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因退租服毒死亡案開庭 房東方:沒調解的必要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5 月 20 日,備受關注的西安大三女生因為退房租服毒死亡的案件有了最新進展。女孩父母以侵權將七旬房東告上法庭,在 20 日當天開庭審判的過程中,女孩的媽媽幾次啜泣,被告代理人意見:" 女生自己追求死亡結果,和房東沒有關係。"

花季少女服毒自殺,遺願竟是以死換取道歉

2021 年 12 月 12 日下午 3 點 50 分,西安大三女生程橙(化名)給閨蜜阿彬(化名)發去 " 他說了我死了就會給我道歉 " 的微信,又在 4 點 31 分給陝西公安報警台發送 " 我已經服農藥自殺 … 我不需要搶救,就算搶救也已經來不及了。我隻需要任某的道歉尚可安息 " 的短信。這日下午,年僅 20 歲的程橙喝下一瓶 " 敵草快 ",經過搶救,在 13 日給爸爸留下最後的一句 " 你們一定要給我討一個公道,要房東道歉 " 後撒手人寰。



程橙和她的小狗

父母心痛不已,整理了女兒留下的聊天記錄與錄音後,將房東任某訴至法院。起訴理由寫道:" 程橙已多次明確告知被告自己不能受刺激,被告亦清楚,然而,被告無故拒絕退還剩餘租金且故意以嘲諷、辱罵及喝農藥才退款等言語刺激程橙,致使程橙身心俱疲、萬念俱灰而含恨自殺身亡。因為被告言語辱罵刺激程橙的行為存在過錯,與程橙的死亡具有直接因果關係 "。

在證據目錄裏,原告方提到根據 2020 年陝西省在崗職工平均工資計算的死亡賠償金應為 81.4 萬、搶救費用 1.3 萬、喪葬費 4.4 萬、精神損害賠償金 12.9 萬,合計 100 萬,原告認為被告至少應當承擔 40% 的賠償責任,起訴要求賠償 40 萬元。

房東開庭未現身,女孩母親多次啜泣

5 月 20 日下午,此案開庭審理。程橙遺願中提到的房東任某本人,開庭時並未現身,據程橙媽媽劉某介紹,出事之後從沒見過任某," 他一直在躲避,從未收到過任何道歉 "。

庭審過程中,劉某播放了女兒生前求助情感電台的錄音。" 為什麽善良的人都不會很快樂?如果我死了,他會受到懲罰嗎?沒有人能幫我 "…… 聽到此處,劉某捂嘴啜泣,不忍再聽女兒慟哭不止的傾訴。" 不是錢的問題,他說話太過分,多次辱罵我實在受不了 … 我希望不要有人再上他的當,反正我已經死了,我希望他痛苦,希望他公開道歉,希望他受到良心上的煎熬 …"

劉某講述,女兒被送去搶救從昏迷中醒來時,一直意識不清醒,但當警察來調查情況時,她卻突然回光返照般 ,警察走後,程橙昏迷沒再醒來。講述過程中,劉某頻頻落淚。

在程橙最後與警察的錄音中,她自己提到在之前租的任某的出租屋過道裏喝農藥時,曾有人出來看到過,但未有行動又返回自己房間。程橙還多次向警察強調:" 他說我喝農藥就道歉,錢不重要,我要他道歉。"





程橙和房東的聊天記錄

房東律師:女孩的死和房東沒有關係

關於程橙父母的訴請,被告房東任某律師的代理意見稱,程橙自殺的根本原因是 " 雙向障礙 " 心理疾病,她曾在 10 月與男友分手,找任某吵架是她排解壓力的方式。她到租住屋後聯係不到任某、找不到對手極度失落才喝下農藥,房東沒有義務為其排解壓力,程橙的父母明知她有心理疾病還放任不管才是程橙自殺的直接原因,且出事後任某被親戚和網友罵,前天還因為心髒病犯了正在住院,任某才是真正受害者。

程橙的閨蜜阿彬作為證人出庭時反駁:" 程橙 9 月與男友分手後心情早就好了,還要和我出去玩,且程橙生前反複給我說房東一直辱罵她 …"

劉某則表示,11 月時他們把孩子接回商洛老家後孩子心情已好轉,還表示要回西安繼續讀書,她離家之前說要去西安報名上學,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劉某順手攏了攏鬢邊白發,抽噎道:" 出事後一家人再也睡不好,睜眼閉眼都是娃。"

庭審最後,法官詢問雙方是否願意調解,被告律師表示:" 沒有調解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