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深夜裏冷風陣陣,莆田山洞外一聲歎息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Photo byJosh SorensonfromPexels

10月18日下午,福建莆田秀嶼警方發布通報:15時許,在圍捕下,持刀殺人者歐金中在一山洞拒捕並畏罪自殺。

這是歐金中逃亡的第9天。10月10日,他在4分鍾內造成2死3傷。5年前,歐金中拆掉400平米房子獲批建設150平米房子,這5年中,因10平米的糾紛,死者一家攜手另外兩戶鄰居,阻擾歐金中建房,歐金中向所有他所能想到的機構求助,均無果,繼續居住在連廁所都沒有的鐵皮屋裏,直到案發當日鐵皮屋頂被風掀掉。

在過去的5年,以及這9天以來,歐金中都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表現出強烈的求生欲,扛住鐵皮屋裏煎熬,扛住山裏無糧的饑餓,最後卻在被圍捕的山洞中自殺——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悲劇,無論是對他自己還是對他的鄰居。

於社會而言,同樣是一個悲劇。歐金中曾經冒險衝進海浪救過一個5歲小男孩,並為此臥床近兩個月,他也曾經救助過海豚。他曾經那麽真切那麽徹底地想成為一個好人,最終卻成了一個罪犯。

一些人說,歐金中說鄰居是村霸,其實他自己才是村霸。對此,我是疑惑的,有5年都建不起房子隻能住在鐵皮屋裏夏烤冬凍的村霸?有買幾百塊的智能手機上網帶著錯別字像無頭蒼蠅一樣求助的村霸?有在香煙殼子上寫滿各大媒體公共聯係電話的村霸?有冒險救孩子、救海豚的村霸?當然也有可能有的,畢竟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但今天,要我在沒有看到充分實證的情況下接受“歐金中是村霸”這一事實,很難。

歐金中死亡之後,我們仍然期待這一事件的調查報告,尤其是關於“不作為”的那部分。

這幾天,我常常這樣假設:過去五年中,歐金中所求助過的那麽多機構裏,如果有那麽一個人,能夠到他的鐵皮屋裏體驗一次,感同身受一次,然後把事情和道理理清楚,那麽,就有可能推動矛盾的化解。這樣,那些搜捕歐金中的直升機就可以不要緊急上山,歐金中就可以繼續在海邊關注海豚,繼續實現做一個平凡好人的夢想,鄰居們可以繼續在家享受天倫之樂,莆田這個海邊村鎮也可以繼續平靜。

這樣多好。

今天還注意到一件小事:

10月9日,一位白金卡旅客夜晚路過海航控股北京基地,看到有一個女乘務員穿著夏裝在蹲在路邊等車,凍得瑟瑟發抖,就拍照片發給海航集團黨委書記顧剛,建議能否想點辦法,給員工遮風避雨。顧剛回複:“馬上”,然後批給下屬,還寫了一段話:

各位要設身處地想想,不要坐在辦公室就感覺四季如一,各航司立即要解決問題,保障各種工作都要琢磨一下。特殊時期的關注,會讓大家對公司更有感情,我們靠什麽留人,下一步是要重點思考的問題。在每一個個體無助的時候,集體的一句關心,一個舉動,一杯熱水都會讓他們覺得溫暖,會化解掉平時非常多的矛盾,所以請各位在這些方麵都要用心,員工關愛很多時候,其實不需要太多成本,就是需要用心和關注。至少我覺得我們的五星航空是缺了些什麽的。希望各位都舉一反三,走出困境的海航應該是全方位都要不斷超越。”

結果呢,一個星期之後,集團發現,其它航司乘務員換上冬裝禦寒了,但海航控股一點變化都沒有,乘務員依然衣著單薄身處寒風。這群官僚,層層交辦,層層沒辦,暮氣沉沉。於是,集團層麵發出批評:“什麽叫管理重整,什麽叫一線工作法,什麽叫員工關愛,海航在下一階段的發展中要如何博取未來?”

這番嚴厲批評之後,10月16日晚,海航控股黨委書記劉璐、黨委副書記徐軍率班子成員,從海口飛往北京,在23:15分降落,當時,北京溫度接近0攝氏度,這批幹部穿著夏裝,站在室外,實地感受北京換季後的驟寒天氣

這些幹部在首都感受這深夜零度冷風之時,歐金中正在莆田沿海的山洞裏走向人生的最後一天。

其實,早就該這樣了。一大幫公司負責人,麵對女乘務員穿著夏裝在接近零度的深夜裏吹著冷風的照片,麵對上級的批示,怎能無動於衷?當年,英勇的戰士們為了勝利不得不穿著夏裝在冰天雪地裏打戰,難道我們發展了幾十年又要回到過去?

但是,我不得不告訴大家,這次“領導換位體驗冷風”,這樣一件小事,確實又是一件難得的非常之舉。請大家注意,發起人海航集團黨委書記顧剛,同時還有一個職務: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組長。這個工作組的主要工作,是處理海航集團破產重整事宜,推進風險處置。在前段時間,海航還出現了乘務員辭職信事件。

如果不是海航處於破產重整的非常時期,如果不是有一個專門來處置風險的組長,那麽,這樣一件本來應該普通的小事恐怕也很難發生,很難推進。

什麽時候,我們的“設身處地”“感同身受”可以不要那麽多前置條件,不要那麽多特殊背景,自然而然就發生呢?

歐金中已經死了,我們無從得知他最後的這9天在想一些什麽。但我想,如果說他的悲劇有意義,那就是提醒我們:多一點換位思考,多一點感同身受,一切就會有所不同。

在歐金中殺人事件兩天之後,福建省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強化農村建房安全管理的通知》,發布“農村建房安全管理責任清單”,要求“保障農民合法建房需求,嚴防發生農村建房群死群傷事故”。

這樣的文件,反應速度值得讚賞,但是,更好的局麵應該是根本就不需要用極端案件來觸動這樣的文件。如果在10月10日之前,有這樣一排人也站進歐金中的鐵皮屋裏,事情恐怕就會有所不同,互相傷害也許就可以避免。

那麽,為什麽感同身受如此困難?為什麽麻木不仁如此常見?為什麽一個曾經那麽努力成為好人的人最後成了罪犯?

我們的目標是走向良好社會,我們要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