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身一人困在船上四年後,他發誓再也不要回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我終於從監獄出來了”,他發了條信息。他想回到家人身邊,同時,遠離大海。

當穆罕默德·艾沙(Mohammad Aisha)於2017年簽下合同,成為集裝箱貨輪“阿曼號”的大副時,他不會想到,他將在這座船上獨自度過將近四個年頭。2021年4月26日,艾沙終於回到陸地,返回他在敘利亞的故鄉。他還沒想好離開這份他擅長的工作後該去想哪裏,但有一件事情是堅定的,那就是再也不要回到大海。

故事開始於2017年7月,當時阿曼號在埃及蘇伊士的阿達比耶港被扣留,原因是安全設備和分類證明文書過期。

這本來是件很容易解決的事,但該船的黎巴嫩承包商沒有支付燃料費,而阿曼號在巴林的船東也陷入了財務困境。由於該船的埃及船長在岸上,於是當地法院宣布,該船的大副穆罕默德·艾沙為阿曼號的“法定看護者”。

艾沙出生於敘利亞地中海港口城市塔爾圖斯,他稱,他在當時沒有被告知這個命令的具體含義。直到幾個月後,當船上的其他船員開始離開時,他才明白。

四年來,艾沙看著生活與自己擦肩而過。在孤獨的船艙中,一艘艘船隻從他眼前駛過,在蘇伊士運河進進出出。在運河最近被巨型集裝箱船天賜號堵塞期間,他也一天天數著等候通航的船隻數。他甚至不止一次地看到他的兄弟——同樣是個海員——駛過來。兄弟倆通過電話,但相隔太遠,甚至無法揮手。

2018年8月,他得知他的母親已經去世。艾沙說,是母親很負責任地教授了他流利的英語,讓他能夠出海遠航。他說,那是他人生最低穀的一段日子。

“我嚴肅地考慮過結束自己的生命”,他說。

除了偶爾來造訪的守衛,艾沙孤身一人,被困在這艘耗盡燃油的貨輪。他留在這裏完全是因為法定的義務,收不到任何報酬。在夜晚,他形容這裏就像一塊墳墓。

這種情形直到2020年3月才得到緩解。當時,一場狂風將阿曼號吹離了錨地,向海岸漂移了8公裏,最終在距海岸線幾百米的地方擱淺了。艾沙認為這是上帝的旨意。他可以每隔幾天就遊上岸,購買食物並給手機充電。

盡管艾沙的遭遇令人驚訝,但這絕非孤例。事實上,正在有越來越多的海員被遺棄在海上。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全世界共有250多起船員被遺棄,任其自生自滅的案例。報告記錄,僅在2020年就報告了85起新案件,是前一年的兩倍。

就在艾沙被困在阿曼號上的同時,在伊朗的阿薩盧耶港,貨運船烏拉號上的19名船員正在因被船東在2019年7月拋棄而進行絕食抗議。

一名船員最近告訴航運雜誌《勞埃德公報》,船上的情況“非常危急”,抑鬱症在人群中蔓延,海員的家人都失去了經濟支持。

"海員使命組織的中東和南亞主任安迪-鮑爾曼(Andy Bowerman)說:"我第一次遇到這些案件時,我完全震驚了。

在他位於迪拜的基地,他看到這種情況一次又一次地發生,通常是由於同樣的原因組合。

"我們目前正在處理一個案例,公司在船上有巨大的抵押貸款,但他們的債務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因此,有時告訴船員拋錨,幾乎是一走了之,就更容易了。"

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的穆罕默德·阿拉切迪(Mohamed Arrachedi)在12月接手了艾沙的案子,他說,這應該是航運業,包括船東、港口和海運部門,的每個人都需要反思的事。“如果船東和對與船舶有關的各方承擔起他們的責任,早點安排他回國,那麽發生在艾莎身上的這場鬧劇和他遭受的痛苦本是可以避免的。”

就艾沙而言,他感覺自己被流放在這艘船上,埃及法律、船主、港口,沒有任何一方願意對他負責。他說,即便在上岸後,也沒有任何人來與他溝通。

被困在海上將近四年後,艾沙終於登上回到家鄉的飛機。

“我終於從監獄出來了”,他發了條信息。他想回到家人身邊,同時,遠離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