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婚探白小七】第一集 渣男殺手

打印 (被閱讀 次)

【剩女婚探白小七】第一集  渣男殺手

 

“叮鈴鈴。。。”尖銳的電話聲“砰”地一下,刺破了虛無飄渺,薄如蟬翼的夢境。安妮一個激靈坐起來,渾身大汗淋漓。

“辛迪,是你。。。”辛迪是安妮以前公司的同事和閨蜜,後來自己出來開公司。前兩年,剛和老公離婚,打得七葷八素,上天入地,最近塵埃落定,享受起單身的樂趣,常常約安妮喝茶聊天。“我。。。生病了。”

電話那頭,靈敏的嗅覺仿佛科幻片裏黑色的機器甲蟲,順著電話線,倏地鑽進安妮的心裏,所有秘密都被解了碼。“發生什麽事了?” 辛迪警惕地。

“嗯。。。“高知家庭出身的安妮,一向對隱私很看重,此時此刻,既不願意曝露自己尷尬的處境,又不知如何掩飾自己失態的聲音。

“哎,我最受不了你這個脾氣,肉哄哄的。。。到底怎麽啦?“辛迪的關心和好奇心,不由分說,尖利滾燙地擠進來。安妮心頭一疼,淚水不禁滾落。”我老公。。。他。。。不見了。。。“

“神馬???“辛迪的聲音一下子高了八度,震驚裏還夾雜著莫名的興奮。

“什麽時候?你們吵架啦?”

“沒有。。“安妮很委屈,雖然移民後,兩人三天兩頭鬧別扭,但最近確實沒有。相反,夫妻生活還和諧的很。

“前天。。。他也沒打招呼。我回家,發現他的東西都沒了。”安妮不願意回憶那天,她打開房門後所發生的一切。仿佛,她用鑰匙打開的不是家門,而是潘多拉的盒子。

“後來,我昏倒了。。。麥克送我去了急診室,今天早上才回來。“安妮被自己的坦誠嚇了一跳,沒想到剛一開口,居然就把一切都交代了。

“那就是他外麵有人了。。。“辛迪的聲音沒有預警地,低沉了下去。自家男人移情別戀,這是每個女人最大的噩夢。她感同身受。

“不可能。。。我一點也沒感覺。。。他還是挺期我的。。。“安妮隱晦地堅挺著女人的信心。強是個欲望挺大的男人,兩天就要折騰一次。這對身材細弱的安妮來說,也是個不大不小的負擔。但女人總是用性來衡量對男人的把握。即便,她們並不總是享受和喜歡,但定期收繳公糧總能帶給她們安全感和控製感。

“八九不離十。。。“辛迪恨恨地,”那你現在打算怎麽辦呢?離婚?“提到離婚這兩個字,辛迪心裏突然有一種奇特的感受,好像那些生不如死的疼痛過後,留下了一些象征自我成長的疤痕,閃爍著粉紅色醜陋而又驕傲的光澤。而眼前,安妮同樣麵對這兩個字,她一下子從心裏疼惜起來,仿佛安妮就是兩年前的自己。

“我。。。我不知道。。。人都找不見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安妮索性對著電話哇哇大哭起來。。。反正孩子也不在。。。誰還在乎那點可憐的麵子呢?

“真是混蛋!“辛迪罵完,頓了頓。。。突然,靈機一動。。。

“我介紹你去找一個人。。。她保證能幫你!“辛迪說完,赫然發現,自己隨手在工作日誌上畫了一個簡筆卡通小人,拖著根長長的雞雞,她麵紅耳赤地打上大大的叉,因為太用力,紙都被筆尖戳了一個洞。。。一邊畫叉,她一邊自言自語,“渣男!去死吧!“

**

辛迪老遠就看見安妮,瘦了吧唧的兩條腿,裹著件灰呢子大衣,背著樣式過時的皮包,一頭卷發隨風飛舞,獅子一般。走得近了,以前白皙清秀的臉,有些浮腫,眼睛也變小了,眼角爬了些隱約的碎紋,嘴唇更薄了,下意識地咬得幹燥脫皮。心裏不禁一陣辛酸,女人結婚到底是為了啥?想著自己離婚後,沒了男人欺負傷心,反而活得更精神了,她在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幫安妮離婚。

安妮一看見辛迪,眼底發熱,一把拉住,就低低地飲泣起來。“謝謝你。。。”

這一哭,仿佛是在辛迪心裏那團火上又潑了一瓢油,呼啦啦迎風燒了起來,獵獵不息。

“你別哭!有我呢!“

辛迪一手拽著安妮,一邊東拐西拐,折進商業中心樓上的一隅陰暗的角翼。

淺鵝黃的肮髒的牆裙,棕色暗舊的門,掛著個不起眼的木頭牌子,不好意思似地,淺淺地漆著

“靜好私人偵探所”

安妮嚇了一跳,向後退了一步。惶惑地看著辛迪。

辛迪反而拉緊了安妮的胳膊,使勁拽著,不讓安妮臨陣脫逃。

“你就跟我進來,她也吃不了你。保不準,還能幫你!”

**

望著辦公桌前麵,坐姿不一的兩個中年女人,白小七點了根煙,支著胳膊翹著腿,唬得兩個良家婦女不敢說話。

透過嫋嫋上升的煙霧,她迅速對麵前的兩個人做了素描判斷。

左邊,卷發女,40出頭,167公分,絕對不超過110磅,財務工作,知識分子家庭出身,父母有一方極有可能是老師,南方血統的白皙皮膚,但保養不好,失了水色,膚色暗沉,臉頰兩邊有暗暗的斑浮出來,麵目有些浮腫,看來近來睡眠很差,或者幹脆就是以淚洗麵。典型的知識分子乖乖女,沒個性,沒擔當,老公出軌,天就塌。

右邊這個直發的,172,125磅的樣子,雖然看著精神煥發,但應該比左邊的年紀大一兩歲,走路姿勢和坐下的動作很硬朗,軍人家庭出身,應該軍銜還不低,至少師級以上。本人應該有運動員經曆,體質極好。性情強勢,好大喜功。但易被人哄騙,工作生意上發達,感情人情上吃虧。且這位最近正犯桃花,一張標致的臉上寫滿春情。正所謂,善良的女人,自己吃飽了,斷不能看著朋友挨餓!

輕輕咳了一聲,白小七將吸了一半的煙掐滅在煙灰缸裏,抬頭對著安妮,漫不經心地問了句,

“什麽時候的事兒?”

本來還屁股長釘子,惦記著找個碴兒趕緊逃跑的安妮,仿佛中了魔,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張嘴答道:

“前天。。。”接洽的自然,令旁邊的辛迪都吃驚地瞪大了眼睛。

“孩子上大學了嗎?”白小七一邊問,一邊欠身從辦公桌左邊的櫃子裏,抽出一個文件夾。

“今年高中畢業。”安妮聲音軟了下去,這幾天鬧騰地暈頭漲腦的,她突然意識到,這個事兒發生的節骨眼兒,有多麽的缺德帶冒煙兒。

“涉及財產和房產,大約有多少? “ 白小七操起計算器,正打算敲數字,沒等來答案,不禁抬頭掃了安妮一眼,渾身上下,笑了笑,“工薪族? ”

“嗯。。。房子還沒買。。。”安妮囁嚅著,臉都紅了。是啊,現在國內來的移民,哪一個不是現金買豪宅啊?哪像她們家,夫妻兩個各自貸款上學,工作幾年,好容易還清學生貸款,又趕上房價飆升,本來攢下的首付能買個連衣裙,這下縮水隻剩下胸罩了。

旁邊辛迪聽到此,麵無表情,心裏是無比地同情安妮。生的這個俏模樣,又是大學教授家庭出身,嫁個官,傍個款也是可能的,結果為了愛情,嫁個工薪男人,賺不了幾個錢,房子買不起,還他媽敢出軌!

正順便小得意自己眼光,按了兩套投資公寓正升值,辛迪發現白小七盯著她,趕緊正色說,“我是琳達介紹來的,她說你特別厲害,幫她治了她的混蛋前夫,還分到了大部分財產。你也幫幫我朋友安妮吧。”

白小七點點頭,又搖搖頭,敲了敲手中的計算器,“琳達大概沒和你說,我們是按照討回資產淨值比例收費的?”隨即,她又轉頭看了看安妮,“那個男人的身家,值得咱姐們兒折騰嗎?”

安妮一下子呆住了,她還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呢。。。她這一輩子,都是隨著大流,不功不過。該上大學上大學,該談戀愛談戀愛,該結婚結婚,該生孩子生孩子,大家出國,她也出國。。。

她突然覺得恍然,記憶裏上一個時間節點,是她下班買菜準備做糖醋排骨,然後,她的生活就開始和別人的不一樣了,從一條平淡無奇的直線,開始斷線,成了虛線,不知所終。老公沒了,找老公,結果,她一個守法良民,上學連B都沒得過,開車罰單都沒吃過的,現在卻坐在私人偵探所裏,象做夢一樣。。。

辛迪突然想起被自己用筆砍殺了無數次的雞雞男,不禁怒從心頭起,一拍桌子,“咱就爭這口氣!弄死他!”

白小七舒了一口氣,坐回皮轉椅裏,玩著手裏的筆,“我們也可以按照服務項目,單筆收費。我們今天可以先簽一個谘詢合同,根據具體情況再確定需要哪些服務項目。哪位填一下信用卡信息? ” 她鼓勵地看著辛迪。

辛迪毫不猶豫地掏出了錢包,被旁邊安妮一隻蒼白的手按住了,安妮另一隻手,輕輕地把一張信用卡放在白小七打開的空白服務合同上。

“男人信息填一下,工作單位,車牌照號,工卡號。。。標準照和生活照,麵部和全身都要。”

“授權書,簽一下,這裏。。。保密協議,這裏。。。”

“請問,這是什麽意思? “ 安妮的筆突然停在一個選擇題兩個答案前的方框上。

“哦,是問你的目的是要錢,還是要人?”白小七一邊複印文件,一邊瞥了一眼安妮指的地方。

安妮腦子裏混亂成一團,一會覺得氣憤,強能有多少錢? 值得她去爭?出軌變心的男人,搶回來又有什麽意義? 一會兒又覺得,自己為這個家付出快二十年,青春已逝,若再人財兩空,豈不是世界上最大的Loser? 她求助地望向辛迪。。。

辛迪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她當初就是一心要趕走那個善妒,不工作,偷她錢,還動手打她的前夫。既不要錢,也不要人!

白小七看慣了這些糊塗的女人們,大喇喇地一揮手,“先空著吧,等找到了人,確定了具體的情形,再做決定也不遲。”

安妮和辛迪同時點了點頭。

白小七將谘詢合同文件複印好,裝在一個信封裏,對著伸出手的安妮搖了搖頭,轉身交給了辛迪,

“您可以考慮一下給家裏換個鎖,當然,您願意再等一段時間也可以,但從經驗來講,這隻可能增加您的損失。另外,請馬上去銀行,處理一下聯名賬戶。等我的電話。”

安妮仿佛抓著救命稻草一般,望著白小七,“要等多久?”

“最快兩三天,最長一周。”白小七心想,工薪族的男人就是好對付,他斷然是不可能和情人飛到了歐洲,或是去了波拉波拉。最大可能就是在本地金屋藏嬌了,聽安妮描述家裏失物的情形,估計這男人連城市都沒換。。。

回到辛迪的車裏,安妮好像突然清醒過來,望著人氣清冷的商業樓,疑惑地問道,“這個私人偵探靠譜嗎? 看著很年輕啊,還是個女的。”

辛迪按下啟動鍵,一腳油門下去,紅色跑車嗖地竄了出去,“聽我的,沒錯!你知道本地大奶圈子裏叫她什麽?”

“什麽?“

“渣男殺手!”

七小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謝謝蒞臨。女人一般都比較主觀,結婚幸福的就到處保媒。這離婚離開心了,就恨不得幫姐妹都離了。話說回來,老公招呼不打,就卷鋪蓋玩消失,電話也不回,確實讓人生氣哈。這家夥冤不冤枉,且聽下回分解。
七小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V2000' 的評論 :
哎呦,還真是的。。。咋成“殺手”了?哈哈哈。您是個講究人。
七小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霏霏細雨' 的評論 :

謝謝。從吃的看出來的?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還沒有鬧清楚安妮的老公為何失蹤,閨蜜咋就要幫她離婚呢?先找到人鬧清楚原委是不是更負責任。
SV2000 發表評論於
標題: 渣男殺手[七小白], 讓讀者誤認為作者七小白是個殺手,建議文學城編輯改成:
渣男殺手 by七小白
空格與英文by讓讀者了然標題與作者名。
霏霏細雨 發表評論於
有意思,會跟讀。
樓主是天津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