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女士,您又何必呢?

談天說地,記錄瞬間感想; 交友拜師,結識各路英豪
打印 (被閱讀 次)

瓊瑤女士為何要將遺囑公之於眾?您又不是黨國政要,身後之事實屬個人私事。難道您是不放心自己的兒子、兒媳,要讓社會大眾來幫助您監督他們是否忠實地執行您的遺願?

瓊瑤女士的言情小說一直是暢銷的文藝作品。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故事跌宕起伏,情節設計巧妙,足以扣人心弦。一如瓊瑤本人戲劇化人生。不久之後,大家都知道了這份遺囑背後原來也是有故事的。

原來瓊瑤的現任丈夫,平鑫濤先生老年失智,喪失了吞咽功能,不能進食。在要不要插鼻飼管,通過管子喂食一事上瓊瑤與平先生的子女有看法上的分歧。平鑫濤的子女與瓊瑤沒有血緣關係,他們是平先生與前妻的孩子。平先生的子女不忍父親被餓死,堅持要插管喂食。而瓊瑤認為這樣延續生命隻能讓丈夫多受折磨、多曆痛苦,主張放棄。雙方都各有各的道理,都出於對平先生的愛。瓊瑤最後是妥協了。但是身為作家的她偏偏又要把心路曆程記錄下來,不是以小說虛構的形式,而是在臉書上真人真事地寫,還挑了這個剛剛在家爭論完了的敏感時刻公布自己遺囑。大有讓圍觀群眾評評理的勢頭。

瓊瑤女士,您這是又何必呢?我的思想可能還是封建保守的,總覺得家醜不可外揚。小夫妻吵架,如果不想離婚的話,就不要去找雙方家長評理,更不要去找什麽單位領導。內部矛盾,內部解決。矛盾公開以後,絕大多數的情況,是矛盾進一步激化,導致關係破裂不可挽回。家不是個講理的地方,家應該是一個有愛、有包容的地方。我們家鄉把沒結婚的都當孩子看待,無論年齡多大,都會得到長輩的紅包。反過來,結了婚的才算大人,有資格給長輩發紅包。既然組織家庭後就不再是小孩子了,就不要像孩子一樣,吵架找人評理,不爭一個我是你非就誓不罷休。平先生的子女和瓊瑤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但是因著和平先生關係,也應該算是瓊瑤和平先生所組成的家庭中的一員。有什麽事不能關起門來解決,非要公之於眾不可,讓外人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看一出白戲?平先生如果神智還清楚地話,會願意自己成為白戲裏的傀儡木偶嗎?再說,瓊瑤女士您已經妥協了,公之於眾也不可能把插進去的管子拔出來,何必呢?

至於瓊瑤女士的遺囑,如果是她本人的心願,後人理應尊重,能夠滿足的盡量做到。對於我一個學醫的來講,我隻是覺得現在醫學發達了,七十不稀罕,八十也常有。年齡已經不再是積極治療與否的絕對的指征或反指征。還是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八、九十歲的老人腸癌並發腸梗阻,如果沒有手術的反指征,手術切除生癌梗阻的腸段後,大多數老人都可以有質量地生活。Michael Debakey醫生是心胸外科泰鬥級人物,他也立下遺囑不搶救、不氣切、不插管。他在七八十歲時曾大病一場,他的學生們合力把他搶救回來,其中用到了氣切與插管。康複後回到工作崗位的Debakey醫生非但沒有責怪學生,反而感謝他們給了他第二次生命,感歎活著真好。一樣是腦出血,高血壓顱內出血,開顱手術有些病例有良好的預後;癌症腦轉移繼發出血多數情況下就沒有大動幹戈的意義了。所以不能一概而論。

說到什麽是有質量的生命,目前更是一個醫學倫理學範疇內的無解。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沒有標準答案。霍金癱在床上,他的生命有沒有質量?也許有人會說,他思考、他寫作,所以他有價值,應該鼓勵、幫助他活下去。那麽像霍金那樣癱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還有許許多多,難道他們沒有著書立作的才華,就理所當然地失去了生存的權利?難道輿論就一定要給他們一把刀,讓他們自我了斷嗎?我曾與一位要做心髒微創手術的兒童家長術前談話。當我走到病床前,我愣了,這是一名先天愚型兒。我當時剛從國內到美國,這樣的兒童被國內的臨床醫生乃至家長都認為是沒有質量的生命,一般都任其自生自滅,不會去積極糾正所伴隨的心髒畸形。那位美國的家長可能看出了我的想法,他對我說,他是一個特別(special)的孩子,他對我們有著特殊(special)的意義。我在美國15年了,對生命意義的重新認識,是我來到美國最大的收獲。每一個生命都是美麗的,盡管可能有殘缺。難道有殘缺的生命就喪失了生存的權利?提倡身殘誌堅真的過時了嗎?

人類是群居的社會性動物,與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相反,幫助老弱病殘更好地生存下來是社會文明與進步的體現。作為一位有社會號召力的作家公布這麽一份遺囑,我隻是擔心會無形中給社會上那些經濟與體能都處於弱勢的風燭殘年的老人以不必要的壓力。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riStar' 的評論 : 女人守寡可以是自願的,也可以是被迫的。在封建社會有多少寡婦迫於輿論與道德的壓力,不得不選擇獨守一生。同樣,安樂死成為老齡病人的倡導方向,我恐怕有一部份在經濟與體能上處於弱勢的病人會被迫選擇安樂死。
何況,完全自主選擇的安樂死就一定要滿足嗎?這個問題還沒有一致的答案。因為,完全自主選擇的背景情況也是複雜。重度抑鬱的病人極度厭世,他們沒有其他的病痛,就是想死,能不能滿足他們?我知道有個別國家可以,大多數國家不行。至於您個人怎麽看,我不知道。但是我個人是反對的。
以上隻是一個例子以說明“完全自主選擇”也具有其複雜性。各何況,還不能排除有人利用宣傳與輿論導向誘導病人作出安樂死的決定來滿足自己的利益。
最後,我想說的是作為醫務工作者,我同意也在臨床中貫徹執行魯迅先生話,“可醫的應該給他醫治,不可醫的應該給他死得沒有痛苦”。隻是可醫與不可醫不是以瓊瑤的我快“八十”了來區分的。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瓊瑤不僅出了題,還寫了答案。她作弊了。:)
triStar 發表評論於
瓊瑤涉及的是自主選擇安樂死,與殘弱者無選擇或生或死是截然不同的事。沒必要做道德評判。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原諒我表達不確切。”對一個議題的具體選擇”,我是想說對議題答案的選擇,所以我們的觀點是相同的。瓊瑤把這樣一個議題擺在大家麵前是超乎個體利益的好事。至於個人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答案,那是各人的功課。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我的想法和您的稍微有點偏差:對於議題的選擇是沒有利益傾向。但是對於答案的取舍是根據個人利益投票的。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我有這樣的信念:對一個議題的具體的選擇有利益傾向,但是公開討論這樣一個關乎全體人類的話題以求達到某種程度的相互理解和共識,是對全社會有益的。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每個人都可以取對自己有益有利的部分來支持,此乃人之常情,也是民主的體現。
但是大不必把個人與社會等同起來。因為社會是有不同階層的。個人最多也不過代表他自己所在的階層而已。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我不擅長也不喜歡對別人的動機和道德進行判斷。如果一件事對社會客觀上有益的,我就支持。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說話要分時間場合。同樣一句話,可以讓人哭,也可以讓人笑,就是看是不是在合適的時候說。
瓊瑤在與丈夫前次婚姻的子女爭論後,公開發表的這些言論,已經使她與平的子女矛盾激化。
瓊瑤舍棄小家為大家的高風亮節,確是我等小民不能理解,也做不出的。我隻能陰暗地想到這四個字:借題發揮!
安寧河 發表評論於
Diana 說得好,任何人不能決定他人的生命,除非他有簽字同意你決定,更何況質量對每個人來說標準不同。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的評論 : 謝謝您的坦率。我也坦率地說,我的文章也是有感而發。是經曆了太多的生老病死,包括親愛的家人,經曆了大大小小的家庭矛盾後的個人想法。沒有想過要把個人想法強加於任何人。每個人都有權利保留自己的看法
再次謝謝您坦率地討論。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麵對死亡,個人有無選擇的權利,這不是家事,是一個國家法律層麵的重要決定,瓊瑤借公開自己的家事引起這樣的討論,很有正麵意義。Dr.Debakey的例子說明生死選擇是複雜的,艱難的,不說明人不該有選擇的權利。例如,我們可以舉出千萬個子女婚姻自主不聽父母勸而婚姻失敗的例子,但是我們會因此認為“婚姻自主“是錯誤的,由父母簽字同意的婚姻才有法律效力嗎?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坦率地說,我也剛經曆了家裏老人的類似問題,如果不是瓊瑤女士公開討論這個話題,我對此一無所知,而且國內醫院的醫生對於相關概念和國外差得很遠,他們本應指導家屬的。文學說到根本還是人學,小說實質上就是一個個人性的範本,既然每個人都將麵對死亡的問題,太有必要科普一下了,瓊瑤女士在此問題上是非常有勇氣有胸懷的,可以說她是以自己的實例促進了社會大眾對這一問題的認知,將來每個人都可以被更文明更合理的對待,在這一點上她盡到了一個作家的責任,非常令人敬佩!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的評論 : 保持沉默就是黑箱操作,哇,這頂帽子好大哦!家事都要拿議會裏公開討論,是不是太浪費納稅人的資源?丈夫前次婚姻的子女不是家人,是敵人。好吧,我承認我的思想趕不上趟了。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llowNature' 的評論 : 基本正確,加9分。扣掉1分是因為這篇小文離大作的標準遠開八隻腳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na-Sun' 的評論 : 黑箱操作從來解決不了問題,必要時隻得攤在陽光底下,再說瓊瑤已經忍了好幾年了。國人為了麵子不喜歡正麵衝突,但私下裏的勾心鬥角一點不少,希望有一天一切國民議題都能在議會裏公開討論。平鑫濤的子女從未和瓊瑤一起生活過,算不得瓊瑤的真正家人,而且象這種沒血緣卻有利益關係的所謂親人正是那種親密的敵人。何況他們之間還有雙方都不願真正麵對的豪門恩怨的實質問題。有看透的網友已經指出這點了。
Diana-Su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 '花老虎' 的評論 : 每個人都有說話的權利,包括瓊瑤。我隻是覺得有時保持沉默要比隨心所欲地說話更需愛和忍耐,也更難得。瓊瑤在臉書上的公告,馬上引起了平的子女的反彈。不論對錯,矛盾的激化和公開化已成事實。遺囑在這個敏感時刻公開。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有次序的。自己的家都沒有管理好的人,很難想象可以成為社會的楷模。
瓊瑤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當然可以使她慷慨豁達。可是在中國,尤其是農村,老人的養老治病還是要靠家庭、小輩。提倡瓊瑤式的慷慨豁達有可能對於這些弱勢的老人是一種災難。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要是瓊瑤沒公開遺囑, 哪有你這篇大作。 這就是名人的社會效應.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同意花老虎!
瓊瑤在臉書上發表係列文章,我全程跟讀了,因為我也在關心這個問題。如果全麵了解她的心路曆程就會理解她這樣做的一片苦心和必要性。她不僅是一位非常成功且取得巨大成就的小說家,而且通過這次事件我也看到她還是一位勇敢慷慨、人生觀豁達之人,令人敬愛。
在中國這樣的社會世情下,她公開遺囑是非常有必要的,這也是為子媳著想。至於博主為弱勢的擔心,瓊瑤是在台灣那種社會情況下,那裏的醫療設置還是相對文明的。同時,她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也是為天下先,盡管她預料到這一超前舉動會引來很多不解、歪曲和謾罵,但一個社會的先知先覺者總要承擔這一切。
花老虎 發表評論於
我看過一些她的小說和電視劇,興趣一般,情節早忘了,所以肯定不是以粉絲的身份為她辯護。關於她公開遺囑,我理解和支持,外人永遠不知道別人家真實故事,如果平先生清醒的話很可能非常讚同她。她有勇氣說出來是她的選擇,而且她有權這樣做,不是非要被評出個對錯和好壞。
風酥酥 發表評論於
說得好!
世事滄桑 發表評論於
本來就是個戲劇化的女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