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後的專權和她的長相(上)

講文明,講禮貌,愛藝術,談幽默
(個人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複製)
打印 (被閱讀 次)

(讀史雜感之六)

 

讀漢史,呂雉這個女人是繞不過去的,那是劉邦的正室夫人。以史書上對她生平事跡所作所為的記載,呂後絕對堪稱這世界上最早一位能鎮得住男人的女政治家。

 

按照司馬光的說法,像是韓信這樣能逼得楚霸王自刎烏江的都軍統帥,混到最後,不過是被呂後這個女人和文官蕭何私下商量了一下後,就給捉起來殺掉了,劉邦事後聽說後,也隻能是喜悔摻半的樣子,當然,這可能是他裝的。還有另一個功高蓋世坐地稱王的大軍閥彭越,本來劉邦是要拿來修理修理但也沒下定決心真就要結果他。於是彭越心存僥幸地跑到呂後跟前哭訴求饒,這女人表麵上安撫了他一番,背地裏告訴高祖說彭越是個壯士,比較地凶悍,留下來遲早是個禍害,不如遂誅之。然後就設計陷害於彭越,最後高祖把彭越殺了還不解恨,又把他剁成肉醬送到下屬那裏,讓他們分而食之以示震懾。

 

劉邦死前和呂後有一段有意思的對話,呂後問曰:陛下百歲後,蕭相國既死,誰令代之?上曰:曹參可。問其次,曰:王陵可,然少憨,陳平可以助之。陳平知有餘然難獨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劉氏者必勃也。這呂後也不含糊,後來的事情果然就按照劉邦的遺囑來辦。曹參當上相國後,基本上是兩個凡是派,他嚴格遵守高祖和蕭何定下的規矩,雖然好像庸庸碌碌但也沒出什麽大漏子。然後,就是王陵陳平相續上位,周勃最後也得了個太尉之名。

 

我們這個年齡段的大多數人,還是從四十多年前中國官場的那場惡鬥中聽到呂後這個人物的。當時是為了政治的需要,拿她來類比江青,以說明紅都女皇禍國殃民的罪行和篡黨奪權的野心。不過,盡管江青同誌受黨和毛主席培養教育多年,但和呂後比起來還是略有欠缺,她一是能力有限壓不住場子,二是魄力不夠下不去狠手。她當時在政治局裏耍出來的威風,最多隻能算是一種倚杖老公權勢的潑蠻,那和呂後的手段和心機還是差了一些個層次。

 

據說老毛在世的最後幾年中,很看重劉邦對呂後臨終交代的這幾句話。他曾用周勃的事情點撥許世友,但那個上將軍愣嗬嗬地根本不知道主席在說什麽,所以後來根據這個傳說推演出來的種種說法也是一廂情願的猜想居多,與兩千多年前發生過的曆史難有等價類比的性質。按當時的局麵,主席已經把倚軍持重的老家夥們擠出決策圈了。到了批林批孔的後期,像是葉劍英這樣的中央副主席身份的人,都已是無所事事了,當時總有人看到他在景山前街家門附近的護城河邊上打太極拳消磨時光,儼然一副閑居散民與世無爭的樣子。可到了主席雙眼一合撒手歸去沒多久,老葉帥就與華國鋒聯手,反身施出一記重掌,把江青和她的同夥打翻在地。

 

這事要是攤在呂後身上,估計結果會很不一樣。你想,劉邦駕崩之後,兒子轉正,呂後上位做了太後。由此,滿朝文武鮮有敢在這女人麵前說半個不字的。他們中的很多人也都是跟著先帝出生入死的人尖子,也是那個時代久經考驗德高望重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即便是先帝看中寄以頗多期望的陳平周勃之流,對呂後也是唯唯諾諾,在她生前一直是衷心不怠的樣子,所以,要是江青真有呂後手段的一半,留給葉帥的勝算也是不多。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退隱老妖' 的評論 : 很有道理,解了我的一些疑惑。所以,稱呂後是原配也是不準確的。謝謝。
退隱老妖 發表評論於
呂雉是劉邦貧賤時的夫人,娘家給了劉邦第一桶金和人力支持,又有嫡子,從一開始就在大臣中有號召力。而且她並不是劉邦第一個老婆,不屬於糟糠之妻,劉邦在她之前已經有兒子,娶她屬於高攀貴人。所以國家是劉邦和她兩個人的國家。後麵的戚夫人正好相反,是富貴以後打勝仗搶來的女人,前麵肯定也是有男人的,這種女子是來分勝利果實的,大臣們不可能服。如果她安分守己,不見得不能生存,文帝之母就是例子,完全沒有受到打壓虐待,說明呂雉這個人還是有人性的。是後來殘酷的鬥爭扭曲了她。她隻是鄉紳之女,性格剛毅,但見識不高,無法跟後世的自幼受到精英教育的貴族後代武則天相提並論,所以呂雉的結局非常悲慘,所有基因都被曾經忠於她的臣民們抹去了。漢室後代毫無她家血脈,而武則天是唐皇室的共同祖母。歸根結底,呂雉並不是智慧之人,無法辨別必要和非必要的殺戮,跟武則天望塵莫及。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哈哈,說明人家信念牢靠忠誠,組織紀律性強,步調一致,一切行動聽召喚。
怎麽我這個講中國曆史的文章也會和川黑川粉有瓜葛?是不是題目上的第一夫人惹的禍?我原來是想把第一夫人牽扯進來的,後來把那段給刪了,想圖個清淨。所以等下篇出來,你們會看到,完全和你們美帝的第一夫人沒有關係。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佛風光' 的評論 : 你發現沒有,川粉一致對外,從不內鬥,川黑要向他們好好學習。不過我是萬維假黑! :-)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omiao' 的評論 : 嗯,拿江青和呂後比是有些牽強。
呂後是漢惠帝的生母,文帝屬於平了呂氏篡權撥亂反正後立的皇帝,生母不是呂後。謝謝留言。
xiaomiao 發表評論於
兩段曆史沒有可比之處。呂後是漢文帝的生母,正牌皇太後。江青和華主席之間隻有利益關係。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uumia' 的評論 : 嗬嗬,米婭有點性急:)關於夫人們的長相,在下篇會有所論及:)
Luumia 發表評論於
錢鍾書在“圍城”裏好像說過這麽句話,大意是“還是那些猴,怎麽也進化不成人”。政治上永恒的輪回:-)。
山人好像沒有提第一夫人的長相啊:-)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佛風光' 的評論 : 嗬嗬,歡迎北佛先生光臨指教。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不是戰友的話,是統戰對象?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嗬嗬,土豆又來吹黑哨了。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哈哈哈,兩個同戰壕的友軍怎麽絆起嘴來了。看高看低都不要緊,大家交流思想要緊。”

川粉們最近消停了些, 川黑們就開始內鬥了, 哈哈。

倒退回去幾千年, 魯學者煩小寶也許就是韓信和英布, 可以共患難沒法同富貴。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我什麽時候和他成為一個戰壕的戰友了? :)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兩個同戰壕的友軍怎麽絆起嘴來了”,

那兩個是“X戰警”,:)))

不許還嘴!!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兩個同戰壕的友軍怎麽絆起嘴來了。看高看低都不要緊,大家交流思想要緊。嗬嗬
魯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哈哈,你自己說自己是狗眼,我可沒說。其實,原本我想說佛眼的,又怕你翹尾巴原形畢露。所以用了一個x代替。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鈍' 的評論 : 我這狗眼隻是看你的時候才低,看山人的時候總是很高大的!:)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嗬嗬,不會吧,看煩小寶天庭飽滿,不會輕易犯蒙的。你寫科普很條理清楚的。
魯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你可是X眼看人低了,山人的曆史知識了不得。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最近對曆史感興趣了?曆史我是越看越蒙! :)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鈍' 的評論 : 嗬嗬,所言極是。問好魯鈍。
魯鈍 發表評論於
曆史會相似,但絕不會相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