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18歲白人槍手:這一次,我同意央視的說法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不是白人至上,而是白人絕望。

央視這次沒說錯,製造了布法羅慘案的18歲白人槍手,確實是受“替代理論”影響,從而針對非洲裔美國人實施了攻擊。

當地官員14日表示,此案中共有13人遭到槍擊,其中10人死亡,3人受傷。受害者中有11人是黑人,兩人是白人。

有一個細節,行凶期間,這名年輕的白人槍手在把槍口對準一名躲在收銀台後的人,發現是白人時,說了一句“對不起”,並沒有開槍。而當他瞄準黑人時,就可聽見種族仇恨話語。

如此刻意和明顯的針對性,可以非常清楚的表明這個槍手有著明確的行動目的,有著自己的“犯罪理論”,如央視報道所言,那就是“替代理論”。

而在這些年頻發的白人槍擊事件中,美國媒體似乎並不願意承認這一點,他們更喜歡一股腦說成白人至上,這簡直是胡扯,他們明明是擔心被替代,都絕望了,還至上個啥?

其實回顧這些年不定期發生的白人槍擊慘案,我們都會發現共同的“犯罪理論”——“替代理論”,即歐美國家的白人,因為生育率低,不論在種族還是文化上都正在被少數族裔替代。

槍手深信這種“替代理論”,於是,他們的目標一方麵把少數族裔驅逐出去,另一方麵試圖對少數族裔大開殺戒。

如這名18歲槍手,就在之前的《宣言》裏,對2019年直播血洗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的澳洲槍手塔倫十分讚賞,並把自己的目標設定為“殺死盡可能多的黑人”,所以他選擇了法布羅市的Tops超市,因為當地的黑人人口比例最高,宣言顯示他原本不隻計劃攻擊超市,還打算攻擊當地社區,同時還仿效塔倫穿著軍服直播槍擊過程。

很明顯,他就是在模仿並向他的所謂“前輩們”致敬。

而我早就說過,在政治正確和雙標的政策之下,將會有越來越多的白人槍手大開殺戒。

這種殺戮不是這些白人自感優越和至上,而是因為深刻的生存焦慮和絕望的情緒,而長期以來,歐美的媒體卻有意無意的、簡單刻板去誤判這種情緒,催生了更多的槍手。

01

早在挪威爆炸和槍殺案凶手布裏韋克在2011年大開殺戒時,我就已經注意到歐美社會原本的主體民族——白人群體開始悄然彌漫一種生存焦慮。

當他們在麵對外來移民和文化不斷侵蝕他們所珍視的價值體係和文化傳統,當大規模的“人口置換”悄悄變成了不爭的事實時,他們不惜同歸於盡的絕望心情。

我們來看看這些血淋淋的數字:

2011年的挪威槍擊爆炸案造成77人死亡;

2019年3月的新西蘭槍擊案造成50人死亡;

2019年8月的美國德州槍擊案造成22人死亡;

2022年5月的美國法布羅槍擊案造成10人死亡......

然而,歐美主流媒體秉持“政治正確”的一貫作派,把這些槍擊案簡單歸結於當事人的所謂“白人至上”觀念,不去深究槍手背後所代表的底層白人的生存困境,不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恰恰是這種自虐的鴕鳥心態催生了越來越多的白人槍手。

挪威槍手

新西蘭槍手

德州槍手

布法羅槍手

然而,歐美主流媒體秉持“政治正確”的一貫作派,把這些槍擊案簡單歸結於當事人的所謂“白人至上”觀念,不去深究槍手背後所代表的底層白人的生存困境,不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恰恰是這種自虐的鴕鳥心態催生了越來越多的白人槍手。

我們來看看2019年的德州槍手理論範兒十足的戰鬥檄文,在這篇檄文的字裏行間,充滿了對民主黨給非法移民和西班牙裔進行利益輸送,來獲得更多選票的批評。

從這篇檄文中,我讀不到一絲一毫所謂“白人至上”的種族優越感,通篇都是麵對不利現實、依然冷峻分析的心態,和用正常途徑無法改變的無奈,以及不得不通過極端手段來抗爭的悲壯。

很顯然,這些白人槍手想展示的不是什麽“白人至上”,而是一種“白人絕望”。

他們的工作被替代,他們的人口在減少,他們的話語權被剝奪,這一切都是拜雙標的政治正確政策所賜。

他們普遍認為自己的國家已經被非洲裔、拉美裔等移民群體借助人口優勢逐步控製,而白人群體自身的力量卻越來越虛弱,連保護自身的能力都逐步喪失。同時因為白人生育率的持續下降,和外來移民一直以來的高生育率之間產生的此消彼長,造成白人群體正在被外來種族“人口置換”。

白人槍手們的“杞人憂天”,並非空穴來風。

據統計,早在2012年拉美人口占35%以上的州就有4個,在3億美國人中,拉美混血移民至少有5800萬人,差不多占到全美人口的五分之一。

據美國國情調查局估計,預計到2050年,美國的拉美裔將占到23%,接近四分之一,大有成為美國第一大族的趨勢。屆時美國種族人口將發生根本性的逆轉,除了拉美裔,黑人將占到16%,亞裔占10%,而歐裔美國人將從此在美國變成少數族裔。

很顯然,人口比例的減少在民主國家意味著在選舉和立法上必然處於劣勢。

在當今的歐美國家,隨著白人所占的人口比例的直線下降,其生存處境的惡化和傳統價值日漸式微,都是無可辯駁的事實。

 任何一個頭腦清醒的人,都不會否認針對移民的白人槍手不斷出現,跟白人群體的生存危機和文化存亡,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越來越沒有話語權,越來越憋屈的底層白人,不但麵臨生存和價值認同的雙重打擊,而且在“政治正確”氛圍的壓製下,他們甚至連發出聲音都變得異常困難。在正常途徑都無法改變現狀的情況下,暴力反擊就順理成章成了他們表達不滿的唯一選擇。

然而,這麽明顯的事實擺在麵前,美國的媒體是怎麽做的呢?

他們一如既往的如同鴕鳥般的,選擇視而不見,依然不假思索的給德州槍手戴上了“白人種族主義”的帽子加以批判。

對此,德州槍手仿佛是個有著先見之明的、冷靜的預言家,他在“戰鬥檄文”預見到:

“他們(媒體和政客)會把我的行為,作為種族主義和對其他民族的仇恨進行鞭撻。盡管有大量證據表明,這些外來的入侵者才是所有問題的根源......

我知道,媒體無論如何都會稱我為白人極端主義者......他們對這次襲擊的反應,可能恰如其分地證實了這一點。”

如同為了印證德州槍手的正確預言,槍擊案後充斥美國主流媒體依然是顧左右而言它的虛偽高調,而對槍手所試圖揭示的問題選擇了無視。

02

一而再再而三,同樣的悲劇以同樣的理由和同樣的方式發生,歐美的媒體和主流社會卻依然在當鴕鳥,對真正的問題視而不見。

我當時就說,如果歐美社會還不重視“政治正確”的危害,還沒意識到無原則的多元文化所帶來的社會危機,那麽,湧現更多的白人槍手並不讓人感覺意外。

矛盾可能會長期累積不被重視,但從來不會無緣無故、自動消失,它一定會在某一個時刻總爆發。而這種沉默後的爆發產生的破壞力是長期持續並且在強度上也不可控,一個失範的社會,民眾的道德素質惡化也是必然的結果。

無論是對於個人還是社會,最佳的方案從來都不是、也不應該是當鴕鳥,永遠都應該是麵對事實,而不是逃避事實,應該選擇做個勇敢的理性人,而不是隻會唱高調的偽君子。

無視事實傷害最大的其實不隻是白人,那些無知無識卻被授予特權和好處的外來移民最終也會遭致悲慘的命運,這樣的事情在南非、委內瑞拉、津巴布韋輪番上演。

當一個社會的不同群體隻能用相互傷害而不是尊重一個共同的一視同仁的規則行事時,沒有一個群體會長期受益。

03

還好,時至今日,美國的主流媒體終於不再回避,開始勇於承認這些槍擊事件背後的“替代理論”了,這至少是一種直麵事實真相的積極態度。

要想解決問題,回避問題不行,粉飾問題不行,直麵問題本身是基本前提,即使“替代”的事實正在無可抑製的發生。

在政治正確籠罩的歐美社會,這個問題目前看也似乎是個無解的難題,因為導致它出現的正是“政治正確”,雖然俄烏衝突暫時掩蓋了它,讓它顯得沒有那麽緊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