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之下,為什麽馮小剛會一直“輸”?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 馮小剛虧 "、" 馮小剛賠 "、" 馮小剛輸 " ……馮小剛與華誼兄弟(300027.SZ)的對賭協議,近日引發熱議。

關於馮小剛賠償華誼兄弟 2.35 億的對賭協議事件,要從 2015 年講起。

彼時,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成立,馮小剛持股 99%。兩個月後,華誼兄弟發布一則公告,將斥資 10.5 億收購東陽美拉 70% 股權。

根據收購協議中的對賭要求,馮小剛在此後五年的利潤目標分別為:2016 年 1 億、2017 年 1.15 億、2018 年 1.32 億、2019 年 1.52 億和 2020 年 1.74 億。

細算下來,即便全部賠付,馮小剛不會賠付超過 6.7 億。五年期限過去,馮小剛最終成績單為賠付華誼兄弟 2.35 億,按收購價為 10.5 億元,馮小剛仍賺超 8 億。

在這場對賭中,馮小剛似乎一開始就不會輸。

一份 " 穩賺 " 的協議

1998 年,華誼兄弟正式進入電影行業,也就是那一年,華誼兄弟投資馮小剛電影《沒完沒了》,1999 年 12 月 15 日該片正式上映,刷新了當年上映的國產影片、進口影片同期票房紀錄。

從此開始,華誼兄弟與馮小剛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並憑借每年與馮小剛導演合作的賀歲片開始建立在電影行業的龍頭地位。

合作影片包括《一聲歎息》(2000 年)、《大腕》(2002 年)、《手機》(2003 年)、《天下無賊》(2004 年)、《夜宴》(2006 年)、《集結號》(2007 年)、《非誠勿擾》(2008 年)、《唐山大地震》(2010 年)、《非誠勿擾 2》(2010 年)等。

2015 年 11 月,華誼兄弟收購馮小剛持股公司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最直接的原因是華誼兄弟想對馮小剛進行深度綁定,當時東陽美拉已經儲備和開發的項目包括電影《手機 2》、《念念不忘》、《非誠勿擾 3》、《麗人行》等。

在雙方簽訂對賭協議之前,馮小剛的票房影響力不俗,2013 年雙方合作的《私人訂製》總票房為 7.18 億,位居年度電影排名第四;2010 年合作的《唐山大地震》以 6.73 億票房年度排名第二。

華誼兄弟這樣做,能夠綁定馮小剛這樣的一線導演以及背後的明星資源,也是之後華誼兄弟推出優質內容的關鍵一環。

重金收購馮小剛的公司,可見華誼兄弟願意為馮小剛的個人 IP 買單。而這一單生意華誼兄弟到底虧不虧,還得要看馮小剛之後作品表現。

五年到期,

馮小剛為何會 " 賭輸 "?

回顧馮小剛為華誼兄弟 " 打工 " 的這五年,從業務表現來看,馮小剛還是輸了。在對賭的這 5 年,馮小剛上映了三部電影,分別是《我不是潘金蓮》、《芳華》和《隻有芸知道》。

而這五年,馮小剛似乎也不那麽順風順水。

2016 年 11 月 18 日,《我不是潘金蓮》上映,總票房為 4.83 億元,豆瓣評分 6.7 分,對於票房的不及預期,馮小剛還在微博上發小作文,聲討萬達對《我不是潘金蓮》排片不夠,影響《我不是潘金蓮》票房。

彼時,是馮小剛 " 打工 " 的第一年,與萬達的怒懟,也能看出馮小剛在業績壓力下的 " 賣力 "。無論何種原因,最終該片確實反響平平,雖說市場表現不及預期,但單從業績表現來看,這個作品還算勉強及格。

2017 年 12 月 15 日,《芳華》上映,從豆瓣評分看,此劇要優於《我不是潘金蓮》,最終票房達 14.23 億元,該片票房年度排名第八。

《芳華》雖然沒有成為票房過十億的爆款作品,但對於馮小剛來說,這樣的成績或許還能找回一些信心。

而之後的故事,仿佛是馮小剛電影事業 " 黑天鵝與滑鐵盧 " 的開始。

2018 年 5 月 10 日,馮小剛發微博公布該片概念海報,並宣布編劇劉震雲,主演葛優、範冰冰、張國立、徐帆、範偉原班人馬悉數回歸,對於《手機 2》,看的出馮小剛是籌備已久,也是信心滿滿。

就在《手機 2》即將上映之際,崔永元在微博上就 " 陰陽合同 " 事件,點名女主範冰冰逃稅問題,引發各界關注。與此同時,《手機 2》也被無期限地推遲上映,也就是這一年,因為《手機 2》未能播出,馮小剛自然也未能完成當年業績,賠款華誼兄弟近 7000 萬。

2019 年 12 月 20 日,《隻有雲知道》上映,這次迎接馮小剛的是徹底的票房 " 撲街 ",豆瓣評分 6.4 分,票房隻有 1.56 億。

《隻有雲知道》上映四天後票房才剛過億,次日淩晨馮小剛發了一篇長微博,他說自己是 " 英雄老矣 ",短短的四個字,或許也體現出了這五年賭約中,他的奮起直追和無奈。

馮小剛賭輸,

虧的是誰?

關於這份對賭協議的簽訂,其實無論是馮小剛還是華誼兄弟,雙方各有各的盤算。

對於馮小剛來說,看似不會輸的 " 對賭協議 ",卻是在用另一種方式證實了自己導演事業的困境。

電影市場或許不缺觀眾,但受眾的喜好卻不會一成不變。老牌導演的藝術風格在當今電影市場中是否開始出現 " 水土不服 ",新入局的年輕導演開始接力,或許這就是馮小剛的感慨之處。

對於華誼兄弟來說,摸清觀眾偏好其實也不易。

根據華誼兄弟財報顯示,華誼兄弟已連續三年虧損。公司 2020 年實現營業總收入 15 億,2018 年至 2020 年,公司營收分別下降 3.34%、41.18% 及 33.14%,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虧損分別為 11.69 億元、39.78 億元及 10.48 億元。

今年初,在騰訊《酌見》節目中,華誼兄弟創始人王中軍表示,華誼兄弟還沒有走出困境,2020 年在上市公司中沒有打平,但還沒有到摘牌的地步。

數據來源 公司財報

對於華誼兄弟來說,其實也一直在嚐試 " 多方位發力 ",早期與 80 後年輕導演田羽生合作的《前任 3》拿下 19.26 億票房;與管虎合作影片包括《老炮兒》、《八佰》也取得不錯成績;除此之外,和烏爾善、馮德倫等都保持良好合作關係。公司還通過多種形式扶持青年導演,不斷儲備新生代人才。

對於華誼兄弟來說,或早已知道馮小剛並不是救命稻草。而兩者的對賭協議,誰輸誰贏,裁判一開始就是市場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