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人 我的自述:美麗的燕南園61號

本人近期完成了曆史記實故事,以我家四代為中心,在中國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甚至世界所發生的真實故事。希望讓後人知到也可作為曆史的側影,供寫這段曆史的人參考。也是一為老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想說出的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二章   燕京複校

 

          漂亮的燕南園61號

 愉快搬家和接風

 

 

         爸爸一直參加複校的會議和相關的準備工作。他們決定誰的家清理完畢誰就先搬家。沒過幾天爸爸說他挑的房子南大地61號地下室的兩具屍體已清理完畢,且已消毒完畢,隨時可以搬家。

     總務長蔡一鄂先生家已臨時住在我們隔壁 63號,他的住處是正在修繕的62號。有他們在,我們不是第一家,不用害怕,不會孤獨。

     媽媽說馬上就可搬。他們馬上與郭胖子搬家隊聯係。在搬家的那天我們起的特早,大家興高采烈的開始搬家。

     郭胖子搬家隊是一隊馬拉大車和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我們搬進城就是靠他們。他們一直服務於燕京人。進城時隻打開了一點家具,其它全放在西屋沒打開,現在直接搬上車。在這同時,平時使用的家具、被褥等捆綁完畢,搬上車。全部搬完已是中午。大家簡單吃點什麽就開跋了。

     爸爸騎自行車先走,到那邊準備迎這個大隊。我們和媽媽坐三輪車走在最後。一直走到晚上才到。全部搬進屋、送走搬家隊後已極晚。媽媽說原來總務長夫婦要為我們接風,請我們去吃飯。爸爸說太晚了他們會等嗎?就先走過去打聽,回來後告訴我們,他們正在等我們去吃飯。

     我們洗臉洗手後就走到鄰居家。剛進大門就聞到噴香的料酒烹調的菜肴味道,我已經餓死了。到了餐廳見到風度翩翩的主婦,她比媽媽年長很多,但打扮的非常得體,衣裳時髦。媽媽從來沒有打扮過,顯得比她土。她說這是她親自做的菜。

     我們坐下後總務長來了,他是爸爸在日本監獄的獄友,他道歉說他和他們的孩子太餓,等不了這麽晚,先吃了。孩子們已睡了。爸爸也說了不少道歉的話。我長這麽大從沒吃過盛餐,媽媽不會做,保姆來自鄉下,隻會做很簡單的飯菜,再加上沒有錢。這次的美食給我很深的印象。我想將來我一定要會做飯,來解自己的饞,不能像媽媽那樣。

     回想抗日時媽媽曾帶我們到幹媽家,我們從小稱她為楊姨媽,幹媽的母親楊婆婆給我們吃她做的素什錦,太好吃了,現在還記得那味道。在我的記憶中她用的是冬筍,豆幹,菠菜,胡羅卜,韭黃,香菇,黑木耳,黃花菜等切細絲,用香油醬油等調料拌的。但我做的味不對。我在中國和美國的中國素菜館都找不到。這是她的拿手安徽菜,平時不作,隻在過節上供時才作。

 

五彩繽紛的大院子

 

 

     第二天的白天我非常好奇,想出去看看。爸爸說可以,這裏是安全的,又沒有汽車不用害怕。我先到院子看了一下。院子很大,有許多大樹,周圍有鬆牆環繞,共有三個鬆牆門。正鬆門是用門兩側的鬆樹連起來,做成一個半圓頂。後門和側門很簡單,隻是方便到62號、59號等其它人家。正鬆門有一條小磚路直通這房子的正大門,一般正式的客人應走這個門。小路兩側種著兩排草花,綠色修剪極好的草地直鋪到與鄰家相隔的鬆牆。

     從客廳、飯廳的玻璃門走出去有一個有頂的陽台。陽台外麵有一個大石桌。在石桌兩側有兩棵很大的開紫色花的藤蘿樹,粗大的枝幹爬到高大的木架上,細枝條伸向二樓的無頂陽台。我和妹妹合住的臥室,爸媽的臥室都通到這個陽台。

     在客廳的窗外有一大棵木香樹,白色花開時飄著很濃的清香。如果開窗,這香氣飄進客廳,這時正在練琴是多麽的享受。在飯廳窗外有黃刺梅不太香。

     靠近燕南園小馬路的鬆牆邊有幾棵毛桃樹開著粉色小花報告春天到來。還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樹,秋天綠皮的核桃長滿樹。把它們打下來用麻袋蓋好,綠皮變黑後就很容易取出核桃。太美了。如此安靜浪漫的花園。

     廚房有個門通向一個獨立的小院,有磚壘的花牆與大院子隔開,並用磚砌出兩個園形門,一個通往大院子,一個通往正鬆門的小磚路。

     春天媽媽請來花匠在大院子裏種滿各種青菜如茄子、黃瓜、西紅柿、豆角、菜瓜、小青菜等。我最喜歡草莓,先種幾棵下一年就可成片。用豆渣、豆餅作肥料,既幹淨又得碩果,可以站在地裏邊棌邊吃。

 

寬敞的房子

 

 

        昨天來的太晚,吃完飯就睡覺,現在再來仔細看這個大房子。這是一個兩層樓的大房子,我想這是因為爸爸是法學院院長兼社會學係主任的緣故。從正麵進去是有二道門的過道。右手邊是爸爸的大書房,對著大門是大客廳。大飯廳與客廳可用抽拉門隔開。飯廳對著樓梯,通往樓上。樓梯下有一個極小的洗手間,飯前洗手用。

    飯廳有一側門通向放食物及廚具的中間室。從這通向廚房,廚房內有一個極大用磚砌的方形的大灶台。其內有一個鐵質大烤箱,還有一個火眼和一個熱水罐,另有管道與一個供應熱水的鍋爐相連,側麵窗前有一個大洗菜池,有冷熱水相連,中間放一個大方形木質工作桌。

     廚房外有一個工人用的臥室,也是燙衣服的地方。在側麵有一個很大的洗衣房,兩個巨大的褐色瓷質洗衣盆坐在地上,有冷熱水。一個磚砌的小樓梯直下到地下室,內有供暖鍋爐、管道。牆很黑,隱約可見血跡。在我們搬進之前就是從這裏抬走兩具屍體的。

     廚房外的小院就在這裏。臨街有一排小房,是工具房,雜室,和工人的廁所。

    在二樓正對樓梯是我與妹妹的臥室。旁邊是爸媽的臥室。爸爸書房上的房間是姐姐的臥室,她是老大,得天獨後,總是單獨居住。樓梯左側是一個客房。有個門可進入一個與樓同寬的巨大的儲藏室,奇怪的大斜坡頂棚直達第一層樓。媽媽用它放全部不用的東西,這個房子沒暖氣,冬天用他儲藏雞蛋、蔬菜和水果。

     一個大浴室正在大門及二門過道上麵,有一個很大的白瓷大澡盆、洗臉池、馬桶。有冷熱水,掛大小毛巾的架子,一個上下拉動的大窗戶。這個廁所顯得明亮,舒適,方便。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剛剛知道,那花木扶疏的燕南園曾經被日軍占據,那裏一座座小樓的地下室曾經用來拷打中國人。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您住過北大燕南園,厲害!曾經住在燕南園的人很多都是大名鼎鼎的大學者。
簡寧寧 發表評論於
一直在跟讀。謝謝您分享這麽珍貴的回憶!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