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花清瘟做出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最近支原體肺炎高發,神藥連花清瘟會跑出來研究或者宣稱對支原體肺炎有效,這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萬萬沒想到啊朋友們!

連花清瘟居然啟動了一個循證醫學研究,要做針對支原體肺炎治療的隨機、雙盲、多中心、安慰劑對照實驗!!!

我立馬就是一個肅然起敬啊!

別的先不說,光是做出這個違背祖宗的決定,連花清瘟就把同在神藥陣營的雙黃連、板藍根甩出了十萬八千裏啊。

敢做敢當,比『中藥療效不接受西醫檢驗方法』的那些縮頭烏龜有種多了。

一直以來好多人說我是中醫黑,這實在是天大的誤會。

我是中國人,中國產的藥品如果療效好,又不需要進口關稅,我可太高興了,誰會跟錢過不去呢?

而且我這人還特別貪生怕死,要是真有什麽西醫西藥治不好的病靠中醫藥能夠解決,讓我跪下磕頭我都樂意。







但前提是,你這藥得真的有療效,經得起科學驗證,而且不良反應的風險不能太離譜。

總之,有效並且安全,那就是好藥,甭管它姓中還是姓西,也甭管它是天然提取還是化學合成。

說到藥物的科學驗證方法,雖然不是唯一方案,但全世界絕大多數科研工作者公認最好的辦法就是那一個:

大規模,隨機,多中心,雙盲對照臨床試驗。

然而可惜的是,從古至今,沒有任何一款中成藥通過了這樣的檢驗,一個都沒有。所以並不是我非要黑中醫藥,我也想誇啊,奈何實在沒有素材……

好在現在連花清瘟率先勇敢地走出了這一步,給全國57526種批準上市的中成藥做出了表率,接下來就看它臨床試驗中的表現了。

不過呢,表揚歸表揚,鼓勵歸鼓勵,咱們還是得看看連花清瘟這個循證醫學研究的成色如何。

首先,根據新聞報道(棟梁注:可以明顯看出是以嶺藥業的通稿)透露的信息,專家說了要做『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多中心臨床研究』,看起來非常棒,但是獨獨缺了一個大規模。

當然,沒說大規模也不一定就是小規模,有可能是說漏了,畢竟還有多中心臨床研究,參與的專家多達50位以上,平均每位專家招募20名誌願者就能總數過千了,還是可以期待一下。

不過我對規模的擔心也不是憑空而來,因為啟動會上有專家公布了一項連花清瘟膠囊治療甲流的臨床研究:



也是隨機雙盲多中心,但唯獨規模有點小,治療組和對照組都隻有一百多病例,距離國際通行的『千人規模試驗』還有比較大的差距。

為什麽非要強調人數大規模呢?當然是因為這個對於判斷療效非常重要。

特別是對於有自限性的疾病來說,你用藥或者不用藥患者都會好起來,藥品之間能夠比較的隻有咳嗽、發燒、乏力等症狀緩解的速度,而這些症狀的判斷相對『生與死』的明顯界限來說主觀性要強得多。

比如醫生問你今天咳嗽有沒有好一些,你看著醫生期待的目光說,好一些了吧……這可能是真的有好轉,也可能是咳了幾天適應過來了,總之,一念之差就可能影響試驗數據。在樣本量比較小的時候,這種主觀影響就更加不能忽視了。

所以,如果後續連花清瘟針對兒童支原體肺炎的研究還是類似的樣本規模,那請恕我無法認同結果。

然後呢,在試驗方案設計方麵,反正連花清瘟這麽厲害,就不要搞什麽中西醫結合了嘛。



不管是和安慰劑對照,還是和阿奇黴素對照,希望連花清瘟幹幹淨淨地上場,不要和什麽化學藥組合在一起,沒必要,而且很容易被化學藥搶了功勞,你說對吧?

群眾期待的是國產中成藥獨挑大梁,把那些蠻橫囂張的西藥大力士統統打趴下,這種時候你還拉個西藥來組隊,就算贏了也不夠威武不夠解氣啊。

所以,如果連花清瘟後續的循證醫學研究是拉上化學藥物一起搞『中西醫結合』方案的,那請恕我無法把結果解讀為中成藥通過了大規模隨機雙盲試驗。

嗯,我對連花清瘟的循證醫學研究就這兩點小小的要求,不算很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