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紅碼事件:官員處分而已,如果是老百姓呢?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編者按:6月22日,河南鄭州官方通報了“部分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一事的調查問責情況,通報稱此次事件中共有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有五位公職人員最終被處分,其中最高級別的領導“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遭黨政撤職處分,另外四人則受不同程度的警告、記過處分,該事件被官方通報定性為“擅自賦紅碼”、“亂作為”。整份通報除了一係列內部處分之外,並未提及是否存在違法犯罪行為被追究。這則通報發出之後立即引發了網民熱議,不少網民斥之為“自罰三杯”式通報。

以下是民間擅自更改健康碼的處罰:

原標題:關於碼,另一種通報和處罰

沒有對比,就沒有悲哀。

看了刷屏的通報,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麽,還能說些什麽呢。

以上,是另一種通報和處罰。我們,都生活在這“另一種”裏。

關於碼,在這個夏天之前,我們看到的向來是嚴格的、淩厲的,甚至被有些人上升到神聖不可侵犯的高度。它是禁區,是紅線,是不可觸摸、不能動念想之地。

但是,終究有人動了。又但是,他們基本上沒怎麽被動。

我隻有困惑,我也看到了滿屏的困惑,但是又有誰在乎我們的困惑呢。他們隻在乎他們在乎的。他們連健康碼,連防疫,連公眾的尊嚴和智商都可以不在乎。

你覺得是大事,是不可思議、無法原諒、驚天動地的大事,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但是別人就覺得不是個事,並不把你感歎於這個“大事”的震驚和憤怒當回事。

在過往的那些關於健康碼、行程碼、核酸碼的新聞裏,有些通報的報道,關鍵詞還是前置的,“拘留!”“判刑!”“違法!”“犯罪!”……

在提醒民眾不要違規違法方麵,那些按鈕開到了最大音量,是不餘遺力的,是措辭嚴厲的,讓看者聞風喪膽,不敢觸犯。

可是,輪到自己呢?

或許,理解了健康碼的“另用”,也就可以理解了這番“另有任用”。

隻是,作為人類,我所接受的常識教育、學習的基本知識告訴我,權力的公然濫用,遠比個體為了一己之私犯的錯誤要嚴重的多,危害要大的多。

這結果,我看不懂,也無法接受。

唯有一腔悲憤,偷著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