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精銳軍警被毛派四百遊擊隊擊潰 死傷慘重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四百遊擊隊擊潰兩千軍警 印共毛派三年反攻能否威脅莫迪?



對全力應對阿薩姆邦大選,試圖維持地方主導權的莫迪(Narendra Modi)當局來説,發生在4月上旬的一起「剿匪」事件正在給他帶來意想不到的煩惱:兩千多名印度軍警圍攻毛派遊擊隊根據地,反被四百人擊退,還被至少打死23人。

對此,莫迪在4月3日於社交網絡發聲,稱「將銘記犧牲者」,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BJP)黨首、印度內政部長沙阿(Amit Shah)也在同日發表講話,表示不能容忍這一現狀。但新德裏高層的震怒終究不能改變戰場一線的結局。毛派遊擊隊以四百人擊退軍警兩千人的戰鬥力,更顯出該組織在近三年來的反攻進程中終於有所成長。

4月3日的一戰,讓印度各界認識到了毛派遊擊隊的真正力量:













從失敗到勝利的轉折

根據《印度時報》、《印度斯坦時報》等主流媒體消息顯示,4月3日淩晨,2,000名包含最精鋭「眼鏡蛇部隊」的印度軍警在「得到情報」後,分五路出擊,在無人機、直升機開道下,試圖偷襲印共毛派在恰蒂斯加爾邦的一處根據地,把遊擊隊最精鋭的第一營「一網打盡」。

討伐隊在上午10時抵達預定地點後,反被三麵夾擊的四百餘名遊擊隊擊潰。遊擊隊以重火力壓製了軍警直升機,又穿插包圍了討伐部隊。印方軍警在指揮官被打死後四散而逃,到4月5日,軍警通過打掃戰場發現了至少23名軍警死亡,31人受傷,目前仍有部分人員「失蹤」。這是印度軍警自「進剿」毛派遊擊隊以來,一次遭遇的最大損失。其兵力和戰損對比也意味著遊擊隊似乎恢複了以往的戰鬥力。



按印度安全部隊向《今日印度》等媒體吹噓的「剿匪計劃」,他們會使用圖中的米-17型直升機掃射並轟炸遊擊隊營地。然而在實際作戰中,他們隻能徵用民間直升機。結果缺少武裝的民用直升機便被遊擊隊火力逼退,無法降落。(Getty)

資料顯示,遊擊區曾多達印度9個邦180個縣的毛派遊擊隊自2015年以來曾陷入頹勢,多次成為迪當局的手下敗將。從2015年到2018年,其遊擊區逐漸從75個縣降低到10個縣。其前總書記賈納帕蒂(Ganapathy)幾乎在2018年4月下旬的一次合圍行動中被捕,遊擊隊兵員也下降到6,000人。這也是印共毛派遊擊隊的最低潮。

但是,遊擊隊還是從2018年下半年頂住了壓力,並在改組領導層和一批高級軍事指揮員之後開始戰略轉移。到2019年,根據印度新聞信息局(PIB)發布信息顯示,遊擊隊的活動區域又恢複到了印度東南11個邦的90個縣。



到4月5日,部分被收殮的軍警屍首得到了印度陸軍人員抬棺送葬的「榮譽」。(印度Times Now網頁截圖)

根據印度警方、媒體等資料顯示,在2019年到2020年間,隨著印共毛派總書記巴薩瓦拉吉(Basavaraju)等高層調整部署,遊擊隊進入了短暫的收縮狀態。轉而以「地雷戰」、「爆炸戰」以應對軍警搜捕。遊擊隊還在與印度軍警的交戰過程中提升了技術含量,不僅會使用無人機偵查軍警營地,還藉助平板電腦等設備實施測繪、彈道計算,並召開簡單網絡電話會議等行動。遊擊隊甚至還有自己的駭客與信息戰部隊用於鋤奸以及打探當局信息。

此外,遊擊隊還打通了前往尼泊爾、緬甸、菲律賓等國的國際交通線,他們可以把人員送往菲律賓等國整訓或休養。據印度媒體消息,賈納帕蒂此後就被護送到菲律賓養老,而此次組織對印度軍警反擊行動的遊擊隊第一營營長希德瑪(音譯,Madvi Hidma)也有在菲律賓「新人民軍」整訓的經驗。印緬邊境的武裝組織也樂於向遊擊隊兜售各國製造的輕武器。

遊擊隊的機會

到2020年,麵對中印兩國在拉達克的對峙,以及印度全境因《公民身份修正案》(CAA)引發的騷亂和此後因農業改革造成的農民示威,加上莫迪政府為應對新冠疫情而採取的「封國」行動,種種內憂外患讓毛派遊擊隊的根據地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機會。

對莫迪當局來説,新德裏外圍的示威者中似乎也混進了「毛派分子」,即便實情並非如此:

知名智庫「武裝衝突地點和事件數據」(ACLED)指出,毛派遊擊隊在2020年的活動幅度雖然因為疫情而有所下降,但經過兩年整軍的遊擊隊開始在2020年3月到6月間檢驗其誘敵深入的戰法,其戰鬥經過一般為兩百人左右的印度軍警追擊遊擊隊進入森林地帶,並在進入雷區後以死傷十餘人的代價撤出。

印度當局一度認為,莫迪在2020年4月後的「封國」政策客觀上封鎖了毛派遊擊隊的補給線,譬如《新印度快報》就曾宣稱「遊擊隊毆打村民」、「勒索糧食」以便召開在2020年6月舉行的萬人大會。



圖為2019年到2020年的印共毛派遊擊隊遊擊區,即俗稱的「紅色走廊」。在遊擊隊涉足的9個邦90個縣中,位於最中央的恰蒂斯加爾邦最為突出。(ACLED網頁截圖)

但《印刷報》也指出,遊擊隊能在莫迪的「封國」之下四處遊走,購買口糧,還能四處張貼海報,宣傳美國擴散了新冠疫情,莫迪是華盛頓的「木偶」。到2020年3月22日,遊擊隊第一營主動出擊,擊潰了一股總兵力數百人(一説600人)的軍警部隊,打死17人。

隨著印共毛派的萬人大會於當年6月18日至20日在恰蒂斯格爾森林密營不受阻礙地舉行,印度軍警麵對守衞密營的800名遊擊隊員也不敢貿然出擊,至此,遊擊隊和印度軍警從2018年6月開始的攻守態勢開始扭轉。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遊擊隊多次擊退軍警營級規模的襲擊行動。

有分析認為,作為新興經濟體的印度,它一直呈現動態平衡的不穩定性,莫迪政府能以人民黨對抗全部反對勢力,這點仍展現了他的壓倒性實力。從這裏看去,印共遊擊隊的持久戰仍然漫長,雖然他們打了幾場勝仗,但這比起莫迪當局的壓倒性力量,仍需要繼續在危機麵前保存實力。幸而其新戰法和新思路已經使之在新世紀的遊擊戰爭中得到了將槍口繼續對照莫迪的機會。