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中國員工被騙去菲國撕票 細節都在這篇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看到近日中國公民在菲律賓被綁架遇害的消息時,小凡(化名)大哭了一場。

半年前,他在德國工作的中國籍哥哥和一名奧地利華人朋友老韓受邀,從歐洲去菲律賓商務考察時被綁架。小凡在陸續給綁匪打款130多萬元後,與哥哥失聯至今。無論是邀請赴菲的方式還是勒索的細節,與此前中國公民在菲被害案公布的案情都高度相似。

小凡不知道哥哥還能不能回來。過去半年,小凡一直生活在自責中,他反思如果哪一步做得更好一些,自己就能把哥哥救回來。如今,他又添了新的自責。“如果我早一點把事情說出來,是不是能避免被害?”

(本次采訪中,小凡向紅星新聞記者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案件截圖、各方溝通記錄等,與其講述的內容一致。)

▲小凡給AKG發郵件求助

7月8日,紅星新聞記者聯係到了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小凡哥哥和老韓的案子還在聯係菲律賓警方調查,其他信息不方便告知。

同日,菲律賓反綁架大隊(AKG)接線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暫時無法告知具體案件的情況,需聯係菲律賓國家警察發言人。

7月9日,紅星新聞記者給德國和奧地利警方發送采訪郵件,工作人員稱郵件已收到,正在了解情況。其中,德國警方回複紅星新聞記者表示,當地警方和檢方在組織調查一樁有關小凡哥哥的案子,但具體細節和其他信息暫不能提供。

哥哥在菲律賓被綁架

對方要求用數字貨幣支付贖金

2024年1月19日周五下午五點,正在上班的小凡看到微信上哥哥的未接來電和一句留言:有急事,速回。

小凡立即打了回去,哥哥用普通話說自己急用錢,讓小凡去籌錢,準備150萬USDT(中文稱之為泰達幣,一種數字貨幣,與美元1:1兌換),(1月22日)周一打過去。“其他不要說,不要問”。

小凡擔心遇到詐騙,改用方言和哥哥溝通,還說了件兩人小時候的事情。哥哥也用方言回複,但表示別人不允許他說方言,又立刻改回普通話,並拒絕了開視頻的要求,因為“沒穿衣服”。

小凡掛斷電話後第一時間聯係了在德國的嫂子,確認哥哥在菲律賓被綁架了。小凡哥哥在一家德國的中資公司擔任高管,兄弟兩人之前聯係很頻繁,他聽哥哥說過有人邀請他和朋友老韓(化名)一起去菲律賓考察,他還提醒哥哥注意安全。

在承諾去籌錢並保持溝通的同時,小凡第一時間聯係了大使館,並在大使館工作人員建議下給菲律賓警方反綁架大隊(AKG)發了求助郵件。

▲小凡與菲律賓警察的微信聊天記錄

1月20日(周六)上午, 幾名菲律賓警察聯係小凡詢問被綁架人員信息。當地警察希望家屬來菲律賓報警,並建議不要給綁匪打錢。當時,小凡不敢完全相信當地警察,沒與對方溝通太多,而家人也堅決反對他去菲律賓報警。

那個周末,小凡一直通過微信與哥哥以及他身邊的綁匪溝通,表示沒能力籌集150萬USDT,希望下調贖金。在溝通中,對方不斷威脅小凡,哥哥則在電話裏表示,對方要用鉗子夾掉自己的手指,自己的肋骨被對方打斷等。小凡嫂子在持續威脅下情緒崩潰。小凡了解到,和哥哥一起去菲律賓的老韓,同樣也被綁架了。

1月21日是周日,經過多輪溝通,對方把金額降到45萬USDT,小凡表示1月22日會先打一部分,再想辦法繼續籌款。為方便兌換虛擬貨幣,電話裏哥哥還介紹一位“大哥”來提供協助,並告訴小凡放心把錢轉給“大哥”,“隻有他能救我”、“如果他把錢昧了我就認了”。

小凡當時猜到,這個“大哥”,可能也參與了這次綁架。

邀請考察套路

和近期綁架案如出一轍

小凡聽哥哥說起過這個“大哥”,這次的菲律賓考察,就是在這位“大哥”推動下成行的。

近日,兩名醫療器械公司高管菲律賓遇害的消息引發大量關注。媒體發布案件細節中提到,兩人是受一個名叫“李娜”的女性邀請,去菲律賓洽談有關產品分銷的海外業務。“李娜”曾向孫某發送過公司經營醫療器械的相關資質證書和商務邀請函,並告知其公司老板是菲律賓知名醫療商人。

小凡哥哥遇到的情況,和上述案例如出一轍。

小凡從各方了解的信息獲悉,“大哥”45歲左右,中等身高,深色皮膚。小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大哥”和自己哥哥兩年前認識,自稱是塞浦路斯定居的中國人。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大哥”突然頻繁出現,經常約小凡哥哥和同樣在德的奧地利華人老韓一起吃飯,討論投資。

“大哥”告訴兩人,他認識一名菲律賓華人富商,計劃來德國投資,有意願收購哥哥和老韓的工廠等業務。當時,老韓和小凡哥哥的生意都不太景氣。

去年底,“大哥”介紹他們認識這位華人富商的女助理,這名女助理跟兩人討論了歐洲投資收購事宜,還提供了資金材料。小凡說,他哥哥還找專業團隊審核過那些材料,沒發現問題。

此後,“大哥”委派自己的助理與小凡哥哥和老韓協商開一家公司,並簽署協議,但在老韓和小凡哥哥的資金到賬後,“大哥”約定的資金一直在他們去菲律賓時都沒有到賬。小凡猜測,開公司可能是“大哥”試探兩人經濟實力的手段。

1月18日,在富商女助理的邀請下,小凡哥哥和老韓從德國出發轉道中國香港地區進入菲律賓,此後一直沒有出境記錄。

哥哥的最後一句話:

一切都好等我消息

小凡說,後來他聯係“大哥”。電話裏,“大哥”表示綁架事情自己不知情,但會全力營救,綁匪索要的150萬USDT贖金降到45萬USDT,是因為他承諾支付另外105萬USDT。

這之後的每次聯係,幾乎都是小凡與哥哥先通話協商付款事宜,一段時間後“大哥”再打電話給小凡,表示“你哥剛跟我說了,我幫你如何處理。”

▲小凡和哥哥最後的通話

按照約定,“大哥”會在1月22日(周一)上午10點左右給小凡提供境內銀行卡,小凡需要在十五分鍾內把錢分成多筆,有零有整打入卡內,“大哥”來協助購買USDT。但周一“大哥”一直沒聯係小凡,下午小凡與哥哥聯係時被告知,銀行卡沒準備好,小凡需自己去兌換USDT。周一晚八點左右,小凡把找朋友兌換好的10萬USDT轉入綁匪提供的地址。“收到錢後,對方態度明顯就好了很多。”

之後的幾天裏,小凡告訴對方,自己要通過各種渠道籌款借錢,並陸續給對方轉了八萬左右USDT。綁匪要求的剩餘資金,也從10萬USDT降到5萬USDT,最後在1月25日淩晨表示再給兩萬USDT就放人。

1月25日一整天,小凡一直在和綁匪討論尾款支付和放人的形式。經過多次溝通,確定了上車先打1萬USDT,到機場再打1萬USDT的形式,但最後一直沒有安排上車。期間,小凡還收到過哥哥發來的幾次“不用再打錢了,我要出去一段時間”等消息,後來發現,這似乎是綁匪用哥哥手機發來催促他交錢的一種套路。

直到1月26日周五早上五點十二分,哥哥發來一句“一切都好,等我消息,什麽都不用做”之後,小凡再也沒能跟哥哥聯係上了。

與哥哥失聯前,小凡付款大約人民幣130多萬元。小凡後來得知,哥哥隨身攜帶的銀行卡、支付寶賬戶內的資金也被轉走,損失約30萬元。

小凡說,之後幾天,“大哥”還來過幾次電話,表示小凡哥哥肯定還活著,可能被賣到電詐園區了。“大哥”還建議小凡來菲律賓報警,並表示可以安排專業安保團隊保證其安全。但直到2月6日最後一次勸說小凡來菲報警後,“大哥”也徹底失聯了。

希望進當地山穀搜索哥哥線索

還計劃發布懸賞征集線索

小凡一直在和老韓家人保持聯係。他了解到,其家人隻和老韓通過兩次電話,還沒來得及打錢就徹底失聯了。老韓是奧地利籍華人,他們的家人在奧地利報警,警察來到菲律賓調查,沒有任何有效進展。

小凡說,哥哥在失聯前曾經告訴他“老韓戴上了呼吸機”,這可能意味著老韓已離世。之後,其哥哥在和嫂子溝通時還偷偷讓嫂子聯係保險推銷員。“他那時候可能猜到結果了,想讓我嫂子買一份保險,留一些保障。”說到這裏,小凡泣不成聲。

“大使館工作人員從第一天開始就在給我提建議、告知進展,我很感激他,但每次結果都是沒有找到人。”小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期間,工作人員曾發過一具屍體的照片給自己辨認,確認不是他的哥哥。

與此同時,小凡哥哥的朋友也在提供幫助。作為一家科技公司負責人,李先生在五月份得知好友出事後,一直與小凡努力尋找他的哥哥。李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起初猜測兩人會說英語、德語,有可能被賣到電詐園工作,但被菲律賓的朋友告知類似案例並不常見。

李先生說,自己後來聯係了一家當地安保公司,希望他們利用當地資源尋找小凡哥哥的下落。

近期曝出的綁架案中提到,屍體是在一個懸崖邊被發現的,小凡了解到懸崖下麵是山穀後,希望能去山穀內搜索。“但被告知已搜過了,沒找到。”小凡對此並不死心,他和李先生正在與安保公司溝通,想雇傭他們進山穀大範圍搜索,具體方案還在協商中。

他們還計劃發布懸賞,向海外華人和知情者征集線索,爭取盡快找到小凡哥哥的下落,也希望幫助警方早日抓到犯罪分子。

小凡的母親七十多歲,已經知道兒子被綁架失蹤的消息。她跟小凡說,自己的心像水泥塞實了一樣,一點都不透氣。這段時間,小凡每天給媽媽打幾個電話,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

他們依然在等待最後的希望。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那裏的匪徒跟文成的黃苟奸何其相似?。專搞中國人與中國。
灣區範兒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在國外綁架撕票中國人,可以逃避中國法律製裁,也可能逃避外國法律製裁。鑽各國法律空子,還是中國人厲害。
隻看不回貼1208 發表評論於
都是中國人綁中國人,和菲律賓男人真沒什麽關係。
sandanke 發表評論於
網上流傳的一個帖子說,每有老中海外遇害,兲朝就炒作外國治安不好,再稍一追下去,作案的大多是老中
老柏樹 發表評論於
整個國家沒有像樣的技術產業,所以出口菲傭就是相當大的產業了。

男的熱衷於綁架也就不奇怪了。
搦戰 發表評論於
菲律賓的綁匪非常的多,隻是這次涉及華人了才引起國人關注而已。
菲律賓綁匪平時就很多,菲律賓富豪出門都帶很多保鏢,而且遇到警察設卡都不敢隨便停車,覺得可疑就衝過去再說,因為警察經常和綁匪是一夥的。
2010年8月23日,一輛裝載25人(包括22名香港乘客)乘客的旅遊車在菲律賓馬尼拉市中心基裏諾大看台附近被菲律賓前警察劫持,最後造成8人死亡。這起事件中,菲律賓特警展現極其低下的業務水平,反而前警察展現出良好的劫持技術。可見他們平時很少去解救人質,參與綁票的事情可能反而沒少做。
aluminiums 發表評論於
樓下搞笑呢,華人綁匪作案正考慮菲律賓未來發展?有幾個人能硬下心不交錢眼睜睜看著親人死掉
搦戰 發表評論於
有關係啊,他們怎麽不去其它國家實施犯罪呢?
因為菲律賓警察十分垃圾,全國還有N個小軍閥。
在這裏犯罪幾乎隻有便利沒有成本
worley 發表評論於
跟菲律賓人沒有關係。華人坑害華人。
DANIU_S 發表評論於
參與綁架的人也是中國福建人,但長期在菲律賓作案,說明菲律賓這個國家,黑幫犯罪份子猖獗。
TexasPeter 發表評論於
這件事情發生後,菲律賓的外國投資就結束了,而且綁匪拿了錢不放人,也不會有人再付贖金了,一幫蠢蛋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彎刀月 發表評論於
遠離屎坑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