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到了卻遭酒店退單,西雙版納有酒店價格瘋漲15倍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隨著“新十條”、“乙類乙管”等政策措施的發布,2023年春節全國旅遊市場也大幅“升溫”。

據澎湃新聞,1月21日,同程旅行數據顯示,2023年春節假期首日,目的地旅遊消費迅速回暖。同程旅行平台景區門票預訂量比去年同期上漲76%,用車預訂量同比去年同期上漲35%,酒店預訂量同比去年同期上漲19%,均達到疫情以來春節預訂數據的峰值。

此外,節前兩天出行的機票平均票麵價格從去年同期的862元增長至1073元,漲幅達到24%,同樣為疫情以來春節假期的最高水平。上海、深圳、廣州、成都、北京為節前最熱門的機票航線出發地。熱門目的地則包含成都、重慶、昆明、西安、貴陽等中西部城市。

據央視新聞,記者從民航局了解到,1月21日,全國民航預計旅客運輸量80餘萬人次,同比2022年除夕增長了一倍。民航大數據顯示,1月20日,全國民航旅客量預計超過110萬人次,同比增長25%,已經恢複到疫情前2019年同期的74%。這個春節假期,國內民航客運計劃航班量,預計比去年同期增長近七成。

據掌上春城,近期攜程發布《2023年春節旅遊市場預測報告》顯示:預訂2023春節假期目的地為雲南的整體旅遊訂單量同比去年同期的春節假期訂單量增長238%,訂單均價同比增長25%。據雲南省文化和旅遊廳消息,攜程平台數據顯示,2023年春節雲南旅遊訂單交易額及預計旅遊人次排名分別居全國第2位、第1位。同時,截至1月3日,西雙版納酒店單間夜價格最高為近8萬元。目前酒店的春節相關客房,在攜程平台上都顯示已售罄。

然而,隨著旅遊市場的火爆,一些令遊客不太舒服的“怪現象”也開始出現……

西雙版納有酒店價格瘋漲15倍漢庭都要2000多

“我們(酒店)春節期間價格最低的房源每晚要1200元,之前疫情期間80、90元一晚的價格也有過。現在防疫措施優化了,加上過年,價格肯定高。好多家酒店的房間都訂完,都沒有了。現在屬於超高消費期。”近日,一名在西雙版納經營酒店的業內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說道。

據了解,西雙版納近期迎來了旅遊高峰,特別是春節期間,酒店住宿的價格也隨之水漲船高。目前西雙版納經濟型酒店的價格已經突破千元,以漢庭酒店(西雙版納告莊西雙景店)為例,記者1月17日在攜程APP上查詢到該酒店除夕(1月21日)當天入住的最低價格要2189元/晚,7天酒店(西雙版納告莊星光夜市店)最低價格要1066元/晚,且已售罄。

同時,記者還查詢了淡季時的價格,若是選擇3月1日入住,上述酒店的最低價格在每晚141到207元之間不等。這也意味著,春節期間的價格至少漲了超10倍。

深圳市民王小姐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我是去年12月中旬去的西雙版納,那時候住酒店的費用每晚才100多元。前兩天我看了價格,漲價了不少。”據王小姐描述,她當時和家人入住了瀾溪觀江酒店(告莊星光夜市店)的四人間,房間能看江景且帶陽台,每晚價格在166元左右。不過,王小姐也提到,“那時候防疫措施剛剛優化,沒什麽人旅行,酒店價格確實是便宜。”

而據記者日前查詢攜程APP發現,上述王小姐提到的瀾溪觀江酒店(告莊星光夜市店)在春節期間的價格最低為1244元/晚。若是選擇和王小姐一樣的露台江景輕奢雙床房,最低價格則要2474元/晚,價格漲超約15倍。

值得一提的是,不僅僅是瀾溪觀江酒店價格上漲,西雙版納其他經濟型酒店價格也是普漲了10倍,如漢庭酒店、七天酒店、錦江之星等。

以漢庭酒店(西雙版納告莊西雙景店)為例,記者日前在攜程APP上查詢到該酒店除夕(1月21日)當天入住的最低價格要2189元/晚。不過,如果選擇在3月1日入住,最低價格僅需207元一晚,價格差了10倍。

同樣,位於西雙版納的錦江之星酒店(西雙版納景洪潑水廣場店),記者於近日查詢攜程APP的價格時發現,在除夕當天入住的最低價格要1191元,而且已經沒房可入住了。如果3月1日入住,最低價格僅需154元/晚。

錦江之星酒店(西雙版納景洪潑水廣場店)的工作人員在1月17日向記者指出,“目前酒店春節期間的房源全都被訂完了。如果這兩天入住(春節假期前),大床房一晚上的價格在800多元。現在房價每天都是不一樣的,隨著行情變化,因為很多人來西雙版納旅遊。”

同時,該酒店工作人員還表示,如果是淡季的時候入住,房間的價格通常是每晚200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同為旅遊城市的大理,春節期間酒店價格上漲幅度較小,約為淡季價格的5到7倍。為何如此?

雲南省房聯會會長趙天星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西雙版納酒店價格上漲是因為短期之內,大量的遊客爆發性增長所致,而大理相比西雙版納旺季不在冬天,大理夏季的遊客相對會多一點,西雙版納屬於暖冬型城市,是全國最具知名度和代表性的旅居、避寒目的地。

“3年疫情,限製了全國人民的旅遊出行,對旅遊行業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當下疫情結束,又時值寒冬,再遇春節假期,所以西雙版納旅遊出現了報複性反彈,從而導致西雙版納的遊客增加,酒店價格上漲。相比大理,西雙版納旅遊季節性強,作為避寒聖地,冬天是很多遊客的首選,尤其是北方遊客。所以短期內西雙版納酒店價格上漲是必然,而大理的遊客比較平穩,酒店價格浮動也不會太大。”趙天星說道。

訂西雙版納酒店被臨時退單人到當地卻無法入住

西雙版納酒店一片火熱,然而身處其地的遊客卻不是每個人都能開心。

這個春節,文先生一家人可謂是“無處安放”。

他們原打算在西雙版納過節,和朋友們早早預訂了當地一家別墅酒店的客房,打算四家人好好聚一聚。

但所有的期待被一通電話打破了。旅遊平台的客服專員在入住前幾天告訴他,由於房間爆滿,無法入住,他必須退房。他稱,目前在西雙版納他們無處可去。春節期間,酒店溢價厲害,他承擔不起,而便宜一些的酒店早已客滿,“要是實在沒辦法,我們就隻能去找救助站了。”

大半個月前,文先生通過去哪兒網在西雙版納四合院別墅酒店(湄公河夜市店)預訂了一間豪華標間。春節期間,他打算帶著家人在這裏度假。7天6夜,每晚588元,1月4日下單時,他總共支付了3528元。

除了文先生一家,另外3個家庭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預訂了這家酒店。四家人彼此都是朋友,大家帶著孩子,將近20個人,約好一起在西雙版納過年。

18日,來自去哪兒網的一通電話打破了他的期待。平台的客服專員告訴他,由於原預訂酒店的房間爆滿,無法入住,要求他退房。

“心一下就涼了。”他表示,當時西雙版納的酒店溢價已經非常高,價格估計是平常的10倍,而且很多酒店都處於客滿狀態,他們很難再找到合適的住處。掛電話後,文先生登錄平台的APP查看,發現在其即將入住該酒店的第一天晚上,仍然可以預訂同樣規格的客房,價格為1580元。

文先生說,他每天都能接到四五通來自平台的電話,希望和他協商解決辦法,但始終無法協調該酒店,也沒有房間可以入住。

20日下午,他給酒店打了電話。通話錄音中,酒店工作人員稱,他們並沒有接到文先生的訂單,平台沒有傳給他們,因此無法入住。至於未接到訂單的原因,其表示不清楚,需要詢問平台。

平台同意退一賠三酒店:不熟悉係統導致爆單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文先生要求平台“退一賠三”。此外,他希望平台承擔因無法入住導致行程改變而產生的動車票費用,總計約兩千餘元。

事發兩天後,20日晚上,平台以無法安排入住為由,取消了文先生的訂單,並退回3528元。平台客服專員向他表示,滿足他“退一賠三”的要求,在之後會打款到其賬戶上,但由於動車票是酒店住宿外的支出及損失,沒辦法申請下來,不過從該酒店到新入住酒店的打車費,可以幫忙申請。該專員稱,會再次向上級申請動車票的費用。

“我們現在麵臨的問題是,今天沒房住了。”文先生說,和他一起來西雙版納度假的3個家庭,都因酒店無法查詢到相關訂單而無法入住。

他稱,其中一家今早到達西雙版納後,重新換了一家酒店,入住標間,房費超過了2萬。另外一個已經抵達的家庭,被去哪兒網告知可以入住,但被酒店拒絕。還有一戶家庭正在自駕前來的路上,他們表示從未接到平台和酒店的電話,但在文先生幫忙查詢時,也被酒店告知無法入住。他表示,現在還剩下的酒店,都是一些幾千塊錢一晚,甚至更貴的“天價酒店”,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能承擔的經濟範圍,“要是實在沒辦法,我們就隻能去找救助站了。”

其稱,平台進行賠償後,他們可能會選擇離開西雙版納,去周邊便宜一些的地方。他目前給12315打了電話,暫時還沒有收到回應。“我們也沒有過分的要求,就是動車票幫我們報一下,因為我來的目的是旅遊過年,結果年都過不了,也浪費了我的時間、精力、金錢。”文先生說,“這也並不是說是一個很大的金額,但是我的心理上很不好受。”

21日下午,九派新聞記者嚐試聯係西雙版納四合院別墅酒店(湄公河夜市店),截至發稿前,暫無人接聽。根據已采訪的視頻,該酒店曾表示,係因新接手不熟悉係統導致爆單。

據九派新聞此前報道,去哪兒網回應稱,平台已將該酒店下架,目前正在為用戶協調其他酒店入住或給予相應賠償。

提前20多天訂麗江客棧入住前3天被告知沒房了

在雲南遭遇“臨時被退房”的並不隻有文先生一人。

據紅星新聞,臨近春節,成都市民李潔(化名)提前20多天在OTA平台預訂了雲南麗江的民宿,且顯示預訂成功。正準備正月初二一家人入住時,1月20日(臘月二十九)卻被商家電話告知房賣超了,入住不了,“可以在附近找同級酒店住。”對於這種變化,李潔有些鬱悶。

李女士注意到,之前自己訂房型的價格已從200多元漲至400多元。她曾懷疑是否由於自己定的價格較便宜,現在房價漲了之後,客棧就優先保障出價更高的客人。



該客棧價格從200多漲至400多,價格翻了一番

已“預訂成功”的房為何會被告知“賣超”無法入住?有業內人士分析,這可能是民宿為了尋求收益最大化,為“價高者得”找的借口。到底是怎麽回事?就此,紅星新聞記者采訪相關方麵進行回應。

客棧方表示,他們已和客人做好協商,“如果當天有退房,可以按原來入住,如果沒有我們可以幫她找附近的房間,也不需要她出費用。”

至於此次被“退房”的客人有多少?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客棧方表示“不清楚”有多少人,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春節房間比較緊張”,之後他們會給客人打電話解釋。

為何提前訂了20多天在即將入住時才被告知“賣超”,是否應優先保障先預定者的權益?對方以“接電話”為由掛斷了記者電話。



李潔訂的民宿

平台方則表示,今年春節旅遊業非常旺,熱門旅遊目的地確實會存在房間供不應求的情況,該客棧屬於民宿,房間不多,屬於私人經營,房態是由民宿老板來確定。比如其當天放了100間房給所有平台售賣,“最後說賣超了,做不了了,這也是平台不可控的”。一般客人到店後無房,會安排相同價格的房間進行入住,保障客人的出行,並對客人進行賠付。事後平台方也會針對客人的反饋,對民宿進行處罰,“包括罰款、停業整頓等。”

對此,四川明炬(龍泉驛)律師事務所王仁根律師表示,酒店一旦確認客人訂單,雙方就形成了合同關係,非法定、約定或不可抗力等因素,任何一方不得擅自變更或解除,否則就構成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比如雙倍退還房費,或承擔實際損失,如再次訂房產生更高的費用,給客人出行帶來的損失等等。

四川一上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林小明律師也表示,酒店方如此做法有違公平誠信,同時損害了消費者的公平交易權。消費者有權向包括消費者協會在內的機構進行投訴,向相應的市場監督或酒店管理行政部門投訴或舉報,此外,還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1月20日晚,記者從平台方獲悉,對於李潔的訂單,經過平台與民宿方的溝通,為客人正常安排同級民宿,並承擔由此產生的差價;同時,平台方也表示,隨著旅遊業的恢複,他們將加大對熱點時間段和目的地民宿的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