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減稅方案對美國大學的負麵或正麵影響

打印 (被閱讀 次)

不少朋友問我這次美國減稅對美國大學特別是大學學費的影響,我就此議題寫過兩篇文章,這次統一回答那些進展性的信息,就我所知道的,但願準確。眾議院和參議院現在還在合議最後的減稅法案,耶魯已經動員在DC的勢力遊說美國國會。

眾議院和參議院同時對美國高校的稅收措施是:對美國平均每位學生有50萬捐贈基金的大學(眾議院可能低些)的Endowment的純收入課以1.4%的稅率;抹去美國民眾向大學捐贈免稅的條款。這勢必抑製美國富人的捐贈熱情,讓美國失去有別於歐洲的特色,耶魯捐贈基金管理教皇式人物David Swensen已經著文公開反對。眾議院的方案更是令人失望,這個條款在參議院裏沒有:研究生不能拿到手的學費必須作為收入交稅,所以耶魯研究生的稅率會漲三倍。這個涉及麵會很廣,參院又沒有,所以我的直覺是實施的可能性不大,不然美國的研究生院真是讀不起了。眾議院的法案還抹去了研究生或職業學院學生的貸款利息抵稅的條款,真是雪上加霜。對我們孩子免學費的5.1萬美元的福利征稅在眾議院裏有,參議院不清楚,這個因為涉及的人數少而沒有遊說的力度,可能會通過,所以未來三年我們會多交4.5萬美元左右的稅款。這些已經說明美國共和黨人對科學與教育不感興趣的實質,川普也從巴黎協定退出而成為地球的敵人。那就好了,讓他們天天去讀聖經。

如果美國國會對學費征稅的條款真能實施,唯一我可以想到的對美國大學的正麵影響,就是會迫使美國大學學費的巨大泡沫早日破掉。這個原始誘發點可能來自國會對研究生學費的征稅,既然美國研究型大學長期對研究生的學費豁免,為什麽他們不能說研究生學費為0而必須說是每年的4萬美元學費全免了?這是美國大學為了公共關係的麵子的需要,可以對經費來源機構或美國大眾說自己多麽慷慨。其實事實並不盡然,美國科學的很多重大的發現是研究生們親手做出的,而他們當時是拿著比他們的同齡人低很多的收入。

我至少十年前就說過美國學費的泡沫比房子的泡沫還要嚴重,遲早會破的。依照這種漲勢,現在出生的孩子將來需要花費70-100萬美元讀完耶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預測泡沫而獲得諾貝爾獎的Bob Shiller不願談學費泡沫,那是因為他自己在大學(耶魯)當教授。美國私立大學每年5-6萬的學費(加上生活費近7萬)很多美國人付不起,哈佛耶魯必須給至少一半的家庭助學金才行,現在的發展是部分美國醫學院都按需發放助學金。所以美國巨額的大學學費對美國人是虛的,同級著名大學因為競爭關係不可能自動降學費。20多年前,聖路易斯華大醫學院降過學費,但是外界以為學校出了問題而致使申請人數減少,富有的Caltech根本不需要通過對隻有300左右的本科生收學費而運轉。美國大學的本科學費巨貴更是苦了外國學生,因為他們很少得到助學金,但是前幾天我的國內學生家長告訴我:他們也得到了愛荷華大學的2.8萬美元的總資助。

川普的減稅方案肥了富人和生意人,這是肯定的,但是從總統到國會議員在外麵都說是為了普通老百姓,這就是美國的政客,左和右派都一樣。美國黑石集團總裁蘇世民(Schwarzman)是川普總統的人無疑,他曾拿出一億美元在清華辦蘇世民學院,朋友說這次減稅他會收益至少1B(10億美元), 那可以多辦幾個蘇世民學院了。蘇世民還是具有捐贈精神的富人,他在耶魯、北京和紐約公立圖書館都有捐贈的大手筆,哪位能在賓大找到以川普名字命名的樓或講座教授?

我實在想不出為什麽美國華裔的中產階級還為富人獲大利的減稅歡呼?標準抵稅確實翻了倍,小孩的Credits也增了幾百,但是Exemptions和州稅抵聯邦稅全沒有了,最多隻是一個平手。至於減稅可以刺激經濟?芝大Booth商學院的壓倒性經濟學家和美國大公司總裁的大多數都不這樣認為。

蘇世民(Schwarzman, 左)和耶魯校長在未來的耶魯Schwarzman Center前。蘇世民為此捐了一億五千萬。

耶魯大學的總投資官David Swensen。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ngzi68' 的評論 : 謝謝留言,保守派經濟學家寫得囉:)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Lingzi68 真是引用了一個太好的故事!解釋了疑團!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 lingzi68 發表評論於 2017-12-06 17:34:26

Excellent!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同意版主。
少交幾百刀的稅,多交幾千甚至幾萬刀的費,
這應該就是大多數華人得到的稅改後果。
lingzi68 發表評論於
【轉發】美國關於稅收的段子:波多黎各破產了。 這個曾經如此繁華的美國殖民地,因為政府不斷膨脹,稅負不斷增加,人口不斷減少,即使眾多華爾街大鱷幾番輸血, 最後還是不支倒地了。

去年, 我們新澤西州第一納稅大戶億萬富翁David Tepper 搬到了沒有州稅的佛羅裏達州,馬上就造成了新州的財政預算危機, 我們的汽油稅隨之就不得不增加了。? 富有的康州目前也麵臨著極大的財政危機。 原來,像加州,紐約州,新澤西州,康納狄格州和馬裏蘭州這些民主黨的重鎮,收入最高的百分之一富翁所交的稅占了州財政收入的1/3以上。

於是我想起了以前讀過的一個喝啤酒的故事。? 它的作者是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的經濟學教授。

故事如下:

有十個人每天出去喝啤酒,而每次所花的費用總共是 100美元。 他們支付帳單的方式,先是采納AA製, 每人支付一樣的錢額。 但這樣就有四位經濟條件差的“弱勢群體”(窮人)無法參與享受喝酒的歡樂了。 於是他們采用一種支付方式,具體跟我們的稅收製度是一樣設計的, 也即大家喝一樣量的啤酒,但支付的錢額卻是按照各自的財產來分配的。 那麽:

*前四個(最窮)的人將不需支付任何費用。
*第五人將支付1美元。
*第六人將支付3美元。
*第七人支付7美元。
*第八人將付12美元。
*第九人支付18美元。
*第十個(最富的)人將支付59美元。

這十個人每天在酒吧喝酒,似乎很滿意這樣的支付安排,直到有一天,酒吧主人給他們出了一道難題。

“既然大家都是這麽好的客戶”, 他說,“我要從你們每天喝啤酒的錢中減掉20元”。

現在十個人喝酒總共隻需支付80美元了。

大家決定仍然要按現有稅製方式來支付帳單,並保證前四個人則不受影響仍然喝免費啤酒。但對於其他需要支付錢額的六人人 ,應該怎麽才能“公平地”分掉這20美元的意外收獲呢(減稅)?

他們意識到,20美元除以6是3.33美元。但是,如果從原先需支付才能喝啤酒的六個人的每一個中扣除同樣的3.33美元的份額,那麽第五人和第六人不但白喝啤酒還額外拿到別人支付的錢了(也即,第五人能拿回2.33美元;第六人能拿回0.33美元)。因此,精明的酒吧老板說,“公平的做法是從每個人的原先支付費用裏按比例扣減相應的金額,而不是扣減一樣的數額”。於是,他便算出了每人現在應交的金額:

*第五人現在如前四位窮人一樣,可以喝酒而不需支付分文(原先支付$1美元,現在全免除了。省掉100%)。
*第六人現在隻須支付$2美元,而不再是$ 3美元(省掉33%)
*第七人現在隻須支付$5美元,而不再是$ 7美元(省掉28%)
*第八人現在隻須支付$9美元,而不是$ 12美元(省掉25%)
*第九人現在隻須支付$14美元,而不再是$ 18美元(省掉22%)
*第十人現在隻須支付$49美元,而不再是$ 59美元(省掉16%)

這樣的安排似乎很不錯:六個人中的每一個都比以前少支付了錢,而前麵四個人還可以繼續喝免費啤酒。同時,前麵六個人的扣減百分比例也逐漸遞減,最富的人扣減最少,完全符合公平原則及照顧弱勢的精神。

但是,一走出酒吧,大家便開始比較自己的得失了。

“我從這20美元裏隻得到1美元”,第六個人說。然後他指著第十個人:“但他卻居然得了10美元!”

“說的沒錯”,第五名喊道: “我也隻省了1美元! 這太不公平了,他居然拿到比我多10倍的錢!”

“對啊!”第七個人喊道: “為什麽他得到10美元而我隻得到兩美元?有錢人占盡了所有便宜!”

“等等”,前麵那四個免費喝啤酒的男子齊聲叫道: “我們沒有得到任何東西。這真TMD是個剝削窮人的社會!”

於是,前麵九個人一起動手把第十個人痛打了一頓。

第二天晚上喝啤酒時分,第十名男子沒再露麵。 所以九個人就坐了下來繼續喝他們的啤酒。但是,當準備付賬時,他們發現湊齊了各人的錢額,全都加起來還不夠支付賬單的一半!

各位父老鄉親,這,就是我們稅製的設計及運作。 那些支付稅賦最高份額的富人自然應從減稅中得到最大的獲益。 若給他們賦以重稅並攻擊他們,他們就可能不再露麵。他們可能就會到別的優待他們的好地方喝酒去了。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所有NIH RO1s都沒有學生學費的預算。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那也隻能說你看到那個grant裏沒有學費。不能代表其他學校,也不能代表其他funding agencies.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2017-12-06 13:15:53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NIH Grants的預算裏麵,沒有給研究生的4-5萬學費的預算。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C11' 的評論 : 多謝了,沒有想到哈佛就是這樣算的。我剛跟另一位教授討論過這個問題,他也直接這樣說,算在你女兒身上最好,華大作為官方恐怕不敢這樣做,自己這樣做。因為雖然我們家長是受惠人,但是學費是女兒的學費。這個華大已經號召大家對國會議案抗議,真正實施時我們也會反映的[Shake][Fight]
XC11 發表評論於
關於哈佛的助學金,因為算作學生的收入,用你的孩子的稅率算,5.1萬減去1.2萬,剩下的交12%,大約4800 一年,沒有你說的那麽多。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C11' 的評論 : 你用4萬左右的學費試試。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NIH Grants的預算裏麵,沒有給研究生的4-5萬學費的預算。
XC11 發表評論於
救算研究生學費算為收入,扣掉個人減免,隻有12%的稅,2000 dollars 左右一年,不至於上不起。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there is a promise about the education in the US: nobody is too poor to go to college.
that is the american dream in my mind, there is the hope for the youth rich or poor. Trump broke the promise.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文章不錯。但是第一張照片正中心的人物,捧著一張UAW的牌子。UAW(United Auto Workers)是個吸血鬼的工會組織。以這種極端組織的照片作為您的題圖照,可能會減少您文章的說服力。

“州稅抵聯邦稅全沒有了” - 這是故意的,懲罰高州稅的州如加州。州稅抵聯邦稅本來是聯邦給州稅的補貼。取消這個補貼,可以讓通過增加州稅更困難。未嚐不是好事。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大學沒有給研究生免學費。都是從研究基金上走的。作為家長和/或學生看不到這筆開支,並不能說明是免費。
Danning1 發表評論於
美國2院2黨, 越玩越不象話
老農民說兩句 發表評論於
很好,可以剔除那些混在學校7,8年學一些百無一用的垃圾專業的低端博士生。這些垃圾專業專門培養白左。
stem這樣的實用專業,畢業很快的,出來拿高工資
另類思考者 發表評論於
給富人減稅,給學生增稅,很混蛋的稅改。
tellmey 發表評論於
美國大學搞一言堂, 太左了,走向病態,直到吃苦頭才會醒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