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周年同學聚會,我在忙些啥?

隨心而飄, 隨意而寫。 我自流連隨風笑,凡人癡夢各不同。
打印 (被閱讀 次)

三十五周年同學聚會,我在忙些啥?

有文城的網友很認真、很嚴肅、很犀利、很負責、很友好地對我說,“博客怎麽說關就關了呢?誰不忙啊,不是因為喜歡方塊字才碼字的嗎?沒時間就不寫或少寫,也不要小氣的上排門板啊(關門)”。我被她說得臉上一陣熱汗一陣冷汗交替著,點點滴滴浸潤著思緒。咱虛心接受,先把門打開,再說事兒。

這陣子真是忙得焦頭爛額、不可開交。時光如梭,追憶芳華。大學畢業35年的同學聚會又在schedule上了。首先收到我班文藝大腕同學的約稿,讓我寫一首男女生朗誦校園詩。都說生活不能苟活,還有詩和遠方。我琢磨了半天不能冷卻同學們的熱情,可這詩歌咋寫啊?不要說男女生朗誦了,就是一般的詩歌,俺也隻是塗鴉水平。這時北美君子網友提醒我,“你就像平時寫文章一樣,一句句寫,然後一行行分開。”行,我就朝著這個思路,飛快地碼起了字。《秋情歸》就這麽朦朧地誕生了。我們這倆個男女朗誦者可都是文藝的範兒,有一個人大家肯定熟悉,經常看博客的人會知道文藝姐姐“逍遙白鶴”在聚會裏有一個光頭閃亮的人物-劉承熹,他是我的大學同學。讀醫出身的他,長著一張戲劇的臉,偏偏喜歡演話劇。當初上海戲劇學院招收培訓人才,800多人的海選中,他卻是最後有幸被選上的六人之一。當我膽戰心驚把初稿遞給承熹時,“一句話都不用改,可以朗誦,通過!”有一種友情叫“遷就”,第一項任務就這麽順利地完成了。

《秋情歸》
-獻給醫學院同學歡聚四十周年


你以渲染的色彩
灑潑出季節的熱情
墨染廣袤無垠的思緒
搖曳一席綠肥紅瘦的幽夢
在千萬個纏綿的音符裏 
打撈昨日記憶
繽紛秋葉蝶舞
吹柔一池斑斕相思正濃
呼喚春春婀娜純美
翩翩兒女尋夢歸來
在綿綿不盡的遐想裏
撥弄時光琴弦
今天聚首母校的搖籃

心緒激蕩似潮
絮語婉約如歌
欲道又哽的緬懷
望你望我
望穿四十載風雨春秋
在百感交集的翻騰裏漪漣
思念成海

一朝一夕的豆蔻年華
撞見你的美麗
頭頂藍天白雲的澄澈
站在天橋望二邊
一邊是你我共聚相守的蝸居
多少挑燈夜戰後的疲倦
留給嘻笑喧鬧的不悔
相濡以沫揮灑友情
刻骨鏤心
一邊是紅樓博擊長空翱翔
穿梭時光隧道
青春的河流
遙遠而純淨奔湧
鵝卵石鋪滿的記憶裏
有無慌淡那種種的曾經

一張張老照片裏
有你青春傳神的模樣
綠茵場上英武矯健的身姿
是你生動活潑的剪影
拉拉隊裏抜尖的嗓門
為誰激動 
為誰嘶吼
為我們共同的青春芳華獨秀

教室裏蕭瑟清涼
埋頭苦讀的身姿與燈光作影
圖書館汗流夾背
踩踏出層層足跡深痕
實驗室切磋琢磨
處處布滿細密指紋
紅樓見證我們的勤勞和縝思
在每一個白袍起舞的日子
智慧和勇氣旗鼓
信心與毅力作航
一行南去的雁唱著離歌
穿越厚重毫不張揚的秋韻
博擊驚濤駭浪
激情澎湃一往無前
 
跋山涉水的曆程
在時間和速度中鏗鏘
風霜歲月鑄就了錚錚傲骨
人生滄桑沉澱了浮躁
上善若水奏樂著生命樂章
仁醫精誠妙手回春
讚譽你功名顯赫王者歸來
也雙手擁抱你平淡無奇幽香如蘭
花白的鬢角尋覓眉宇間的坦城
最親最真最美最純
最難忘
我的同學
 
秋風幾縷
搖醒飄零綺夢
重拾滑入眼底的落葉
潤濕淚花晶瑩
歎往日時光荏苒
柔情繾綣千腸消魂
釀成一盃盃醇香美酒
笑傲蒼穹舉杯共賞
多少情感難表
多少相思不盡
在眷戀探戈中
曼妙旋舞
在呢喃細語間
雋永溫情
在觥籌交錯裏
淡忘名利
在十月的風情上
讓思念燃燒成詩

一顆顆滾燙的淚珠
滋潤著夜色闌珊
放你的手於純潔無瑕的胸前
高吟秋歌霞滿天
酣暢淋漓友情的爽朗
今夜屬於紅樓
牽掛你
下一個五年再見

(注:紅樓,是我們以前的教學樓。)

 

三位特邀主持人經驗豐富、妙語連珠、隨機互動,令晚會高潮迭起,他們是:知名播音主持人鄭小川女士(前央視青少部主持人、導演,網絡ID逍遙白鶴)、芝城東方話劇團名角兒劉承熹先生(醫生)、科工專的副會長王健女士(理財專家)。

這一組是”孫悟空“和他去西天取真經途中的夥計及女神們

以上圖片摘自《逍遙白鶴》博客,謝謝白鶴姐。

接下來的任務是履行組委會編輯的責任。有我提議做份美篇同學紀念冊,每人交一張近照,加一句感言。我和鮑大人負責。這份看似簡單的工作,結果想不到做到心力交瘁。美篇的編程是有限製的最多隻能發100張照片,可同學中偏偏就是慢郎中多,三個月的期限結果都到了最後幾天照片蜂擁而來。我們的鮑大人非常幽默,他說,時間一到不關三七二十一飯店關門。後麵送來的照片和資料隻有吃閉門羹了。可事情遠沒有這麽簡單,有小班長來求情,我們班美女這麽漂亮,你們就忍心把她排除在外嗎?缺了她紀念冊就遜色很多。我考慮良久也覺得這樣不妥,再說早就超過100多幅照片了,後麵的同學肯定都是進拚圖了。想不到又有同學心裏不服,“為什麽我的照片要進拚圖?”唉,我的同學啊,早些時候叫你們送照片,老虎都在打盹嗎?

這個紀念冊用的是鮑大人的美篇ID,他這樣描述道:“最後兩張照片改好,貼上去了,一早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改照片。這個月美篇編輯把我弄成神經質了。因為我倆有時差,照片的拚盤都是心雨做的,好比她是大廚,我是跑堂。我接了點菜單子送給她,等她的拚盤做好後端過來,我再上菜。有時候,客人說菜太淡了要加鹽,有的說點的菜不好吃,要重做一碗,我就隻好要求大廚加工重做。來的都是客,客人是上帝,上帝的話都要聽的,不能疏忽一個。現在本跑堂和心雨大廚累了,要休息了。就此打住,飯店關門打烊了。”

由於美篇的Policy,每改動一次,美篇都要重審一次,鮑大人一共改了189次,編輯頻率可見一斑。我們要求每個同學寫一句感言,並附言道,隨便金句、銀句、銅句都可以。結果有的同學說一個字都寫不出,有的同學真的送上:我的金句,我的銀句,我倆看了笑叭在地。同學們你們還是這麽調皮。

當美篇紀念冊向全體同學開放時,在“友誼地久天長”美妙的音樂聲中,好評不斷、讚美聲一片,但頭痛的問題也接踵而至。有同學責問,為什麽自己的頭像這麽小?也有同學說,為什麽我的頭這麽大?有人看見別人的照片要重新換照片,有人要換感言;有人責備照片太暗有損形象;有人說照片光線太強沒有層次感;總之,我感到就是今天領了法國廚師證書,此刻也末必能調出一道眾口一致的高級大餐。為了客人上帝滿意,樸人隻有忠實地開小灶,一張張照片重新修正。

三十五年中,我們前後已有五位同學奔向了天堂。我把這五位同學的照片調在一個黑框內,四張方形彩照放在四個角上,一張黑白圓照放在中央,這張照片做起來不但是排版要求高,而是一次次麵對這麽熟悉的臉,突然消失了心裏是一種煎熬。照片完成後有同學又提出要給這張照片點幾支蠟燭,一支也可以。這個可又是硬件技術活,經過冥思苦想,我終於在這張照片下麵放上了瑩瑩火光的三支蠟燭,就這張照片做了幾十次化了近三個小時,快要崩潰了。
 
平時在病房裏常看見病人episodes of anxiety,這次做紀念冊真的讓我體會了這種anxiety的感覺。

接下來,我又馬不停蹄地為基礎部大班的同學做了《青春不散 共憶芳華》老照片的美篇紀念冊。由於已經有了上篇的經驗,幾乎90%的老照片,都重新調整了亮暗度和尺寸。後來越做越順手,發現其實所有框架都可以拉長,最多能放九張照片,而且完全不影響圖片的大小。但從四百多幅照片中海選,也直叫我做到“失臉症。”尤其是這麽小的一張張團體老照片,看上去都是這麽的相似,貼了沒貼,我已茫然。在“老同學”的高吭歌聲中,讓我們尋回往日時光,重拾彼此身影。

欲問女兒美不美

 

男神是這樣練成的

匆匆那年,我們一時匆忙撂下難以承受的諾言,讓春風吹進凝固的照片裏。
 


不過,從給同學編紀念冊中,我學到了很多,尤其是像經曆了一次心理測試,克服焦慮,增進了與同學的溝通和友誼。喔,這次大班發言,我隻講一個主題,我為同學做紀念冊的酸甜苦辣。

現在三十五周年同學聚會,旗袍秀小組也正熱火朝天地討論著走台型及到底要不要拿扇子。根據國內同學的反饋,現在,在上海定製一件旗袍需要6千到1萬元。回國辰光不夠,其次是純粹娛樂性,沒必要大動幹戈。於是,我就決定把好多年前的旗袍找出來。首先要把自己塞進旗袍裏,必須有一套嚴格的甩肉計劃。平時我做的瑜伽太溫和,必須要做大量的燃脂和有氧運動,還必須管住自己的嘴巴。上班時,常有病人家屬會給我們送波霸奶茶,甜甜圈,披薩等。一杯波霸奶茶500calories, 想到Killer Workout Torches Calories 滿頭大汗要做45分鍾,這嘴巴就張不開了。我在YouTube上找出適合自己的鍛練方法,嚴格遵守挑出的每日一練。我鍛練的體會是,小蠻腰最容易纖細塑型,小肚腩最堅實頑固。終於把自己塞進了旗袍,二個手臂怎麽看都太粗壯了,現在做什麽事都必須要做甩手臂運動。

形體剛剛fit了旗袍,這秀怎麽走啊?我們12個女生,6個男生走秀隊,意味著6個女生是有拐杖的-男生挽著,另6個女生是沒有拐杖的。不知道藝術總監怎麽分的,算起來她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偏偏就是沒用分到一根拐杖。現在,一有空穿上高跟鞋,打開晚霞公開課,跟著周立貞老師練身韻,走步伐。女子穿旗袍風姿綽約、舒緩閑適、端莊雅致、安然靜謐、蓮步輕移,走的是貓步。人要穩,步要實,身體不能搖晃。這節奏慢得啊,讓我這個雷厲風行的人心裏直發怵,這淑女絕對不是好裝的。我對這次旗袍秀最高境界的承諾就是,混在隊伍裏跟上節奏,保證不摔跤。其它什麽也做不好。

 

“相逢是首歌”,是種情,是難忘的緣!相逢的日子,傾訴衷腸,重拾舊夢,不拘功名,放歌抒懷。我會和班上的男生合唱這首歌。關博的日子,我練練練,破鑼嗓直衝雲霄。真理是,烏鴉的叫聲再練一千變也不變會成百靈鳥,消除五音不全是終極目標,於是跟著俞靜版的《相逢是首歌》天天不亦樂乎地哼哼幾句。俺的音色不美,情感是純的;俺的唱功不佳,態度是真的;不是說重在參與嗎?還要吟唱《夢裏水鄉》驚醒楊柳岸,在那些纏綿的往事裏,濺起情正意切的心波飛向流年。

詩歌輕吟,美篇編輯,旗袍展示,歌聲在薄霧中飄蕩。Mission Impossible, 任重道遠,我對我們大班金秋聚會也算鞠躬盡瘁了。
 
一葉知秋,重回故裏。又到了回家看看父母的日子了,正在積極準備做最後的衝刺給家裏搬磚頭呢。

親情,友情,同學情,還有一種網絡情。剛來了,又去了!這次不關博,十一月再見!

(前陣子關博了,我在忙著同學聚會的準備工作。此篇寫給在我關博時,拿著獻花在等開門的文城好友菲兒、小溪姐姐、翩翩葉子、過客手箋等。突然感到自己還有這麽一些不離不棄的文友,心裏不勝感激。謝謝你們,我親愛的網友。)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