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再“別了,司徒雷登” | www.wenxuecity.com

千萬不要再“別了,司徒雷登”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解放軍已經攻陷南京的時候,很多外國使節紛紛撤離國民黨的首都南京,而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仍然執意留在南京。司徒不想走,中國是他的出生地和家園,他希望憑己之力維持中美的幫交,他死後也想重回中國杭州的故鄉。司徒雷登當時幾次想背著華盛頓北上去北平,他曾經也通過前燕京學生黃華與中共高層聯係,他如果那樣做了,曆史可能會重寫。

但是他自己身為基督徒,覺得不應該違背職業操守,擅自行動,所以他還是請示了華盛頓。當時正值冷戰興起的時期,華盛頓的強硬派要求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訪問北平”,直接讓他回美國。他飛離中國不久,毛澤東就發表了那篇著名的檄文《別了,司徒雷登》。這標誌著中國全麵倒向蘇聯,而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為敵。

作為詩人的一國之君故然豪情萬丈,美國冷戰強硬派也有責任,他們將司徒雷登夾在中間成為了犧牲品,其實司徒的晚年也不受華盛頓的待見。這裏直接買單的就是中國的老百姓,在閉門鎖國中內鬥不斷,從大躍進到饑餓再到登峰造極的文革。價值觀隨當時的領導人定,因為可以不需要顧慮外麵世界的任何約束。中美交流之門是在二十多年後,通過基辛格從巴基斯坦的秘密飛行才被打開的。

現在國內麵對貿易戰而起的經濟壓力和反美浪潮,使中國又處在這個節骨眼上,所謂曆史上的Turning point或Crossroad。如果最高領導層頭腦不冷靜,與美國硬碰硬,再次別了司徒雷登都有可能。

我們如果翻閱中國的近代史,應該比較容易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對中國的發展影響最為深遠的國家非美國莫屬。中國迅速發展的時段,無論是貿易還是科學與教育,都是中國以開放的姿態與美國良性互動的時期;中國與美國為敵的痛苦年代,應該還在我們大多數人的腦海裏。中國近代史上,留日或留歐的學生都曾對中國有所影響,包括自晚清以來中國與德國發展的重要軍事聯係。但是真正把中國帶向現代化的是留法海歸鄧小平,他不戀巴黎的時尚而是睿智地看到美國的力量,美國人的直率使他們是世界上最好打交道的人。鄧小平在白宮後涼台與美國總統卡特的揮手瞬間,仍然讓人記憶猶新,那是中國充滿希望的時代。其實在毛澤東的內心裏,他是相當看重美國人的,在高齡病重時都接見了基辛格和尼克鬆。毛澤東選醫生都要美國訓練出來的,中國現在的最高領導人也紛紛把子女們送到哈佛、哥大或耶魯。

美國是一個年輕但是起點很高的國家,她深受基督教文化的影響,美國人有時為了“主義真”讓人覺得傻不堪言。美國的傳教士紛紛去中國傳教和幫助中國的教育與醫學,我們的美國朋友的祖父母在中國工作了一輩子後葬在中國,現在連墓地都早己不知道去向了。美國為一個已經完成了土地擴充的國家,基本上沒有彼得大帝無限擴張的野心,伊拉克戰爭美國全部撤出,連石油控製權都沒有。美國本身就受殖民之苦,美國屬地波多黎各試圖獨立自決,美國人民也樂觀其成。因為美國自從俄羅斯那裏買了阿拉斯加的彊土以後,就再沒有對土地的要求了。相反,在反對殖民地的世界抗爭中,美國總是走在前列,美國也反對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美國人民信仰的力量往往大於他們對經濟利益的追求,美國在很多事情的做法上,還真是一個理想主義色彩濃厚的國家,直到美國出了這個紐約客商人總統為止。

在美國留過學的人,或者在美國寄宿家庭生活過的學生,都感受過美國人的善良與友好。美國領養中國孩童後,他們還希望這些孩子不要忘記中國文化的根,雖然他們擁有美國的姓氏。我有一次在密蘇裏植物園遇到他們協會的孩子,一家領養的兩個缺臂膀的中國孩子,她們與其他白人兄弟姐妹的嬉笑玩樂,讓我好感動。大多數美國教授對中國留學生都非常友好,誠心教你怎麽做學問和做人,我想即使是再抱怨美國的海歸們也應該承認這些事實。更何況美國海歸深遠地影響著中國,盡管他們也做出不少與他們在美國看見的價值觀不同的事情。

現任至少兩位常委都短期訪問過美國中西部的愛荷華州,與包括現任美國駐華大使在內的美囯人民建立友誼。美國中西部很多人像愛荷華的農民那樣淳樸,依靠他們肥沃的土地勤勞謀生,同時又對外麵的人那麽友好,也把鄰州的首位非洲裔候選人送上了總統的寶座。大家或許沒機會接觸我寫過的這些美國人,我是這樣描寫一位去世了的前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的:“他來自美國中西部的愛荷華州,紐約客和西部“嬉皮士”們不具備的中西部美國人的紳士風度全在他身上,他家中有個小鏡框中是這樣寫著:“你如果來自愛荷華,你至少是位有信仰的人,一位努力的人,更是位誠實的人。”,這正好是奧尼教授的寫照”。

但是美國人還有一個鮮明的特點,那就是如果他們覺得自己被騙了,他們比鬼都聰明,他們反擊起來有時會非常猛烈。現在中國又麵對一位以吸引注意力為特點的奇葩總統,所以應該倍加小心。讓我們回到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前,美國和日本曾經有過長時間的和平談判,關於日本接管法屬東南亞等問題,偷襲當天日本大使還在華盛頓與美國國務卿周旋。在日本空襲珍珠港的前幾天,日本外交官接政府指令:隻能在襲擊前30分鍾才能向美方攤牌。日本大使就把與美國國務卿Hull會麵的時間,安排在周日空襲後的下午2:20進行。Hull當時剛接獲珍珠港被襲的消息,這美國人憤怒了,他指著那些和平文件問日本大使,這些文件是否代表日本政府的觀點?大使回答說:是的。然後美國國務卿說:“在前段我們的九個月的交談中,我從來沒有不相信你說的每個字。。。現在我要說這已經創下了一個記錄,在我從政五十年以來,從沒有見到過如此充滿欺騙的政府。。。”。日本人行騙後的結果是什麽呢?是美國人激烈的報複,最終導致日本亡國為止。

朱鎔基參與關於世貿的艱難談判,與美國人最終達成了貿易協定,從此促進了中國的出口,並且相應地帶動了中國的繁榮。中國為了參加世界貿易組織,確實承諾了太多現在沒有對現的東西,如果現在認個錯,或許還來得及。你總不能一邊是“厲害了,我的國”,一邊長期在WTO中享受發展中國家的待遇吧?以中國人的勤勞和“天生的生意人“(丹麥人對我說的) 的特質,在世界體係下玩公平的遊戲,中國也會擁有一番天地的。關鍵是需要隱忍相當長的時間後,再想怎麽去“帶”別人。因為選擇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為敵,沒了先進的科學與技術,就什麽都沒有了。所以還是這句話,千萬別再別了司徒雷登。

現在很多反美的媒體裏麵都宣傳著一個荒唐的觀點,那就是美國是依靠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的橫財,美國是通過強權對全世界的剝削而致富的,這是不值得一駁的謬論。美國早在1890年就是全球首富,被迫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卷入世界事務,變成世界領袖是成為首富半個世紀以後的事情,並且美國因此付出了沉重代價。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法國諾曼底海灘邊延綿的美軍墓地看看,我去過那充滿血腥的奧馬哈海灘。我們知道美國總統威爾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就提出過讓美國更多參與世界事務的十四條和平原則,但是那曾在美國遭遇過反對的聲音。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羅斯福多次讓英國首相邱吉爾失望,因為羅斯福不願意將美國置於世界的糾紛中,是日本人激怒了美國。美國國父教導美國的是孤立主義的理念,因為美國自己是個新移民國家,管不上那麽多事;加之上帝保佑美國,幾大洋天然將美國與世界強權完全隔離,自己也可以混得好。

中國應該歡迎美國繼續在東亞地區的存在,而不是去挑戰美國的領袖地位,美國在東亞的承諾對二戰以後東亞的穩定起到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我們看到美國在東亞破壞了中國的經濟建設嗎?看見美國軍艦阻止中國商船的通行嗎?這些都沒有。既然中國在相對平穩的東亞海域發展了這麽多年,這和平還是美國納稅人買單的,你為何在航母都沒成軍時要單方麵去改變現狀呢?鄧小平是多麽擁有智慧的政治家,韜光養晦仍然應該是中國國策。

Norstar 發表評論於
當年天朝簽世貿協議的時候根本就沒打算遵守。剛簽完了世貿,朱熔基訪問加拿大,他在接見華人代表時就明說了,說他手底下的人為某些具體的條款和美國人一點一點地討價還價,他直接高訴手下,別耽誤時間了,趕緊簽了,至於那些具體條款,以後再說,誰說我們就打算真的執行呢。
Norstar 發表評論於
不叫"大祖",叫"二祖"更合適:D
阿留 發表評論於
雅美兄好文。

根據司徒雷登的回憶錄,當時是偶黨主動派黃華來聯係他。太祖政治手腕很嫻熟,他心裏清楚如能得到美國承認是最好的;後來美國政府沒給司徒雷登回信,意思就是不讚成;於是太祖爺馬上寫篇《別了》把事情全部掩蓋過去,這是給蘇聯看的。

至於大祖嘛,估計是愣愣地撞了南牆也不回頭。趙家人一蟹不如一蟹,隻能望洋興歎
了。。。
阿留 發表評論於
回複 'VS2012' 的評論 :

說得好。
VS2012 發表評論於
如果隻是意識形態不一樣,那還隻有司徒雷登別了,如果老是驅逐低端人口,假疫苗泛濫,紅藍黃猖獗,屁吐屁吃人不吐骨頭,估計老百姓也得跟你們說拜拜了。
慢下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iserman' 的評論 :
感謝您貢獻的個人思考。
用其他讀友的話說,“不要極端”。不反美,也更不排斥西方文明中進步的東西;但是是否因之崇美,如何看待自身和東方文化?我想,對包括樓主在內的中國在美這些知識精英,都是一個嚴肅的話題。
作為佐證您思考的一個例子,在首都D.C的印第安人博物館裏,頂層就有當年殖民者如何一步步把土著印第安人驅趕的曆史:用印第安人並不熟悉的條約,最後自己卻反悔;所以在參觀的導語裏還有這樣的天問:“那些條約究竟對印第安人有益嗎?”而悲催的事實是,對於那些本出於簽約弱勢一方的印第安人,最後還得靠那些本身並不平等的條約來保護自己的最起碼權益的底線。

再多說一句的話,我不想務虛地再在此討論所謂白左的話題。同樣作為華人,我也完全能夠理解那些支持川普的華人,當他們投下那一票的時候,是因為民主黨一些過頭的政策:比如福利濫用的問題等等等等;無疑,大家還是用我們華人身上那傳統的“勤勞簡樸”的價值觀,反對揮霍和浪費,,,
但是在現在的時勢走到當下,不光是與中國的貿易戰,而且從政治人物開始的某些針對華人的不正常的苗頭,大家還抱著僥幸的心態,還隻是一味斥責那些所謂的“華人中的敗類”,而看不到大局的變化而保持應有的警惕,那無疑將是悲劇。

曆史就是一麵鏡子。從這個角度來說,同為少數族裔,有時候我會認為那些政治正確,雖然大家不盡認同,但卻是最底線裏保護我們少數族裔的護身符。當大家都不明就裏甚至異口同聲大加撻伐的時候,也許我們自己的悲劇也就不遠了。

再說回樓主,作者在醫學上的造詣我絲毫不懷疑。但是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觀察力也能像他的專業一樣深刻而不人雲亦雲、流於淺薄的話,將是我們這些讀者的幸運。
慢下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fz9465' 的評論 :
作為非自然科學領域的閑人,點讚您能有哲學的情懷和素養看今天的時勢。++1
相同的觀點支持一下:“現在的問題就是極端化政治方式來處理中美問題。任何極端的東西,都沒有哲學上的可持續性”。
至於那些不同的聲音,就如您在另一篇留言裏說的:“寧靜致遠”、“讓子彈再飛一會”,由他去吧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美國一般老百姓和美國的‘精英’政客有很大的不同,
老百姓中確實有不少善良誠懇人士,但是當他一旦當官(包括議員)就變成另類人了,所以你說的‘美國人的直率使他們是世界上最好打交道的人’是有問題的,隻要利益衝突時,就不一樣了。
我也在懷疑:美國早期自歐移民大都信耶穌,應該博愛才對,但是為何他們大殺印第安人呢?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回複lio
正因在美華人對東西方文化都了解,所以是促進交流的最佳人選,我將此作為.的責任。感到樓主有這層意思,加以讚賞。為什麽你為此生氣?如果樓主是旁觀者,我就沒興趣留言了。但樓主沒明白中美衝突的核心。這裏不存在中國又要“別司徒”的問題,而是中美各自為自身利益不得不如此。把責任都推到中國身上,不客觀。
既然你讓我說說,那就表達一下自己的觀點。東西文明本來是互補的。但是缺乏哲學視野的人都喜歡把它們看成黑白的,或者好壞的。東方文明相信人性善,強調整體道德,西方文明相信人性惡,強調個體價值。它們的製度都是文化的反映。全球化時代,本來是東西方文化碰撞與交流的好時機。但是每個國家的政治卻由不同的流派控製。現在的問題就是極端化政治方式來處理中美問題。任何極端的東西,都沒有哲學上的可持續性。現實會呈現出,貿易戰不會停,也不會長;而且沒結果。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憂國憂民的雅美大夫,心係兩個國家和兩國的蒼生。中國現在的經濟局勢來之不易,是14億人民幾代人的流血流汗換來的,真的不願意看到中國倒退,隻能是老百姓遭殃。
Californian 發表評論於
但是美國人還有一個鮮明的特點,那就是如果他們覺得自己被騙了,他們比鬼都聰明,他們反擊起來有時會非常猛烈。
===============================================
非常讚同作者這一點,可惜很多中國人看不到,還以為人傻好欺負。
wendy1015 發表評論於
好文,大讚!

對下麵幾個活的卑微如灰塵的,不用理它們!
lio 發表評論於
這種盛氣淩人的態度難以服人。
首先,西方華人就應當承擔東西文明交流的橋梁? 就不能做旁觀者?
>從具體內容來看,樓主應當更全麵地看問題,
一邊又高喊哲學角度,不知所雲。 哪裏不全麵?你給補充補充!

>不探討這些,對東西文明交流是意義不大的。
作者非要按你設想的 >為了東西文明交流 的寫?


//////////////////////////////////////////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2018-08-10 06:13:56
作為西方華人,我們應當承擔東西文明交流的橋梁。東西文明都有自己的精華。否定對方,從哲學上講從來都孕育著否定自己。從這個角度,筆者欣賞樓主的態度與良知。
從具體內容來看,樓主應當更全麵地看問題,否則說服力不夠。中美衝突本質是意識形態,與樓主文中講的文化優點關係不大。說穿了就是,有沒有一個“普世的意識形態”,可以超越民族的文化現實;是否應當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強加給他人。不探討這些,對東西文明交流是意義不大的。


慢下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VATraveler' 的評論 :
感謝你有關世貿規則的討論。希望這種討論,盡管觀點不盡相同,但是還能始終基本上在理性的軌道上,否則淪為嘴仗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你引用的原文,我不知道出處,但是我知道這基本上和美方的觀點差不多。引用的文字中,更多是結論性的話語,具體的案例,或者數據我不得而知。
你文中提到的市場準入、知識產權的問題,就我所知的具體事實,比如美國,包括歐盟,都指責中國強行要求歐美企業轉讓知識產權。關於這一點,不帶偏見客觀地說,我覺得市場換技術沒什麽好說的。一般而言,歐美發達國家的強項是技術,他們之所以看中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當然看中的是中國的強項,即廣闊的市場。按照市場遊戲規則,或者根據西方貿易理論,大家各自交換自己的強項,這本身沒有毛病。如果具體執行中出現問題,身為商人出身的總統,更應該知道,那是應該大家坐下來再談,雙方的利益各自再做交易或者讓步,而不能是一味地指責對方,不能得到了對方的好處(市場),而拒絕自己合同裏承諾的義務(技術轉讓)。這也才是真正的契約精神。至於合同是否合理,那是雙方當時談判簽字的結果。就按照WTO本身的說法,中國並沒有違反條約規定的義務,先不說美國一而再再而三撕毀協議,成為最多次的被告。即使是合同執行中出現問題,也應該是雙方坐下來在談,而不是直接揮舞用於國內法的301條款。
再次很遺憾,因為你的引文中隻有結論性的文字而沒有具體內容,很難讓我理性地信服。倒是我還能舉出更多的具體的例子:
比如,剛剛過去的中興一案。從更高一級的層麵來說,中興和伊朗做生意,美國作為第三國,它幹預的權力合法性在哪裏?你可以說這是中興進口美國原件的前提,是雙方合同簽字的;但是,這個與霸王條款又有何不同?美伊關係不好,別的國家,包括歐盟也受連累?還不說川普上台單方麵撕毀奧巴馬任上簽字畫押的美伊核協議。
又如,關於你說的市場準入。你的引文裏沒有具體例子;我可以舉出華為作為反例。為什麽華為進入美國市場屢屢受阻?
當然,我可以從各自國家利益的角度,理解美國提出來的所謂“國家安全”的說法。在商言商,按照川普總統交易藝術的原則,現實執行中有問題,大家再談、再商量可以理解。自己屢屢反悔,還試圖一直站在那個道德製高點上去指責別人如何如何,這恐怕就是問題。如果又說到糊塗,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這一班人怎麽宣傳就怎麽信,這確實是一個受過嚴格學問訓練的人不應該犯的錯誤。
VATraveler 發表評論於
"...It is much more difficult for American companies to access the Chinese market than it is for Chinese companies to reach buy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Even China’s Internet censorship serves to keep American products and services out of the Chinese market, blocking access to China and U.S. Web sites, in many cases. China’s record of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 fundamental WTO obligation, is abysmal. Infringement of our compani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leads to lost sales to China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countries, lost royalty payments, and damaged reputations, and presents a risk to consumers here and in China of unwittingly buying counterfeit pharmaceuticals or unsafe, fake products..."

"...So could China have kept its promises? Of course it could have, though doing so would have mean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ould have had to submit to the rule of law. China faced many challenges when it joined the WTO, however, given its economic success and clout, as well as the immense resources it has poured into the expansion of the state’s—on its economy, China certainly could have kept its promises if it had wished to do so. So how is China doing by WTO standards? Awful. China has agreed to abide by the WTO principles of non-discrimination and transparency, however, U.S. exporters face many barriers when trying to sell products to China, starting with customs delays and other problems at the border. Those problems extend into China’s markets..."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美國在很多事情的做法上,還真是一個理想主義色彩濃厚的國家,直到美國出了這個紐約客商人總統為止。
*****************************************************************************
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
這就是老川當選背後的邏輯。
少談些主義,多做些生意。生意做不大,你們那些仁義道德自由民主都是扯淡。
蘇聯、納粹都是生意做不起來才玩完的,跟他們的主義好壞與否無關。
美國以為曆史終結了,天下太平了,頂多打打恐怖小怪獸就好了。
沒想到比蘇聯、納粹更狠的出來了,而且生意眼看就要做的比自己大了。
奢談理想,就得麵對殘酷的現實:勝利者就是好人,失敗者就是壞蛋。
老川這號的再不出來,美國注定失敗。出來了,贏麵也不是很大了。
理想主義害死人啊。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朱鎔基參與關於世貿的艱難談判,與美國人最終達成了貿易協定,從此促進了中國的出口,並且相應地帶動了中國的繁榮。"

博主說的有幾分道理。 問題是現在老美要完全拋開 WTO 自己重新訂立規則, 世界秩序推到重來, 國際關係如何發展各國誰也心裏沒底, 不是中國要拋開美國, 是美國要拋開世界各國。

進入亂世, 讓誰當中國領導人也不好辦。
HCC 發表評論於
>>>中國為了參加世界貿易組織,確實承諾了太多現在沒有對現的東西,

請問,到底有甚麽是承諾了而沒有兌現?

請看看WTO的前Director General Pacal Lamy 對中國進入WTO的評價:他給了中國A+的分數。
(見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us-trade-disputes-dont-stop-the-wto-from-giving-china-an-a-2011-10 )

還有一點:在WTO中,因為貿易不公而被告最多次的,就是美國,遠遠超過任何其他國家與地區。
(見 https://www.wto.org/english/tratop_e/dispu_e/dispu_by_country_e.htm )
慢下來 發表評論於
就說兩點回複樓下:
關於“糊塗”: 在今天白宮主政者私下裏都說出“某國出來的留學生是間諜”這樣的的大氛圍下,華人不讓美國社會主流的聲音聽到我們哪怕是微弱的反駁,卻在擔心中國關上大門?同為少數族裔,政治人物敢這樣對穆、黑這麽說嗎?
關於“批判性思維”:中美之間目前的貿易糾紛或者貿易戰,是因為中國入世以後不遵守遊戲規則?世貿組織自己怎麽說的?美國和歐盟之間的貿易糾紛又是怎麽回事?再說遠一點,中國,或者加上印度,巴西等等這樣的emerging國家,是不是永遠隻能做生產鏈的下遊?因為處在下遊,汙染自己的環境、用自己的廉價勞動力,拿著最薄的利潤,最後還要被趕殺?那麽,發展中國家還要不要有與發達國家一樣的基本人權的生存權和尊嚴?以耶魯校友為榮也罷,談基督教信仰的“大愛”也好,即使用這些非東方的價值觀裏麵傳遞的“道德”和“公義”去檢視,剝奪發展中國家的生存權,這是道德因之也是長久的嗎?一邊倒噴的時候,是否也稍微能深刻地想過這些問題呢?還是他人怎麽說我就怎麽信?,,,
不說了,倒不是我“自己找台階下”,而是為了避免樓下不有更多牙齒損壞呢
HCC 發表評論於
>>>如果最高領導層頭腦不冷靜,與美國硬碰硬,再次別了司徒雷登都有可能。

可是,不是中國要和美國硬碰硬,而是美國的奇葩總統硬要和中國杠上,拿過時而愚蠢的貿易赤字理論來加諸於二十一世紀的國際關係。

再看看以下的文章:

"先講一個大背景,中國現在的綜合實力還遠不如美國,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識——管理層當然更加清楚。實際上我們基本的外交策略中對美關係是最重要的一環,我們一直在極力避免與美國直接對抗。隻要不涉及核心原則問題,我們實際上更多的是選擇一種柔軟的態度處理中美關係。
舉個例子。2017年川普上台就拿中美貿易逆差說事,然後就有川普訪華,我們開出了一個2500億美元的大單——這已經很清楚的表明了中國的誠意。
但是2500億美元的蛋糕卻遠遠不能滿足美方的胃口;川普回到國內,簽署台灣旅遊法,啟動對中國的301調查,單方麵喊話要求中國立即減少1000億美元的逆差——中國立刻派出LH這樣高級別官員赴美談判,結果還是不行,美國直接宣布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加稅,這已經把中國逼到絕境,隻能選擇奮起反擊。"

再說一次:今天不是中國要和美國對抗,而是火已經燒到了門口,不得不抗。美國的奇葩總統不隻是要硬碰硬中國 - 此人基本要硬碰硬所有傳統的盟友 - 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印度....。

不對事情的來龍去脈有所厘清,硬把責任加在承受方,這恐怕是一種鄉願的作法。
tellmey 發表評論於
美國帶他出來發財, 他有感恩過美國嘛?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樓下批評此文“一邊倒”,“糊塗”,缺乏“思辨和批判性思維” - 那麽您的思辨在哪裏?您要求作者“感恩”,“包容”,卻說不出作者錯在哪裏。

您自己覺得與作者政見不同,但是自己說不出個所以然,也不能指出作者的邏輯或者事實錯誤,隻能(恕我直言)發一信息量為零的雞湯貼,最後還“就說這麽多吧”,先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糊塗”和缺乏“思辨和批判性思維”的人反過來批評別人“糊塗”和缺乏“思辨和批判性思維”,就像不讀古書的人亂引古書給自己撐門麵,結果讓人笑掉大牙。
tellmey 發表評論於
絕對權力存在的地方,沒有法律,沒有道德,當然也不會講道理
慢下來 發表評論於
不管怎麽樣,對自己的故國還是應該保有一絲感恩之心?一邊倒批評甚至到了難得糊塗的境界的同時,更多一份知識分子應有的思辨和批判性思維(而不是逆向洗腦還渾然不知),換位思考和設身處地的對孕育自己那片土地上千年來的文化、習俗慣性的理解甚至包容。具體到當下的時勢,作者擔心故國關上大門,恐怕這倒是過慮;而是反過來,衷心希望作者能有這樣的影響力的話,讓你的文字能讓今天的白宮主政者看到,至少能詮釋美國的華人到底是不是間諜?又有多少比例會是間諜?既然現在大洋彼岸這一側,就多關心現在生活這片土地上的問題,特別是先做好維護自身華裔的切身(基本安全)權益的事吧,不要讓曆史的悲劇重演就好。如果再說到擔心,大家欣欣然以為美國有糾錯體製,某些人一時的狂言不足為慮。我倒是覺得在對華問題上,美國兩黨更多是共同一致的。在一些人把自己的故國說得那麽不堪的時候,也許在某種極端情況下,最後能救你的還是你剪不斷、理還亂的故國。就說這麽多吧,大家政見不同,說太多也不投機就是無趣了。
singerl55 發表評論於
美國人400個軍事基地圍著,要中國作小跟班,現在美國人打上門來,要中國跪下,你願意跪嗎?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支持作者,都是事實。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矽穀斯有個富裕鎮台灣老華僑說20多年前這裏都是白人,當時有鎮上法律規定有色人種包括華人不能住過來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那個所謂美國國父家裏蓄有大量黑奴,費城總統府被曝光過奴隸通道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國家間利益當頭,但人家會說得高大上。黑曆史排華法案就是例子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國防崛起就是從大使館被炸,那之前很多軍工廠研究所效益不好瀕臨倒閉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樓主那篇文章是課本的現在沒聽說起過,社會在發展回想以前社會確實再進步
ZHUOYAO 發表評論於
在杭州武林巷有紀念司徒雷登生平的塑像,那裏有他的故居。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作為西方華人,我們應當承擔東西文明交流的橋梁。東西文明都有自己的精華。否定對方,從哲學上講從來都孕育著否定自己。從這個角度,筆者欣賞樓主的態度與良知。
從具體內容來看,樓主應當更全麵地看問題,否則說服力不夠。中美衝突本質是意識形態,與樓主文中講的文化優點關係不大。說穿了就是,有沒有一個“普世的意識形態”,可以超越民族的文化現實;是否應當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強加給他人。不探討這些,對東西文明交流是意義不大的。
toby嘛嘛 發表評論於
好文!謝謝分享!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一盤來說共黨在國際上還是講承諾的、反而美國對國民是講水諾平等自由、但對他國就不是了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到底中方那方麵騙了美國?世貿組織都說了中國在世貿實行做得很好、口而連盟國都批判美國、我也希望美中能重新談個新中為議畢競那個己經過了很多年了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到底中方那方麵騙了美國?世貿組織都說了中國在世貿實行做得很好、口而連盟國都批判美國、我也希望美中能重新談個新中為議畢競那個己經過了很多年了
braker999 發表評論於
就一空洞的雞湯文,而且和事實大相徑庭的,難得還有人說客觀,理智,實在奇觀也。明明白白的事實是直到今天中國的國策還是發展經濟和保護自己,更談不上與任一大國對抗。雖然美國對中國已經技術封鎖近二十年了,但中國的經濟還是有很大一部分依賴美國,所以現時中國政府說得明白和美國互利,完全接受美國的領袖地位,但美國不能接受中國的繼續強大而要下重手了。而那些“發戰爭財是荒唐的觀點”“1890年就是全球首富”“羅斯福不願意將美國置於世界的糾紛中”等等一堆胡話,怕是連美國人自己寫的曆史都不敢如此顛倒黑白的。
dq51 發表評論於
說說看,美國人有沒有殺過印第安人?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很中肯的文章
誠信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一篇價值極高的文章,集中了作者作為一名生物醫學領域的成功科學家,在社會文化和價值觀等方麵對美國社會進行的30年的觀察,學習與思考, 全文充滿了智慧,耐心,謙卑和高超的文字表達功力。是文學城裏很少見到的高質量博客文章,希望中共領導人有機會讀到這篇完全沒有預設政治立場或功利心之下,同時深愛中國與美國的,理智,冷靜,有節操的海外學者的肺腑之言。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1949年8月18日發表的《別了,司徒雷登》是對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中美關係白皮書》(The China White Paper, originally United States Relations with China: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Period 1944-1949)的反應。那時司徒雷登已經回到美國並失去言論自由,不能參加任何正式活動。用《別了,司徒雷登》用作這一篇的標題欠妥(這並不是我對文章內容的評論)。
cherry_8 發表評論於
寫得客觀公正,喜歡,點讚!
匡吉 發表評論於
說理的好文章.不過現任美國總統也沒樓主說的那麽奇葩.其在總統就職典禮上不是也說嗎,美國不願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任何國家,隻希望將自己的國家建設好,為他國樹個榜樣,讓其他國家覺得美國的做法不錯,而自覺學習.
lio 發表評論於
寫的很客觀,中肯,讚!!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Pity that so many Chinese, including those in the US, don't realize these.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