前的Yan-Maloney模型是一致的。

----------------------------------
要是學術腐敗,應該給雜誌澄清,要求改正或道歉,在文學城上讓外行人評價不靠譜。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笛' 的評論 : 如果她一開始就不是“這麽好的一個女科學家”, 而是和靠韓生物學家或者韓作家一樣的套路成名的網紅, 是不是邏輯就好理解了? 三十歲看到老嘛
海笛 發表評論於
回複'海笛':。。。"不被信任"
絕對運動 發表評論於
老閻威武。關鍵是小顏的論文是導師送的嗎? 我上大學時一個導師將自己的書掛名其笨兒子。結果笨兒子成北大教授。前年回國聽說笨兒子趁招生天規則女學生。我吐。
老閻曾打假韓寒。要是老閻把小顏給打假了,那絕對威武。不過很難。
別計較了。打假騙子國沒意思。遍地都是騙子的地方君子沒複活。
SCNC 發表評論於
問題是沒有國內的人相互幫忙。老閆就是發同樣的文章。也不會上nature雜誌。
海笛 發表評論於
覺得公正遲早會到來,但可能咱海華擅長的一個東西又要從此不被不信任了。
海笛 發表評論於
全民上下娛樂至死,微博幾十萬級別的都是有團隊,無論政治 科研或明星。現在奇虎難下。
想起前幾天還剛剛看過她的激勵女孩子要追隨自己內心的視頻,感覺可笑又悲哀:到底是什麽毀了一個這麽好的女科學家?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幸虧讀了老閻關於賀博士基因改造的文章和了解了崇拜基因這個概念, 不然的話, 上周肯定止不住開始對普大女神崇拜模式了:)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我過去做的都是冷門課題,所以寫文章時如果看到其他題材方法思路類似的,都有他鄉遇故知般的感受,盡力給予引用。 ”

哈哈,雖然不在同一領域, 大家做科研發文章的基本做法都是一致的, 重要成果搶首創是很關鍵的, 早發表一天也許就決定首創所有權。 別人已經發表的同樣結果, 自己跟著做即使有新穎改進的部分, 也隻是炒冷飯了。

科研史上確實有不同作者獨立研究幾乎同時得到了相同的成果, 這種情況下隻能榮譽共享了, 同行裏自有公論。 若是相同成果差了好幾年, 那隻能是首創者獨享名譽了。

目前顏寧能做的, 是得想法說明她的團隊得出的結論和Yan-Maloney所得結論不同, 或者說Yan-Maloney的結論有重大缺陷。 若是證明不了這個, 那隻能是明知二十年前已經有相同結論, 瞞天過海搶別人的成果了。
海笛 發表評論於
更加敬佩閻先生了!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回複 'Noahh' 的評論 : 外行人不是律師, 但是合格的陪審團成員. 建議去讀讀博主關於陪審團定案的文章. 建議啊
secuncle 發表評論於
閻博士在科學上探尋真理的精神可嘉, 在這一點上我很支持你!

所以你不應該反川,川普是倡導公平平等的,包括科學研究領域。你支持學術公證,相信MAGA群組200位群眾大多會支持你。
lin13590 發表評論於
有空到顏博的微博看了下,看來在進行著將閻博打成民科的節奏。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這真是應了博主說得:真實的生活劇遠比影視編劇寫出來的更精彩. 老閻在第一篇科普文章裏用了太多對某博士的溢美之詞. 這個博客大部分的讀者又是非常信賴博主的陳述, 所以把某人想象的成了女神級別的人物. 現在看了, “實乃紅塵一女” 是為準確評價.
豈無此理 發表評論於
“我們為什麽能贏中國,因為美國的華人更聰明”,川普說的,哈哈。
Noahh 發表評論於
要是學術腐敗,應該給雜誌澄清,要求改正或道歉,在文學城上讓外行人評價不靠譜。
魯鈍 發表評論於
越來越有意思了,看看結局會是什麽樣,好戲在後頭。
HBW 發表評論於
運動員與運動員之間沒有必要交流。要找裁判才是。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佛風光' 的評論 : 我過去做的都是冷門課題,所以寫文章時如果看到其他題材方法思路類似的,都有他鄉遇故知般的感受,盡力給予引用。

當然,我的東西不是“攻克世紀之謎”,離NATURE ARTICLE是32杆子都夠不著,所以沒有利益考慮,純屬尊重他人勞動,何樂而不為。
SCNC 發表評論於
我勸你還是不要去自找麻煩了。這些都是有國家的支持的。特別是這打仗的時候。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可惜的是:顏博士的論文結論恰好證明了Yan&Maloney的研究結果。所以,顏博士沒敢告訴《自然》審稿人真相。這使得顏博士隻能用如此無力地、很可憐地反駁方式---用張冠李戴的戰術繼續糊弄讀者:把鈉離子膜泵的機理模型拿出來反駁。這跟她本人對葡萄糖載體機理被她揭開對科學貢獻的定性,在邏輯上是相悖的。顏博士搞的不是鈉離子泵,而是葡萄糖載體,而葡萄糖載體的機理模型已經發表過了,跟她自己發現的一模一樣。如果不隱瞞真相,那就需要告訴審稿人:顏博士團隊的研究隻是用另一方法證明了Yan&Maloney 發現的葡萄糖載體工作機理是正確的。”

閻博主是個真正搞科研的專家, 嚴謹態度值得讚賞! 這些年受國內風氣影響, 不少新一代科研人員的基本素質都下降了, 不懂得要尊重別人的科研成果。 發文章對相關性強的同類結果需要給足credit, 何況是別人已經做出完全相同的結果。

若是顏寧論文中提出的葡萄糖載體機理模型論證辦法便於推廣, 她的貢獻也是有的。 不過這和有意忽略Yan-Maloney工作的性質是完全不同的。

繼續關注事態發展!
SCNC 發表評論於
現很多權威雜誌都有很多中國國內的篇輯。他們都互相幫忙發認識的人的文章。國外的人反而難發。彼此的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冥王天蠍' 的評論 : 大讚,做學術研究就別遮遮掩掩,直接指出也是教育這些年輕後生,按規矩做事做人。其實做正確的事情,最後還是會得到大家的尊敬。好的學術風氣是要有正氣的人帶起來的:)))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盡管我們是十六杆子也打不到的專業但非常希望看到最客觀最公正的結論。這是一個理。
期待!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冥王天蠍' 的評論 : 城裏一幫大師啊!真牛!
SCNC 發表評論於
你不是一直反川的嗎。老川不是一直反對國內的人偷的嗎。現在你如何看。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太好了,就等您這句話了。你是最適合也是最準確描述這個理論的人。 其實你處理的很溫和,給顏寧機會去大度接受這個前輩已經提出來的理論,如果她有謙虛的態度去主動認可和說明,是雙贏,皆大歡喜。

---------------------------------

由我來寫。等顏博士身體好了思維正常了我就寫。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我一直在關注你這件事。可以考慮給顏寧的那篇關鍵Nature論文寫個合適的Comment讓Nature發表。需要先聯係下Nature的Editor,看看Editor什麽建議。順便說兩句題外話,以我做科研以及審稿多年的經曆,發現不少華裔學者(尤其是中國本土的學者)有故意不引用華裔文章的習慣。明明知道,卻故意不加引用,心態很複雜。我在審稿報告中,經常直接指出,如果是你自己的結果或模型,就說清楚是自己的;如果所用結果或模型不是自己最早發現或提出的,作者就該引用以前的相關文獻。希望通過此事,讓更多年輕學者接受這一血的教訓。
歪伯 發表評論於
惱怒、偷換概念、狡辯...真善美蕩然無存!即然小顏不真,你老閻就不要太“善”,一定揭穿她,把美給我們留下!不過老閻你的信,我看頂多能達到懲前效果卻毖不了後。在國內的科研環境熏陶出來的人,哪有不功利的。國人的邏輯思維能力,隻能做個很好的工匠,提出開天辟地的理論創新,沒有哲學思想思維在裏麵很難。國內很少理科人學點哲學,邏輯學,反而都是文科生在搞這些。
河邊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讚“時不時來看看”網友!
河邊兒 發表評論於
閻先生在博文中的形象,一直是追求真理探求真相是主要的目的,這也是社會裏大多數的人心所向。

前麵揭穿韓寒等的局,到了這次,建議閻先生不能因為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而遲滯追求真相的行動,即便自己不為名利所動,但對老師maloney,也負有責任去爭取公正的評價。建議閻先生或者有相應能力的人去聯係自然等相關機構。


顏寧的反應從邏輯上閻先生已看的很清楚。

即便是行外人,從common sense上,顏寧行文中的明顯的惱羞之態,此地無銀的急切否認,顧左右而言他的似乎有意的混淆,都能感覺到背後有著比表麵字麵意思更深切意味。是有下意識地動機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由我來寫。等顏博士身體好了思維正常了我就寫。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隻要能準確說出問題所在,博主或別人都行。
timlz70 發表評論於
現在搞科研的,特別是國內的,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的太少了。爭名逐利本無錯,但要講究個方法和尺度。否則遲早會應了閻先生常說的那句話,早晚是要換的。這件事可能很快就過去了,也不會有什麽結論,但也徹底暴露了一個人的人品。閻先生跟這種人活在不同的層麵上,跟她太計較反失了身份。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隻需要給nature@nature.com一封電郵即可,指出顏2012 2014 Nature文章嚴重遺漏1993 Cell 1995 PNAS文獻,其所稱“葡萄糖轉運機理未知”為錯,兩Nature文結論與兩遺漏文一致。做這事是在幫顏回歸自我。

https://www.nature.com/nature/for-authors/matters-arising

If the submission serves only to identify an important error or mistake in the published paper, it will usually lead to the publication of a clarification statement (correction or retraction, for example). Please contact nature@nature.com for these cases.
ran168 發表評論於
是時候要向Nature問詢了。是以閻生作為其原理的發現者,還是以讀者的身份更為恰當呢?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灌水三千' 的評論 : 作為一個科學家,博士生導師,他們對自己要求和大眾對他們的要求必須品學兼優,是要教書育人的。傳授知識和培養年輕一代科學家的同時,也要言傳身教給他們對待科學公平公正態度。老閻在科普的同時,也點出了大家認可的按科學規矩辦事的態度。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城裏老閻以外又一位邏輯大師!牛!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loudhk' 的評論 : 國內教育的悲哀,隻要成就,不接受事實和不聽別人的聲音。去讀一讀丘成桐對中國教育的評論,讓人痛心但一點不言過其實。我周圍很多做學術研究的,和國內多少有些聯係。遇到國內很多人要學術名聲又要政治地位,就是各種大騙小騙,明著暗著要文章掛名,一流大學的風氣可能還好一些,但現在國內大學錢多啊,可以撒,有官職就有機會買+騙學術文章。
灌水三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跟著學' 的評論 :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顏要做科普宣傳她的成就,這才是個最好的機會,比如;

如果說前人老閻發表的模型是錯的, 那麽我們的模型改正了哪些錯誤,
如果不錯, 那麽我顏寧的模型好在哪裏,在哪些方麵加深了認識,提供了老閻所不能知道的結構信息。

如果她隻是網紅, 大可隨意發表議論,我們自不會評論她的所說所為。
可是她不該忘記她首先是一個科學家, 發表文章在頂級雜誌,對年輕的學子是有影響的, 在科學問題上她說話做事真該十分謹慎才好。

相信老閻也不在意誰先誰後的排名, 隻是對她不按科學界的規矩辦事感到很不爽。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人家說“碰瓷”,“八杆子打不著的科普博客作家”,言外之意借她出名而已,她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催熟劑炒作出來的果子能跟閻先生躬耕十餘年長成的大樹去相比嗎?是非自有公論,我是搞不明白,自有大把明白人。
cng 發表評論於
顏院的回應,倒是澄清了一個疑問,那就是她看文獻是很細致的,連50年前的不同類膜通道機理都貼出來了。

那說她漏看了你20年前的文章,就不可能了。既然看過,就肯定能認識到兩者之間緊密的聯係。看到而不直接引用,而是把他們雪藏在1998 PAO ET AL的綜述文章裏...
緊跟著學 發表評論於
顏寧用鈉離子的圖來證明她想到喇叭口和Yan-Maloney 模型無關,這聽起太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可她發表是葡萄糖轉運機理論文不是鈉離子機理。她現在知道了葡萄糖載體機理,是Yan 和 Maloney第一次發表的,就應該承認和尊重前輩的成果。這裏在美國做科研幾十年的學者,都知道做科研不容易,苦思冥想和大量的推算實驗,有時是錯的,或者發現別人已經做過了。在別人已經做過的東西上你再添磚加瓦,再有新意都很難上一流刊物。但做學術研究,如果參考過別人的學術文章,和多少無關,在自己文章的Reference裏麵都必須提到,或者知道別人比自己提前解決了學術問題,必須接納認可,這都是大家在美國自覺遵守的學術道德。

顏寧在她微博對此事的態度,和我們真的有代溝了。我周圍人對學術謙虛嚴謹,對科學研究公平公正的態度,在顏寧的文字裏看不到。看到的是任性和隨性。 希望有合適的方式,美國該領域的學術界對這個發明葡萄糖載體機理的先後次序有一個公正的評判。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翻了翻她的微博,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趕快翻篇。看過她的微博,設置成一般人無法評論,顯然有準備。好失望,對人性又失望了一次。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