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和董軍分別透露了什麽樣的中俄關係?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和董軍分別透露了什麽樣的中俄關係?



本文截稿一天前,中共新華社發布了題為《習近平同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的通稿。 路透社圖片

關於中俄關係的最新消息是,就在本文截稿的一天之前,中共新華社發布了題為《習近平同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的通稿,說是 “2月8日下午,在中國農曆新年即將到來之際,國家主席習近平同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兩國元首互致新春問候。”

中共新華社的通稿中說:“習近平指出,在歲末年初互致問候,總結雙邊關係發展成果,共同展望未來,已經成為我們之間的良好傳統。”

但事實上,中俄之間,準確地說是習、普之間的這個所謂的“良好傳統”,隻是每年的12月31日都會有一次習近平和普京之間的“中俄兩國元首互致新年賀電”。眾所周知,自從俄國入侵烏克蘭戰爭開始以後,俄中關係就比中俄關係更好。但普京與習近平之間在依“慣例”互致過了公曆的“新年快樂”之後,又特別趕在中國農曆的春節除夕與習近平“互致新春問候”,似乎還是頭一回。以往,與中國領導人互至春節賀信或者賀電的,似乎隻有越南領導人,比如去年1月14日,新華社報道說“在中越兩國人民共同的傳統節日——癸卯春節到來之際,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互致新春賀信“。本月3日,新華社又報道了”在中越兩國人民共慶的甲辰春節到來之際,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互致新春賀信“。

但是,雖然是中國與越南國兩國人民的“共慶“節日,習近平年年也都是以“賀信”敷衍,和今年與俄國總統普京“親自通話”的重要程度遠不是一個數量級。

也是眾所周知,無論是習近平與美國元首之間的偶然通話,還是中國外交或者軍事方麵負責人與美方的電話勾通,中方的報道中從來都是強調己方是“應約”與對方通話。言下之意是給美方一個麵子。

但是在與俄方交流的中國官方報道中,卻從來不會出現“應約”的字樣,讓不明就裏的外部人士搞不明白對話的兩者之間是誰主動,誰被動。

當然,筆者相信這最新一次的中俄兩國元首電話交流,應該是俄國的普帝主動在先,因為畢竟是祝賀中國人的農曆新年。

當然,也不排隊中國外交部、駐俄使館先行提醒克裏姆林宮中國春節將至,而且新的中國農曆一年是中國龍年,“龍在中國文化中象征智慧和力量”,故請普京大帝撥冗親自致電習近平祝他“龍年快樂”,也是配合習近平要趕在中國農曆年“曬朋友圈”,和進一步對外彰顯俄中關係越來越鐵的需要。

筆者注意到,在中共新華社的通稿和外交部網站上相關消息內容中,對習近平借與普京“互致新春問候”之機總結出的兩國過去一年的外交成就內容,都不過是泛泛而談,空洞無物。特別是對兩國的貿易往來,隻點了一句雙方提前完成年度貿易額目標”。

而克林姆林宮的新聞稿對此則介紹得非常具體。說是“(普京和習近平)雙方滿意地強調,雙邊貿易額比兩國首腦設定的目標提前一年突破2000億美元大關,達到創紀錄的2277億美元”。

這句話的意思似乎是,習近平與普京原來共同製定的雙邊貿易額是要在2024年底才達到2000億美元“大關”的,但卻是在2023年底就實際達到了2277億美元。這從支持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力度上比,比北朝鮮援俄的幾百萬發啞彈率高達百分之五十的過期炮彈,應該是強過千百倍。

在中方的公開報道中,引述了普京表示:“今年是俄中建交75周年。在雙方共同努力下,俄中關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而在引述習近平的通話內容中,則沒有如此表述。但是,克林姆林宮的新聞稿中則是強調“兩國元首對俄中全麵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近段時間的發展情況做出總結”時,“雙方再次指出,兩國睦鄰友好關係處於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可見,無論是習近平和普京之間,還是前不久中共新防長董軍與俄國防長紹伊古之間在電話或者視頻對話中都說了什麽,中共當局在對外宣傳上還是“留有餘地”,在與俄國的合作方麵,仍還在奉行“多做少說”,甚至是“隻做不說”的策略。

這也不能不令我們想起前不久中國新防長董軍與俄防長紹伊古的視頻通話內容,俄方對外報道的董軍的對話內容,特別是關於中國事實上支持俄侵烏的表態內容,都是在中國新華社和中國國防部網站上完全回避的。

上月31日,中共新任國防部長董軍同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視頻通話。外媒都不約而同地關注到了“這是他上個月被任命為中國新任防長後的首次公開涉外活動”。而中國內地網絡上軍事評論文章的表述則最為淺顯、直白:“新國防部長董軍,第一個電話打給了俄羅斯”。

確實,董軍這次與紹伊古的視頻通話,董軍是主動方。而董軍為什麽如此主動,俄羅斯國防部的新聞稿中解釋得很清楚,那就董軍首先就要通過視頻方式“當麵”向紹伊古表達感激之情。董軍的原話是:“我最近擔任了中國國防部長。您是最早向我發來賀電的人之一,這反映了發展兩國和兩軍關係的良好願望。在此,我謹向您表示深深的謝意。這次會議和談判是我第一次參加外事工作活動……”

不過,除了秉持對俄親密合作方麵“多做少說”甚至是“隻做不說”的原則,同時也還因為新任防長董軍暫時還隻是一個部長級官員的原因,中共官媒對這則新聞的報道即短小又低調。人民日報隻把它登在第三版的一個很不起眼,一不小心就可能漏讀的位置。其全文是:董軍說,在習近平主席和普京總統的戰略引領下,中俄新時代全麵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保持高水平發展。中俄兩軍要落實好兩國元首重要共識,堅定應對全球挑戰,不斷提升戰略互信,持續拓展務實合作,推動兩軍關係邁向更高水平,為深化中俄全麵戰略協作、維護全球安全穩定發揮更大作用。

紹伊古說,俄方願同中方創新兩軍合作領域和方式,推動兩國兩軍關係邁上新台階。

而中共國防部網站刊登的消息中,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報道中的“董軍說”內容一致,但“紹伊古說”稍顯詳細,內容是:“紹伊古說,在兩國元首的定向領航下,俄中關係處於曆史最好水平。俄方願同中方以今年兩國建交75周年為新起點,創新兩軍合作領域和方式,推動兩國兩軍關係邁上新台階。”

另外,中共國防部的這則消息還比官媒多了一句“雙方還就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了意見”。

而恰恰就是“雙方還就共同關心的國防和地區問題交換了意見“一句,省略掉了最關鍵的,董軍對俄方侵烏的鼎力支持。

據俄羅斯國防部發表的新聞稿介紹,紹伊古在視頻通話中說:“去年,兩國元首在莫斯科和北京舉行了兩次麵對麵會晤。我們的目標是無條件執行已達成的所有協議,這些協議構成了國家發展和安全領域的長期目標。協調我們的努力對國際局勢具有穩定作用,並有助於減少衝突的可能性”。

對這段內容,中國內地的軍網文章中也有披露,一篇標題為《紹伊古:無條件執行中俄之間已達成的所有協議》的中國內地軍事評論員的文章中說:在與中國防長的視頻交流中,俄羅斯防長紹伊古強調了俄羅斯對落實與中國間達成的所有協議的堅定決心。他明確表示,俄方將無條件執行兩國之間的全部協議,並致力於實現在國家發展和安全領域的長期合作目標。

自從俄國侵略烏克蘭戰爭開始以來,俄國防長紹伊古的外號“膠合板元帥”便不脛而走。之所以被俄國的自己人給了這麽一個外號,是因為這位俄防長本是建築學曆的建築工程師出身,而且在突然當了國防部長之前就從來沒有正式入伍過,隻是在當地方黨委書記時被登記過“預備役”。當然他的最高學曆還是前蘇共中央黨校。

正因為其當國防部長純屬“外行領導內行”,再加上侵烏戰爭開始後吹下的牛皮,誇下的海口一再被俄軍的敗績啪啪打臉,所以即使是在中國內地的俄孝、俄粉中間,紹伊古也是非常不被待見,中國內地公開網站上從未乏挖苦、諷刺他的文章,而且也從未被官方禁止。比如2022年8月30日的《網易首頁》上的一篇文章《“膠合板元帥”下台!紹伊古這次真被撤職了,俄官媒做實爆料》。欲知詳細內容的讀者和聽眾請自行上網查看。

當然,最終的消息是紹伊古並被沒有普京拋棄,但董軍作為中國新任防長對紹伊古這個中國內地的眾多俄孝眼中的敗軍之將的諂媚之言,甚至是令那些至今還在視普京大帝為“俄滴個神”的俄粉們都產生了“吞蒼蠅”的感覺。董軍在視頻通話中當麵表示:“您為促進和發展中俄兩軍聯合作出了巨大貢獻,在俄羅斯武裝力量中享有崇高權威。我欽佩您在瞬息萬變的國際環境中的勇氣”。董軍在會談中說,本次會晤“充分體現了中俄兩軍的深厚友誼和深化戰略合作、維護世界和平的共同願望,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當然,俄羅斯國防部的新聞稿中披露出來的中共官媒和中共國防部相關消息中均都刻意回避,而且在外部記者追問時卻又裝傻充楞的最關鍵內容,還是董軍“當麵”對紹伊古就支持俄國侵略烏克蘭的信誓旦旦。俄羅斯國防部新聞稿中記錄的董軍的原話是:“盡管美國和歐洲不斷向中方施壓,但我們在烏克蘭問題上仍然支持你們。即使中國和歐盟的防務合作受到衝擊,但我們不會因此而改變或放棄既定政策。他們不應該也不會幹涉俄中之間的正常合作”。

這段內容,令人不能不聯想起2022年9月中旬,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訪俄時就俄烏戰爭的挺俄表態。當時,雖然中共官方正式的、公開的對外表態中都對俄國侵略烏克蘭戰爭持“中立”立場。但栗戰書卻趁會晤俄羅斯國家杜馬(Duma,國會)領袖的機會先感謝俄方“在台灣問題上給予中方的堅定支持”,感謝俄國杜馬領袖譴責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竄訪中國台灣地區”,然後就是一番在對俄國侵烏舉措的“充分理解”。當時俄方電視台栗戰書表態被曝光的這段畫麵,標注著俄文“杜馬”的字樣。根據畫麵,他在會晤俄國國家杜馬主席沃洛丁(Vyacheslav Volodin)等國會領袖時說,“在涉及俄羅斯核心利益和一些重大關鍵問題上,中方對俄羅斯也是表示理解和充分的支持”。栗戰書表示,“就像現在的烏克蘭問題,美國和北約直接逼到俄羅斯的家門口,涉及到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和人民的生命安全,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采取認為應當采取的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從不同的方麵給予‘策應’”。

當時的栗戰書進一步表達了對俄國侵烏之“正義性”的充分理解,說是“我認為,可以說是俄羅斯被逼到了牆角,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是為了維護國家的核心利益,而采取的一次反擊”。

當時栗戰書這番談話,被外界普遍解讀為中國在俄烏戰爭中的事實上的挺俄,特別是中方“從不同方麵給予策應”的“策應”二字,不打自招。等於是承認了習近平當局對俄羅斯侵烏還不僅僅是“道義”上的充分理解,更有實質上的暗中支持。

記得當時的栗戰書的如此“表態”還被有些外界媒體以“闖禍”形容之。但筆者更相信栗戰書的這類與俄方的“私下交流”內容首先是並未出習近平之“格”,其次是被俄方如實對外報道也是預料之中。如此所為所要達到的目的就是要在私下裏安慰俄方,給俄方吃定心丸的同時,又對外就中國俄國侵烏的態度問題上“打啞謎”,要的就是一個模棱兩可!

與之同理,如今的董軍與紹伊古的視頻對話內容,特別是對俄侵烏的支持性表態內容,並非如外界一些評論人士所認為的“犯了和樂玉成一樣的錯誤”。恰恰相反,董軍正是在努力貫徹執行著當前中共習氏外交中的當麵一套,背後一套;做是一套,說是另一套;對俄是一套,對美(歐)是另一套的全方位流氓策略。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隻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