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社會需要調查記者,這是最好的答案!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21年9月13日,一條名為《活動洗幾百個鍋、切五百斤土豆、掉進糞坑,臥底記者有多慘?》的視頻在B站火了,獲得368.2萬次播放量,26.7萬次點讚。

視頻的UP主“喪心病狂的周公子”講述了新京報調查記者韓福濤的從業經曆:

“他是我從業十年來遇到的唯一一個既能吃苦,長得又像民工,又能忍受低工資,還熱愛臥底暗訪的人。他是天生的調查記者……”

2024年7月2日,一篇報道《罐車運輸亂象調查:卸完煤製油直接裝運食用大豆油》發布,一開始是小漣漪式的影響,經過幾天發酵成了驚天駭浪,這篇報道正出自韓福濤以及2個實習生。

有人說,他是真正能稱為無冕之王的記者,“5個記者頂100個市場監管局!”

為什麽AI替代不了記者,這或許就是最好的答案。

今天全網的熱搜,是新京報一篇調查報道,曝光了罐車化工油食用油混裝。

誰也想不到,街邊加油站的油罐車的另一個功能,居然是裝我們炒菜的食用油。

運完煤油的車,車裏還殘留幾千克到十幾千克的煤油(一級致癌物)呢,但中間無需清洗!無縫銜接!

更讓人震驚的是,食品類液體和化工液體運輸混用且不清洗,已成為罐車運輸行業裏公開的秘密。

而中間無人管,無人問,“賣油的廠家不怎麽管,買油的公司不知情,讓運輸公司鑽了空子。”

這樣的行業亂象,如果不是新京報調查記者韓福濤的長期追蹤調查,或許我們永遠蒙在鼓裏。

這絕對是一篇值得點讚的調查報道,從報道中就可以看到新京報記者為此耗費了多少時間精力:

5月16日,一輛車牌號為冀E**65Z的罐車從寧東煤製油廠區出發……新京報記者假借谘詢行情與司機攀談……之後,新京報記者一直在附近觀察這輛罐車的動向。

5月20日下午,這輛罐車重新發動,在傍晚時分行駛到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鎮……

第二天上午十點,這輛罐車順利駛入了匯福糧油集團的生產廠區

5月24日,在天津濱海新區的一處停車場內,一輛車牌號為冀E76W的罐車,也在等待運輸食用油。……這輛罐車剛從寧夏運送煤製油到河北,前一天在石家莊將煤製油卸貨後,_連夜從石家莊趕到天津。司機透露,自從卸完煤製油後,這輛罐車未洗罐。**

5月24日,一名等待進廠裝油的罐車司機告訴記者,這家公司驗罐也是走過場

6月7日,一輛等待進廠運輸食用油的罐車,罐體外側噴塗的介質信息被一張白紙遮蓋住,司機重新張貼了一張寫有“食用油”字樣的紙條

……

這篇調查報道是7月2日發在新京報上,意味著記者從開始調查事件到發表報道,花了1個多月的時間。背後遇到過什麽樣的阻撓、與采訪對象怎麽鬥智鬥勇,我們不得而知。

但我們要感謝韓福濤,是他堅持不懈的跟蹤、潛伏、調查,才揭開了食品安全運輸如此醜陋、人神共憤的一幕。

此次調查“罐車運油”亂象的新京報記者韓福濤,是一位調查老兵。對他來說,暗訪調查就是他過去10幾年的人生,他曾應聘過十幾種工作,擁有各種臥底打工的豐富經曆,比如應聘星巴克的咖啡師,暗訪星巴克的工作間;也扮演過賭徒,深入地下賭場調查。

他的代表作品有很多,比如《實拍常熟童工產業:被榨盡的青春》《蘇南地下賭場調查》《安徽太和多家醫院欺詐騙保調查》和《臥底網紅餐廳胖哥倆肉蟹煲》等。

作為媒體人,我非常清楚,做“罐車運油”亂象這個選題需要莫大的勇氣,可能全國90%的媒體在選題環節就將其斃掉了。

因為他觸碰的不僅僅是食品安全這個公眾敏感神經,還有涉事的公司並不是普通企業。全文實名曝光,不帶一點馬賽克。

就像自媒體友調侃的,“新京報這次把5位大佬得罪了”,包括:

中儲糧和匯福糧油、

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及其相關企業、

一些食用油生產企業、

一些罐車運輸行業的人、

一些監管部門。

涉事的企業匯福糧油、中儲糧下屬天津分公司,都大有來頭。

中儲糧集團,央企,成立於2000年,是國內最大、國際影響舉足輕重的農產品儲備集團,肩負著守護大國糧倉的重任,具體負責中央儲備糧棉油的經營管理及執行國家調控任務。中儲糧油脂(天津)有限公司則是中儲糧油脂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匯福糧油集團,同樣是一家大公司,始建於1999年10月,是以大豆加工為主的綜合性企業集團,為國家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自2004年以來,連年入圍“中國企業500強”,“中國製造企業500強”,“中國食品工業十強企業”。

相信很多人都吃過它們品牌的油,這完全是所有普通人都避不開的事。

有意思的是,這篇調查報道發出後,一些人懷疑這是“假記者”“假報道”,期待著事件會反轉,甚至算著這篇報道不能“存活”多長時間。

不過,仍然有許多人力挺新京報的調查記者,網上出現了一大奇觀——排隊給新京報“打賞”,希望以此表達對堅持調查報道記者的敬意。

一位博主說:“向跟蹤調查的記者致敬。敢於說真話的人太少了,這個報道能發出來也屬於珍惜資料了”。

到目前為止,涉事的匯福糧油集團和中儲糧油脂(天津)有限公司均已做了回應。

中儲糧集團稱,從7月5日開始在全係統開展專項大排查,對違反相關規定的運輸單位和承運車輛依法終止運輸合作。

全文沒有一句道歉!沒有召回!整整6天了,也還沒有給出明確的調查結果。

匯福糧油集團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相關部門已對此事進行調查,公司正在等官方通報。“這個油罐車不是我們單位的油罐車,涉及我們公司‘匯福’品牌的油是沒有任何質量問題的。”該工作人員稱。

難道是臨時車?

這樣的回應,顯然未能平息公眾的恐慌情緒,而且靠企業自查能查出什麽?

今天,央視網終於看不下去了,發表了一篇言辭犀利的評論——《這樣的草台班子是要消費者的命》,直接發出14億人的靈魂一問:與投毒何異?

在這篇評論中,極其罕見地對“中字頭”企業的板子重重落下:

_對於食用液體出入庫的管理方,尤其是中字頭這樣的接收方,堅稱“不驗罐是因為沒辦法分辨”,則完全令人咋舌。_相信這不是因為無能,而是因為無德、無責任心導致助紂為虐。

甚至,對監管部門也相當不客氣:

_要感謝曝光此事的媒體,讓我們看到了食品運輸行業存在的問題。但讓人痛心的是,這麽多年,沒有行業內的人站出來,而是靠記者得到線索追查出來,_媒體幹了監管的活。食品安全,要不得的是形式主義。哪有那麽多草台班子,凡事隻怕“認真”二字。

正因為真相揭露得不容易,我們更要珍惜。

後續的監管動作要跟上,才是對調查記者和調查報道最好的尊重。

事實上,在中國推動食品安全的路上,新聞媒體一直是關鍵的力量。

每一次食品安全事件,衝在最前麵的總有調查記者的身影。尤其是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更是中國食品安全的標誌性事件,可載入中國新聞史。

當年 9 月 11 日的《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發表了《甘肅14名嬰兒同患腎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報道頂著巨大壓力,第一次明確點了三鹿的名字。當天晚上,三鹿集團宣布召回約700噸奶粉產品,但已有近30萬兒童患病,6名嬰孩因毒奶死亡。三鹿轟然倒下,負責銷售三聚氰胺、製作帶毒原奶的三名主犯被判處死刑。

後來,曾有人問起簡光洲,當時你怎麽敢將“點名”三鹿?他說:

“我看到家長們哭著把不到一歲的孩子送進手術室,

我看到醫生冒著被指責手術不當的風險為嬰兒實施全身麻醉

我看到5毫米的的管子從痛苦的嬰兒的尿道裏插進去,

護士們在嬰兒的頭多次地尋找能夠紮針的血管……”

此後每一年的記者節,人們都會想起簡光洲,致敬媒體的良知和勇氣。“他隻是一個記者,但他代言了2008年中國傳媒的良心”。

回顧這些年的食品安全事件,有人總結說:“中國人是在食品安全中完成了化學掃盲”。

從大米裏我們認識了“石蠟”

從鴨蛋裏我們認識了“蘇丹紅”

從火鍋裏我們認識了“福爾馬林”

從銀耳裏我們認識了“硫磺”

從牛奶中認識了“三聚氰胺”

此外,還有“皮革奶”、“瘦肉精”、“塑化劑”、“工業明膠”、“甜蜜素”、“神農丹”、“亞硝酸鈉”……五花八門,令人震驚。就在這兩年,央視還曝光了老壇酸菜包“腳踩土坑酸菜”、禹州紅薯粉條造假等食品安全問題。

中國的食品安全,也在一次次的輿論監督中逐漸提升。根據英國《經濟學人》發布的“全球食品安全指數報告”,中國在107個國家中的總得分排名,已經從最低45名左右,上升到2022年的25名。

不過,“質量與安全”這一項的得分,依然隻能排在第46名,比起十年前,甚至還有所下降。

食品安全,任重而道遠。

不過,令人憂心的是,當食品安全問題還遠遠沒能放心,我們可能已經麵臨調查記者凋零的現狀了。

去年,有一部張頌文主演的電影《不止不休》上映,這是一部致敬調查記者的作品,卻收獲了極為慘淡的票房。憑借張頌文在《狂飆》後的超強號召力,其內地票房也僅僅是突破了:

5000萬。

電影的原型之一,是2003年報道《一億人的反歧視主張》的南方都市報調查記者韓福東。這篇文章,改變了1億乙肝患者在就業和上學等方麵遭遇的歧視。然而,韓福東也早已離開了記者的崗位。

簡光洲也在2012年離開了東方早報,走之前發了一條微博,“好吧,新聞已死,我先撤了,兄弟們珍重”。意猶未盡,心有不甘。

2018年,前南方周末記者李海鵬在微博上寫到,“支持一個人去做調查記者的,不是錢,是被尊重感、榮譽感,是真相至上的信念,還有一個,就是這個人可以感覺自己很酷”。

學者張誌安在2017年的一份報告中透露,調查記者行業麵臨嚴重的人才流失趨勢,傳統媒體調查記者從業人數下降幅度高達58%,研究中核定的全國調查記者數量,僅有175名,數量比大熊貓還要稀少。

不過,他們的平均從業年限,從8年上升到10年。

這可能就調查記者這個行業的縮影:人數越來越少,但老兵不死,他們依然頑強。

新京報記者韓福濤,正是這樣一位留守的老兵。

在暗訪“胖哥倆”後廚的時候,他一家家聯係門店麵試、應聘進入後廚,在切菜、配菜的崗位上幹了四五天。

夏季的北京,室外超過30度,後廚間裏十個灶台,沒有獨立空調。韓福濤穿一層自己的衣服,再套上員工服,最外麵圍上一條不透氣的皮圍裙,沒一會兒就全身都是汗。“有時候實在熱得不行了,會去冷菜間和殺蟹間涼快會兒。”

就這樣,他紮紮實實地掌握了“胖哥倆”食材變質的證據。

在視頻下的評論中,有人說調查記者是最接近超級英雄的職業。韓福濤卻表示自己的工作其實很簡單,隻是現在的調查記者太少了才顯得稀缺。如果時間再往回十幾年,在紙媒的黃金年代,有許多優秀的記者,他隻是“非常普通的一個”。

“希望越來越多的人幹調查記者,腳踏實地,吃得了苦,一步一個腳印地慢慢鍛煉”。

今天,韓福濤筆下的調查報道,再次一鳴驚人,震動了食品安全的警鍾。但他許下的這個願望,不知道還有多大機會實現?

中產必須要調整預期了。樓市救市、地緣關係、整個社會的變化,都影響我們每一個人的決策。

加入智穀研判年度會員,每周收獲一次對世界資訊的認知與獨到判斷,智穀三十多位研究員輔助大家,去理解資訊背後的趨勢和本質變化。

中文互聯網正在消失,千萬別讓自己成為那個代價。

scbean 發表評論於
百家爭鳴2012 發表評論於 2024-07-10 07:28:54偶偶地來一發 發表評論於 2024-07-10 03:33:15
這個調查不完美,還差一個環節:最後賣給了誰?因為不排除有人買食用油用作他途。
--------------------
其實記者是知道賣給誰,隻是不報道而已。報道了,讓人知道這些油不是用來食用,就沒有轟動效應。
===================
倆傻蛋以為別人和你倆一樣傻!
說的是“食用油”,你丫非說買來食用油人不吃!
看來這種油你們倆吃了不少。
Maui2021 發表評論於
已經被你們喝了。好好喝,喝多的有獎勵。

偶偶地來一發 發表評論於 2024-07-10 03:33:15這個調查不完美,還差一個環節:最後賣給了誰?因為不排除有人買食用油用作他途。
Maui2021 發表評論於
記者被挖了?替這個記者的人身安全擔憂。
生肖迷宮 發表評論於
罐車化工原料食用油混裝現象20年前就有披露,為什麽一直得不到杜絕,根子在哪裏?各方說法五花八門,但是沒人敢說到點子上。根本問題不解決,不但人民還不得不繼續長久地吃化工油,更多嚴重危害人民食品安全的事件還會層出不窮。根本原因是什麽?是特供。掌握老百姓食品安全的官員吃的是特供高等食物,而辛苦勞作養活世界最龐大官僚群體的屁民螻蟻吃的是低等食物,這種與正常國家不同的中國特色的反人類等級製度就是造成老百姓食品安全問題的最根本原因。那些高高在上,每天高喊為人民服務的官員,吃著特供油,喝著特供奶,告訴被生活的重擔壓垮並飽受農藥化肥重金屬超標超標食物摧殘的屁民螻蟻,一切責任都在美國。呸!騙誰呢!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剝削人民血汗世界撒幣,封鎖新聞封鎖網絡,剝奪人民權利和健康的罪魁禍首,就是你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害人精。
百家爭鳴2012 發表評論於
偶偶地來一發 發表評論於 2024-07-10 03:33:15
這個調查不完美,還差一個環節:最後賣給了誰?因為不排除有人買食用油用作他途。
--------------------
其實記者是知道賣給誰,隻是不報道而已。報道了,讓人知道這些油不是用來食用,就沒有轟動效應。
偶偶地來一發 發表評論於
這個調查不完美,還差一個環節:最後賣給了誰?因為不排除有人買食用油用作他途。
kl3527 發表評論於
調查記者可以去調查好人好事嘛,比如領導如何辛苦,人民如何幸福,聖上如何絞盡腦汁,水淹的跳樓的如何在死後感到祖國濃濃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