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說理工男不適合當領導?

用開花的創意,將司空見慣,變成耳目一新。
打印 (被閱讀 次)

五零後掌權,理工男執政,土豪劣商成名流。這是當下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真正的新三座大山。推翻一座沒有用,必須三座一起推翻,中國人民,包括海外華人,才能徹底解放,否則解散。

視住房、教育、醫療為新三座大山,那是重物輕人,顛倒因果。因為住房問題、教育問題、醫療問題,都是在理工男當領導其間犯下的嚴重錯誤。

住房問題,是當初向鄧小平提出學習香港的理工男不懂中國的家文化,盲目地引進港島的房地產經驗所致。教育問題,起自理工男李嵐清的教育產業化政策。醫療問題,理工男藥監局長鄭筱萸都被判處死刑了,你還能說什麽?

所以,要推翻新三座大山,首先要撤換掉製造新三座大山的人,而不是挪移土石堆積的山。

辦事要講順序,先易後難。推翻新三座大山,應該從趕跑理工男領導開始。趁著理工男領導們的“鴻浩之誌”尚未樹立之際,大家要趕緊動土移山,遲了你就乖乖地當燕雀吧。

我說理工男不適合當領導,不應該當領導,不能當領導,主要有8條理由:

1、怕老婆,沒主見。理工男是新時代的士人,他們大多娶了新派女人為妻,而中國的新潮女人,普遍目光短淺,私心過重,都把丈夫培養成了忠於自己,囿於家庭的自了漢,而非心係家國天下的男子漢。所以,大多數理工男都是有心齊家,無力治國。

2、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認同感極差。多數理工男都把中國的科技落後和政治製度落後誤判為文化落後,從而把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與糟粕文化混為一談,一棍子打死。

“知恥”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芯片上不去是芯片理工男的恥辱;發動機造不出是發動機理工男的恥辱;科技落後是全體理工男的恥辱。因為理工男普遍敵視傳統文化,不知恥,所以,中國的科學技術水平始終落後。

3、精於微,昧於巨,隻見樹木,不見森林。因為科學研究主要是研究死物,探索死理。理工男們困於職業病,所以,遇事不懂變通,一條道走到黑。

對改革開放暴露出的問題整改,對法輪功問題的糾偏,對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平衡問題的監督實施,以及外交政策的調整,理工男領導在台上時,一個也不敢觸及,遲滯耽擱至今。這不正是理工男死板、死忠、死不改悔的例證嗎?

4、隻顧眼前,不顧腚後。科學技術源自西方,它的精神支柱,從早期的人文主義演變到後來的實用主義。而實用主義科技,就是以解決問題於一時的功利主義為目標,不考慮長遠效果。功利思想重的理工男,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是隻顧眼前,不顧腚後。

江澤民因為沒有中央領導的工作經驗,缺乏軍中人脈資源,於是就拉幫結派,賣官鬻爵,雖然鞏固了其領導地位,但也害慘了軍紀官風,導致大麵積腐敗。

5、不善於溝通,不會做人的工作,領導作風極其簡單、粗蠻。理工男領導給人的印象是:口才差,形象差,教養差,節操差。當然這不是全部,例外總是有的。

老一代出國留學的理工男,基本上出身於書香門第,簪纓世家。共產黨提拔重用的理工男領導,大多是村野頑童,土腥莽漢,雞鳴狗盜之徒。怎麽比?

6、學非所用,對自己構成浪費,對社會造成傷害。科學技術是理性思維、邏輯演證的成果,不僅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而且需要有天賦秉性。

理工男都有自己的專業所長,都是勞命傷財所得。若不將平生所學用於技術創新和生產力的提高,那實在是一種浪費。要知道,在中國當官,既不需要理性思維,也不需要邏輯演證,更不需要異秉天賦,能吹會混善變,足矣。

7、法律意識淡漠,分不清“法製”與“法治”的區別。美國是世界上頭號的民主法治國家。憲法、聯邦法、州法、市法、國際法、行業法、刑法、民法、訴訟法、貿易法,多如牛毛,細如秋毫。理工男總統再聰明,即便過目不忘,經手即成,也不可能在短期內通過惡補法律課的辦法,來弄懂所有的法律。所以,在美國一般都是選舉律師當總統,不可能選舉理工男當總統。

社會學是一門綜合性、實用性很強的科學,國家管理需要專門的學問,領導人更需要膽略、見識和領導藝術、管理經驗。隻懂一門工程技術的工程師,他如何能勝任總書記這一重要的領導角色?

中共老一輩無產階級“反革命家”,指定或提拔理工男當領導,當大領導,當核心,當統帥,正是獨裁專製、用人隨意、管理不科學的負麵反映。

8、學霸、學匪作風濃厚,專製情結解不開。科技是西方的,而理工男卻是中國的。你別看理工男受的是西方教育,學的是西方技能,但因為他們敵視中國文化,忽略西方人文思想,善於攜洋自重,卻反而成了中國獨裁文化、專製思想,家長製和宗法傳統的犧牲品,世俗文化病毒的攜帶者。

講等級,重職稱,論背景,守山門,重理輕文,重男輕女,這幾乎是每一個理工男領導的共性、劣根性。南寧大學的校長,你去領導南京大學試試看;非同濟的畢業生,你在“同濟幫”裏混,結果會怎麽樣?

科學研究需要邏輯,技術寫作講究邏輯,實驗報告離不開邏輯。可是,突發事件的爆發,它並不講邏輯;奸商行賄、貪官瀆職,也沒有邏輯;離婚出軌、殺人放火,更不按邏輯。滿腦子邏輯的理工男,你們到哪裏去尋找邏輯呢?

文章的題材有很多,體裁也有很多,人家行文講究的是謀篇布局,起承轉合,結構精巧,注重的是賦比興的運用,比喻、誇張、諷刺的精妙。你老在追問人家:邏輯呢?

好,人家帶你去出一趟差,從上海奔往北京。

當火車抵達徐州時,忽然得報,去北京要見的人正在西安開會,於是,人家帶你轉去西安。當你倆到達西安後,卻發現那人有急事已返回成都了,於是人家又帶你直奔成都,在成都見到了那人,把事情辦了。而你卻追問人家,邏輯上來說咱倆是去北京,你不帶我去北京,胡亂兜圈子,證明你邏輯能力很差。

媽呀,娘呀,幹媽幹娘呀!你說這種鳥人,他他他,他能當領導嗎?

 

2018.5.15

歡迎不服氣的理工男前來辯論、踢館。過時不候!

 

2018.5.15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沒錯,我也曾這麽認為。善於治國的人,數量不在多,而在精。美國和加拿大的政治精英,大多數人甚至根本看不到,不知道他們藏在哪裏,但他們就是能控製主流的意識形態和文化主調。

自上而下的與自下而上的,可以相遇在國家最高權力機構中。中國這兩撥人總是互相瞧不起,互相排斥、幹架、甚至互相消滅。所以,從外麵引進也未嚐不可。

周末愉快!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我有時會極端地認為:(目前),治理中國還得靠一批英國/日本的原產精英。
可能這句話全是錯。周末好。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芳草碧連天US' 的評論 : 不是太明白你要表達的意思。50後這代領導人確實不行,文理醫農工,一樣都不通,卻非常善於折騰、整人。
芳草碧連天US 發表評論於
樓主可能隻看到了表麵。換了文科生也不會有區別的。那代人整體素質都不行。更深層次的原因可能是曆史和文化方麵的。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enney' 的評論 : 帶魚是誰?郭文貴他爹?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大姐您應當清楚,隻有群眾議論領導,哪有領導議論群眾的?
我一般不願意搭理“在北美沒有工作的,經常回國的,見到帥哥就不想活的”。請您原諒。LOL
chenney 發表評論於
用開花的創意,將司空見慣,變成耳目一新
“好,人家帶你去出一趟差,從上海奔往北京。

當火車抵達徐州時,忽然得報,去北京要見的人正在西安開會,於是,人家帶你轉去西安。當你倆到達西安後,卻發現那人有急事已返回成都了,於是人家又帶你直奔成都,在成都見到了那人,把事情辦了。而你卻追問人家,邏輯上來說咱倆是去北京,你不帶我去北京,胡亂兜圈子,證明你邏輯能力很差。

天呀,地呀,媽呀娘呀!你說這種鳥人,他他他,他能當領導嗎?”

精彩,與帶魚有一比。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家苦' 的評論 : 我和了一文謝謝你,抽空溜溜去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eater111' 的評論 : 這取決於各色男等他是否願意窩在醬缸裏,是否主動請泡。例外還是有的,而且很多。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ovNordstrom' 的評論 : 海呀,海呀,我也覺得這家夥蠻好玩的。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oBucks!' 的評論 : 不是正在,是以前。他們不會談項目,我談下來的項目很快就被他們用各種資質證書巧取豪奪了。:)))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鬱二光' 的評論 : 感謝支持!我說的理工男,一貫都是指國內的理工官男,尤其是國家領導、省部級領導和公共事業單位的領導,不是指海外理工民男,也不是指對口行業的理工官男。

大家公認的是,中共官場大麵積腐敗是從江澤民主政後開始的,核心是理工男,果皮、果肉也全是理工男,一群沒有文化,缺乏思想,滿腦子封建等級觀念年和世俗享樂思想的人掌權執政,一下子把中國的命脈給斷了,自然環境和社會風氣都爛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所以,這一屆中央領導中,一個工程師也沒剩,這不是全社會的共識嗎?

中國的工業基礎還很薄弱,科技水平還有待提升,讓大批專家工程師退出舞台回到講台、實驗室,對國家對理工男自己都是好事。

怕老婆是我仿照《牧誓》的體例故意加進去活躍氣氛用的。哈哈!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然也。往往越苦的人,作樂最樂,就象蘇東坡,豁達樂觀是苦水泡出來的。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ilverbug' 的評論 : 問銀蟲好。很久沒見你了。好,讓我來搜集搜集“黨校男”的罪狀,然後好好地擰掐他們一把。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飛來寺' 的評論 : 你這“黨校男”一詞用得好,是這麽回事。
eater111 發表評論於
無論什麽男, 在我們幾千年的醬缸裏泡幾年,出來都是厚黑男。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博主還是很好玩的,辯論過程中很能看出來性格。
GoBucks!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這位大概正在接受理工男的剝削壓迫,同情一把
鬱二光 發表評論於
同樣的題目我早就想寫寫了。真是所見略同。除了第一點不認同以外,其它都同意。這就是為什麽理工男當了領導都會腐敗的原因。缺乏哲學思維和道德修養。這些光學習科學知識遠遠不夠。
說明一下,我本人也是理工男。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ilverbug' 的評論 : 都是苦中作樂啊,:))
silverbug 發表評論於
改名農家樂吧。 大作家什麽時候寫寫“黨校男”,三句不離共產主義、馬列思想的那幫。 真的好笑。
飛來寺 發表評論於
其實關鍵不在“理工男”、“文科男”,而在共產黨提拔重用的領導,大多是村野頑童,土腥莽漢,雞鳴狗盜之徒,姑且稱“黨校男”吧。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看,我看人看得這麽準,你也不問問我從哪兒得來的信息。我用一個苦字做名,騙了不少好人哩。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理工女都是長得漂亮,心眼實在,專業出色的好人,大好人,老好人”,好像這些帽子我都敢輕鬆自得地放在頭上去,而且是始終“樂中尋樂”。謝謝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哪能算上壞呀,老奸巨滑的人才夠資格壞。理工女都是長得漂亮,心眼實在,專業出色的好人,大好人,老好人,所以我才喜歡跟你們開玩笑,逗著玩。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尤其與還在”苦中“的人聊天,試圖理解他們的思維,更樂。我有點”壞“, 是吧?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好問題!錢,我早就不在意了,因為我早年學了“理科”,在樂中尋樂!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我已在苦中,還作樂哩。你呢?回國講學還是傳道,或者走穴撈錢?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你還是去“苦”中吧:)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的數理邏輯很混亂。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你的人文修養非常差!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這證明你沒有禮貌是何等有力!哈哈。 Have a nice stay in China.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To 農家苦:

我現在中國短期訪問,僅計算機有VPN,而我僅會用指尖寫中文。所以無法與你用中文暢通的discussion。

你是在瞎寫。而我是看文獻之餘,take a break....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怎麽總在下結論,證據呢?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開博,請首先學會懂禮貌用語。如果你是個“文科”學生,應該懂得你還真的知識有限,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知道你看不懂,哈哈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這是傳統中醫的觀點,不是理科胡言。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你的文章我還真的不會去讀...現在是看著好玩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苦味益人,尤其利於心髒”?不懂“理科”的胡言。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建議你看看我以前寫的對理工女的評價。^_^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苦味益人,尤其利於心髒。養心之文你不讀,那你不劃算呀,哈哈。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我不是“妹子”, 而是“師太”級的, 哈啊啊
唐西 發表評論於
農家苦,上海話就是儂家苦。這樣的苦文就不必細讀了,讀完還真讓人更苦。
除非改個名字,那怕是農家樂也好啊。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又犯錯誤了,社科院主要是研究生、博士生。他們已經在運用統計分析等自然科學的成果了,數理水平更高。所以呀,妹子,我不反對你提出相反意見,而是希望你做足功課。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to 農家苦,:

我樂不可支。你那麽看重”北京大學、南京大學、複旦大學、武漢大學的文科男“? 怎麽將社科院的一幫秀才們忘了?哈啊啊啊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辯不過人家,就用掃堂腿,這是網絡上理工人的慣用技倆,你對付別人可以,對付我一點不管用。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總在發泄不滿情緒有意思嗎?說你一條道走到黑,不懂變通,我說錯了嗎?:))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To 農家苦; "你一樣沒有流露,還好意思說我要嚇唬你,笑死你,你配嗎?自作多情。"

Haaa, 你還真的好玩,這樣的“文科生”還在做“領導”的 dream...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ovNordstrom' 的評論 : 我講理工男不適合當領導,主要是指國家層麵的領導。很多人不服氣,想反駁,這很正常,但要圍繞論題,緊扣主題提出你的反對意見。理性、邏輯、證據,這是理工男的三大優勢,可惜上來辯論的,都沒有展示這方麵的優勢,而是帶著不服氣來貶損文科生。不服氣也是氣,這與理工人的理性精神相差甚遠,也剛好證明了我的結論——理工男不善於溝通。

謝謝你的理性、客觀的評論。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既然不服氣,想辯論,那就要把話說清楚,把問題辨明白,為什麽要回避呢?我之所以問你這個問題,是想告訴你,文科生的數理知識一點不像你胡扯的那樣,因為名牌大學的文科生,高考時都要考數學,數學成績差根本進不了這類大學。你作為理科生,數學成績未必有他們好。至於邏輯,你隨便找上述大學一個文科生辯論一番,或者兩個人寫一篇共同題目的文章,拿去給你的理工老師評分,看看人家的邏輯如不如你。所以,我才這樣問你。理性、邏輯、證據,這是理工生的長項,你一樣沒有流露,還好意思說我要嚇唬你,笑死你,你配嗎?自作多情。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ubingqing65' 的評論 : 理性、邏輯、證據?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To 農家苦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哪一年畢業的?哪個學校畢業的?你見過幾個北京大學、南京大學、複旦大學、武漢大學的文科男?"

哈啊啊啊, 你想笑死我還是嚇唬我?!看來你還真有趣, 沒見過什麽世麵.....。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文科生,主要問題在於他們是競爭中的失敗者。所以不選理工科的當領導人,剩下的隻怕更沒法看。

iask 2018-05-15 16:18:24 回複 悄悄話 中國的文科生很少有人表現出洞察事物本質的能力,一開口就是轉移話題不問根本,自以為說了最後一句話就處於不敗之地。這種沒有質量的討論還是打住算了。放眼世界哪一個先進的國家不是依靠科技實力的強大支撐?再怎麽理論中國工程師治國不力也否認不了中國已經是坐二望一成為全球奇跡的事實。理科生是有偏頗,但是通過自我文化社會修養還是容易改造的,而培養純粹的文科生演繹歸納邏輯抽象思維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就是本質差別了!

知道你還會轉著圈辯解,工作時間不奉陪了。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大部分同意,小部分不太同意。但是博主愛思考的習慣,是好的。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這個挺對的。“老一代出國留學的理工男,基本上出身於書香門第,簪纓世家。共產黨提拔重用的理工男領導,大多是村野頑童,土腥莽漢,雞鳴狗盜之徒。怎麽比?”
共產黨上台之後,把原來的最底層的流氓無產者翻上去,變成上層。原來的社會上層,被整死整殘。這樣建國後的幾代管理者,基本上不太行。中國處在胡搞的狀態。好在老百姓想發家的願望實在強烈,怎麽折騰中國都還是掙到錢了。
xubingqing65 發表評論於
慢慢來,不要以偏概全!更不要否定一切!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磨不開' 的評論 : 農民出身的理工男最愛說這句話,甚至不分場合,不看對象。:))
磨不開 發表評論於
滿腔的農民意識。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哈哈哈,終於等來了一個象領導的。等會兒去你那兒喝茶。:))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你先不要講太多,先把我文章看懂再說。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你這話基本上是臆斷。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金玉屋' 的評論 : 苦中有樂啊。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講得好。完全讚同!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政治局常委裏麵已經沒有工程師了,等我把他們都驅趕回實驗室,空出來的位子任你挑。哈哈!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其實要當好的領導,必須文理都通。既有感性認知,也能理性思考。而且不能利欲熏心。這是人群中的極少數。因為缺少邏輯能力而去學文,或者因為情商低而不得不鑽研理工者都不在此列。因為出身卑微而奮發圖強以出人頭地者,更不能委以重任。最適合當領導的是文理兼修,有公德心,站得高看得遠的世家子弟。
金玉屋 發表評論於
所以農家"苦"啊,哈哈!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中組部部長,俺家全是文科生,求一職,:((
大醬風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家苦' "糞土當年萬戶侯!"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哪一年畢業的?哪個學校畢業的?你見過幾個北京大學、南京大學、複旦大學、武漢大學的文科男?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1 讚。對極了,數理化學不明白的學生才去考文科。文科學生的邏輯思維能力沒法和學理工科的畢,苟了去了。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to 農家苦,: 那麽理工女可以做領導:),

學理工的,文史皆懂,但是我們理科那玩意,學文的門都摸不到。因為中國教育是將沒法學數理化的學生們,另設文科班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哈哈,別得意得太早了,理工男這裏有話說: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805/18514.html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看了最後一段嗎?看懂了嗎?你別忘了,邏輯本來是哲學上的東西,是自然科學借過去用的。怎麽會沒有關係?我講的夠清楚了吧?你也可以提出反駁觀點,但要拿出實例,不要氣乎乎地下結論。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我完全同意 Fisherman8 和 iask的觀點。 這與“文科和理科”沒關係。 而且中國的文科畢業生缺乏很好的理科邏輯思維修養。 以該博主位例,寫一些文章尚可,it is all...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醬風度' 的評論 : 辯論問題你不擅長,精神勝利你倒來得蠻爽。畢業後大概就沒見過世麵,也沒跟過什麽大領導,最大的領導榜樣也就一村幹部,我從你說話風格中就看出來了。嗬嗬。
大醬風度 發表評論於
回複農家苦: 一針見血和簡單粗蠻還是有區別的。打了你的三寸,坐不住了吧:)))。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醬風度' 的評論 : 我現在就假定你是領導,我是上門來挑戰的馬仔。你的領導作風不剛好證明我的觀點——簡單粗蠻嗎?你還有什麽好狡辯的?你讓大家看什麽?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sk' 的評論 : 是我跑題了還是你跑題了?我說理工男不適合當領導,舉了實例,也講了虛理,並沒有說不重視科技呀。你說中國社科生沒有洞察事物本質的能力,咱不扯遠,就以中國科技為什麽長期落後於西方為題,你提出你的觀點,我提出我的觀點,然後我們再來一場辯論,把問題搞清楚,這不是很有益嗎?我們也讓別人斷定一下你的結論,是社科生看問題深刻,還是理工男看問題深刻。

你提出“重農抑商”是阻礙中國科技進步的文化原因,我說的如此清楚,你卻不肯承認,還要推說沒有意義的討論。那我也沒話跟你說了。
大醬風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家苦' 的評論 : 不用浪費時間來說服我。大家看就行了。
iask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文科生很少有人表現出洞察事物本質的能力,一開口就是轉移話題不問根本,自以為說了最後一句話就處於不敗之地。這種沒有質量的討論還是打住算了。放眼世界哪一個先進的國家不是依靠科技實力的強大支撐?再怎麽理論中國工程師治國不力也否認不了中國已經是坐二望一成為全球奇跡的事實。理科生是有偏頗,但是通過自我文化社會修養還是容易改造的,而培養純粹的文科生演繹歸納邏輯抽象思維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就是本質差別了!

知道你還會轉著圈辯解,工作時間不奉陪了。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醬風度' 的評論 : 大醬頭腦,去醬坊比較合適,當領導門都沒有。恕我直言,你這樣的見地,我都懶得浪費時間說服你了。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說得不錯!
大醬風度 發表評論於
想倒行逆施嗎? 連問題都看不透 更別提分析了 就亂下結論。

清朝都是文官治國, 結果幾乎亡國了,讓日本的小船輕舟把世界上裝備強大的海軍打得落花流水,八國聯軍又是一頓痛打。結果整個國家被瓜分,民不聊生,滿目瘡痍。

3屆理工當政,3,4十年中國翻天覆地。這才是森林。什麽腐敗,大都是栽贓誇大。薄西來 周永康以及好多人真正的判決書上有這些嗎?

自50年代起,中國最優秀人才都是去理工,三流的才學文,所以現在中國文科出身都是庸才,文化上根本沒有什麽創建,讓他們當家,中國隻能還是一窮二白。中國需要發展科技,外行領導內行,恐怕連門都摸不到。比較一下過去一二百年各階段的發展曆史,就一清二楚。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理工著眼當前和未來技術,對曆史不夠重視,這是習慣問題。文科偏重曆史,對文化、趨向、人類精華有著放眼的視野。科技興業,文化救國。一國之首當有開放的視野,包容的襟懷,單位一把手也該有這頭腦,至少在他的領域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sk' 的評論 : 重農抑商,是一個政策,不是文化,更不是傳統文化。如果你認為西方科技發達完全是商業利益推動的,請問那些民間行業協會沒有利益驅動,為什麽也能做得風生水起,紅紅火火呢?

中國科技的追趕,是在國家集資的情況下趕超的,沒有商業企業讚助,沒有資本家投入,不也可以促成科技進步嗎?還有,俄國的商業經濟很落後,自古而然,為什麽俄國的科學技術並不比西方落後,尤其是尖端科技。你把重農抑商當成是傳統文化是一錯,把重農抑商當成是阻礙中國科技進步的主要原因是二錯。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sk' 的評論 : 你這話說對了一半,中國的確需要海量的工程師,合格的工程師,隻把專業技術當作榮耀並終身傳播的工程師,而不是僅有工程師頭銜,不務正業,一心想著當官往上趴的假工程師。中國什麽時候這樣的工程師多了,中國才能真正稱得上強大。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sk' 的評論 : 如果你在小布什當總統時就來美國了,那我請你回到當時的環境:美國因為反恐過於強勢,結果得罪了幾乎所有的穆斯林國家,以至於美國人到其他國家旅遊都不敢稱自己是美國人,謊稱是加拿大人。這個情況你是否還記得?

奧巴馬之所以能走上美國的權力最高峰,一是因為他的少數族裔身份,二是因為他的溫和與周全。美國人需要有一位彬彬有禮、溫和謙讓的總統來改善國際關係,緩和穆斯林世界對美國人的厭惡與仇恨。奧巴馬8年,可以說他做得很棒,因為他順利地完成了自己的曆史使命。

時至今日,美國人又忘記了當初的狼狽樣,又開始扛著winner滿世界轟了。對此,你還能說奧巴馬不如江湖嗎?江湖遺留的問題,派你接手一樣理不清。
iask 發表評論於
舉國小農意識還怪理工男!沒有海量的工程師,你還不得一輩子修理地球?
iask 發表評論於
摘要:
“在我國漫漫兩千年封建曆史長河中,“重農抑商”政策總是與曆史相隨相伴的。它產生於封建製度產生鞏固的春秋戰國,發展於封建製度興盛的秦漢,之後便作為一項長期而傳統的國策被後麵的朝代繼承發揚。
所謂士、農、工、商“四民”中,士最貴,農次之,工商又次之,這是傳統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念。曆代封建王朝尤其是新建立的王朝都十分強調農業的重要性,強調“農為本”。”
iask 發表評論於
摘要:
“在我國漫漫兩千年封建曆史長河中,“重農抑商”政策總是與曆史相隨相伴的。它產生於封建製度產生鞏固的春秋戰國,發展於封建製度興盛的秦漢,之後便作為一項長期而傳統的國策被後麵的朝代繼承發揚。
所謂士、農、工、商“四民”中,士最貴,農次之,工商又次之,這是傳統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念。曆代封建王朝尤其是新建立的王朝都十分強調農業的重要性,強調“農為本”。”
iask 發表評論於
摘要:
“在我國漫漫兩千年封建曆史長河中,“重農抑商”政策總是與曆史相隨相伴的。它產生於封建製度產生鞏固的春秋戰國,發展於封建製度興盛的秦漢,之後便作為一項長期而傳統的國策被後麵的朝代繼承發揚。
所謂士、農、工、商“四民”中,士最貴,農次之,工商又次之,這是傳統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念。曆代封建王朝尤其是新建立的王朝都十分強調農業的重要性,強調“農為本”。”
iask 發表評論於
7. 出生於律師背景的美國總統,比如奧巴馬之流根本就是不解決問題,隻顧嘴上唱高調實際賤賣美國利益的蠢才,實在還趕不上江胡兩任中國的掌門人。你這正好在舉反例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sherman8' 的評論 : 那是薄熙來,你讓理工男的曾慶紅跟老王鬥鬥試試。^_^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sk' 的評論 : 請你列舉出哪一條傳統文化阻礙了中國的科技進步?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我就怕他們的鴻浩之誌,因為沒人知道那是什麽誌向,所以才可怕。
Fisherman8 發表評論於
理工男可以很文學,文科男可以很邏輯。要我說文科男更扶不上台麵,連個理工男都鬥不過。
iask 發表評論於
科技落後有很大原因就是在於傳統文化,怎麽反而怪到理科男頭上?文科生腦子糊塗得很。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農兄:“以後麻煩更大,我要出任中組部部長時,他們一定會動用間諜衛星幹擾我的就職典禮。”

笑死我了,燕雀焉知鴻浩之誌哉!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秦始皇弟' 的評論 : 你這句話,可以作為第2條的補充。
秦始皇弟 發表評論於
社科男才叫不要臉。有本事自己去設計個芯片為什麽總要等著別人做?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漂亮姑娘' 的評論 : 哈哈哈,這一點我倒是沒感覺到。謝謝補充!
漂亮姑娘 發表評論於
情商低已經是致命傷了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還嫌不足?給他們留點麵子行不行?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結論是對的,但是論證條理不清、邏輯混亂、證據不足。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請舉兩個例子來豐富一下這個話題嘛。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老一代出國留學的理工男,基本上出身於書香門第,簪纓世家。共產黨提拔重用的理工男領導,大多是村野頑童,土腥莽漢,雞鳴狗盜之徒。怎麽比?" -- Cannot agree more.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政績擺在那裏,抵賴和狡辯也沒有用。中國官場腐敗,民風墮落,住房、教育、醫療三座大山巍然聳立,他們不高興又能怎樣?^_^
農家苦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以後麻煩更大,我要出任中組部部長時,他們一定會動用間諜衛星幹擾我的就職典禮。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江澤民(電機工程),胡錦濤(水利工程),習近平(化學工程)看了你這篇文章,很不高興。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讀完這篇再糊塗的人都會明白了,為啥農兄曾經抱怨說:“一排理工男趴在房頂上,用槍瞄準了他。” 哈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