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再次強調理論重要性 中共“筆杆子”的前世今生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再次強調了中共理論對於中共的事業的重要性。有關專家分析說,中共的性質決定了對理論的重視,但是“筆杆子”仍然常常成為內鬥的犧牲品。

《人民日報》7月27日報道,習近平對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講話時再次指出“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全麵貫徹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對於中共事業的重要性,並且說“擁有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指導是我們黨鮮明的政治品格和強大的政治優勢。實踐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為什麽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麽好,歸根到底是馬克思主義行”。

中共理論支撐中共合法性

中共中央有一個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專門負責宣傳和意識形態機器。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成立以來,曆任組長都是由一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擔任。現任組長是當今中共頭號“理論家”、黨內排名第五的王滬寧。

《開放》和開放網主編金鍾說:“共產黨他們的百年革命,在這麽漫長的時間中間,理論始終是占了很重要的地位,是他們合法性、權力、革命戰爭的合法性的依據。”

中國事務專家、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退休教授宋永毅說,中共打天下靠的是“槍杆子”和“筆杆子”:“奪取政權以後,應當說是三個杆子。第一個是‘槍杆子’,第二個是‘筆杆子’,中間還有一個‘印把子’。”

中共“筆杆子”組成了一個龐大的宣傳機器,既包括傳統媒體(報紙、雜誌、電台、電視台等)和文化藝術(影視、戲劇、音樂、文學、美術等),也包括現代網絡媒體和社交媒體,進行鼓噪宣傳和施展控製的大有人在。然而,被中共稱為理論家的人實屬鳳毛麟角。比較知名的除了現在的王滬寧,還有陳伯達、康生、張春橋、姚文元、胡喬木和鄧力群等。

宋永毅教授說:“中共的理論家,他最主要的服務對象還是上層,甚至是最重要的領導人,比如說現在的那些理論家,王滬寧啊,主要是為習近平服務,主要是鼓吹習思想,什麽人類命運共同體。所有這些東西不是下麵的一個省市級的幹部,更不是一個什麽局級宣傳幹部可以提出來。他提出來就是‘妄議中央’了,要開除黨籍的。”

金鍾說:“習近平的什麽什麽建國的什麽什麽理論,王滬寧跟他們搞的這些東西,都是他們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尤其是最高權利,他必須要有一個理論的包裝。”

中共理論家命運多舛

中共頂級“理論家”都曾經有過耀眼的曆史,也都經曆過人生中的至暗時刻。陳伯達,任職時間最長的毛澤東的秘書,前後共計31年,深得毛澤東信任,曾長期擔任中共理論研究最高機構--馬列主義研究院和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的負責人和中共中央理論刊物《紅旗》(即今天的《求是》)雜誌總編輯。最著名的文章是1951年在為紀念中共成立三十周年而寫的兩篇政論文章——《論毛澤東思想——馬克思列寧主義與中國革命的相結合》和《毛澤東論中國革命》。

毛澤東發動文革,任命陳伯達擔任位高權重的中央文革小組組長,官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黨內排名第四。然而在他到達人生巔峰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就受到毛澤東的懷疑,1970年9月中共九屆二中全會之後被隔離審查,關進秦城監獄。文革後他被中共確定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受到審判,被判處18年徒刑。

康生,1925年參加中共,在中共黨內被稱為“康老”。由於長期負責組織和情報安全工作,因此被認為是最有實權的“理論家”。但是他本人並無著述,“理論家”頭銜是虛銜,主要原因可能是他曾經長期負責中共的意識形態和理論工作。文革期間他擔任中央文革小組顧問,黨內排名第五,權傾一時。1975年康生病逝,中共在訃告中稱他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家”,“黨和國家卓越的領導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但是在文革後的1980年,康生被“鞭屍”,開除黨籍,撤銷訃告,被列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

張春橋,1936年加入中共,長期在中共宣傳部門工作。文革中進入權力曾經一度超過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中央文革小組。後來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第二副總理,黨內排名第八。最著名的寫作是分別在1975年和1976年發表在《紅旗》雜誌上的《論對資產階級的全麵專政》和《把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進行到底》。毛澤東曾經把張春橋列為自己接班人的考慮人選之一。

然而,盡管中共最早的領導人,諸如李大釗、陳獨秀、王明,甚至毛澤東,都是以理論和文章著稱,但是自毛澤東以後,“槍杆子”的分量顯然超過了“筆杆子”。

毛澤東1939年12月曾經說:“如果知識分子跟八路軍、新四軍、遊擊隊結合起來,就是說,筆杆子跟槍杆子結合起來,那麽,事情就好辦了。拿破侖說,一支筆可以當得過三千支毛瑟槍。” 但是毛澤東同時加了一個注解,他說:“但是,要是沒有鐵做的毛瑟槍,這個筆杆子也是無用的。”

《開放》和開放網主編金鍾說:“這個跟中共的這個傳統,跟他們的正宗有關。毛提倡的是‘槍杆子裏麵出政權’啊,就說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軍權,是掌握部隊、軍隊的。”

自毛澤東以後,“筆杆子”出身的人再也沒有成為黨內最高領導人,甚至第二號、第三號領導人都不是。

宋永毅教授說,文革期間張春橋和其他文革派重要人物請求毛澤東撤換當時掌控中南海警衛部隊和中共中央辦公廳的汪東興,但是毛澤東隻說了一句“我用慣了他”,就給回絕了。曆史的發展完全證實了張春橋的擔憂,在抓捕“四人幫”中起了最關鍵作用的就是汪東興。此外,毛澤東一方麵認定張春橋是他最理想的接班人,另一方麵卻選了華國鋒做實際的接班人,為華國鋒日後一網打盡最忠誠於毛澤東的張春橋和文革派奠定了最重要的權力基礎。

毛澤東曾經讓張春橋擔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但是最終張春橋這個“筆杆子”由於缺少在軍隊中的根基,還是沒有變成“槍杆子”。

宋永毅教授說:“共產黨是很實際的,像它這樣一個以暴力為宗旨,崇尚暴力的組織,軍權是決定性的。毛澤東曾經想選張春橋作為接班人,對吧?最後他還是放棄了,為什麽?軍隊反對。”

中共理論家特征:左派

中共理論家多數被視為左派,即使是中共思想領域最活躍的八十年代,以胡喬木和鄧力群為首的中共理論家也仍然被人們封為“左王”。這兩個人都在那個時期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主管中共的意識形態工作,但是也都有自己難念的經。1985年,胡喬木的長子胡石英由於腐敗問題被逮捕判刑,胡喬木的家曾經被搜查。

1987年胡耀邦被迫辭去中共總書記之後,陳雲等人曾經力主由鄧力群接任總書記,但是鄧小平沒有同意。在同一年舉行的中共十三大上,鄧力群竟然被擠出中共中央委員會。此後他曾多次撰文批評中共的改革開放,但在政治上再沒有東山再起。

兩位“左王”的晚年盡管不盡人意,但是比起陳伯達、康生、張春橋和姚文元這些頂級“理論家”來說,已經算是“善終”了。

宋永毅說:“錢鍾書有句話嘛,他的《圍城》裏麵說知識分子,這個文人永遠是統治者的如夫人。正妻大老婆,平妻小老婆,下麵就是小妾,就是如夫人。這個如夫人是最不值錢的。”

宋永毅認為,中共黨內的理論家都像如夫人一樣。

他說:“陳伯達就是個典型嘛。‘廬山會議’上就首先把陳伯達拋出來,為什麽他不敢拋林彪,甚至黃吳李邱都沒有拋呢?因為那個是‘槍杆子’啊,‘槍杆子’是中共安身立命的東西,而這些理論家是不值錢的吧,對不對?拋出來就拋出來了。”

毛澤東思想催生人的結局

“毛澤東思想”這個詞,中國人幾乎無人不知。了解一些中共曆史的人可能會認為“毛澤東思想”這個詞最早是由曾經是中共最高領導人之一的王稼祥1943年提出來的。也有人會知道,在文革中被迫害至死的中共二號人物劉少奇在1945年的中共七大上第一次係統地論述了毛澤東思想。

絕大多數人所不知道的是,第一次提出“毛澤東思想”概念的人是中共早期“理論家”張如心。他1941年在當時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共產黨人》上發表《論布爾什維克的教育家》一文,說毛澤東是“創造性馬克思主義”的代表,主張“黨教育人才,應該…..忠實於毛澤東同誌的思想”。張如心還提出要學習毛澤東的著作,“是研究、分析中國社會、解決中國革命問題最好指南針之一”。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張如心對毛澤東的推崇並沒有得到好的結局。據百度百科記載,他“1966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受迫害。1976年1月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6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