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悲劇”:別了 “巴勒斯坦之聲”希琳.阿克勒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數不清的巴勒斯坦人周五在耶路撒冷為希琳-阿布-阿克勒(Shireen Abu Akleh)送葬。這位著名女記者在頭部中彈前一刻,穿著標有“新聞”字樣的防彈背心,並戴著頭盔,報道以色列軍隊在西岸傑寧發起的突襲行動。

在西岸的傑寧地區,這一自1967年以來就被以色列占領的巴勒斯坦領土上,在以方軍隊發起的一次新行動中引爆了衝突。據官方消息,一名以色列士兵被打死,13名巴勒斯坦人受傷。在傑寧巴勒斯坦難民營區域,阿克勒投入報道,不幸中彈喪生。以方起初說這名半島電視台記者 "很可能 "死於巴勒斯坦的槍擊,但後來又說不能排除子彈是由其士兵發射的可能性。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半島電視台和卡塔爾政府都指責以色列軍隊殺害了她。

在中東六日戰爭和希伯來國家征服西岸、東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帶僅四年之後。阿克勒於1971年出生在耶路撒冷的一個巴勒斯坦基督徒家庭。多年後,她成為一位非常專業,且享有盛譽的新聞記者。多年來,她一直不顧危險身臨事件中心,最大程度地接近現場,盡可能地搜集細節,她對職業的忠誠、她穿梭於戰地的勇敢無畏,贏得了當地人的尊敬。5月11日,她為從事她所熱愛的工作獻出了生命。

星期四,成千上萬的巴勒斯坦人在約旦河西岸向她最後告別。星期五,為她送葬的人群像奔湧的潮汐。在拉瑪拉中心廣場一座樓頂上,豎立著一塊巨大的廣告牌,覆蓋著阿克勒微笑的肖像,伴隨著一行小字:“再見了,希琳,再見了,巴勒斯坦之聲!”

目擊阿克勒被槍擊的是她的同事,其中一人也受了傷,他們立即將槍擊事件歸咎於以色列士兵。以色列當局最初排除了這些士兵的責任,並提醒眾人他們是在追蹤哈馬斯武裝分子。的確,彼時以色列正麵臨一波對其領土的致命攻擊。以色列指責巴勒斯坦民兵應對槍擊負責。國防部長本尼-甘茨後來的態度就猶豫不定了。

如果說對阿克勒虧欠什麽,那就是真相。以巴衝突存在嚴重的不對稱性,占領軍勢力過於強大,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僵化,西岸還有殘餘的武裝分子,而巴勒斯坦人民則被剝奪了求助的權利,而且沒有什麽人代表他們,這意味著巴以雙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難以合作。阿克勒名氣很大,二十年來她一直是這個飽受折磨的地區的新聞代言人,這使她成為一個象征,這也使得調查她的死亡真相變得更加複雜。

隻有獨立的國際調查才有可能實現這一目標,如果以色列軍隊問心無愧,應該平靜地歡迎獨立調查。然而,這種情況值得懷疑。法國世界報社評認為,因為幾十年的占領已經對以色列軍隊的道德觀產生了腐蝕作用,以色列軍隊長期以來一直在巴勒斯坦領土上行動,並有一種有罪不罰的感覺。在阿克勒死亡的同日,一名18歲的年輕少年泰爾-哈利勒-亞祖裏在拉馬拉附近與以色列士兵發生衝突後被殺害。這又一次凸顯,致命的槍擊被輕描淡寫,國外並沒有人真正為之觸動。

如此調查更加困難,還在於以色列係統地拒絕外部觀察和任何可能被同化為國際司法形式的東西,因為國際司法被認為在本質上是對猶太國家存在偏見所以事先就被斥責。對阿克勒之死作出反應並呼籲 "透明 "的國家首先是美國,華盛頓更應該超越發言人的口頭公報,真正地支持這種對真相的追求,並承擔為爭取真相應所付出的代價。

華盛頓一直坦然地宣稱捍衛全球的信息自由,這就是應該付出的代價。信息自由在以色列控製的巴勒斯坦領土上是至關重要的。幾個月前,以色列罕見地針對巴勒斯坦公民社會及其國際支持者發起了前所未有的攻勢,襲擊了被稱為恐怖組織的非政府組織。調查真相的重要性還在於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從來也是毫不猶豫地虐待那些挑戰它的人。

為了對阿克萊的紀念,讓真相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